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顾廷之才有些无奈的看向二弟顾烨之。

“烨之,你太鲁莽了,就算沈公子对家主有什么想法,你也不该直接动手,这要是让家主知道了,不会轻饶你的。”

“大哥,怎么你也这么说我?我知道我脾气鲁莽?可是我看到厨房着火,又看到他和家主那个样子,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而且,大哥,咱们不是打算把他赶出去的吗?”

“烨之,不是赶出去,只是给他们重新租个房子,这个房子虽然不小,可是住的人还是太多了,你以后可别再说赶出去的话了,家主要是听到了不会高兴的。”

顾烨之却还是听不进去,他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错。

顾廷之见状,也懒得多说,他还得继续照顾家主,便对着其他人摆摆手。

顾烨之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把自己包裹的严实的女人,冷哼了一声,不情愿的跟着其他的兄弟离开了。

出了屋子,顾唯之拉着顾烨之。

“二哥,大哥是为了你好,家主其实很在意他们的,你这么对他们,家主不会高兴的。”

“她在意的人还真多。”

顾烨之无奈撇嘴。

顾唯之也略感无奈的看了一眼顾烨之,无奈摇头,目光很快被二哥胳膊上烧伤的地方给吸引住。

“二哥,你受伤了?”

顾烨之这才想起自己胳膊一直疼,低头看了一眼,无所谓的道。

“擦破一点皮而已,不要紧的。”

“什么不要紧,这么大一块,要是处理不好会发炎的。”

顾唯之道,赶紧拉过顾烨之的手臂,又吩咐顾丙之。

“小四,去跟大哥要烫伤药,就说二哥受伤了。”

……

深夜。

沈青书把弟弟们哄睡,却睁着眼睛望着窗外的镰刀形状的月亮默默流泪。

他今天真的是流了太多的眼泪了,他以为自己都要哭干了,可是泪水过一会儿又会随着伤感的心情缓缓地流淌出。

还有鼻子,还有心,又酸,又疼。

他不敢哭出声,怕吵醒弟弟们,所以就把手放在胸口处,又捂住嘴,好缓解自己的不适。

他的心好乱,他想了好多,想到自己的心意,想到她对自己的态度,想到她的夫郎们今日对他做过的事情,最后又想到自己以后该怎么再待下去,还有自己的弟弟们。

自己要是继续留下,肯定会被嫌弃,也会连累弟弟们。

可是他舍不得弟弟们。

他擦干眼泪,就着月光,看着弟弟们熟睡的面容,忍不住一一亲吻。

可是还是含泪做出了决定。

他要离开。

他的自尊和骄傲不允许他继续留下面对这一切。

只恨自己没能力给弟弟们好的生活,所以只能把他们留下。

轻手轻脚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他正要出门,可是又含泪回过头。

他要是就这么走了,弟弟们会不会以为他是把他们给抛下了?

会伤心?会难过的吧?

思来想去,他决定留下一封书信。

还有,他今日做错了事,是需要弥补的。

他攒了一些银钱。

虽然他还欠她不少的药费,只能以后再还了。

这些银钱就暂时用来修复厨房吧。

省的她的那些夫郎们又会埋怨弟弟们,迁怒弟弟们。

简单的几句话,还有一包银子,他最后看了一眼弟弟们,便悄悄离开了。

再见了。

而另外一个房间。

不同于其他的兄弟呼呼大睡,顾烨之在床上辗转反侧。

一会儿是今天做的事情,是的,夜深人静之后,他冷静的想了想,都是男子,他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可是那个时候,他的大脑完全就被怒火给控制了,而他一向都是不擅长控制自己的脾气的。

而且他还差一点就连累那个女人,还好那个男人还算是有良心,知道护着女人。

不知怎么的,想到那个男人跟自己一样舍不得那个女人受伤,他的心就没有那么气了。

甚至隐隐生出一些愧疚来,只是他实在是拉不下脸来去跟那个男人道歉。

再说,谁让他觊觎自己喜欢的女人的。

想到那个女人,他又忍不住担心起来。

看那个女人醉酒的样子,应该是喝了很多酒吧?

为什么要喝这么多呢?

是史可爽还没找到?

她就那么在意史可爽吗?

他以前也喝醉过,喝醉了很难受的,她是不是也很难受。

好几次,他都想去看看她,甚至去照顾她。

可是想到自己的大哥这会儿正在她身边,他又无奈的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自己永远都无法去跟大哥争抢的。

就算他以后成为她的夫郎,也永远都是排在大哥后面的。

这时,他听到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他警惕起来,喊了一声谁,可是却没有人回应,他又屏气凝神听了一会儿,见已经没有动静,心想或许是自己幻听了,便没有放在心上。

过一会儿依稀传来开门关门的吱嘎声,他想了想,觉得肯定是今晚上风大,便翻了身继续想着心事,一直到很久之后,身体的疲惫才让他依稀有了一些睡意。

……

翌日清晨,宿醉了一宿的周晓萌摸着自己还有些头疼的额头,迎着外面刺眼的阳光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大脑里的意识才回归。

自己现在是在家里自己的屋子里。

等等。

她分明记得昨天是跟着史珍香一起寻找史可爽,后来就饿了,找了一家饭馆,还喝了酒。

不知道怎么的就喝多了。

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史珍香送自己回来的吗?

低头不经意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吓了一跳,谁给自己脱的?

该不会谁趁自己醉酒对自己做了什么吧?

惊慌失措的她正要喊人,却看到趴在床头睡着,这会儿被自己给惊醒的顾廷之。

“家主,你醒了,你还难受吗?”

顾廷之昨晚上照顾了她一宿,一会儿是给她擦拭身上,一会儿是给她按头,后来糊里糊涂就睡着了。

“廷之,是你,那衣服也是你给我脱的?我,我是怎么回来的?”

“嗯,我脱的,是有人把你送回来的。”

顾廷之突然就不想让她知道昨晚上的事情,便没有解释,只是他又怎么知道是谁把她给送回来的呢?

周晓萌也没有细细思索,伸了个懒腰,便要起来。

顾廷之见状,赶紧把水盆给拿开,又给她去挑选今天要穿的衣服。

周晓萌这会儿才留意到顾廷之黢黑的眼睛,不用猜,也知道自己醉酒之后肯定没少闹腾,是廷之照顾的自己。

有些愧疚,也有些感激,拉住廷之的手,道。

“昨晚上辛苦你了。”

“不辛苦,谁让你是我的家主,我是你的夫郎呢?”

顾廷之笑着道。

他给她挑选了一件白色的衣服。

他觉得她穿白色是最好看的,只是她一直都嫌弃白色的衣服不耐脏,所以不肯穿。

可今日,她看在他照顾一宿的份儿上,肯定是会穿的。

周晓萌也觉得自己浑身没力气,便没有拒绝顾廷之的服侍,展开双臂,任他把繁琐的衣服给她穿上,给她系上,又给她拍的整齐没有一丝褶皱。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孩子们的喊叫声和哭喊声。

“哥哥,哥哥走了,哥哥去哪儿了?”

“这有一封信。”

“呜呜,我们去找晓萌姐姐,呜呜。”

周晓萌眉心紧蹙,不等顾廷之给整理好,就要往外走。

顾廷之却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边喊着家主,一边追了出去。

刚到门口,就跟匆匆来的孩子们撞上,她赶紧蹲下身子,一把扶住直直朝她身上撞过来的小童,顺势把他抱在怀里,又温柔的问。

“怎么了?你们刚才喊什么呢?怎么还哭鼻子了?”

说着就掏出手帕给他擦拭。

却发现她随手在床头捡到的手帕并不是自己的,也不是顾廷之的,倒是有些像是沈青书的。

怎么回事?

沈青书的手帕怎么会在自己的屋子里?

他昨晚上来自己的屋子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

廷之在,是不可能让其他的男子随意的进出自己的屋子的。

这时,小童已经断断续续的开始哭诉起来。

“晓萌姐姐,哥哥,哥哥离开了,东西都没了。”

“什么?什么离开了?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的看向围着的人。

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大夫郎一脸的讳莫如深不说,一直喜欢凑热闹的老二和老三竟然也不在。

她忍着心里的疑惑,看向小鱼。

小鱼没出声,可是脸上也都是泪水,颤抖着手,把一封信递了过来。

她站起来,拆开信读了起来。

上面寥寥几句话。

“晓萌,我走了,希望你能照顾好我的弟弟们,青书留。”

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却怎么都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天没在家,怎么就离开了。

而她知道沈青书是不可能无缘无故离开的。

而且还狠的心下把这些弟弟们自己留下。

这里面肯定是有事情。

而且很有可能是跟这些夫郎有关系。

想起之前顾廷之提到要给他们租房子的事情,她便直直的看向顾廷之。

“廷之,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家主,我,不是……”

顾廷之被她眼底的质问给惊到,嘴巴不受控制的开始哆嗦起来,手绞着帕子,却不知该怎么说。

“不是他,是他,是他,是他打了青书哥哥,晓萌姐姐,你不要不要青书哥哥,青书哥哥喜欢你,可是我们也喜欢你,晓萌姐姐不要把我们都赶走,晓萌姐姐,呜呜。”

小童稚嫩的声音在脚下响起。

周晓萌没有看清他指着的人,却下意识的就朝一直站在海棠树下不过来的顾烨之看去。

气冲冲的走过去,逼问道。

“顾烨之,你是不是该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就说,是他把厨房给烧了,是他趴在你身上,是他对你图谋不轨,作为你的夫郎,我难道不能把对你心怀不轨的男子给赶出去,再说,也不是我赶出去的,是他自己走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晓萌被顾烨之的大嗓门吵得脑壳疼,看着老二明显暴怒的脸,便知道不可能好好说话,便看向其他人。

老大顾廷之无奈的低着头,顾唯之也把眼睛给撇开,顾丙之怯怯的站在顾廷之身后,最后只得是抱着小郎的顾游之。

“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昨晚上我们回来,厨房着火了,二哥救的,后来二哥就看到沈青书和你一起躺在床上,他还压在你身上,二哥气不过才动手。

不过后来才知道是他把你们的头发打了个结,又不小心扯成了死结,总之是误会。

可是二哥不知道,才会误会的,二哥是打了他,可是就是流了一些鼻血,不是很重的。

他还说我们了,说我们以前害家主你的事情。”

“小五。”

老大和老三齐齐的冲小五怒吼。

小五顾游之才恍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吓得差点没抱住怀里的小郎,怯怯的低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