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零六章 一年之约

    叶芷绾悻悻笑笑,“是他先侮辱我在先的,还有那个山匪,他们那种人没必要以礼相待。”

提到这,她想起正事:“对了,山匪抓到了吗,还有吴大宝套出来话了吗?”

萧晏摇头,叶芷绾蹙起眉,“怎么了,都不顺利?”

“不是。”

“那是怎么回事?”

此时萧晏面上一点都没有讨论正事的神情,而是隧起目光,浅勾着唇角,不断靠近她,热腾腾的呼吸喷在她鼻尖。

“是先别提那些事了,现在应该先说说我们两个人的事。”

叶芷绾觉得萧晏人前人后就是两个人,她往后靠靠,手抵在前人臂膀。

“你说就说,不用靠这么近,我是受箭伤了,耳朵没受伤。”

“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此话一出,萧晏全身定住,眸上萦上大大的不解。

色眯眯?这个词居然有一天会用来形容他?

“叶芷绾,你说我色眯眯?”

“对啊,你看你那个眼神就像饮酒饮醉了一样。”

听到饮酒,萧晏面色微垂一下,坐回塌边的椅子上,许久都未说话。

叶芷绾看他神情恢复如常,心里一丝愧疚滑过。

刚才哪里是他色眯眯,分明是怕自己沉溺在这双勾人的含情眼里。

她拢着被褥向前,“萧晏,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就当我睡痴傻了,你怎么可能会是那样子呢对吧。”

说完叶芷绾自己都觉得还不如不解释,简直是越描越黑,她又组织一下语言继续道:“我的意思是你那个样子,很……很动人。”

“……”

“算了,我不说了,你要是不解气就回骂我一句吧。”

叶芷绾安详的躺回去,接受审判。

萧晏双手抱在胸前,似是什么都没听进去的样子,叶芷绾歪着头看他,心里一跳,难不成那句话的杀伤力这么大?

她伸出手在两人中间晃晃,“萧晏?”

被叫的人终于回过神,缓缓握住空中的手,认真问道:“芷绾,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叶芷绾凝想一会,知道他指的是哪件事,她抽开手眼神飘忽着回:“都过去了,别提了。”

萧晏看着空荡的双手,低声致歉:“对不起。”

叶芷绾也说不出是何感觉,但总归自己也不是度量小的人,她挥挥手,“你不用这样,醉酒之人通常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没那么小气,不会计较的。”

“不。”萧晏否决她,“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

叶芷绾呆住,自己都给了他台阶下,这人怎么还不领情呢。

“那你的意思是……?”

萧晏垂下眸子解释:“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在看到叶昭行不小心亲到你之后才……”

“诶,等会儿!”叶芷绾听到一半就越听越不对劲,拧着眉反问:“昭行什么时候亲我了?”

“就是在使团驿站那日。”萧晏迷茫着答。

叶芷绾更感奇怪:“他什么时候亲我了?”

“你们摔倒的时候。”

“什么跟什么啊?”叶芷绾又坐起来,仔细回想后道:“根本没有亲到,是他的脸碰到我的腮了,还磕得我牙生疼,导致腮边生溃了好几天。”

“什么?”

“怎么你不信啊,不信你去问阿依幕,我还找她帮我看过牙呢。”

萧晏大脑顿住,思绪回到那日,当时天色渐晚,只能看到叶昭行的身躯挡着下面的人,两人面贴着面,再细一些的看不真切。

好像……确实不能确认就是亲到了一处。

他找回叶芷绾的手,心中更加愧疚,不断念叨:“对不起,芷绾,是我误会,晚上才会饮酒,从而情绪上来伤害了你,你不要怪我好吗。”

“还有当时跟你吵架说的那些话,我也是气昏了头,那都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见不得你和别的男子亲近。”

叶芷绾刚是醒来后第一次情绪激动,她揉揉伤口,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好了,别说了,你不说我都忘了。”

萧晏注意到她的动作坐过去小心检查了伤口,满脸自责:“那你不怪我了吧?”

叶芷绾囫囵着回:“不怪。”

萧晏忽地笑笑,“那你不许忘。”

“就忘。”

“不行。”

“凭什么不能忘?”

“因为那是咱们两个人第一次接吻。”

叶芷绾嫌弃的推开他,“那叫强吻好吗?”

忆起这个就郁闷,那可是她的初吻啊,只记得酒味和眼泪了。

萧晏巴巴凑过去道歉,却不似刚才那般真诚,“对不起,是我的错。”

他握住叶芷绾的纤纤手腕,来回在手里晃着,“芷绾,还记得我走时没说完的话吗?”

“记得。”叶芷绾的眼眸随着手腕晃动着。

萧晏同样半靠着,却悄悄换成两手相握,很认真道:

“你去南山的那几日我反省过了,我不该两次亲你都不过问你的意思,我应该问过你再那样做。”

“......”

叶芷绾嘴角忍不住的抽抽,“这就是你那时没说完的话?”

“对。”

“......行吧,我知道了,还有别的吗?”

“你先说你原谅我了吗。”

叶芷绾偏过头,“原谅能怎样,不原谅又能怎样,你都那么做了。”

萧晏无视掉这个回答反而恬不知耻道:“那我就当你不介意了,反正以后再亲你可不能推开为夫了。”

“你!”叶芷绾忙用一只手捂住嘴,蹙眉看着他,“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无耻的人!”

萧晏眨眨眼,“我对自己的夫人这样怎么了?”

“谁说要嫁给你了?”

“反正你没拒绝。”

“那我现在拒绝。”

萧晏上前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叶芷绾,你是不是忘了,我说的是我要娶你,没有说我能不能娶你。”

叶芷绾抿着嘴,悄悄去扯被褥,费力道出:“那你难不成还要强抢不成?”

萧晏扯住她拿来当防备的被褥,凤眼幽幽,“那你现在告诉我你讨厌我,你不喜欢我。”

“我......”

叶芷绾道不出。

萧晏也料是如此,什么以后,他现在就不想再忍了。

两人离得很近,他只向前探身一寸就吻上了那两片软唇,这次的吻是轻柔若水的温和,唇舌徐徐探入,将她的不安诧异一一安抚。

没有前两次那般横冲直撞,肆意掠夺,直到她不再躲藏才更进一步索取。

叶芷绾跳动的心渐渐变得迟缓,意识有些迷离,唇齿间不再抗拒,下意识的回应着他。

讨厌他,不喜欢他。根本就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

她喜欢他。

是那种愿意嫁给他的喜欢。

......

萧晏不是浅尝辄止的人,他在叶芷绾快要呼吸不上来时才松开她。

叶芷绾的唇瓣上泛着些许晶莹,小脸变得如熟透的桃子那般绯然,少女羞涩的模样让人欲罢不能。

放下的手又捧了回去,叶芷绾摸着脸抵住他,言语带着磨人的嘤咛:“好了......”

萧晏摇摇头,“不好。”

“真的好了......我饿了。”

萧晏挣扎一会轻叹口气,“想吃什么?”

“吃什么都行。”

萧晏闭下眼起身,手掌在她头上抚了两下,“等着。”

“嗯。”

叶芷绾揪起被褥乖乖的点下头,萧晏看着她这个模样心里被勾得难受,是怎么也不愿离去,他向外招呼一声,将此事交给门外守卫去做了。

他倒了碗温水喂叶芷绾喝下,又怅然道:“等这边事了回宫后我就没这么多时间与你独处了。”

叶芷绾擦擦嘴疑惑道:“嗯?你要做什么去。”

萧晏宠溺笑笑,“是不是傻了,你是御前女官,我是皇子,怎么去找你?”

听他这样说,叶芷绾才反应过来,反倒是先声安慰他:“你不来寻我,我可以去重华宫找你啊。”

“你......”萧晏张张嘴,眉眼带上愁云继续道:“不能。”

“怎么就不能了,我可以去找阿依幕阳歌她们。”

萧晏摇头,问道:“还记得那个刺客吗?”

“记得,卫太医在我醒来后跟我说过。”

“那他有没有说那个刺客是来杀我的?”

叶芷绾顿了顿,卫青宇虽未说的那么明显,但自己也已经感觉出来了。

她跟着担忧起来,“查出什么了吗?”

“暂时还没有。”萧晏瞥了几眼帐篷外的人影,压低了声音:“顺利的话回去就会有消息了。”

叶芷绾反应很快,“所以你是怕回去以后连累我?”

“是。”

“但我不怕。”

萧晏闻言愣神片刻,还是忍不住否决:“不行,你......”

“萧晏你听我说。”叶芷绾不让他道完,接上自己的话:“我不会冲动,我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一起面对,你不能把我挡在外面。”

“芷绾......”

萧晏其实从未想过瞒她,但听她亲口说出,心中不知有多欣然。

他坐去床边,向她保证:“你放心,我绝不会把你挡在外面。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少见面为好。”

叶芷绾笑着拍拍他肩膀,“这个我明白,回去以后你就像与萧祁说的那样,与众人说已经将我抛弃了不就好了。”

“......”

萧晏哑口片刻,心中想反驳,但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那委屈你了。”

叶芷绾则摇摇头,“我有什么委屈的,三心二意,始乱终弃的人是你,大家应该可怜我斥骂你才对。”

“可是众口悠悠,别人会议论你。”

“在北韩我是假身份,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任他们说去呗。再说了,你不是说......”

叶芷绾倏地停下幽怨的望着眼前人,萧晏不知怎么,奇怪问她:“怎么了,我说什么?”

“自己想!”

萧晏忽觉人们常说女人心海底针是为何意了,他小心问道:“到底怎么了啊?”

叶芷绾转过身,气呼呼道:“自己说过什么都忘了,居然还要反过来问我。”

萧晏只觉一头雾水,正巧侍卫送饭而来,他凑着这个功夫上外面吸了口冷风,大脑终于转圜过来。

他封好帐帘笑吟吟的端着食盘回去,“夫人,用膳了。”

叶芷绾啐他一口,“呸,谁是你夫人。”

气恼的叶芷绾腮帮鼓鼓,更像是熟透的果实,萧晏忍不住嘬上一口:

“当然是你啊。”

“一年之约,为夫怎么会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