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台灣印刷業的出路[20041218]

企業如同一個湖,資金金錢的流動就是如同湖水的消長,企業能夠獲利則湖水水位將能上漲而擴大領域,反之如果企業耗損過大而入不敷出時就如湖水逐漸消退,簡單的主導劃分企業的是否獲利由一條毛利線與一條成本線所構成,隨著時間的進展,這兩條線會上下起伏,新的產品、市場、研發可以拔高毛利線,錯誤的決策、用人、產品、市場以及競價將拉低毛利線,新工法、材料與精簡的人事可以拉低成本線,老化的人事與不斷擴增的人員都將揚高成本線。

印刷業界的近日的趨勢是:沒有新產品、市場、研發,卻有著比以往更激烈的降價競賽,另一方面因為單價低了,雖獲利下降但是工作卻是更多了,更多的服務也需要更多的人員,因此現今的印刷業界的大致方向是:利潤逐漸下降,人員成本逐漸上升,工法未變,因此加速衝向黃金死亡交叉點(毛利潤等於成本時),逐漸地到達企業停止養份吸收的時刻,這個趨勢在越大的公司越明顯,推測的理由是因為家大業大,每天開門的耗損也比較大,所以作揖些賠錢的生產比完全停工賠少一點,所以常拿降價來獲取業務的手段,正像飲鴆止渴般,然而一旦習慣最嗜血而有效的『低價』之業務工具後,通常業務員都將難以自拔。

隨著大廠間的競爭與低價快速的合版印刷之興起與蓬勃,逼使越來越多的印刷廠商為了生存也走向失血的競爭遊戲之中,從相關印刷上櫃上市公司的 2004 年前三季 (1-9 月) 公開資料來比較:

  • 秋雨印刷資本額 14.92 億,前三季合計營業額 9.29 億左右,虧損四千兩百六十萬
  • 沈氏印刷資本額 5.13 億,前三季合計營業額 6.48 億左右,虧損兩百六十萬
  • 花王印刷資本額 5.13 億,前三季合計營業額 2.75 億左右,獲利兩千七百五十萬

很明顯的歸納是:

  • 營業額越大虧損越大
  • 營業額最小的卻獲利
  • 有較多支援的公司虧損,較沒支援的公司卻賺錢
  • 外發越多的公司越虧錢

這個趨勢不是今年才有的特例,而是幾年了的逐漸成型之模式,如果這真是趨勢與預言,印刷公司大有何用?資本多弄更大廠房更多機器,因而要不計虧損努力衝業績,而虧錢;反觀相同資本額的沈氏與花王,雖然花王印刷營業額差了沈氏印刷一倍以上,卻是賺錢。

更有趣的是『外發作業』,本來外發是因為本身的經濟規模考量,用外發來提高品質、節省成本與時間,這在生產廠上極為重要的應用課題;不過在這三家廠商的樣本空間,『外發』卻反而有著與理論相反的效果,也是值得研究與探討的,花王印刷外發的工作極少,幾乎都是廠內自行消化;而台北印刷界另外的另外一股勢力:『科樂印刷』似乎暗自發現此一定律,甚至在有相關的可外發關係企業下,還硬生生自己建立印前單位,走向盡量廠內一貫完工的模式;我想印刷業界這種與工業理論相反的事實與結果可能可以歸於:

  • 制度規範不夠,人的訓練不足
  • 公與私間的分際之拿捏
  • 資訊管制系統不足或從缺

如果『公司越大營業額越大虧損越多』是印刷業界的定律,公司長大反而是一種負擔,會壓垮自己,可是身處小公司者卻似乎總是感覺難以揮灑與安心,於是印刷業界瀰漫著一股難以平靜的不安全感與不確定感;每一個公司之價值重點或許不同,不過任何公司只有確保持續經營後才有其他理想與發展可言,而遠離黃金死亡交叉點是企業真正永續經營的不二法門,想我在此空談很容易,難的是正在熱鍋上的企業經營者。

 進入留言討論區

counter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