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一十二章 九生身世

    “确实可以,但她的身子被损耗的太厉害,是药三分毒,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一天是迟早的事......”

叶芷绾拍拍他的肩膀,“先别灰心,宫中有不少名医,我让萧晏找人给你那位亲人看看,兴许会有别的法子。”

“没用的。”九生无力摇头,“这些年我们走遍大江南北寻遍名医,都没能找到医治她的法子。”

“那你将她的症状说与我听听,明日我帮你问问。”

九生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却又转瞬即逝,“具体我也说不上来,我只知她年轻时服用过很多克制武功的药物。导致现在每一次用功都会消耗内力,而且这些年带着我行走江湖免不了与人打杀,又受了很多伤......”

叶芷绾还是尽力鼓慰他,“我知道了,明日我就去帮你问,说不定还有扭转的可能。”

“嗯……”九生抬起头盯着叶芷绾望了一会,突然道:“师母,你和她很像。”

他这个表情和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叶芷绾时一样,叶芷绾想起那个漂亮女人的事情,便试探问道:“你的这位亲人就是你当时说的心中的师父吗?”

九生眸子扑闪着,“是她。”

“她和你没有血缘关系?”

“对……”

“是她教你武功?”

“没错。”

叶芷绾对此人生出几分敬佩,“她在身子不好的情况下还能将你的武功教得这么好,挺厉害的。”

“是啊。”九生喉骨滚了一下,“我是个被人扔在水里的孤儿,是她捡到我将我抚养成人的。”

叶芷绾微怔一下,“所以……她算是你母亲?”

九生听到母亲这两个字呆了呆,声音都有几分哽咽:“母亲……可她并不这样认为。”

“为何?”

九生一改往日神情陷入回忆:“在我有记忆起就是她带着我走南闯北,可她好像总是很烦我的样子,总说等我可以照顾自己了就让我离开她。”

“我说拜她为师,她不愿。说不想和我有什么关系,只想孤身一人飘荡在江湖。”

“所以她在我十二岁那年就将我赶走了,我舍不得她,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了她三天三夜……可她出手打伤我将我赶走了。”

“再那之后我就怎么也寻不到她的踪迹了,后来我才知她若不想让我找到她,我将这片山河翻个底朝天都找不到她。”

“直到有一次我自暴自弃跟人打起来,生死攸关之际她突然出现把我救了。”

说到这九生映上一个令人心疼的笑容,“你知道吗师母,那次再见到她我真的好激动,我就死死抱着她不让她走……”

“可能她也是被我的执着打动,就留下照顾了我几日。可惜最后还是趁我熟睡时走了……”

“当时我就窝在山洞里哭了好久,哭得眼睛都睁不开,我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像母亲一样将我抚养成人还要抛弃我。”

叶芷绾听着心酸不已,只能安慰。

“她去救你就能说明她还在默默关注着你,而且她前阵时间不是还来找你了吗?”

九生叹口气,“分开这么久,只有她找得到我,我却从来找不到她。算上前两天见的那一次,她一共找了我三次。前两次还只是聊聊她的身体状况,最后一次就算是告别了……”

叶芷绾心间抽动两下,“她可能是不想连累你。”

“我知道。可是我不怕,我在这世上就只有她一个亲人,我为什么会怕连累?”

“她为什么要把我推开,她知不知道我这些年有多想她,我每日每夜都在记挂她的身体,拼了命的赚银两,只想让她好起来……”

“就算是她要死了,为什么不给我留一些时间。”

九生已然抽泣出了声,叶芷绾把他抱在怀里,“九生,我猜她一定是个很潇洒的侠女,她是不想让你见到她濒死的样子,所以她把自己最好的状态都留给了你。”

“我不要……她什么样子我都不想离开她……她要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在荒郊野外该有多孤独啊……那样我连她的碑都找不到……”

九生在她怀中压抑着哭声:“怎么可以,她是我母亲啊……”

叶芷绾也哽住了声音,“我陪你找她好吗……”

过了很久,九生慢慢从叶芷绾怀中出来,挤出个笑容擦去眼泪。

“师母谢谢你,她最后一次找我说了很多话,她……想安静的走,我尊重她。”

“而且我跟她说了你们,她挺为我开心的,让我好好跟着你们,她也就安心了。”

“至于遗憾……就留在心中吧,她那样的女子,是该像风一样自由,不受任何人拘束。”

叶芷绾却觉得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九生的母亲,起码在临终时不要给二人留有遗憾,她催促着九生画了画像打算帮着找人。

九生纵是说的再洒脱,听闻有机会找到母亲还是立马起身去画了画像。

就是他起的太快,一枚玉佩从他怀中掉了出来,砸在地上声音清脆有力,还泛着淡淡的的玉光。能看出来是一枚上等的好玉。

叶芷绾顺手捡起却在拿到手中之时心跳都停了一瞬。

她握着玉佩的手止不住的发抖,看着九生认真画画的背影都觉得模糊。

这是南靖皇子的玉佩。

叶芷绾听完九生的身世一点都未怀疑过,那这枚玉佩又是从何而来。

捡来的?

可初见他时一贫如洗,后来也没机会去南靖。

还是说南靖有人来了北韩?

叶芷绾脑子乱作一团,现在任何一点南靖的动静都会让她草木皆兵。

她缓缓整理好情绪站到九生身边。

“这是你的吗?”

九生斜眼看了一眼,并未在乎,“算是吧,是我母亲上次给我的。”

“那你母亲又是怎么得到这枚玉佩的?”

九生画的很认真,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便想起来算什么:“她说是捡到我时襁褓里带的。”

叶芷绾全身抖了一下,“……你被人抛弃在了哪里?”

“嗯……好像是一条河里。”

“那条河可是在南靖?”

九生画笔停顿了一下,认真回想道:“应该是在南靖,我母亲发现我时我都快顺着河飘到海里去了。”

叶芷绾大脑猛地抓到一件陈年往事。

她很小时曾听闻宫中钦天监观天象得出一个预测,便是三日之内宫中会诞下一个胎儿,此人长大之后必将会弑天子夺龙位。

宫中并未有妃子有孕,但却说得南靖所有有孕女子人心惶惶,生怕撞在这两日,触了天子霉头。

可谁知没出一日,宫中一养花宫女便诞下一个胎儿,应验钦天监的预测。

她在诞下胎儿后就难产而死,谁也不知那是谁的孩子。

永嘉帝当即命人将胎儿放在扬子江中任其自行溺死。

那是一个寒冬,常人在彻骨江上飘着都不见得能活,更何况一个胎儿。

可他怀中的皇子玉佩又是怎么回事……

九生全部画完看到叶芷绾正在盯着玉佩走神,伸手去她眼前晃了晃:“师母想什么呢?”

叶芷绾回过神笑道:“我看这玉佩挺好的,就多看了两眼。”

“师母喜欢就送给你吧。”

九生说的轻飘飘,满不在乎的样子。

叶芷绾回绝道:“这可跟你的身世有关,你随意送给我做什么?”

“我又不在乎我的身世。他们抛弃了我,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是谁。”

九生伸了个懒腰躺回床榻上,眼中凝起叶芷绾看不到的杀意。

“如果让我得知了他们的身份,我会杀了他们。”

叶芷绾突打了个寒颤,“如果你的生身父母是有难处呢?”

“难处?”九生冷笑一声,“他们不想要我大可以在我生下来时就将我掐死,为什么要把我放到水里飘着,是有多恨我。”

叶芷绾拍了拍大脑把九生的画像收好,决定先不将此事告诉他。

她把玉佩塞回九生怀中,“那就不想他们了,咱们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你母亲了,到时我可要亲自见见伯母,她那样潇洒的女子可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呢。”

提到这里九生有了笑意,翻过身盯着叶芷绾左看右看,“师母你跟她真的很像。”

“哪里像啊,都是你口中的漂亮女人吗?”

叶芷绾也跟着侧躺在一旁,支着胳膊看他。

九生摇摇头,“不是。”

叶芷绾蹙起眉:“你当时不是还说我是你见过的第二个漂亮女人吗?”

“我不是说这个。”九生见她误会赶忙解释道:“是长得像。”

“长得像?”叶芷绾有些好奇,“哪里长得像?”

“嗯……”九生想了一会又挠挠头道:“这个我也说不上来,不是五官像,是神情神态都很像,就像是……母女一样。”

“对!母女一样。”

“就算不是母女也是亲戚!”

九生自顾自的分析着两人的关系,叶芷绾则摸摸他的头笑道:

“我的亲人都不在了,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有缘,那我就唤你母亲一声姨母。”

“好!”

九生扬起个灿烂的笑容,却又突然想到什么:“师母你……亲人都不在了?”

叶芷绾笑着叹口气,“是啊,你不是知道吗我是青山的难民,家人都在战争中死了。”

九生眨着眼睛看她一会忽地逮着叶芷绾的脸颊吧唧亲了一口,叶芷绾惊得目瞪口呆。

“你……”

九生笑得夺目,“师母你放心,我和师父会保护好你的!”

听了这话叶芷绾呼吸才顺上,原来这小孩表达情感的方式这么简单直接……

她拍拍他,“好了,去睡觉吧,我明日还要上早朝呢。”

九生却一个翻身滚到了最里面掀起被褥就躺了进去:“师母今晚让我跟着你睡吧。”

他玲珑双眼委屈的闪动着,就像一个央求母亲陪自己睡觉的小孩。

叶芷绾狠狠心,“不行,你都快十五了,不能跟我一起睡。”

“师母……”九生攀上她的衣袖,“我看着你就像看到我的母亲,我已经很久没有靠着她睡了,我实在太想她了,你就满足我这一晚吧……”

真是身在江湖,不懂世间规矩。

叶芷绾嘴角抽动,“你师父知道怎么办?”

“我师父不会那么小气吧,我只是你们的徒儿。”

……

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