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二章 不速之客

    萧晏回去后拆着信封去瞧,里面足有十几张信笺。

都是些自己离宫后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连宫人吵架斗嘴都被他写了上去。

之前每日事务繁忙,他只看了前几张就被人叫去处理事务了。后来一忙就把这封没什么用的信给忘到了脑后。

现在再次翻起来,依旧还是废话连篇,他耐着性子接着往下看,发现过半时萧煜将话题引到了叶芷绾身上。

先是说她几时去的紫宸殿,带走了小虎和九生,住到了环境温适的解语堂,又是说她回重华宫让自己找武安侯家的二小姐,还拿匕首伤他......

杂七杂八道完,只剩最后一张信笺,上面话不多,萧晏看完除了惊喜只觉得一股火气传到头顶。

如果萧煜在这里他真的会动手打人。

因为那张纸上写着全篇最重要的几句话:

芷绾和我闲聊告诉我她幼时为了躲避婚约,不想离家便拉着叶昭行说要嫁给他。

她那时不懂情爱,以为嫁给谁就要同谁居住。

所以,那都是她年纪小瞎说的,她并不喜欢叶昭行。

这都是她亲口说的。

-

萧晏把信笺紧紧攥在手中,心跳如战鼓。

长久以来最困扰自己的问题,在这一刻得到解决,他高兴地想痛饮烈酒,想大喊出来自己的欣喜雀跃。

这世间没有什么比两情相悦再令人欣愉的了。

他半跪到叶芷绾身边,双手还在随着心颤抖,“卫青宇,卫青宇!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卫青宇看他一副莫名兴奋的样子,奇怪问道:“你怎么了?”

萧晏像是听不见一样,“快告诉我,她什么时候能醒。”

“大概七日。”

“不能快些吗?”

“要是恢复得好,最快三五日。”

“你确定吗?不醒我砍你。”

卫青宇被药炉烧的脸通红,手里还记录着各类用药反应,被他这样搞得有些不耐烦,“不确定。”

萧晏怒眼回眸,“卫青宇!”

卫青宇对着用药记录叹气,“我都说了能醒,你那么着急做什么?”

“你管我?”萧晏换成坐姿牢牢抓着叶芷绾的手,语气又像换了个人,“我有好多话要跟她说......”

卫青宇斜他一眼,不再理会他这副神经兮兮的模样,钻心研究起药方。

夜入子时,帐中安静的只有炉火滋滋和卫青宇分拣药草的声音。

这两日救治了小数病民,安济坊不断有康复之人搬出,所有病民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病源找到,偷听的刺客那边只要解救出他的家人离大计也更进一步,叶芷绾苏醒在望。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让萧晏最开心的还是萧煜传来的那封信,虽然知道的晚了些,但往后的日子还长,不差这一朝一夕。

难得放松一下,他靠着叶芷绾就渐渐睡去。

约莫两个时辰后,他被卫青宇摇醒,以为是到了取药引的时辰,不想打断美梦,便迷糊着把胳膊伸了过去。

可卫青宇却塞了一个药丸到他嘴里,苦涩的味道让萧晏一下清醒过来。

“这是什么,这么苦。”

萧晏皱紧眉头,一下都不想多嚼,这药丸苦的他每每咀嚼一下都带动着全身打颤。

卫青宇捧着几张药单催促他:“赶紧吃,你服了此药便不用每日挨刀子了。”

听了这话萧晏闭着眼睛快速嚼完药丸,俊美的五官拧到一起,“水,快拿水!”

卫青宇应声给他端来一个瓷碗,萧晏也没看到直接仰头喝下,结果就这一下差点没让他喷出来。

这哪是水,分明就是一碗更苦的汤药!

卫青宇堵住他要吐出来的汤药,“赶紧喝,喝了你就不用受罪了。”

萧晏可以吃身体上的苦,可味道上的苦是真一点都吃不了。

他心里做了好一会斗争,捏住鼻子一口气喝完,汤药见底,激得他连打两三个冷颤。

“这回能喝水了吗?”

卫青宇摇头,“两个时辰别喝,要不然影响药效。”

萧晏叹口气,愁眉苦脸的问他:“怎么个不用挨刀法?”

卫青宇整理好纸张,回到药炉前坐下,慢慢解答:

“你又要处理事务又要取药引,整日整宿的不睡觉,也不是个办法,我便记录了一下这几日的用药反应,又加强改善了煎药时辰与方法。最终得一解决之法,就是将药熬制到一口大锅里,再引用你一滴血即可达到疗效。”

“刚才给你服用的药可以让你的血起到比平时更强效的作用,是有些苦了,但良药总归是苦口的,我知道你不喜苦味,可是想要让你轻松点也只能这样了......”

卫青宇断断续续的说着,萧晏的神色已经变了样。

他才发现卫青宇自到云州来根本就没歇息过一刻,谪仙般的容颜,此刻在药炉前变得凌乱不堪。

衣裳没时间换,翩翩白衣变成灰黑色,整洁的发丝犹如枯草。

眼窝陷下去几个度,其中的疲劳纵使绝世容颜也遮挡不住。

额头肿胀,又红又黑。萧晏知道他是有时坐着眯眼片刻,却一头撞上火炉导致。

萧晏不懂医理,但看着母妃煎药制药也能明白这是个极其费神费心的活计。

苦在自己嘴里是一颗普通的药丸,但在卫青宇那里却不知是他多少日疲顿的劳果。

他们所行的任何一步都关乎着别人的生死。

医者仁心,向来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充分体现在了自己身边。

萧晏走去卫青宇身边,“卫叔,找别的太医来吧,你歇一歇。”

卫青宇手上一顿,笑着摇头,“别人我不放心,再说了这个法子只有我得到娘娘真传了,他们不懂的。”

“都是太医,你教一教不就好了吗。”萧晏的声音带有些发哽,很快又被他掩饰回去,“他们学不会就惩治他们,总之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卫青宇听出他口中的关心之意,心上涌过暖流,再多劳苦也不觉得累。

他拍拍萧晏,“我没事,自己就是医者还能不明白自己的身子吗?”

萧晏难得与他这么好生说话,又被婉拒,便回了叶芷绾身边,脸上带气,“我看你就是逞能!”

卫青宇笑着摇头,“你不知这其中道理,我这几年在太医院过得什么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提及此处萧晏垂下眼眸,回想这两年确实是物是人非。

合妃在时没事就去太医院与众太医探讨医术,但久居皇宫的资深太医们对一个远道而来的贡女并不理睬,也只是碍于她的身份才与她探讨几句,只有卫青宇虚心学习请教。

直到那年鼠疫爆发,合妃一方出名,使众太医脸上无光无彩,他们受辱不敢对合妃怎样,跟着合妃学习的卫青宇自然成为他们的眼中钉。

处处排挤针对,合妃一死,更是过分,只给他一些闲散晒药的活计,从不派他出诊。

倘若不是此次云州事件,他恐怕就要埋没在太医院了。

萧晏吁叹一声,自言自语道:“太医院的人也该换换了......”

想完事情,外面已是清晨,他端上面盆到外面打了盆水。

天气不错,天蓝云淡,清风习习不是很凉,病民们有说有笑,象征着一个好兆头。

萧晏转动着脖子缓解压力,然而下一瞬,城门处的动静就让他皱起了眉头。

只见南城门大开,浩浩荡荡进来一队人马,整装精良,声高气威,俨然一幅王公贵族出街的场景。

但见到为首之人,这派头就不奇怪了。

萧祁端坐于马上,身子挺得笔直,一袭墨色黑衣沉郁古朴,但金丝腾云滚边又彰显着他的身份地位,狼毛大氅随意披散在马背,眼中皆是高人一等的狂妄。

萧晏见他就烦,端着面盆赶紧回帐。

可萧祁却于万人中一眼望到他,驾马赶在萧晏进帐前拦住了他,他居高临下打量着萧晏,不禁轻笑:

“怎么,没人伺候你吗?一盆水也要自己打。”

萧晏眼见周围聚拢过来众多官员,无奈低头行礼:“四哥。”

“嗯。”萧祁并未下马,“不问问我是来做什么的吗?”

“四哥想做什么不需和我汇报。”

“哦,那你就收拾收拾回去吧。”

萧晏手上一紧,“是。”

“呵,答应的可真爽快!”

萧祁翻身下了马,没理会一旁官员的参拜,用手撩拨了一下萧晏盆中的清水,“放心,我不是来和你抢功的,我只是奉父皇之名前去南边群山领兵看守。”

他最后一句话说的轻飘飘的,却如同三千寒水泼入萧晏的内心。

皇子掌兵,意味很明显。

萧晏偏开头,“知道了,四哥一路小心。”

萧祁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继续道:“我自然会小心,总不能被给予重任然后打个败仗回来不是?”

他话无疑指的是萧晏三年前第一次上战场大败而归。

萧晏深吸一口气,“是,四哥说的对。”

萧祁点点头大手一挥,驱散了所有官员,“对了,还有一事,父皇听闻赵女官重伤昏迷,心中很是挂念,顺便让我来瞧瞧,她是在这里面吧?”

言罢他就要掀帘入帐,萧晏先他一步挡住,“不必了,一个闭着眼睛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萧祁的铜手蓦地悬在半空,眼神阴翳不明:

“我偏要看。”

萧晏抬手抵住他,眼中泛上狠鸷:“我说不必了。”

他的力度很大,多年不习武的萧祁顶不进去,两人就这么互相僵持着。

许久后,终是萧祁松下身子,恢复成那个高傲的样子,“看你这样子,喜欢的不得了吧?”

萧晏本不想理会这句话,但转念想起那两名刺客,便无所谓道:

“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救回来还没多久呢,新鲜,自然会上心,”

萧祁对此倒是有些意外,“有意思,那当年我怎么不见你对苑可卿上心?”

萧晏抿抿唇,反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没对她上心?”

“哦?”萧祁勾上魅惑的笑容,“怎么个上心法?”

萧晏同样笑起,“就是你想的那种上心。”

“那你可有些无情啊,上完心就丢给别人。”

“既然都上完心了,我为何还要再管?”

两人讲着一些意味不明的话语,帐内却忽地传来一阵响动,萧晏心中一紧赶紧掀帘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