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77、打起来(求订阅)

      丛林中。
  叶流云从天而降,出现在了夏侯宗的面前。
  此时夏侯宗看着突然出现的叶流云,有些错愕,虽然这个家伙素不相识,但是怎么说呢,叶流云此时的「毒魔阮滔」的面孔,给了夏侯宗一丝亲切感。
  这当然又是[天媚之体]在发挥作用。
  “这位朋友, 你有何事?”夏侯宗对着叶流云开口说道。
  叶流云没有任何言语,直接一个[缩地成寸],欺身上前,一拳砸在夏侯宗的脸颊上。
  砰的一声,夏侯宗整个人都是倒飞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嗖!
  夏侯宗连忙挪移身形,调整状态,避免被叶流云一波带走。
  此时的夏侯宗脸上鼻涕眼泪一把, 看上去非常的狼狈。
  “你不由分说就攻击我, 那我可不客气了,”夏侯宗的脸色冷冽下来,“在下天骄榜第十,夏侯宗!”
  “吾名——毒魔阮滔。”叶流云的声音,在此间响彻起来。
  听闻此话,夏侯宗的脸色骤然一变,「毒魔阮滔」,那岂不是说……
  “不错。”叶流云的声音继续响彻此间,“刚刚一个照面的功夫,你已经中毒了。”
  这话千真万确,叶流云拥有[百毒不侵]之后,也对毒药有所涉猎。
  虽然没有什么独门毒药,但是市面上能够买到的罕见毒药, 叶流云已经施展的出神入化了。
  “你。”
  夏侯宗的脸色冷冽下来,没有想到叶流云竟然如此果断。
  “你到底想怎么样?”
  叶流云淡淡的开口说道:“把储物戒交出来,把所有宝贝都给我。”
  “不可能。”
  话音落下, 夏侯宗转身就走, 速度极为迅猛。
  这个时候, 叶流云跟在夏侯宗的身后,并没有打算放过夏侯宗。
  然而叶流云也没有动用[缩地成寸],直接追上夏侯宗。
  反而像是猫捉老鼠一样,把夏侯宗追的筋疲力竭。
  这自然是叶流云故意为之。
  他之所以变身成为「毒魔阮滔」,不就是为了让「毒魔阮滔」背锅么?
  如果没有人看见,那算怎么回事?
  此时叶流云追杀夏侯宗差不多一个时辰,夏侯宗几乎到极限了,而叶流云还跟一个没事人一样。
  他早就已经习惯在经脉中封印大量的真元,加上《鸿蒙真功》本来就不俗的恢复能力,叶流云的续航能力爆表!
  “可恶。”
  夏侯宗脸色难看,这个「毒魔阮滔」这么执着,竟然追杀他差不多三千里了。
  “是你逼我的。”
  夏侯宗拿出「同心玉佩」,直接捏碎了。
  叶流云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有些惊喜,难不成夏侯宗还要给他多加几盘菜?
  那感情好啊!
  那么叶流云反而不急着开动了,如果把夏侯宗杀掉了,后面的菜可就不上了。
  于是, 叶流云放缓了脚步,给了夏侯宗一丝喘息的余地。
  ……
  峡谷之中。
  北原荒国小王子元桓, 看着这峡谷险峻的地形,不由得有些满意。
  这次进入「大帝遗冢」,首要任务当然是获得最终的大帝传承,但是还有一个隐藏的任务——
  击杀叶流云!
  要知道叶流云的天赋可是点亮五星的层次,有望成为天王榜上的一品圣人。
  一旦让叶流云成长起来,对他们北原荒国来说,简直太不利了。
  所以元桓打算在这「大帝遗冢」之中,坑杀叶流云!
  而且这「大帝遗冢」之中,人多眼杂,哪怕杀了叶流云,可以把罪名推卸给其他人。
  只不过叶流云可不是那么好杀的,所以元桓准备了全盘的计划。
  元桓的计划中,需要一个极为适合伏击的地方。
  没有想到的是,元桓在这「大帝遗冢」只是逛了片刻,就找到了这么一个绝佳的伏击地点。
  “接下来,只需要把叶流云引过来就行了,”元桓眼神闪过一丝寒芒。
  就在这个时候,元桓发现胸口的同心玉佩忽然间碎了。
  “嗯?”
  元桓大吃一惊,在来之前,他已经吩咐过了。
  要么遇到了生命危险,要么发现了叶流云,不然不要随便动用「同心玉佩」。
  现在这个属于夏侯宗的「同心玉佩」破碎,那么就意味着夏侯宗遇到了危险,或者遇到了叶流云。
  遇到危险?
  不可能,夏侯宗作为天骄榜第十,哪怕打不过也能逃得掉。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夏侯宗遇到了叶流云。
  “很好。”
  元桓的脸色闪过一丝兴奋,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现了叶流云。
  现在立刻将叶流云收拾掉,然后就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放在寻找大帝传承之上了。
  “天助我也。”
  元桓冷笑一声,而后从怀中取出两枚「同心玉佩」。
  首先需要将江镇岳、林黑羽给叫过来,然后一起出发寻找夏侯宗。
  最后才将这个叶流云引过来,坑杀!
  咔嚓!咔嚓!
  元桓直接将联络江镇岳、林黑羽的「同心玉佩」捏碎。
  ……
  与此同时。
  相隔数百里的林黑羽、江镇岳两人,都是发现了怀中的「同心玉佩」碎裂。
  “不好。”林黑羽立刻赶往脑海中得知的方向。
  毕竟这可是属于元桓的「同心玉佩」破碎,如果元桓出了什么差池,那么他们统统都得死!
  一处草原之上。
  江镇岳的脸色一变,也是没有任何迟疑,朝着「同心玉佩」碎裂之前传递而来的方向追击过去。
  只不过,江镇岳才刚刚准备动身,就遇到了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刀卫四大金刀巡捕之一,同时也是天骄榜第四——薛侯!
  “北原荒国的崽子,你的运气不太好啊,”薛侯冷冷的说道。
  江镇岳阴沉着脸,“区区手下败将,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话音落下,江镇岳爆发速度,直接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然而薛侯没有任何迟疑,一刀斩出,一道罡气仿佛要撕裂空间,拦住了江镇岳的去路。
  “你!”
  江镇岳脸色难看。
  薛侯冷冰冰的看着江镇岳,说道:“之前你怎么赢的,你心里没数么,今天我就要一雪前耻,拿回我曾经的位置。”
  此话一出,江镇岳深吸一口气。
  不打一场,恐怕是无法赶过去了。
  只希望元桓可以撑久一点,不然一切都完了。
  “我之前能赢你一次,现在就能在赢你一次,”江镇岳说话的同时,手中拿出一把大砍刀,朝着薛侯扑了过来。
  “轰!”
  江镇岳一刀斩出,浓烈的真气仿佛要撕裂虚空。
  薛侯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动用神通「无限反伤」。
  轰!
  这一刀直接反过来斩向江镇岳。
  江镇岳见此一幕,手掌虚空一拍,白色光芒亮起。
  “恩赐解脱!”
  瞬间,这反斩过来的刀芒便是化为乌有。
  薛侯和江镇岳两人,目光冰冷的对视。
  他们两个人的能力还是有些类似的,一个是「无限反伤」,一个是「恩赐解脱」,当然如果仔细比较下来,「恩赐解脱」适用范围更广。
  薛侯冷冰冰的看着江镇岳。
  恐怕这是一场持久战了,就看谁先撑不住了。
  轰!轰!轰!
  双方交战数十个回合,终于还是江镇岳撑不住了。
  本来他这个天骄榜第二的名头就有些水分,和薛侯在硬实力上比,差了一筹。
  “哼。”
  薛侯看着被自己击倒在地的江镇岳,面露不屑之色。
  同时,薛侯的心中开始暗忖,该不该杀掉江镇岳呢?
  毕竟这「大帝遗冢」之中,死一两个人,实在是太正常了。
  而且也没有人会追究,就算追究也查不到他的头上。当然,如果付出巨大代价还是能够查到的。
  “不急……”
  薛侯转身就走。
  江镇岳有些意外,本来还以为薛侯会杀了他,看来还是他北原荒国使团成员的身份救了他一命。
  想想也是,薛侯作为朝廷命官,自然不能随意击杀使团成员。
  “哼,迂腐之辈罢了,”江镇岳冷笑,如果是他的话,绝对不会客气的。
  说完这话,江镇岳服下一枚疗伤丹药,然后立马赶赴元桓所在的位置。
  只不过江镇岳不知道的事,他刚刚离开不久,薛侯就悄悄跟了上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家伙和其他人有联系,而且看他那么着急的模样,很可能是元桓在找他……”薛侯冷笑一声,“正好一锅端了。”
  薛侯快步跟了上去。
  虽然杀不了,但是废掉他们,还是没有问题的。
  ……
  峡谷之中。
  元桓脸色难看的看着林黑羽,说道:“江镇岳也出事了?”
  林黑羽小心翼翼,不敢触了元桓的霉头。
  “很可能是因为暂时脱不开身,这个「大帝遗冢」中,能够拖住江镇岳的,恐怕就是陈暖暖、薛侯、叶流云、花白虎这几人。”
  “哼。”
  元桓冷哼一声,“再等一刻钟,如果他还不过来,我们就先行过去。”
  毕竟元桓、林黑羽加上夏侯宗,三人坑杀叶流云,应该也足够了。
  虽然有江镇岳的话,计划成功几率更高,毕竟这「恩赐解脱」可是非常强力的!
  “是。”林黑羽抱拳道。
  一刻钟之后。
  元桓和林黑羽正准备出发,不管江镇岳了。
  这个时候,江镇岳捂着胸口,姗姗来迟。
  “见过王子殿下,”江镇岳看见元桓没事,松了口气,而后干咳两声。
  “你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元桓非常不满。
  江镇岳虽然来了,可是受伤了,根本构不成战力了。
  “我遇到薛侯,输给了他,现在薛侯才是天骄榜第二,”江镇岳有些心虚。
  “嗯?”
  元桓脸色难看,“废物!”
  林黑羽和江镇岳两人低着脑袋,不敢有任何不满。
  “算了。”
  元桓冷哼一声,“先收拾叶流云要紧,你们谁有夏侯宗的「传讯珠」「同心玉佩」之类的?”
  这时,江镇岳拿出一颗金属珠子,“这是「传讯珠」,我和夏侯宗曾经交换过。”
  元桓见此一幕,脸色稍微缓和一点。
  “捏碎他,让夏侯宗过来这边,正好将叶流云坑杀!”
  “是。”
  江镇岳二话不说,捏碎了「传讯珠」,而他们所在的位置,也通过「传讯珠」,告知了夏侯宗。
  山林中逃窜的夏侯宗,脑海中出现一个位置讯息,二话不说连忙跑了过去。
  追赶在其身后的叶流云,见此一幕,眼神一喜。
  看来这家伙是得到同伴的消息了。
  不然之前仿佛无头苍蝇逃窜,现在却是朝着一个方向冲刺。
  叶流云也是跟了上去。
  快要可以收网了。
  ……
  峡谷不远处。
  薛侯看着元桓、林黑羽、江镇岳,不由得脸色一沉。
  江镇岳确实是被元桓叫来的,可没想到还有林黑羽在这。
  如此一来,薛侯一个人,可就招架不住了。
  江镇岳已经受伤,构不成战力,但是元桓和林黑羽两人一起上。
  薛侯顶不住。
  “可是我没有陈暖暖的「同心玉佩」,这样一来,只能等了……”
  薛侯暂时潜伏在峡谷周围,暗中窥伺。
  元桓等人停留在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等他们分散开,就是薛侯逐个击破的时候。
  不多时。
  峡谷上空,出现两道身影,赫然便是夏侯宗以及……
  毒魔阮滔!
  这一幕,让元桓、林黑羽、江镇岳都是有些吃惊。
  “怎么不是叶流云?!”
  “该死!”
  元桓怒气冲冲,看着夏侯宗质问道:“你搞什么!”
  夏侯宗站在元桓不远处,松了口气,小命总算保住了。
  面对元桓的斥责,夏侯宗解释道:“王子殿下,您不是吩咐过么,遇到生命危险可以捏碎「同心玉佩」。”
  “嗯?”
  元桓被这话说的愣住了。
  他认为夏侯宗是天骄榜第十,不可能轻易遇到生命危险,所以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这个事情。
  还以为是遇到了叶流云……
  现在看来,是元桓自己想当然了。
  “哼。”
  元桓恼羞成怒,“都是废物,区区一个江湖散人都把你逼到绝路!”
  夏侯宗低眉顺眼,不敢反驳,而后小心提醒道:“王子殿下,这「毒魔阮滔」的战斗力,比传闻中更加恐怖。”
  说罢,夏侯宗看向江镇岳,说道:“用你的「恩赐解脱」帮我解毒。”
  闻言,江镇岳点点头,干咳两声,而后全力催动「恩赐解脱」,帮助夏侯宗解毒。
  “噗……”
  解完毒,江镇岳咯出一口鲜血,“这是非常罕见非常致命的毒药,我付出不小的代价。”
  元桓见此一幕,也是稍显凝重。
  而后看着天空中的「毒魔阮滔」,元桓喝道:“阮滔!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离开,我们互不侵犯!”
  “呵呵。”
  叶流云冷笑地看着这四人,正好一锅端了,哪里可能放弃。
  “我「毒魔阮滔」虽然是魔门中人,但是却也是大夏好男儿,你们这些北荒蛮子,既然来了,就留在这里长眠吧!”
  说完这话,叶流云直接释放出大量的毒风。
  见此一幕,元桓、林黑羽、江镇岳、夏侯宗四人都是脸色一变。
  和一个用毒高手死磕,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既然你执意找死,那就去死吧。”
  元桓冷哼一声,随手开启阵盘。
  眨眼之间,整个峡谷都笼罩在一个庞大的困阵之中。
  紧接着,元桓喝道:“我诅咒你,今天之内无法用毒!”
  话音俩下,一股无名的天道誓约,立刻约束了叶流云和元桓。
  元桓本来就不会用毒,所以这个诅咒他没有受到影响。
  而这「毒魔阮滔」如果不能用毒,那就等于废了。
  这就是元桓的「命运诅咒」的正确用法!
  不远处的薛侯看着这一幕,脸色兴奋。
  “毒魔阮滔和北原荒国崽子死磕,这真是天助我也……”薛侯可没有忘记,叶流云和「毒魔阮滔」也是仇人。
  只要到时候将「毒魔阮滔」补刀,拿着他的脑袋去给叶流云邀功请赏,想必自己在叶流云这边的地位会更加稳固。
  薛侯看着这一幕,屏息凝神,心中狂呼。
  ‘打起来,最好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