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00、掏心窝子(求订阅)

      薛侯的办公大殿。

  叶流云和薛侯、牛尤,进入这里,薛侯直接坐在主位上。

  “我刚回来就听说你去汇报案情,直接就赶过去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并不打算放过你。”薛侯说道。

  叶流云抱拳道:“多谢薛大人解围。”

  “说的什么话。”薛侯一挥手,“咱们可不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啊。”

  “……”叶流云点了点头, “薛大人,这次的案件。”

  叶流云正想禀报案情。

  薛侯摆了摆手:“这不重要,你到时候写一个卷宗给我就行了。”

  叶流云有些无语,这常遥和薛侯感觉都差不多啊,自己辛辛苦苦办案最后就这结果?

  “薛大人,除了「军事布防图失窃案」之外, 这次我还调查到, 骨城项家分家主项贵臣和红蝶会有所勾结,这次更是和东厂百户骆良辅、魔教妖人苟元孙等人想要坑杀我……”

  叶流云将事情告知薛侯。

  闻言,薛侯皱了皱眉,“果然是封逸飞那边出手了,话说这项贵臣……”

  “被我杀了。”叶流云说道。

  薛侯听了此话,眉头紧锁,“那苟元孙……”

  “逃跑了。”叶流云答道。

  薛侯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推给苟元孙,项贵臣的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叶流云听闻此话,皱眉道:“那他勾结红蝶会的事情?”

  “人都死了,不要追究了……项家,可不好惹!”薛侯深深地看了眼叶流云。

  “……好。”叶流云还能怎么办,薛侯是他的上司,薛侯说了算!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等你把卷宗提交给我,然后把这个家伙处斩,事情就了结了。”薛侯说道。

  叶流云脑中灵光一闪,“骨城城主蒋叔武这次出力不少, 希望能够将公布过,这次击杀项贵臣也多亏了他帮忙。”

  “嗯?”薛侯闻言,点点头道:“算他戴罪立功,还需要派一个人去提醒他,不要乱说话。”

  叶流云颔首。

  “好了,烦人的事情谈完了,咱们聊聊天吧。”薛侯笑吟吟的看着叶流云。

  叶流云脸色有些古怪,总感觉薛侯不怀好意。

  “做啊,别站着。”薛侯笑了笑,而后对着外门大喊:“来个人,把犯人带下去。”

  很快就进来一名铜刀巡捕,对着叶流云和薛侯拱了拱手,而后将牛尤带下去关押。

  大殿中,只剩下薛侯和叶流云两人。

  “这次我前往陆家,可算是把自己的排名提升上去了。”薛侯得意洋洋。

  叶流云有些惊讶:“这么说,薛大人你已经是四品天骄榜第二?”

  薛侯点了点头。

  叶流云有些佩服,难怪薛侯的底气足了一些,敢和常遥叫板了。要知道,以前薛侯可是非常忌惮常遥的,就连常遥的手下卢炀都可以在薛侯面前耀武扬威。

  “哈哈。”薛侯笑了笑,“我和你嫂子也是不打不相识,过些日子我们就要成亲了。”

  “嫂子?”叶流云眨了眨眼睛。

  “嗯,陆瑶台。”薛侯笑道。

  叶流云感觉怪怪的,这薛侯是去挑战的还是去提亲的?

  话说,恐怕这才是薛侯这么硬气的原因,这陆瑶台不只是四品天骄榜第二,更是五大世家陆家的嫡女。

  现在薛侯背后,可是有着陆家作为靠山了。

  难怪敢和常遥硬刚。

  “对了,这次我特意找了毒魔阮滔。”薛侯说道。

  “嗯?”叶流云眼睛一亮,“结果如何?”

  薛侯摇头道:“他是用毒的,我不能和他近战,但是一旦保持距离,他的速度非常快,我追不上他。”

  叶流云有些失望,竟然连四品天骄榜第二的薛侯都奈何不了阮滔?

  “要对付阮滔,要么拥有超强的速度,要么拥有超高的境界。”薛侯说道,“你自己小心,没有这两样中的一样,那么见到阮滔就必须逃跑!”

  叶流云点了点头,他可不想遇到阮滔。

  “好了,私事谈完了,咱们谈谈公事。”薛侯说道。

  叶流云愣了愣,还有公事?

  “嗯。”薛侯笑了笑,“你知道我这么急着回来干什么么?”

  叶流云摇头道:“不知。”

  薛侯的笑容稍微收敛了一些,眼神晦暗不明。

  “督主叶当,要变成启州牧了。”

  “呃……”叶流云愣了愣,“督主犯错了?”

  “并没有。”薛侯笑了笑,“你资历尚浅,看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虽然金刀卫督主和启州牧是平级的,但实际上,启州牧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叶流云耸耸肩膀。

  薛侯继续道:“金刀卫督主一定是陛下的人,启州牧可就不一定了,现在启州牧换成了陛下的人,这说明陛下对天下的掌控又增强了几分,对督主而言也有着很大的好处。”

  叶流云闻言,若有所思。

  这启州牧堪称一地之主,在启州就等同于土皇帝,因此叶当看起来是平级调动,但实际上是升官了。

  “这些事情,距离我们太远,主要是……”薛侯笑了笑,“督主走了,督主的位置空了出来。”

  “……”叶流云深深看了眼薛侯,难怪这家伙这么急着回来,原来是为了督主之位?

  薛侯说道:“督主之下四大金刀巡捕,我,常遥,燕叔元,蒋节夫,我们都有机会,只不过真正有资格竞争的,是资格最老、背景最深的常遥,以及天赋最强的我。”

  叶流云点点头。

  薛侯摇头道:“只不过,我太年轻了,恐怕会被人抓住这点,压一压我,让我等一等,所以上位的大概率是常遥。”

  闻言,叶流云心里咯噔一声。

  如果常遥上位,恐怕他就完蛋了。

  “知道怕了吧?”薛侯笑了笑,“所以,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什么都不做那就是等死!”

  叶流云听了这话,“我们该怎么做?”

  “我不方便出手,”薛侯摇头,“如果我出手的话,恐怕这督主之位我也没份,到时候白白便宜其他人。”

  叶流云听闻此话,心中直翻白眼,这是准备把自己当枪使?

  “薛大人,我只是六品银刀巡捕,能力不够,想对四品金刀巡捕常大人动手,怕是力不从心。”

  叶流云直接拒绝。

  薛侯略微沉默,“看来你还是不信任我,我跟你说说掏心窝子的话吧。”

  “很久之前,我家是一个乡下土财主,特别有钱,然后就进城买了一座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