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54、阳谋

      城郊小院。

  叶流云和明伦两人在院落中喝茶。

  明伦笑看着叶流云,说道:“你什么时候升官?”

  “哪有那么快?”叶流云直翻白眼。

  明伦笑笑,“八品小聚的优胜者,从王府出来的人,这一件件资历摆在这里,你不升官谁升官?”

  叶流云有些诧异道:“我才七品,升任银刀巡捕那得是六品吧?”

  “又不是没有例外,”明伦抿了抿茶,“你刀斩六品,谁敢不服?”

  叶流云扬了扬眉毛,“说是这么说,可是银刀巡捕的位子就这么多,一个萝卜一个坑,就算我实力够,也不一定能排得上我。”

  “你的上位顺序肯定是最优先的,”明伦笑了笑。

  “或许吧。”

  叶流云耸耸肩膀,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

  “你就好咯,前途无量。”明伦忽然说道:“我这一家老小都靠我,可我只是一个看大门的。”

  叶流云摇头道:“明叔,你可别小看自己,宰相门子七品官,你可是金刀卫的门口守卫,谁不给几分面子?”

  明伦点头道:“话是如此,可也只是耍些威风,没什么油水。”

  “嗯。”叶流云只顾喝茶。

  明伦说道:“听说这阵子,兑换堂库房正需要一个看守,也不知道这肥差落到谁头上。”

  叶流云沉默片刻,道:“不知道啊。”

  明伦欲言又止。

  叶流云哭笑不得,明伦都已经把话挑明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可是,叶流云仅仅只是一个铜刀巡捕,他自身难保啊!

  如果能帮忙,叶流云肯定帮,可现在叶流云帮不上忙,因此也不敢随便承诺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

  “喝茶,算我一个。”

  一道身影猛然跃出,眨眼之间,便是坐了下来。

  这一幕,倒是让一旁的明伦吓了一跳,这突如其来的家伙,神出鬼没,深不可测。

  如果有恶意的话,他们可能已经死了。

  “队长。”叶流云看着周珂,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家伙会找到这里来。

  明伦也认识周珂,老牌的银刀巡捕,老资历老油条,有实力有关系,这周珂可不是一般人。

  “见过周大人。”明伦抱拳,拱了拱手。

  周珂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叶流云,明伦在这,纯属意外。

  “这次来……”周珂正欲开口。

  明伦连忙说道:“你们有事先聊,我先走了。”

  叶流云站起身,送了送明伦,道:“明叔,你慢走。”

  “知道了,你快回去吧。”明伦急匆匆的离开。

  叶流云回到茶桌,坐了下来,看着自斟自饮的周珂,询问道:“队长,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贵干呢?”

  周珂瞪了眼叶流云。

  这家伙对明伦不是挺客气的,怎么对自己就这么不客气呢?

  “本来薛侯刚走,还以为可以放假,谁知道任务一下子就来了。”周珂一脸晦气。

  叶流云有些惊讶,问道:“薛大人走了,谁给我们发任务?”

  周珂脸色阴沉,“常遥。另外一个金刀巡捕。”

  叶流云皱了皱眉,看着周珂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对。

  “什么任务?”

  周珂闻言,眼神晦暗不明,白了眼叶流云,叹息道:“还不是你惹的事。”

  叶流云抿了抿嘴巴,难得没有顶嘴。

  “是封彤那边的?这个常遥就是封彤在金刀卫的内应?”

  叶流云有些不可思议,本来还以为封彤在金刀卫能有一个银刀巡捕当内应就够了不起了,谁知道竟然是一个金刀巡捕。

  这在之前,简直想都不敢想。

  换句话说,被一个金刀巡捕针对,自己还能活下来,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啊。

  “常遥堂堂四品强者,怎么可能是封彤的内应,应该说他们是一伙的!”周珂提醒道。

  叶流云听了这话,点了点头,道:“总而言之,现在一个金刀巡捕刁难我们对吧?”

  “是刁难你!”周珂强调道:“我是被你连累的。”

  “行。”叶流云摊了摊手,“现在可以说说任务了吧?”

  “薛大人临走之前不是说了么,他们只能明着来,不敢下黑手。”叶流云一点不担心,“只要光明正大,怕他们个屁!”

  “行。”

  周珂见叶流云这么嚣张,冷哼道:“那你去找程国公扳手腕吧。”

  “国公?”

  叶流云皱了皱眉,有些迟疑,“这个任务牵扯到一个国公?”

  要知道,大夏皇朝,异姓不封王,因此除了姓苏的,其他的姓氏能够封为国公,就已经到顶了,现在扯到一位国公,事情可就严重了。

  周珂冷笑道:“而且还是国公中最厉害的那个!”

  叶流云:“……”

  周珂脸色难看,继续道:“程国公,姓程,而程家乃是大夏皇朝五大世家之一,和花家、陆家一个级别的。”

  “任务是什么?”叶流云问道。

  周珂继续说道:“程国公家死了一个侍女,我们要调查这凶手到底是谁。”

  闻言,叶流云松了口气,倒不是幸灾乐祸,主要是不需要和程国公正面冲突。

  “那我们和程国公并没有冲突啊,我们只管查案就是。”叶流云白了眼周珂,这家伙就知道制造紧张。

  “那名侍女死于魔功之手。”周珂眼神闪过一丝寒芒。

  叶流云闻言,挑了挑眉毛,“那更容易了,这不是魔教中人干的么?我们只管追凶即可。”

  周珂冷笑道:“可是,那名侍女身上有足够多的证据指明,凶手很可能是程小国公!”

  “……”叶流云算是明白了,“不是很有可能,或者说干脆直接就是吧?”

  一个主子,杀死一个奴仆,这再正常不过了。

  一般而言,都是直接隐瞒下来,啥事没有。

  但现在这个叶流云的仇家封彤,把这件事情翻了出来,让叶流云来查。

  或者说,根本不需要查。

  叶流云只要敢抓住真凶,那么就等于招惹了程国公一家。

  这程国公一家一定会让叶流云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不抓人,那么封彤更是有一百种理由,治一治叶流云渎职之罪。

  这是阳谋!

  杀人不见血!

  “唉……”叶流云叹息一声。

  周珂笑了笑,道:“光是这点消息就受不了了,我要是告诉你,这位程小国公他的胞姐是地榜第七的高手,那你是不是吓得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