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四章 我要娶你

    萧晏心间就像压了一块巨石,让他一点呼吸都喘不过来。

刚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明明说了那么多话,为什么就像是一场梦一般。

卫青宇离去时的认真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他颓坐到塌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眼眶里就像是被人泼了一盆水,抓紧叶芷绾的手一点都不敢松开。

眸中湿意渐浓,他回想着刚才那最后一刻的对话,声音咽住:

“芷绾......你不是说有一个时辰吗。”

“为何说了那么多话一句话都不留给我。”

他把头深埋在叶芷绾手间,虔诚的跪着。

可他等了很久,刚才那样的事情都没有再发生。

外面人声嘈杂,艳阳高照,与帐中的气氛格格不入。

萧晏再抬起头已是泪眼朦胧,他很少哭,他不敢想象自己失去这个人之后自己的人生会是什么样。

他重复着最后一句话,一遍又一遍:

“为何不留给我一句话......”

榻上的叶芷绾似是比刚才还要虚弱,仿若真的没了生迹。

她眼睛静静阖着,手上忽地动了动,为他拭去一滴泪水。

“我不是给你留了话吗。”

萧晏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急忙抹去泪水,“什么,芷绾你说什么?”

叶芷绾猛地睁开眼睛,“我说我不是给你留了话吗。”

两次底气十足的回应入耳,萧晏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没在做梦,他把叶芷绾还未来得及收回手箍在心间,用力握了两下。

愣神一会心间浅浅偷笑,却陪着她继续作戏,“你怎么......”

叶芷绾抽开手,没好气的回他:“还没到一个时辰呢,又放我回来了。”

萧晏装腔喜悦道:“太好了,我现在去找卫青宇来给你瞧瞧。”

叶芷绾斜眼瞧他,“你是不是还要浪费时间?”

萧晏一时没反应完全,他不确定的问:“你刚才问我什么?”

叶芷绾别过头,“自己想。”

萧晏静下心回忆刚才种种,终于履清思路,“一年,最多一年,我不会再让这世上任何一个人伤害你。”

叶芷绾回过头,眼中皆是惋惜,“可惜我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

萧晏摇头,“不会的,我会去地下把你抢回来。”

叶芷绾绷住笑意,做思考状:“一个时辰,应该够说很多话了,继续上次的谈话吧。”

“嗯。”萧晏点头,脑子却又顿主,“上次......说到哪里了?”

“苑可卿。”

叶芷绾淡淡回他。

萧晏接上思路,先端来一大碗水喂她喝下,然后起身封紧帐帘,最后自己又拖来椅子坐下,一系列动作完毕,叶芷绾想起那天的安神茶,又酸他一句:

“当时那么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什么都告诉我,结果说到一半就不让听了,不想说可以不说。”

萧晏尴尬一笑,为自己解释:“没有不想说,我当时只是想让你多休息会。”

“哦。”叶芷绾似是没领情,给他一个继续说的眼神,萧晏回忆一下,顺平气息娓娓道:

“上次说到我把她赎回后放在了萧煜宫里,是因为宫中有谣言,而我对她没那种心思,身边又有宇文馨便想着在萧煜那里她也清净。”

“直到有一年我上战场回来,九死一生,昏迷了半月,她在宫外守了半月,我才明白她的心意。”

“后来我找到她,跟她说明过心意,她听后也没说什么。日子还是那样过,直到我来云州启程前去找萧煜交代事情,她在一旁听着,之后就悄悄跟来了。”

“至于为什么没让她走,是因为我想着这里的病民有女子,她留在这里照顾也方便。”

萧晏道完,自己总结一下:“赎她回来后的所有事情就是这样了。”

叶芷绾盯着他心间看了一会,揪出一个重点:“你和萧煜谈话,她可以在一旁听着,她在其中的分量也不轻吧。”

萧晏知道这个事情怎么都要与她说,便道:“我在筹谋什么你应该知道一二,她的身世有用,所以有些事没有避开她。”

“嗯。”叶芷绾点点头,“那除此之外,你对她有没有别的上心之处?”

萧晏顿住,凤眸望向叶芷绾的杏眼,目光交汇间终于明白早起自己与萧祁谈话时屋里是什么动静了,原来两人从那时就开始合计骗他。

他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她那样惹人怜惜,多少会上心一些。”

叶芷绾轻眨着眼睛,“行,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知道七皇子善良了。”

萧晏突然笑出声,身子向前压了压,“骗你的。”

叶芷绾向床榻里面挪了挪,“或真或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不说她了,说说眼前吧,病民怎么样,与我一起回来的将士们还好吗?”

萧晏的身子停在床榻边,笑意渐渐消逝,“叶芷绾你说什么?”

“我说病民和将士们怎么样了。”

“前面那一句。”

“不说她了。”

“再前面一句。”

“跟我有什么关系。”

萧晏坐回,“为什么跟你没关系?”

叶芷绾不看他,“为什么跟我有关系,你怎么待人是你自己的事情。”

“你在说气话。”

“我没有。”叶芷绾否定完又看向他,“好,我承认是有气话的成分,但我能怎么样,你们男子对女子始乱终弃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你既然不喜欢苑可卿还要招惹她,最后又把她扔到萧煜那里不管不顾,一个名分都不愿意给,我替她打抱不平有用吗?”

萧晏愣住,“你在气我不给她名分?”

“不然呢?”叶芷绾说得自己也着急,“她对你的情谊谁都能看出来,结果被你这样对待,宫里那么多人,你让别人怎么看她?”

“......”萧晏扶额叹口气,“我说了我是骗你的,我跟她真没有什么。”

叶芷绾眼眸辗转两下,“不说了,外面到底怎么样?”

“外面很好,将士们也没事。”萧晏给她端去水碗,“再喝点水吧,说了这么多累不累。”

叶芷绾从早上醒来到现在装睡了好几个时辰,卫青宇又给了她一个补气的丹药,身体恢复的不错。

要是不经萧晏提醒,还真是装得一点都不像,她故作虚弱起身饮下一大口水。

喝水间隙却忽觉额头被一温热的东西啄了一口。

反应过来,她忙捂着额头退后两步,恼怒道:“你干嘛?”

萧晏笑着接过水碗放置一边,又坐到床榻边,强行拉住她的手。

“芷绾,我想跟你解释两件事。”

叶芷绾抽抽手,挣脱无果,怕扯及伤口便半靠着道:“说吧。”

萧晏拍拍她的手背,“第一,我不是始乱终弃的人,我认定一人就是一辈子,因为我不愿我心爱的女子像我母妃那样独守空房,与他人共侍一夫,第二,我......”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会,又勉为其难接上:“这些年,我身边没有女子。”

叶芷绾看他羞于出口的样子,直瞪着眼睛,嘴角忍不住的抽动。

萧晏眼见她这反应误会成了不信,他咬咬牙又十分认真道:“你要是不信,就去问问阿依幕,这些年她跟着我的时间最多,或者萧煜,他还总因为这件事打趣我,实在不行你自己去问苑可卿也行......”

叶芷绾脸颊映上些许桃绯,颇有意外之色:“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再说了我去问这种事情人家得把我当成什么。”

萧晏还带着窘色回她:“我不想我们两人中间有隔阂,所以想说清楚一点。”

“还有我与萧祁那样说,是怕他知道我心中有你,然后伤害你。”

叶芷绾怔住,心间一阵动容,她早上听完那些话,为苑可卿抱不平是一部分,剩下的或多或少的也在意些别的。

在将军府祖父对祖母,父亲对母亲都是忠贞不二,一生只有一妻,从未有过妾室。

所以在她心中,感情就应当是这样的,择一人白首,相爱到老。

她之所以厌烦皇宫也可能是受了家中影响,不愿与三千嫔妃共侍一夫,或是担心今日得宠明日失宠的君恩如流水。

而萧晏说的话就如同看透她的心思,让她安心。

叶芷绾避开目光,“我知道了。”

萧晏凑上来,凤眸春光徐徐,“那你相信我吗?”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不信做什么。”

“那你亲我一下。”

叶芷绾警惕的瞥向他,“我为什么要亲你?”

两人交谈间,萧晏的双臂已不知何时撑在了叶芷绾左右,脸也贴到了她面前,刚才那股子窘色早就消失不见,替代上来的是直勾勾的摄人暖欲。

眼中晦暗不明,鼻息将空气烤的炙热,“因为你还没有主动亲过我。”

叶芷绾拢起被褥堆到身前,“我才不亲。”

“那我亲你了。”

叶芷绾忙在萧晏凑近之前把被子盖到头上,闷沉又气恼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萧晏,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萧晏拉开被褥,语气又软又绵:“想你。”

叶芷绾重新盖上,手上抓的死死的,再不给他掀开的余地,“你别乱来啊,你要是使劲会扯到我伤口的。”

萧晏果然不动了,他看着被褥中的人形笑笑,坐回一边的椅子上,“我不动了,你快出来吧,别憋死了。”

叶芷绾慢慢挪下被褥,冒着头一点点出来,露出眼睛瞧见萧晏端坐在椅子上才放心坐好。

却不想刚刚坐正,萧晏倏地一下又坐了回来,还先她一步抢走被褥一角。

“你!”叶芷绾手上也不敢太用力,她气得龇牙,“萧晏,你无耻!”

萧晏将被褥给她盖到肩上,又慢慢让她躺回,手上却顺着被边停下,两手向下压着让她动弹不得。

他笑道:“这回没地方藏了吧。”

叶芷绾使劲抿唇,不张口的哼哼,用眼神传达你敢过来你就死定了的意思。

萧晏倒是不以为然,身子不断下压。

他在却叶芷绾嘴边停下,目光褪去缱绻,换成认真。

“叶芷绾,我要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