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87、押入大牢

      后堂。

  叶流云看着这万仁民,询问道:“这「军事布防图」是你偷的?”

  “我是潜伏在骨城的蓝蝶,至今多年,这次「军事布防图失窃案」我并没有参与,甚至对方都没有跟我联络。”万仁民说道。

  闻言,叶流云一脸失望的表情。

  果然没有那么容易。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并不关这次案件的事情,当然,也并不是说这家伙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从这家伙可以挖出一连串和他有关的「红蝶会」谍子,只不过这件事情暂且不提。

  接下来,叶流云又询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就让这万仁民出去。

  万仁民缓过神来之后,明显有些心虚。

  只不过见叶流云面色如常,又松了口气,看来他并没有暴露。

  “下一位。”

  “……”

  “下一位。”

  很快,一个又一个骨城重量级人物,被叶流云叫了进来,催眠提问,而后将知道的事情都和盘托出。

  和「模拟器」中的结果一样,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多时,进来的人轮到了项贵臣。

  叶流云提起精神来,说道:“坐下,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项贵臣正襟危坐,一脸义正词严的道:“启禀大人,我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见状,叶流云眯了眯眼睛,再度催动[魅惑人心]的天赋。

  然而项贵臣依旧一丝不苟,说道:“大人,我一生光明磊落,从来没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叶流云皱了皱眉,说道:“你怎么做到的?”

  项贵臣露出一丝狐疑,道:“我做了什么?”

  “这样就没意思了。”叶流云淡淡地说道,“我有特殊的盘问技巧,但我的技巧在你的面前没有起到作用,我之前成功那么多次,问题不可能出在我身上,那就只能出在你身上了。”

  此话一出,项贵臣面无表情,他早就猜测到了七八分。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嗯?”

  叶流云眯了眯眼睛,说道:“你确定不告诉我?”

  两人互相对视,稍微沉默了片刻,项贵臣说道:“我是一名儒修。”

  “所以呢?”叶流云挑了挑眉毛,“你的靠山很硬,我弄不了你?”

  项贵臣继续说道:“我凝聚了「文心」,所以意志坚定,如果大人想要催眠我,至少也得比我境界更高。”

  「文心」?

  叶流云有些意外,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你肯定可以自己解除这种抗拒状态吧?”叶流云说道。

  项贵臣闭口不言。

  “解除抗拒状态,回答我几个问题。”叶流云淡淡地说道。

  项贵臣目光炯炯的盯着叶流云,并没有说什么。

  叶流云见项贵臣并不买账,强调道:“别人都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你凭什么不行?难道你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项贵臣缓缓开口说道:“我已经回答大人的问题了,我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叶流云拍了拍桌子,道:“不要跟我兜圈子,要么解除「文心」的抗拒状态,要么就让我将你这个嫌疑人押入大牢!”

  此间的气氛稍微有些严肃。

  沉默片刻,项贵臣面无表情说道:“清者自清,如果大人怀疑我的话,我可以接受入狱。”

  “哈哈。”

  叶流云笑了笑,笑的很开心,随即走出后堂,大声道:“来人,把项贵臣押入大牢。”

  此话一出。

  宴客前厅,在场众人都是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们接受了叶流云的询问之后,并没有什么为难,直接就被放了出来,这说明他们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可现在叶流云要把项贵臣押入大牢,这岂不是说这次的「军事布防图失窃案」,项贵臣是第一嫌疑人?

  所有人都是有些错愕,没想到这个项贵臣会是北原荒国的奸细?

  这下子问题可就大条了,要知道,项贵臣可是大夏皇朝五大世家之一项家的分家主。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缓过神来。

  “我的话不管用么?”叶流云怒喝一声。

  罗宗回所率领的铜刀小队连忙上前一步,他们现在可是叶流云的直系下属,如果他们继续怠慢,恐怕叶流云的刀,就要落到他们的头上了。

  片刻之后,罗宗回等金刀卫巡捕,押着项贵臣走出后堂,走过前厅。

  “哥!”

  项付怒喝一声,腾地一下站起身,为了不和叶流云这个金刀卫特使发生争执,他刚刚又跪又磕头,结果现在这个叶流云的刀,还是瞄准了他们项家落下来?

  他白跪了?

  项贵臣淡淡的看了眼项付,说道:“没事,我只是配合大人调查,不要大惊小怪。”

  项付愤怒的脸色涨红起来,“这家伙成心对付我们项家,把我们项家当成软柿子了!”

  “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大惊小怪。”项贵臣强调了一遍。

  项付攥紧了拳头,却没有再说什么话。

  叶流云淡淡的瞥了眼项付,说道:“你哥之前让你又跪又磕头,你也为了你们项家跪了,你对你们项家倒是挺维护的,可惜你哥,连一点点小事情都不愿意答应我,他可没有你的觉悟高,我觉得还是你更适合当项家主。”

  此话一出,此间稍微沉寂片刻,没想到叶流云会说出这种话来。

  项付也是有些错愕,换作寻常时候,有人说他适合当项家主,他自然乐呵,可惜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可没有心情得意洋洋。

  冷静下来,项付忽然间眼神怪异的盯着项贵臣。

  项贵臣之前让他又跪又磕头,丢尽颜面,现在轮到项贵臣,直接就和叶流云刚起来了。

  这家伙……

  项付为自己哥哥打抱不平的心思忽然间淡了。

  在场其他人见此一幕,都是略有些心惊,叶流云这家伙果然不愧是帝都来的金刀卫特使。

  区区一番话,就瓦解了项贵臣与项付之间的兄弟情义。

  “大人,我明明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我不明白你所说的小事情是什么。”项贵臣面不改色的说道。至于和他项付之间,被叶流云所离间,他并不在意。

  “呵呵。”叶流云淡笑一声,“你自己清楚。”

  “好了,押下去。”叶流云吩咐一声。

  罗宗回铜刀小队连忙将项贵臣押下去。

  在场众人,见此一幕,都是面面相觑,而后都是悄悄松了口气。

  不管事情到底有什么曲折,但现在倒霉的是项贵臣,那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而且一旦幕后黑手被揪出来,他们也可以轻松一些。

  要知道这阵子骨城只许进不许出,对他们的影响也是不小呢。

  这次的宴会,最终草草收场。

  空旷的大殿之上。

  城主蒋叔武对叶流云更加恭敬,毕竟叶流云敢硬刚项贵臣,直接将其下狱,这充分说明叶流云不止艺高人胆大,还背景深厚,这样的上官,自然要好好供着。

  “今晚大家都提起精神来,有好戏看。”叶流云对着蒋叔武、罗宗回等人说道。

  蒋叔武、罗宗回都是有些愕然,而后心中一惊,难道这项贵臣真的是「北原荒国」的奸细?

  今天晚上,大的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