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88、平安过关

      晚上。

  骨城大牢。

  这里乃是骨城专门用来看押各种犯人的牢房,三教九流,龙蛇混杂。

  而今这个项家主项贵臣也在其中,堂堂五品修行者,「洗墨书院」分院长,恐怕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阶下囚。

  “怎么样,考虑的怎么样了?”叶流云出声询问。

  项贵臣盘坐在铺满稻草的地上,听见叶流云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瞥了眼,说道:“清者自清。”

  叶流云瘪了瘪嘴并没有多说什么。

  片刻之后,蒋叔武急匆匆的来报,“叶大人,外面来了很多蒙面黑衣人,他们的实力都不弱。”

  叶流云睁开眼睛笑了笑,果然这些家伙按捺不住了。

  “让他们进来吧。”

  此话一出,顿时让蒋叔武瞪大了眼睛。

  “这……”

  叶流云淡淡道:“我说了不算?”

  蒋叔武只能够照办了,反正他可是速度专精的修行者,他肯定是能跑掉的。

  不一会儿,十几个黑衣人出现在这里,其中有三四个五品,七八个六品,这是一股十分强悍的力量。

  在这骨城大牢,足以横推!

  “项付,我其实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要救你哥?”叶流云对着为首的黑衣人说道,“很明显,你哥死了对你更有好处吧?”

  此话一出,全场都是一阵寂静。

  这话在理,毕竟项贵臣这位家主死掉,作为家主之弟的项付可就要补上空缺,摇身一变成为新任家主了。

  面对着巨大的诱惑,项付竟然还能够忍下来,并且冒着生命危险来营救项贵臣,这着实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哼。”

  为首的黑衣人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杀了他!”

  显然他们并不准备暴露身份,而后直接朝着叶流云扑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叶流云的手中多出一颗圆球法宝。

  众多黑衣人的面色顿时一僵。

  “认识这玩意么?”

  叶流云对着在场众人说道,“这「暴雨梨花针」乃是地阶法宝,虽然只是一次性,但是能够杀掉这么多人,也算够本了。”

  叶流云的声音在此间响彻起来,顿时让在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没想到叶流云竟然拥有这种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这……”

  一旁看戏的骨城城主蒋叔武目瞪口呆,他确实认为叶流云有底牌,但没想到一上来就是王炸。

  这可是地阶的一次性大范围攻击性武器,价值连城。

  按照蒋叔武的计算,他这个五品「金刀卫」千总,一辈子的俸禄,恐怕都买不起这么一件地阶的「暴雨梨花针」。

  而现在叶流云随手就拿出这种东西,可见叶流云有能力拿出更多更珍贵的东西。

  叶流云这家伙,背景深不可测啊!

  “你!”

  为首的黑衣人见此一幕,顿时气急败坏起来。

  这「暴雨梨花针」非常的恐怖,一旦激发,恐怕他们在场所有人都要死掉。

  “来啊,愣着干什么?”叶流云淡淡地说道。

  众多黑衣人都是束手束脚,并没有行动。他们之所以敢来,自然是衡量了双方的力量,认为可以全身而退。

  但现在叶流云随手拿出一件地阶法宝,就让他们彻底陷入了两难之境。

  要么死,要么逃……

  成功营救项贵臣而后全身而退?不存在的!

  轰的一声。

  骨城大牢的牢门被重重的关上。

  显然,叶流云命令这铜刀小队的队长罗宗回看门,对方已经完成了任务。

  “这叫什么来着……”

  “瓮中捉鳖。”

  叶流云微微一笑,道:“你们没有回头路了,来啊,我也想试试看这玩意有多厉害。”

  众多黑衣人:“……”

  好家伙,本来只是来救项贵臣,顺便杀了叶流云。

  毕竟区区六品,随手可杀。

  现在看来,这位六品是狠茬子,点子扎手啊!

  “叶大人,你还真是有备而来啊。”一旁一言不发的项贵臣终究还是开口了。

  “嗯?”叶流云挑了挑眉毛,“怎么着,听项家主的意思,是回心转意了?”

  项贵臣一阵叹息。

  他要继续僵持下去,那么他们项家的底蕴可就要被叶流云一锅端了。

  这在场十几名黑衣人,可就是他们项家多年来的积累。

  如果今天死在这里,那么他们骨城项家分家可就名存实亡了。

  这么大的罪过,项贵臣可承担不起。

  项贵臣沉吟一声,说道:“我可以解开「文心」,让你可以催眠我,但是你必须保证,只是询问这次「军事布防图失窃案」的事情,不许询问其他的事情。”

  显然作为五大世家项家分家主,项贵臣有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

  “可以。”叶流云点了点头,直接答应。

  答应是一会儿,照不照办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来吧。”

  项贵臣站起身来。

  叶流云拍了拍手。

  下一刻,骨城大牢的另一面墙壁,一个石门打开。

  从这里可以进入一个密室。

  叶流云和项贵臣两人进入密室之中。

  一个数十平米的石质密室中,只有叶流云和项贵臣两人。

  呼吸声清晰可见。

  项贵臣直勾勾的盯着叶流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如果在这里将叶流云拿下,不给叶流云施展「暴雨梨花针」的机会,那么他是不是可以翻盘了?

  叶流云面带微笑,“怎么,还想着最后一搏?”

  “你可以试试,”叶流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项贵臣眉头紧锁,叶流云这家伙太邪门了,简直就是深不可测,犹豫片刻之后,项贵臣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请。”项贵臣做出一副请的姿势。

  叶流云点了点头,而后眨了眨眼睛,施展[魅惑人心]天赋。

  紧接着,叶流云激发一枚「留影石」,放在角落。

  “你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为了当上家主,我陷害我的胞兄……”

  “曾经和「红蝶会」的人有所勾结,排除异己。”

  “……”

  叶流云听着这些话,一脸惊讶,这家伙不是「洗墨书院」的分院长么,怎么还和「红蝶会」有所勾结?

  原来项付不是奸细,而项贵臣才是?

  “你是「北原荒国」的奸细?”

  “不是。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叶流云皱了皱眉,“这次「军事布防图失窃案」你也有份?”

  “没有。这种重要的事情他们不可能告诉我。”

  项贵臣一脸呆滞,如实相告,和盘托出。

  叶流云沉吟一声,道:“那你知不知道这次是谁干的?”

  “不知道。「红蝶会」的派系也很混乱,潜伏在骨城的谍子甚至可能全部都不知道这次「军事布防图失窃案」的事情。”

  叶流云皱了皱眉。

  也就是说,这个项贵臣也无法提供任何有价值的情报?

  叶流云随手将角落中的「留影石」收了起来,而后直接解开了[魅惑人心]。

  项贵臣惊醒,而后忌惮的看着叶流云。

  叶流云一脸扫兴,“走吧。”

  项贵臣见状,悄悄松了口气,靴子落地,看来是平安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