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章 萧晏的挑衅

    “我想跟你说......”叶昭行闭上眼一股气道完心中所想:“当年是我没有把握好机会,你现在还愿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

叶芷绾愣了愣,许久之后回道:“昭行,都过去了。”

两人无言结束这个话题掀开木板回到地面,院中站着的一个墨色身影让叶芷绾瞬间停了呼吸,她下意识的甩开叶昭行搀扶的手,快步走上前去。

“萧晏,你怎么跟来了。”

萧晏背手而站,身子周遭都影着一层阴翳,叶芷绾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那些有关南靖的话,毕竟自己有利用之心,她心间微微跳动着又问一句。

“我去找你时你不是有公务要处理吗,这么快就处理完了?”

“嗯。”

萧晏不冷不淡的答着,顺手牵上叶芷绾,“不放心你,就问过九生地址跟来看看了,别担心,我来时看过周围了。”

叶芷绾点点头问道:“那九生的画像你可有认出是谁?”

“勉强认出来了。”

萧晏想起那副拙劣的画像,气更不打一出来。

叶芷绾察觉气氛又低一度还是硬着头问。

“是谁啊,会有什么影响吗?”

“你别管了,问题不大。”

他敷衍过去将叶芷绾向自己这边扯了扯,手指把玩她的一缕发丝,语气来了个大转弯。

“饿不饿?”

叶芷绾躲避两下换来的是萧晏更用力的拉扯,她只好摇摇头,“不饿。”

“那我饿了。”

……

叶昭行见状忙走过去道:“那就在这里吃点吧,正好我做了饭。”

“行,就在这吃些吧。”

叶芷绾还想说不合适,萧晏却点头答应了。

三人只好开启了一场气氛不太对劲的午膳,席间萧晏这个喊饿的人吃的不多,只顾着给叶芷绾添菜,倘若她展现出一点推脱的动作,那个人就立马黑脸。

而叶昭行呢也不甘其后,什么肉食点心都往她碗里放,还说自己下厨一定要让她每道菜都品尝一下。

叶芷绾只得犟着肚子吃了两大碗,导致起身都有些费劲。

萧晏便搀着她的腰,俨然像是夫君在照顾怀有身孕的娘子那般。

在人前叶芷绾脸皮子薄,她不得不做出很多不符合自己性子的忸怩之作。

可在叶昭行看来,这些娇羞都是扎在他心里的针。

他低着头收拾碗筷不去看他们,耳听着萧晏与自己道别后搂着怀中人扬长离去。

叶芷绾只好扭着脖子扔给叶昭行一些金银细软,并告知他自己隔两天就来一次。

院门砰地一声被萧晏带上,叶芷绾张嘴想说些什么,他却直接撒开双手自顾自的向前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叶芷绾见他这样便知有些话怎么也是被听到了,她碎步跟上,可惜两步不抵他一步。

“萧晏,你等会我,我吃撑了,跑起来有些岔气。”

前面的人蓦地停住,叶芷绾被他后背磕过多次,这次早就有了防备,她紧盯着萧晏的脚步,在他停下之后自己立马随即停下。

但这点小得意比不过面前人脸上的阴冷,她避开眼神。

“萧......唔......”

叶芷绾连他的名字都未喊全一张朱唇就被牢牢堵住了。

这里虽是幽静小道,但毕竟地处闹市随便拐个人进来都能看到此番光景。

叶芷绾歪着头躲,只用力推他。

萧晏一手捧着她的后脑用口齿不清的声音回答她。

“别动......前面有两个可疑的人,等他们走了就好了。”

他的身躯太高大,叶芷绾看不清他身后是什么样子的,也不敢乱动便慢慢回应着他将两人伪装成急不可耐的有情男女。

萧晏尽情的享受着她的温软,大脑却异常的清醒,他缓缓偏过头睁开一双还带有丝丝迷情的凤眼,直直看向叶芷绾身后。

聚精对上不远处那个站在院门口的人,眸子慢慢映上凌人的挑衅意味,与下方品尝朱唇的他好似两个人。

那眼神意味很明显。

他的人,别人想看一眼都不可以。

......

直到叶昭行转身回去,萧晏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叶芷绾。

“可疑的人走了,回去吧。”

叶芷绾放眼往他身后瞧瞧,分明安静得连个人影都没有。她怀疑着问:“你身后长眼睛了?”

萧晏冷哼一声提腿向外走,脑子里都是进院后从地窖木板缝隙中看到的缠绕在一起的两只手。

就算她没有真的想嫁给他又如何。

两人朝夕相处的那么多年,这份感情是他怎么也超越不了的。

就算她说的再无情,可见面三分情,他不信叶芷绾这么多年来当真没有动过一次心。

今日只是牵牵手,求个机会,那明日呢,自己要是没有跟来他们又会做些什么?

总之只要他们单独在一起就一定会有危险。

“以后这边的事就交给我吧,明日我就让卫青宇过来看看,你出宫不方便,省得被人盯上了。”

萧晏沉默许久,道出这句话。

叶芷绾正在思虑着怎么套话,被他忽如其来的命令搞得一头雾水,但细想一下也有些道理,便没有反驳听从了他的意见。

回去的路上他进了一家青楼后院,似是熟门熟路,叶芷绾只能鼓着脸在外等候。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冲进去找人的时候,萧晏正带着几张眼熟的面孔从里面出来,是他去南靖时所带的侍卫。

叶芷绾认真回想了一下,好像他们到了北韩之后那队侍卫就直接消失不见了。

当时见到他们一行人高大威猛,粗犷不已。她还以为北韩人都是这副模样。

可在北韩这数月,发现再找不出比他们还强壮的人了......

叶芷绾心里嘀咕的功夫萧晏已经和他们交代完所有事情了。

她撵上去小声道:“是关于偷听者家人的事?”

萧晏瞥她一眼,淡声回道:“是,都救出来了,只可惜得到的信息有限,这家青楼老板是收钱做事,对旁的不了解,现在暂时关起来了,等等拷问结果吧。”

算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叶芷绾垂下眼眸,“暗杀皇子肯定不会留什么痕迹。”

两人沉默片刻,萧晏看看她忧心道:“这几日会惊扰到幕后之人,他们也许会反击,你要小心点。”

“嗯。”叶芷绾点点头又道:“反正没两日你不就要将我抛弃了吗,他们不会找我的。”

她说的轻飘飘的,空气中却总有些怨声哀道的酸味。

萧晏勾起一个笑容,“夫人不开心了?”

叶芷绾不理会他大步向前走,后面的人几步跟上,“是作戏又不是真的,为夫不是真的那种人。”

叶芷绾赶紧眼神制止他,旁边不知人来人往多少人。

萧晏领会也不再说话,与她并肩回宫。

-

叶芷绾回到解语堂时还没来得及找九生,就先被另外两人拉到屋里说话。

阿依幕和阳歌带着不少补品兴致冲冲的把她盼回,连水都没让喝两口就围着她转。

“郡主,听说你受伤我都快担心死了,今日回重华宫还只待了那么一会,都没说话的功夫。”

“就是芷绾姐姐,你不知我们得到消息时满院都要吓坏了。”

“还有七皇子,问他什么也不说,不过好在你们都安全回来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叶芷绾坐下一一应答:“我这不是都好了吗,今日是先去处理别的事了,以后咱们就能天天见面了。”

二人见她生龙活虎的样子,也不再提那些日子的担忧,给她盛好一碗用两人月钱买的燕窝后便一个劲的互相使着眼色,似是谁都不愿意先开口说话。

叶芷绾眨眨眼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就说啊。”

阿依幕比阳歌大上几月,一阵推搡之后最终她接过这面大旗笑眯眯道:“芷绾姐姐和七皇子是不是更进一步了?”

叶芷绾抿了口燕窝险些被呛出,有些不自然的装傻道:“什么更进一步啊?”

“芷绾姐姐你跟我们两个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呀,你们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嗯?”

叶芷绾微微诧异,连宫里都知道了?

她问道:“怎么传的,说来我听听。”

阿依幕扬起笑意,“那些先回京的官员说你们二人处理公务时日日都如影随形,密可不分,甚至夜里挑灯共处一帐,日以夜继的忙碌呢。”

叶芷绾听到后面抽抽嘴角挑破她,“其实阿依幕你可以不用说的这么好听。”

阿依幕噗嗤一笑,“真的呀,都说你们二人并肩作战抗击瘟疫,是北韩的大功臣,郎才女貌很是般配!”

“嗯......这个我知道,那夜里挑灯是怎么回事?”

阿依幕咂咂嘴,“就是字面意思。”

叶芷绾轻笑一声,“那是因为他试药昏迷我照顾他,后来我中箭他又来照顾我才那样的。”

“哦~是这样啊。”

阿依幕故意拖了长音,又向前坏笑道:“这些我们都知道,那芷绾姐姐你后来恢复以后不还是住在一处吗?”

叶芷绾轻轻推开她凑近的脑袋,“瞎想什么呢你,帐篷周围都是人,每个时辰也都有进来禀事的人,我们能做什么。都是交替着歇息。”

“我可没说你们做什么啊。”阿依幕推推阳歌,“看见没,芷绾姐姐自己说啦!”

叶芷绾作势拧她一下,“真不知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阿依幕笑着躲开,又道出一个小道消息:“我们还听说你们二人无事时就会将帐帘封起来呢,那这又是做什么?”

叶芷绾刷一下耳红起来,萧晏那时每日都要挑个时间在帐里耍浑一会,确实都有些难以启齿。

她清清嗓给自己虚张声势,“我们需要换洗衣物,当然要封帐帘了。”

可她没曾想这话将自己给绕进去了,阳歌都率先反应过来忍不住道:

“那郡主这不是就更能说明你和七皇子的关系了吗,连换衣裳也不避讳。”

......

叶芷绾自知无力证明清白,便挥挥手,“好好好,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她双臂叠加搁在桌上,下颌轻轻搭着,竟不自觉回味起那几日的相处。

阿依幕向她那边凑凑,如蚊子般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参见七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