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大战将临,再多的准备时日其实也是不够的,楚南这段时间几乎是忙的脚不沾地。

    现在新军训练除了早晚给将士们讲故事,讲纪律之外,其他事情几乎都交给黄忠和魏延来办。

    至于楚南,他在忙着与徐州那面对接。

    一旦动兵,两面如何配合,楚南这边的兵马需调到哪个位置,如何与徐州这边的主力形成有效互动。

    “三万新军如今已经能够结成战阵,当可派上用场!”下邳,州牧府,楚南将自己这边的情况给吕布和陈宫说了一遍:“另外一万老兵我准备留在江淮,防备江东来袭,弟子感觉,那孙权有些不太老实。”

    “何人领兵?”陈宫闻言问道,新军能够结成战阵,就代表这新军已经可以上战场了,但据他所知,自己这弟子兵法进境虽然不错,但仅限于风字秘一道,所以他身边那黄忠、魏延必须辅佐他才能令这支新军的战力发挥出来。

    但如果这两人跟着楚南一起出兵,谁来留守江淮,一万精兵如果没个适合将领带领,怕是守不住江东。

    曹性、魏越二人能力还不足以挑起这个大梁来。

    “玲绮领兵。”楚南看了看吕布,解释道:“她最近征募了两位不错的女将,身边还有阿蛛它们,我还留了小白蛟在身边助她,江东当难破她防守。”

    陈宫闻言,皱了皱眉,也看了吕布一眼,没说话,算是默认了此事。

    虽说女将独当一面的先例还没有,但以吕玲绮在以往几战中展现出来的能力,抛开性别不说,确实有此能力了。

    既然吕布这当爹的都不反对,此事陈宫便不多说了。

    “如此一来,加上曹性、魏越二人,子炎身边将领倒是足够!”陈宫看着地图,他思索的时候总是喜欢无意识的捏着自己颌下那缕山羊须,此刻也是如此,皱眉凝思许久之后,将两枚棋子放在地图上靠近淮水的位置,随即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又将棋子移到另外两处地方。

    曹操那边已经在集结重兵,从如今获得的情报来看,用不了多久就要昭告天下讨伐了,理由吗,反正大义在手,随便扣个帽子还不简单。

    “老师,其实我们无需定的这般详细。”楚南见陈宫面色凝重,忍不住出声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这事先定的计划越是详细,便代表破绽越多,需知招数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我等定下的战略越是周全,便代表着能够改动的空间有限,到时只要曹操稍有动静,我军怕是想要调整都难。”

    不是说不需要布署,而是不需要太周密,就像现在陈宫这样,他就算想到曹操一百个可能的攻击点,但只要有一个没想到被曹操抓住猛攻,那此前的准备不但白搭,而且很难在及时做出调整,会让他们陷入极端不利的窘境。

    陈宫闻言微微一怔,扭头看向楚南,又看了看地图,随后默默地点点头:“宫做学半生……却还不及子炎看的通透。”

    “老师是关心则乱,老师大概是这里最想胜那曹操之人吧,这本无错。”楚南看向吕布道:“岳父以为如何?”

    “公台安心。”吕布直了直身子,看着陈宫道:“我助你,那曹操的人头你是想要整的还是残的?”

    陈宫看了看这个得意弟子还有不靠谱的吕布,一股暖流自心底升起,蔓延全身,想了片刻后,突然笑了:“其实当年曹操所行之事,如今我也在做,算起来倒也不是必死之仇了。”

    当年陈宫为何离曹操而去?还不是因为边让之事让陈宫觉的曹操苛待士族?

    然而如今陈宫在做什么?曹操当年之事收拾了一个边让,而且事出有因,但陈宫现在,直接在屠戮士族啊!

    以当初陈宫的视角来看,他现在最该杀的是自己,是吕布,是弟子!

    但自从进入大儒之境后,他的信念却是一日比一日坚定,他现在的目标是再创天地,而非单纯复仇,此刻被两人这般一说,心中对曹操的执念倒是消散了不少。

    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复仇了,而是理念之争,只要吕布这边还是执行楚南这种以民为主的政策,陈宫就会继续坚定不移的支持吕布,直到某一日,吕布违背了如今的准则或是天下大定,一个自己理想中的天下出现。

    “征讨袁术之战,曹操得豫州全境,我军得江淮以及袁术二十万降军,经过精简及训练后,如今这二十万还有十万可用,加上我军原本的四万,徐州之地这边有十四万大军,必要重镇守御之外,实际出兵为十二万,加上子炎,我军此番可出十五万大军!”陈宫收拾心情,开始给众人分析。

    “老师,这么多兵力,其实我们未必就要等曹操来攻,为何我等不能先攻?”楚南突然开口道。

    “先攻?”陈宫和吕布闻言不禁一怔。

    “不错,先攻!”楚南点点头:“老师莫忘了当初那董承给我等的东西,我等完全可以以此为名,在曹操向天下发诏书之前,先发檄文,言曹操欺凌皇室,名为汉臣,实为憨贼!不等敌军集结,先出手!”

    顿了顿,楚南看向吕布道:“我军中将领,多擅长骑兵战术,我等如今要做的不该是将骑兵之术发挥到极致?为何要等他曹操来攻!?”

    楚南也是到了此刻,突然想明白,干嘛一定要按历史的来?他们现在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论兵力,甚至更强于曹操,与其等曹操来攻,不如先曹操一步发檄文于天下,以勤王之名占得先手岂非更好?

    中原一马平川,最是适合吕布的骑兵驰骋,应该将骑兵优势发挥到最大才对,而不是缩在徐州等曹操来攻。

    能不能把戏码从下邳白门楼改到许昌的皇宫?

    奉天子也好,挟天子也罢,曹操能做,吕布为何不能?

    “是啊,为何要他先攻?”吕布点点头,看向陈宫。

    陈宫:“……”

    其实不止是陈宫,吕布和楚南也一直以来都将自己放在一个弱势方的地位上,无论是大义上还是地盘、兵力之上,此前吕布确实一直都处在下位。

    但如今时移世易,经过徐州新政,广陵屠戮以及寿春之战,吕布已经在不觉中拥有了极强的势力,无论兵力还是将领的能力,在这段时间都获得了长足的进展。

    曹操为何这般着紧着打吕布?还不是看出吕布的实力再这么发展下去很可能凌驾于朝廷这边之上,想要趁吕布还没到那地步之前,将吕布消灭于萌芽之中?

    那接下来是该如何?

    陈宫皱眉,一旁楚南却是在一张白绢上画出一个格子来。

    横竖九格,而后上面写上吕布,侧面写曹操,左上角一格空出,向右两格各写攻守两字,空白格下方两格也写上攻守二字。

    楚南迎着二人疑惑的目光笑道:“简单将这件事整理一下,做个图表来,岳父,老师请看,若双方都选攻,战局会很乱,我们假定双方实力相若,那这般对攻起来,胜负难料。”

    陈宫和吕布点点头。

    楚南将毛笔点在吕布守、曹操攻这一格:“若是曹操来攻,我军来守,不管胜负如何,战争在徐州境内发生,必然对徐州民生有所影响,最终战败,自不必说,就算战胜了,徐州耗损也会极大,以曹操的脾性,说不定又会屠城,到时候死多少人,真说不准。”

    吕布面色阴沉的点点头,目光现象自己攻,曹操守这里。

    “若是我军先攻,那曹操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守势,这战场便移入了豫州乃至兖州,输赢不管,但中原一马平川,我军有速度优势,粮草除了后方运输之外,还可以沿途攻破城池获得补给,所以理论上,我军可以越打粮越多。”

    最后楚南指了指双方都守的那一格:“当然,若双方都选择守势,这仗也打不起来。”

    所以他们不管如何选,都只有三个结果,哪一种最占便宜,哪一种最吃亏,这么看来已是一目了然了。

    陈宫皱眉看着这个框架,沉吟不语。

    “老师以为如何?”见吕布已经听懂了,楚南看向陈宫,见陈宫神色凝重,心中也不禁一凛,莫不是还有什么疏漏?

    “不错!”陈宫点点头道:“此法看似简单,却是瞬间将所有可能罗列其中,子炎,你这方法可令许多庸才也拥有不俗谋略呐!”

    谋略其实就是判断得失后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当然,也有长远的和近处的之分,但不管如何,楚南这张图却是一下子避免了很多庸才在脑海里演算还算不明白的窘境,大大节省了效率。

    “儒家之学,也该更倾向于实用,我看数术方面,儒家也该吸纳其中。”陈宫看着弟子越看越满意道:“此种方法……子炎日后自己著书完善,若有不解,可来询问为师。”

    白嫖了弟子很多次,这次……陈宫实在是开不了口了。

    “是,弟子晋记!”

    “当然,这也与为师的教导分不开。”陈宫看着楚南,露出一个你懂得的笑容。

    “弟子明白,老师,我们还是说出兵之事吧。”楚南有些无语的点点头,这种事他其实是不在意的,不过既然说了,有空的话,就写本书吧,毕竟自己现在也不是什么小人物了,需要一些东西来提高自身格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