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3、多管闲事(求订阅)

      峡谷中。
  此时,数道身影出现在叶流云的面前。
  一人在逃跑,几人在追赶。
  他们都看见了「毒魔阮滔」。
  “给我闪开!”逃跑的这人,冲着「毒魔阮滔」大声呵斥。
  后方追赶的人,大叫道:“拦住他,他的身上有「轮回转生」的传承信物!”
  叶流云看着这逃跑的家伙,根本不认识他, 应该不是什么大人物。
  “不管你是谁,把传承信物留下,你就可以安全离开。”叶流云淡淡地说道。
  逃跑的这人,脸色难看,没想到直接被前后包抄了。
  “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逃跑的这人,面露凶相, 死死的瞪着叶流云。
  叶流云看着这家伙,丝毫没有交出传承信物的打算,不由得微微一笑。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毫不留情的出手了。”
  叶流云可没有忘记,就是这个家伙,把他的传承信物给抢走了。
  本来到了叶流云的手中,别人想抢,门都没有。
  结果这个家伙,趁着宝物还没有落入叶流云的手中,竟然中途截胡。
  这可把叶流云气得够呛。
  嗖!!
  叶流云的速度,极为迅猛,动用了「缩地成寸」神通。
  欺身上前,一记手刀直接砸在这个逃跑的人脖子上。
  砰!
  结结实实的一击,瞬间将这名逃跑的家伙打晕。
  叶流云接过对方的储物戒,扫了一眼, 发现这个「轮回转生」的传承信物就在其中。
  至此, 叶流云终于将这最终的造化攫取到手中。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追赶的几人,将叶流云团团围住。
  “把传承信物交出来,我们一起用,”其中一人正是叶流云的熟人——东厂千户商庆宇。
  叶流云闻言,淡淡的道:“如果我要是拒绝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商庆宇的脸色冷冽下来。
  其他人也都是做出战斗准备,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叶流云见此一幕,不屑冷笑一声,“就凭你们,还不够资格!”
  话音落下,叶流云直接动用「缩地成寸」逃跑。
  嗖!嗖!
  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商庆宇:“……”
  本来还以为叶流云要动真格的,结果撂完狠话就跑了?
  “该死!”
  商庆宇一脸怒容。
  “大人,此人正是「毒魔阮滔」,”另外一个四品天骄对商庆宇拱手道。
  “嗯?”
  商庆宇闻言,皱了皱眉,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家伙。
  “追!”
  虽然希望渺茫,但是依旧要追追看。
  “那这个家伙呢……”有人看着地面上晕倒的四品天骄。
  “宰了!”
  商庆宇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跑得这么快,或许这「轮回转生」的传承信物就落到他们手上了。
  “是!”
  伴随着一道长刀出鞘的声音,这名晕倒的四品天骄,就此殒命。
  ……
  草原上。
  叶流云已经恢复了真身。
  这下子,杀死元桓、林黑羽的是「毒魔阮滔」, 抢走传承信物的也是「毒魔阮滔」,和他叶流云没有半点关系。
  叶流云出现在薛侯和陈暖暖的面前。
  “可有发现?”陈暖暖询问道。
  叶流云摇了摇头,说道:“据说这传承信物被「毒魔阮滔」抢走了,现在所有人都在漫山遍野的寻找他。”
  听闻此话,薛侯眼睛一亮,也就是说,叶流云总算是把宝贝拿到手了?
  “这样的话,可就麻烦了,”陈暖暖面露犹豫之色,“「毒魔阮滔」的战斗力那么强大,寻常四品如果单独对上,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是啊。”叶流云点了点头,非常赞同。
  “放弃吧。”
  叶流云的话,让陈暖暖倍感惊讶,她问道:“你放弃了,这可是本来属于你的造化!”
  叶流云耸耸肩膀,说道:“我当然知道这造化本来属于我,可是现在不是已经不见了吗,而且「毒魔阮滔」太凶残了,不宜力敌。”
  “那好吧。”
  陈暖暖点了点头,也是决定放弃。
  首先这个「毒魔阮滔」战力强大,而且他一个人,来无影去无踪,很难找到。
  放弃其实反而是明智之举。
  叶流云询问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这个大帝遗冢应该要怎么出去?”
  薛侯解释道:“这个简单,一般这种秘境都有限制的,一定时间之后,我们就会被排斥出去。”
  “那在此之前?”叶流云眨了眨眼睛。
  陈暖暖拍板道,“专心留在这里修炼吧,其他人想要寻找「毒魔阮滔」,就让他们去吧。”
  “好。”叶流云点了点头,这正是他想要的。
  于是,叶流云在这个草原上,张开一个「封印空间」。
  “在这里修炼,非常的安全,不需要担心被人袭扰,”叶流云笑道。
  陈暖暖点了点头,没有质疑,说道:“我要感悟一下之前的「星辰之力」,这种力量妙用无穷。”
  “嗯。”
  叶流云倒是不需要,因为他的体质已经转化成了「星辰之体」,关于「星辰之力」,他简直太熟悉了。
  “我帮你们护法吧,”薛侯朝着叶流云眨了眨眼睛。
  叶流云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接下来要将「轮回转生」传承信物领悟,自然是需要有人护法。
  就在这个时候,几道身影,从草原上空掠过。
  而后停留在了叶流云等人的身上。
  “花道长,”叶流云朝着路过的花白虎打了一招呼。
  花白虎对着自己的同伴使了一眼色,而后自己一人靠近过来。
  叶流云对着花白虎说道:“花道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准备寻找「毒魔阮滔」对吧?”
  花白虎点了点头,笑道:“难道你们就不找么,这最终造化本来可是属于你的啊。”
  叶流云摇了摇头,“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
  见叶流云如此郑重,花白虎有些讶然,而后收敛了玩世不恭的表情。
  叶流云认真道:“「毒魔阮滔」极为强大,他已经杀死了元桓、林黑羽、江镇岳、夏侯宗,单独一人遇上他,哪怕是四品天骄榜第一都可能不是对手。”
  此话一出,花白虎大为震惊。
  “这……”
  叶流云见花白虎并不相信,直截了当的道:“你可以看看「天骄榜」。”
  花白虎闻言,拿出「记录榜单的纸张」,仔细一看,顿时大为震惊。
  「四品天骄榜」。
  第一名,陈暖暖。
  第二名,薛侯。
  第三名,叶流云。
  第四名,徐沧海。
  ……
  林黑羽、江镇岳等人都已经下榜了,他们没有突破三品,也没有超过年龄限制,也没有被人挑战。
  那么在这个时候下榜,只有一个可能——
  死了。
  “呼……”花白虎深吸一口气,“原来如此,多谢叶大人的告知。”
  叶流云笑着拱了拱手:“花道长救了我两次,我也是记在心里的。”
  “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花白虎笑了笑,“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叶流云笑道。
  花白虎回到同伴身边,而后将事情告知,几人都是面露惊骇之色。
  这个信息太重要了。
  如果他们不知道「毒魔阮滔」真实战力,哪怕找上了,也是自寻死路。
  好在叶流云提点了一句,让他们捡回一条狗命。
  这几人都是对叶流云所在的方向拱了拱手,显然是认下叶流云这份恩情。
  叶流云笑着点了点头。
  而一旁看着这一幕的薛侯,憋的腮帮子疼,想笑又不敢笑,真是太难了……
  叶流云白了眼薛侯,而后直接将「封印空间」操纵起来,屏蔽了别人的感知。
  这样一来,外面是无法看见叶流云在里面干什么的。
  叶流云在「封印空间」中,单独给陈暖暖划分了一个区域,这样一来,陈暖暖也不知道叶流云在干什么。
  于是,「封印空间」中。
  叶流云拿出传承信物,这是一块石头,有些像是「拱桥」。
  “这就是「轮回转生」的传承信物?”薛侯有些眼热,“就是不知道是一次性的,还是永久的。”
  “嗯?”
  叶流云大吃一惊,“还有这种说法?”
  薛侯点了点头,解释道:“一次性的传承信物,最为珍贵,因为他是一定可以领悟神通的,而永久的传承信物,则需要自己的造化、运气。”
  叶流云恍然,而后说道:“如果是永久的,等下你也试试。”
  叶流云在模拟中,已经知道自己绝对可以领悟神通,那么自然也就非常希望这是永久的,以后可以当做人情、底蕴。
  “嗯。”薛侯也没有客气。
  他投靠叶流云不就是为了这些好处么?
  「封印空间」中,叶流云盘膝而坐,手中捏着传承信物,开始领悟「轮回转生」。
  只不过下一刻,这传承信物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叶流云的眉心。
  直接消失了。
  显然这是一件一次性的传承信物。
  薛侯有些失望,只不过倒也没有太过失望,就算是永久的,他也不见得可以领悟神通,毕竟他已经有一门神通了。
  “是一次性的?”叶流云睁开眼睛,“老薛,那就对不住了。”
  薛侯笑着摇了摇头,“我已经有过一门神通了,想要拥有第二门神通,几乎不可能了。”
  叶流云闻言,没有多说什么,这「轮回转生」是他的第七门神通!
  神通,当然是越多越好。
  只不过叶流云希望这「轮回转生」永远不要用到,毕竟真到那时候,可就是生死一线间了。
  而且「轮回转生」的弊端很大,叶流云在模拟中早就有深刻的体会。
  “好了,我们修炼吧。”叶流云对薛侯说道,“你也不用护法了,这「封印空间」非常安全。”
  “好。”薛侯点头道。
  于是,一行三人,都开始修炼。
  叶流云瞥了眼自己的系统面板,
  发现声望并没有变化,显然是因为他已经登上过天骄榜第二,现在登上第三,也没有奖励了。
  叶流云倒也没有灰心丧气,足足一百二十八万的声望,足够他模拟六次。
  但是,叶流云并没有太过着急进行模拟。
  这个「大帝遗冢」秘境中,有些古怪,那道沧桑古老的声音,到底是一道精神意志,还是一缕残魂,或者直接就是一个活人。
  这些都说不准。
  叶流云不敢赌。
  他在这秘境中出尽风头,现在还是安分一下吧,模拟器是他最大的秘密,绝不能暴露。
  转眼间,六天时间过去了。
  经过这几天的修炼,叶流云的《雪影迷踪步》修炼到了大成,可惜的是,这《龙虎筑基功》依旧是大成,距离圆满还差些火候。
  叶流云也只能暂且作罢。
  草原上。
  叶流云解除了「封印空间」。
  陈暖暖开口道:“这斥力越来越明显了,看来今天我们就会被排斥出去。”
  叶流云点了点头。
  又等了片刻,他们都是被传送出了「大帝遗冢」之外。
  青州白郡镜城。
  众多天骄都是作鸟兽散。
  花白虎倒是走了过来,和叶流云拱了拱手道:“叶大人,下次见面,请你喝酒。”
  “好。”叶流云抱拳笑道。
  其他人都是离开。
  陈暖暖则是皱了皱眉,说道:“这「毒魔阮滔」恐怕掌握有一门易容之法,混在人群中逃了。”
  叶流云和薛侯互相看了看。
  薛侯忍俊不禁,而后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记得有一次,「毒魔阮滔」为了炼心,易容成为一个普通九品囚徒,躲在了金刀卫天牢中,当初就是叶大人戳穿了他。”
  叶流云白了眼薛侯,只不过还是点头:“确实如此,也正因此,「毒魔阮滔」视为我眼中钉。”
  陈暖暖点了点头,她查叶流云的时候,确实听说过这件事情。
  “好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回去吧,这次还是有些收获的,就是这北原荒国使团全军覆没,必须立刻上报。”
  “是。”叶流云和薛侯拱手道。
  一行三人,开始赶回帝都。
  期间,路过申洲与帝都交界处,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
  “咦……”薛侯在天空中飞行,扫了眼地下,有些意外。
  “怎么了?”
  叶流云循着薛侯的目光看了看,有些好奇道:“这确实是一个风景胜地,到时候可以找小小一起来玩。”
  听了这话,一旁的陈暖暖眼神微动,心情有些起伏。
  薛侯摇头说道:“这里名叫藕花峰,确实是一处风景名地,但是我指的不是这个,而是那一对男女。”
  “嗯?”
  叶流云挑了挑眉毛,“那女的,确实有几分姿色,老薛你看上了?”
  薛侯白了眼叶流云,说道:“这女的可不是只有几分姿色,她可是「红颜榜」第三——萧冷月。”
  “哦,原来是……”叶流云话说一半,眨了眨眼睛,“等等,「红颜榜」第三萧冷月,我记得她不是……”
  “不错。”薛侯点了点头,“正是老徐心心念念求之不得的香饽饽。”
  “靠。”
  叶流云连忙拿出「留影石」,“太劲爆了吧,这个绿茶终于被我抓到把柄了。”
  此时,萧冷月正在和一名年轻英俊的男子,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薛侯连忙拉住叶流云,说道:“你动作别太大,等下被发现了,那男的好像是「地榜」第四的张负岳。”
  叶流云点了点头,“张负岳,我听说过,老徐这家伙就是不信,还说他们是普通朋友,你瞧瞧普通朋友会牵手么,会把头靠在他的肩膀吗?”
  薛侯连忙拉着叶流云,说道:“我们该走了,等下被发现就不好了。”
  叶流云也是见好就收,「地榜」第三,那就是三品巅峰了,目前还打不过,该怂还得怂。
  “无聊。”陈暖暖见此一幕,白了眼叶流云。
  叶流云将「留影石」收好,而后脸色有些纠结。
  “你们说,我该怎么和老徐交代呢,这家伙对萧冷月爱得深入骨髓,我怕他知道真相,一下子接受不了怎么办?”
  “这个我帮不了你了,”薛侯耸耸肩膀,他可是一个聪明人,怎么可能掺和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
  陈暖暖白了眼叶流云,“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叶流云眨了眨眼睛,问道:“为什么?”
  “所有人都说徐沧海是死苍蝇,可我认为,徐沧海应该并不是真的深爱萧冷月,而是准备拿萧冷月「炼心」。”陈暖暖一本正经。
  “能上天骄榜,怎么可能是那种为情所困的凡夫俗子?”
  “嗯?”
  叶流云眨了眨眼睛,“你这种观点很新奇,但是据我所知,徐沧海真的是一条货真价实的舔狗。”
  “什么狗?”陈暖暖费解的看着叶流云。
  “没什么。”
  叶流云摆了摆手,“你又没有谈过恋爱,和你说不清楚。”
  陈暖暖顿时火气上涌,“你在小看我?”
  叶流云摇头:“不用带着疑问的语气。”
  “……”薛侯连忙和两人拉开距离,“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流云和陈暖暖两人大眼瞪小眼。
  “你给我记着,”陈暖暖狠狠的剐了眼叶流云。
  叶流云只觉得莫名其妙。
  很快叶流云就回到了帝都,北原荒国使团全军覆没的事情,自有陈暖暖去汇报,他此刻返回鉴宝斋。
  鉴宝斋二楼。
  看着一脸微笑的徐沧海,叶流云有些纠结。
  徐沧海挑了挑眉,“怎么,这次收获不太理想?”
  “还行,”叶流云转移话题,“听说你没去秘境,是因为前不久萧冷月过生日?”
  “嗯。”
  听了这话,徐沧海似乎想起什么开心的事情,笑道:“你是不知道啊,我精心准备了小半年的礼物,一拿出来,冷月甭提多开心了,她当众宣布我是她最好最好的朋友!”
  “嗯,最好的朋友,”叶流云心不在焉的附和道。
  徐沧海白了眼叶流云,道:“你懂什么,冷月作为一个女孩子,说话当然比较含蓄,都说到这份上了,基本上就是把话挑明了。”
  “唉……”
  叶流云叹息一声,说道:“我有一个朋友,我发现他的女朋友背叛了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嘶!”
  徐沧海倒吸一口冷气,“陆瑶台背叛了薛侯?!”
  叶流云愣了愣,“你说什么啊。”
  徐沧海一脸看破真相的睿智,说道:“你这家伙根本没有多少朋友,勉强算得上的,也就薛侯和我了,冷月对我忠贞不二,那么只能是陆瑶台背叛了老薛。”
  “唉……”徐沧海叹息一声,“我当初就说了,老薛为了攀附陆家,和陆瑶台定亲,完全就是错误的,没有感情基础,你看,现在出了这种事情,老薛的面子往哪放啊。”
  “……”
  叶流云看着徐沧海一脸同情,不由得有些发懵。
  “咳咳。”
  叶流云犹豫片刻,道:“那你觉得,我是该和老薛坦白,还是……”
  “坦白!”徐沧海果决的说道:“必须当面和他说清楚,让薛侯认清陆瑶台的嘴脸!你但凡犹豫片刻,都是对老薛的不尊重!”
  叶流云闻言,默默的拿出「留影石」。
  “我明白了。”
  见此一幕,徐沧海看着叶流云手中的「留影石」,说道:“这就是陆瑶台背叛老薛的证据?”
  叶流云默默的将真元输入「留影石」。
  鉴宝斋二楼大厅中,浮现出一个大屏幕。
  这画面可谓是鸟语花香,风景秀丽。
  “哼。”徐沧海冷哼一声,“倒是挑的一个好地方。”
  然后,一对璧人,缓缓走来,他们牵着手,女方把脑袋靠在男方的肩膀上。
  在花丛中漫步,两人有说有笑。
  只不过这画面中的两人,并非陆瑶台和她的情郎,而是……
  红颜榜第三,萧冷月。
  地榜第四,张负岳。
  可谓是少年郎天资绝世,美少女姿容无双。
  徐沧海愣了片刻,而后对叶流云不满的道:“你干什么啊,我都说了,冷月和张负岳他们只是普通朋友!”
  叶流云面无表情的道:“那你还是萧冷月最好的朋友,她有没有和你牵手,有没有靠着你的肩膀慢慢走在花丛中?”
  徐沧海沉默下来。
  叶流云拍了拍徐沧海的肩膀,说道:“如果觉得心疼,就哭出来吧,然后收拾一下心情,下一个会更好。”
  叶流云转身回到自己的屋子,关上房门,叹息一声,安慰人他也不擅长啊。
  这种事情只能徐沧海自己走出来了。
  房间中。
  叶流云盘膝坐在床上。
  “开始模拟!”
  【叮!是否花费20万声望进行一次模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