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4、为了你好(求订阅)

      “是!”

  银刀巡捕楚五台领命。

  很快,楚五台来到了京郊矿山营地。

  “把你们主簿叫出来,我是来查「矿山腐败案」的。”楚五台对门口的守卫说道。

  “可是已经有金刀卫的大人来了啊……”门口守卫说道。

  楚五台脸色微变,没想到叶流云的动作这么快,于是连忙闯了进去。

  华丽殿堂中。

  楚五台横冲直撞,出现在此地。

  只见叶流云和许承师两人正在交谈,楚五台喝道:“金刀卫查案!”

  此话一出, 许承师的脸色有些惊疑不定,这又是哪一出?

  叶流云缓缓站了起来,看着这楚五台有些眼熟,这家伙不就是《霹雳九闪》的修行者?

  “你是何人?”叶流云拱了拱道:“我是薛侯大人坐下银刀巡捕叶流云。”

  “我是常遥大人麾下银刀巡捕楚五台。”楚五台抱拳道。

  听闻楚五台乃是常遥麾下,这许承师脸色顿时一喜。

  而后许承师连忙跑到了楚五台的面前。

  许承师说道:“楚大人,这叶流云他刑讯逼供, 想要让我做假证!”

  此话一出, 楚五台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冷的盯着叶流云,说道:“叶流云,可有此事?”

  闻言,叶流云淡淡的道:“首先,我们是平级,你没有资格质问我,其次,这件案子我接手了,你可以滚了。”

  听闻此话,楚五台冷哼一声:“我奉常遥大人的命令,前来调查此案,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滚?”

  一时间,双方气氛凝固,剑拔弩张。

  许承师躲在楚五台的身后,说道:“楚大人, 我全权配合你调查,至于这位叶大人, 就让他自己慢慢查吧。”

  楚五台点了点头,而后看着叶流云说道:“我们各查各的。”

  叶流云见此一幕,轻笑一声。

  “算盘打得不错,可惜你来晚了一步。”叶流云拿出「留影石」,激发起来。

  下一刻,此间半空中,浮现出之前叶流云拷问许承师的画面。

  画面中的许承师,有问必答,直接将常遥给供了出来。

  其中也包括许承师将账本交给叶流云的画面。

  叶流云拿着账本,对着楚五台淡淡的道:“有此证物,我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楚五台的脸色极为难看。

  许承师见状,心中大惊,连忙道:“这账本是假的,我是被叶流云逼迫做假账、做假证,一切都是叶流云的阴谋。”

  此话一出,叶流云的脸色,依旧平静。

  而楚五台则是重复道:“你说一切都是叶流云的诡计?”

  “是的。”

  许承师连忙点头道:“没错,一切都是叶流云的阴谋诡计,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关常大人的事情,这都是叶流云威逼我这么说的。”

  楚五台看着叶流云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叶流云摊了摊手道:“我无话可说, 咱们到时候在督主面前对质一下就行了, 这账本到底是真是假,到时候自然会水落石出。”

  “这账本是假的。”

  许承师强调了一句。

  此刻,许承师的心里十分慌乱,他确实有假账本,但是这次交给叶流云的账本是真的。

  天知道他为什么鬼迷心窍的把真账本交给叶流云?

  眼下,只能够一口咬定这账本是假的了。

  “这账本是假的?”楚五台盯着许承师的眼睛问道。

  “假的。”许承师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管是真是假,这账本都必须是假的。

  楚五台见许承师不想说谎,而且许承师作为老油条,也不可能真的把真账本交给叶流云。

  所以,这账本有很大概率是假的。

  既然是假的,那么楚五台就放心了。

  噗!

  眨眼之间,楚五台一刀捅出,直接将这许承师的胸膛贯穿。

  “啊!”

  许承师吃痛,难以置信的看着楚五台,竟然如此狠辣?

  噗!!

  楚五台抽刀,许承师伤口喷血,眨眼之间便是满堂喋血。

  这一幕,被叶流云看在眼中,让他满脸错愕。

  这楚五台竟然杀人,他竟然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杀了许承师?这家伙未免太生猛了吧!

  叶流云想过对方可能会杀人灭口,但竟然在他的面前干脆利落的动手了,这家伙……

  “楚五台,你这是做什么?”叶流云的脸色阴沉下来。

  楚五台收刀入鞘,说道:“这许承师满口胡言,对叶巡捕多番污蔑,为了叶巡捕考虑,我这才让他闭嘴。”

  “呵呵。”叶流云气笑了,“这么说你还是为了我好?”

  楚五台淡淡的道:“难道不是么?”

  “这许承师经营矿山,贪赃枉法,现在我将他就地正法,这件事情不就了结了?”

  楚五台说道,“这样叶大人也比较方便不是么?你可以回去跟薛大人有个交代了。”

  “呵呵,交代……”叶流云气极反笑。

  “我要的是公道,可不是交代。”叶流云冷冷的盯着楚五台,“你公然杀害此案重要证人,我会禀报给督主的。”

  楚五台淡淡的道:“叶流云巡捕,你可不要污蔑同僚,我什么时候杀害许承师了?”

  叶流云平静的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这家伙不是许承师?他不是你杀的?”

  楚五台淡淡的道:“我来调查「矿山腐败案」,许承师做贼心虚,想要对我动手,我迫于无奈,出刀自卫,手段过当,不经意将他杀死,并不是诚心杀害重要证人。”

  叶流云:“……”

  大意了!

  之前虽然有动用「留影石」,但是这楚五台杀害许承师的时候,并没有用「留影石」。

  眼下只有叶流云一个人看见楚五台杀人,这楚五台如果硬要狡辩,叶流云根本说服不了其他人。

  “真是好本事啊。”叶流云深深地看了眼楚五台,这些老牌巡捕经验丰富,叶流云要学的还有很多啊。

  “叶巡捕过奖了。”

  楚五台拱了拱手,而后将许承师的尸体收了起来,紧接着转身就走。

  “既然叶巡捕要纠结那个子虚乌有的‘公道’,那么我们就各查各的。”

  楚五台来得快,去得也快。

  叶流云站在原地不动,脸色阴晴不定,心中暗道可惜。

  如果楚五台晚来一步,许承师交代出更多细节,那么事情就简单许多。

  可惜楚五台来的时候,许承师刚刚同意成为污点证人,楚五台一来许承师直接反水了。

  当然,叶流云也没有气馁,这楚五台应该认为这许承师给的账本是假的。

  但是,这催眠状态下,许承师给的可是真账本。

  按照这账本上的信息进行追查,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罪证,成功将常遥扳倒!

  叶流云打开账本,开始检索关于常遥的信息,而后锁定了一件宝物。

  “琉璃玉珊瑚,价值万金,只要证明这东西是从常遥手中流出来的,那么就可以确认常遥收受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