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明天過後[20041212]

在 2003 年底電影『明天過後』描述氣候的巨變,一下子出現了冰河的超級颶風,科學家事先以許多的佐證警告可能的危險,但是沒有人能預知何時地球會再次進入冰河時期,科學家恐嚇地說也許是一百年後,也沒有太多迴響,因為人總是存在一些樂觀的希望與壞事不會掉在自己身上的(很奇怪地,相對於買樂透的人卻都相信幸運會降臨在自己頭上),當徵兆發生時,總是期待事情會自動好轉,不會繼續惡化,人類也因為這種樂觀與懷抱希望的信念而綿延不絕。

只是當萬一不斷地萬一的時候就萬劫不復了;『水煮青蛙』的宿命或許就是因為青蛙的資訊不足,不了解水將一直熱下去,也不了解跳出此鍋後會不會掉入另一個更燙的鍋子內,所以因循期待地等待,所以最後受到無可救藥的傷害。

一樣的另一個故事是:1985 年的春天,成群結隊的旅鼠浩浩盪盪地挺進挪威山區,所到之處,草木被洗劫一空,莊稼被吃得一塌糊塗,牲畜被咬傷。旅鼠成災,給當地造成了極大的損失,為此,人們憂心忡忡。然而,到了 4 月份,這群旅鼠大軍突然以日行 50 公里的速度直奔挪威西北海岸,遇到河流,走在前面的會義無反顧地跳入水中,為後來者架起一座“鼠橋”;遇到懸崖峭壁,許多旅鼠會自動抱成一團,形成一個個大肉球,勇敢地向下滾去,傷的傷,死的死,而活著的又會繼續前行,沿途留下了不可勝數的旅鼠的屍體。就這樣,它們逢山過山,遇水涉水,勇往直前,前僕後繼,沿著一條筆直的路線奮勇向前,一直奔到大海,仍然毫無懼色,紛紛跳將下去,奮力往前遊去,直到全軍覆沒。

這些的行為活動完全違反生物求生存的根本原則。

在商業社會內的生存基本單位是公司,駐足觀察也是有類似青蛙與旅鼠兩種極端的效應發生著。

有本書『旅鼠的困境﹙The Lemming Dilemma﹚』介紹願景及自我超越。一些旅鼠透過不斷地自問:到底我要什麼?我是誰?為什麼我在這兒?等一連串對生命探索的問句,找到真正的願景而自我超越,跳脫集體跳崖自殺的宿命。

我以為造成這兩種窘境的理由有二:

  • 主觀上:因循與怯弱的心理弱點
  • 客觀上:資訊不足或是資訊錯誤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Idea associations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