10.1. ISO變成USO!? [20070606]

 

戒石碑 - 「公生明」與「民膏民脂」

始建於明洪武二年(西元1369年)的葉縣縣衙是目前幾座僅存的明代縣衙之一。衙內甬道上有一塊宋太宗戒石碑,朝南的那一面刻有「公生明」三字,北面則有「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四句。官員在坐北朝南的衙門內,一抬頭就能看見這四句,做為警惕,告誡他們要為民著想。

「公生明」語出荀子《不苟》篇:「公生明,偏生暗」。意為「公正使你明察,偏私使你愚闇」,有人稱這六字為「萬世之導引」。後世曹端為文說到:「吏不畏吾嚴,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則民不敢慢,廉則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它的意思是說「底下的官員不怕我嚴格,而是怕我的清廉,人民不服從我的能力,而是服膺我的公正。公正的話則人民不敢怠慢,清廉的話則官員不敢欺瞞。公正使你明察,廉能使你威信」。

「民膏民脂」這段話就更有來歷(雖然我們現在都說是民脂民膏),因為說明太長,在此不列,不過意思應該十分易懂。

政府單位、非營利,甚至是由政府補助的單位更應該以『戒石碑』所示來服務社會;印刷沒有官方主管機關,但卻有某掛著以.ORG的機構。

前一陣子有位朋友很炫耀而興奮地說他們通過了ISO色彩標準認證,也要用此認證走向國際驕傲地告訴國內外客戶他們有ISO的色彩標準認證!

 

不久恰巧在某網頁(如上畫面捕捉)瀏覽時發現號稱[印研中心ISO色彩認證],說到:[為推動ISO國際的標準,才能讓出版和印刷業者的作業標準化、提昇國際競爭能力。因此印刷工業技術研究中心成立ISO色彩標準認證的推動工作。一方面輔導廠商往國際標準路線走,另一方面也促進出版、廣告和印刷業的協同合作],旁邊還附上一張ISO LOGO,因為ISO LOGO是不該在未授權下直接引用,所以本文不列出,可以按此鏈結觀賞(因為該中心也宣告;他們的網頁非經同意不得以任何型式轉載、複製、引用或網路連結!,所以請按該可能有合作關係的商業第三者鏈結進入)。

因為朋友的一句話,特別仔細端詳了解,最後很不忍心地潑下冷水,打了個電話給我的朋友,請他務必想清楚後考慮是否通知國內外客戶他們通過了『ISO色彩認證』,因為我的朋友他似乎是誤把台大補習班證書誤當成台灣大學的證書了。

從有限的資訊與相關資料顯示:(如果有誤,煩請相關單位指正)

  • ISO並未授權某ORG做色彩認證,這個認證根本與ISO無關
  • 某單位只是自己通過FORGA以ISO 12647-2(色表)的(Fogra Proof Creation)認證,便以此來辦理認證?此舉似乎就像哈佛畢業的學生就可以辦學校發哈佛證書一樣,甚至FORGA也不是ISO,FORGA也不是頒發ISO認證的單位,而且某單位被認證也是在開辦幫別人認證後近1年後才取得
  • 認證用ECI 2002-1488色塊,然後以指定的XRITE的DTP 70 掃描 X-Z 分光光度儀量測自訂兩個數字,令人感覺這個認證只是一部機器加2個數字
  • XRITE的DTP 70不是量測標準等級的機器,FORGA用的ISO 12647-2卻變成ECI 2002-1488,令人懷疑只是為了DTP 70量身訂做的因素

認證是一項標準的作業,何其莊嚴慎重,看一下http://www.nist.gov/如何處理,包含研究、方法、驗證、宣傳、教育、技術、實驗室、Methodology、檢覆、審查...回頭再看到台灣這種三人密室會議搞出的一部機器加兩個數字的認證,有人拿到名聲,有人拿到錢,有人賣了機器,有人搞了顧問費,可惜金錢的付出與經歷試練之後,得到的卻是一張不是ISO的私屬認證;退一萬步以私屬認證的標準來說,以個人的訓練與認知,這個認證連De facto standard都構不上。

ISO不等於FORGA,被FORGA認證更不等於可以執行ISO認證;或許台灣的政治有太多欺騙與謊言,不少人認為無所謂,東窗事發後也可以拉東扯西狡辯過關,不過以我的經驗,國際貿易上對誠實的要求是極高的,如果拿者一個非ISO的認證去獲取生意,一但東窗事發,輕則被視為『欺騙』永不往來,重則告你告到脫褲子。

更有趣的是這個認證似乎連精確(accurate)準確(precise)都分不清楚,精確是指每次的結果都差不多,準確是指結果正確;精確可能是絕對的不準確,因為精確可能是每次都是一樣錯誤的結果;以標準的需求來說要的不只是精確,更重要的是準確。如果單憑一部DTP 70就可以當作是一部量測「準確」性的機器,那麼真正ISO色彩相關機構應該全部被裁撤後再去跪拜XRite公司。就算退一步不求準確度,只要精確度來說,做為檢測標準的標準設備,DTP 70的精確度夠格嗎?

以看似簡單的[時間]標準來說,就有一大堆條款、方法、說明等等來說明與驗證標準時間如何對準,以及隨著時間的變動如何確定維持正確,不是拿一個鐘錶展轉去跟它對時就可以讓自己變成標準;我也無法想像經過一年後那個機構的那部DTP 70為何還是正確?更不要談一開始是如何的準確了。以為使用表面的儀器就對了,令人不禁回首清末民初很多鋸箭療傷式的表面性西化運動,在深層的作業內連搞時間標準的就有大型實驗室、研究室、專職人員、幾億元經費、教育、研討會、...要作為標準者的標準,絕對不是表面上買一個鐘錶去給人對對時就好。

金光黨的定義是:『拿鈔票去換一些您以為的黃金,結果黃金變成報紙的詐騙行為』,如果得到網頁貼著ISO LOGO圖片,文字標榜[唯有推動ISO國際的標準才能讓出版和印刷業者的作業標準化、提昇國際競爭能力]的色彩認證,卻不是ISO的色彩認證時,不知道算不算詐財?

不標準的標準經常比沒標準好,無能的不作為也比錯誤的政策好,錯誤的學習比不學還糟糕,如果我的朋友誤將這個色彩認證提供給國外廠商當做ISO色彩認證資格,一但查證後可能會被認為『欺騙』或『無知』而被拒絕往來,或被提起告訴,或甚至投訴真正ISO機構,屆時台灣印刷可就能榮登國際舞台,國內部份再來告到經濟部工業局,這樣可就糗大了,USO!?爆了。

還聽說去年中和某一家印刷廠花了不少精神、時間與金錢購置相關設備為求通過這個『ISO色彩認證』,可惜未找到『適合』協助『廠商』,沒有過關;當時該老闆搥胸頓足不已,而今再回溯思之,可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其實想要參加認證者應該都是台灣印刷界最想力爭上游者,是菁英者,也是最彌足珍貴的想向上提昇一群;不過如果前述屬實,無異是當頭棒喝,腦中聯想到的畫面是一條被故意標示為上游是鮭魚產卵區的河流,奮力上游的鮭魚們逆流躍上階梯的瞬間,立即被等著守在旁邊的餓熊們一巴掌呼下吧,熊只咬下好吃的一口,就將剩下的鮭魚扔掉,更可憐的是就算通過重重難關游過後,卻發現目的地根本不是產卵區,或是就不明究理地產下永不能被孵化的卵;勇敢奮力洄游的鮭魚們能被玩幾次呢?

其實認證就像是期末考,如果真的要協助提昇業者的色彩能力,更重要的課題應該是『教育』,正確的『教育』,不是連結廠商或是特定人士利益的教育,也因為教學相長才得以明白怎麼考才是對的,很可惜目前卻是沒有吃力的教育之先期作業,只有相對好吃的一部機器兩個數字的認證,是誰得利賺到了?是參加認證者?是認證者?是評鑑委員(資格何來?是否公告?)?是某單位?還是藏在背後的設備商?這個問題不難,留給大家來公評吧。

道德、教育、標準的要求應該都是無可退讓的,本來自己要『照虎畫虎』卻搞成『邯鄲學步』,掛著[ISO]的羊頭賣不是[ISO]的狗肉之色彩認證,還有一堆人跟著分湯肉賣設備、搞顧問,雖然相較於大奸大惡動輒千億公帑之貪污或許根本不成比例,不值評論;不過事關標準與是非,對於小小與苦哈哈面臨存活威脅的台灣印刷界,如果這些屬實,相關執事者、制度推動者、委員們、承辦者午夜夢迴之時,不知是否能俯仰無愧地朗頌這十六箴言:「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