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笑不出來地談台灣印刷[20070530]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笑談印刷揮筆風煙起,煮酒論英雄。

本來笑談就是以局外人的心情笑談他人的成敗,成者為他歡喜,敗之也一笑泯過,通通不過是茶餘飯後聊東論西的題材,如果揚善或針貶之餘能給人一點點有益效尤或是前車之鑑就不勝欣慰了,不過有時不免看戲的不自主地為是非而動容。

可以笑談打混摸魚不努力的學生,或是金榜題名的學生,但是碰到頂著『老師』身分在為私利錯誤教育時卻笑談不出來;可以笑談偷財物的笨賊,不管他有沒被抓到,但是碰到偷人孔蓋的賊卻也笑不出來;因為前者宣告沒有一個學生會有希望了,而後者雖然只偷竊獲利幾百元卻將危害到所有騎車過往的人的安全。

如果紅綠燈亂跳、教授亂教、在水庫毒魚,禍害將不再只是個人自作自受,而是眾多無辜與善意的第三者;人的心很奇怪,不一定永遠遵循是非與邏輯,有時私利會矇蔽了良心而無限擴大自己的理由,卻造成壞了全體,甚至扭曲了是非公義。

例如,有為的政府是人民的幸運,無能的政府可能是常道,貪污的政府就忍著點,這些都可被接受笑談,因為未來都還可以有所期待;不過指鹿為馬的愚民教育政策應該無法被容許,因為這將是掏空毀滅一個國家種族的根本方式,即使以局外人的心情,孰可笑談孰不可笑談?

當這類型的事情發生時,該是可被信賴的變成不能被信賴,符合正道行事者卻被推入火坑。 

《射雕英雄傳》第三十四回【島上巨變】黃藥師接在手中,觸手似覺包中是個人頭,打將開來,赫然是個新割下的首級,頭戴方巾,額下有鬚,面目卻不相識。歐陽鋒笑道:「兄弟今晨西來,在一所書院歇足,聽得這腐儒在對學生講書,說甚麼要做忠臣孝子,兄弟聽得厭煩,將這腐儒殺了。你我東邪西毒,可說是臭味相投了。」說罷縱聲長笑。黃藥師臉上色變,說道:「我平生最敬的是忠臣孝子。」俯身抓土成坑,將那人頭埋下,恭恭敬敬的作了三個揖。歐陽鋒討了個沒趣,哈哈笑道:「黃老邪徒有虛名,原來也是個為禮法所拘之人。」黃藥師凜然道:「忠孝乃大節所在,並非禮法!」

當超越那一條紅線後,有時,覺得那些人非常可恨,接著,發現他的所作所為有夠可笑;後來,才知道他實在是傻的可憐;可恨可笑還是可憐?

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此話雖然過於苛薄,但也有些道理在。

對於脫離『是非公義』的事物,只能笑不出來地談。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