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鬼影重重

    叶芷绾从九生那里拿来让他去鹘月买的红磷粉后立马安排七万大军连夜进军青山,那边南北交界的几座城池都有矿山资源,此地虽连接北韩向西的经济命脉,但另一半国库来源的矿山亦是同样重要。

——两边她都要赢。

眼望大军上路后她便去了造战船的军营,进展的十分顺利,今晚就可以出战,

就是听闻萧祁动怒杀了几个侍卫正在满军营的找自己。几个造战船的将士不由对她投来为之感到惋惜的眼神。

叶芷绾叹息一声拿上一堆树干残料准备去趟萧祁的营帐。

路上她先去找了方正山商议明日夜里的主动出击之事,又请他借汇报之由陪同自己一起去寻萧祁。

萧祁帐前跪了一地侍卫都在瑟瑟发抖,他端坐于里面脸上的杀气抵挡不住。

身在军营他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指使玄策军将士处理私事,带来的随身侍卫却蠢得像猪。在一个女子面前吃瘪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看着缓步走进来的叶芷绾抬手就要扔剑,可她身后竟还跟着一个方正山。

顿时怒气升到头顶,也不知方正山中了什么邪请她来做军师。

萧祁压着怒火道:“方将军有事报完就先回营去,我与赵军师有话要说。”

方正山对两人刚才的事有所耳闻,眉头轻轻皱起,“四皇子,在下刚刚与赵军师商议了明日主动攻打南靖的事宜,特前来汇报一声。”

萧祁的目光落到叶芷绾身上,“你不是说要打防守之战吗?”

叶芷绾面无表情回道:“回四皇子,行军作战自然要依据实情不断变换策略方能取胜。”

“在下已将这边的战事尽数汇报给皇上了,四皇子若无别事在下就先告退了。毕竟战事要紧,下官还有的忙。”

她故意将“尽数”两字拖长了音量,果然萧祁听后只有一脸的狠厉。

他一边嘴角提起阴翳道:“好,你尽管去忙,剩下的我们回京再算。”

叶芷绾没理会他的威胁扭身向那条支流方向走去,后面传来方正山匆匆跟紧的步伐。

“赵军师......”

不知为何从她身上越来越能看到一位旧人的身影,他想说很多却又不知该从何处说起,最终化成一句:“你要小心。”

叶芷绾反身安慰他,“方将军我没事,这是在军营里他身份再尊贵也不敢不顾战事的。”

方正山唉叹一声,只道是他们一群粗人面对皇权又能如何。萧祁身处军营就敢行出那档子事,回京了还了得。

他拍拍叶芷绾的肩膀,“赵军师若是不介意,今日战后就来与方某同住吧。”

叶芷绾微微一愣露出一个暖心的笑容,“好。”

方正山前脚刚走,军营里就跑来了三十余人快步涌至叶芷绾跟前。

“赵女官!”

叶芷绾面上大喜,“你们怎么擅自力离营了?”

他们一行人有玄策军的将士还有云州的守城军,都是与她一起采过药的人,可都不是很激动的样子,而是面带愁容以及悲愤之意。先丧声回答了她的问题:

“是方将军允许我们离营半个时辰过来看看你。”

随后又焦急着问道:“赵女官你有事没有?”

叶芷绾知道他们指的是什么事,浅浅一笑道:“我是谁啊,怎么会有事呢。”

众人依旧担忧道:“可是我们听说四皇子的侍卫拿绳子进去了。”

“那你们有没有听说后面的事?”叶芷绾笑着向前赶路。

一队人紧紧跟在她身后,“没听说,只知道四皇子杀了几个侍卫。”

想来也是萧祁必不会让人知道他被反绑的事情,叶芷绾安慰他们:“你们想想看,如果我让他得逞了他动怒做什么?”

一行人经她这么一说才放下心来,只是有几个性子烈的不禁小声骂道:

“呸!真没想到四皇子是这样的人,依仗着权势无法无天!”

叶芷绾忙止住他,“别瞎说,小心些。”

“我才不怕,我们能上阵杀敌,他能做什么?”

“就是,提剑都费劲,打仗时只能窝在营里!”

要不是一行人都快到了支流边的一处隐蔽角落,叶芷绾真怕他们脑袋离身。

她知道行军将士们最看不起的就是身无军功的权势之人,索性让他们悄摸着骂了个痛快。自己支起树干就开始忙活。

几人泄完气看着几艘简易的木筏问道:“赵女官,这是在做什么?”

“在招鬼。”

“啊?”

众人霎时退后几步,“招鬼做什么?”

叶芷绾眯着眼指指几人,“把你们前几日穿过的血衣给我拿过来。”

“......拿那个做什么?”

几人面面相觑,脑子里都是招鬼的恐怖场景。

叶芷绾见几人不敢动便将自己所行之事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他们听后恍然大悟才转身去拿东西。

随着最后一个草人扎好立在木筏上叶芷绾不经心的向剩下几人打听道:“宇文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几个玄策军将士听到这话不禁望向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将士,那将士被他们看的羞红了脸直躲着问道:

“你们......看我做什么?”

其余几人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回答叶芷绾的问题:“宇文将军英勇神武,是个很好的将领,大家都挺欣赏他的。”

叶芷绾蹙起眉,“那你们在笑什么?”

一人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宇文将军除此之外还有龙阳之好……”

“什么——”叶芷绾瞪大了眼眸,“他......?”

那人点点头,“没错。”

原来宇文钟圻还有这一面,叶芷绾不禁也望了一眼那个面容清秀的士兵。

一股尴尬的氛围顿时环绕在他一人身边。

叶芷绾开口笑笑打破尴尬,“你们这样妄议宇文将军的私事,不怕他责怪你们?”

几人摆摆手,“这在军中不是什么大惊小怪之事,大家都知道,而且宇文将军本人也不在乎。”

“原来是这样。”叶芷绾点点头,对宇文钟圻不禁稍稍改观了一些看法。

坦诚直率,敢作敢当,除去起初的不愉快兴许是个可以切入之人......

“赵女官!拿回来了!”

几名将士抱着一堆血衣气喘吁吁的跑回,“我们怕不够还多拿了一些。”

叶芷绾接过无奈失笑,这么多怕不是鬼群出没。

她一边往草人身上套血衣一边打量着众人,而后将几个办事活泛的勾到眼前。

“你们想不想立功?”

几人愣愣着点头,“当然想。”

叶芷绾把人围到身前,交代了除战事外更为重要的一件事。

几人听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叶芷绾拍拍他们肩膀吩咐道:“快回去吧,一个时辰后准时攻打南靖。”

“是!”

人走后她拿出一张战死的狼皮,将其分成人脸大小固定在草人之上,又吹了一声口哨叫来在水下薅水草的九生。

只听扑通一声,九生跃水而出,笑着举起大把水草向叶芷绾摇动。

叶芷绾跟着一笑眼中多了几分疼惜,九生与她母亲游荡江湖十数载,什么生存技能都会。会水还是有人追杀时被迫学会的。

她摸了摸已经浮上来的九生头顶,“辛苦了,小九生。”

九生撅撅嘴,“我没比你小几岁好吧。”

叶芷绾又捏捏他的脸,“小一岁也是小。”

九生“嘁”她一声开始帮着扎鬼草人,眼睛不经意的向下流瞟去,“师母你说我要是被南靖军队抓住了,她会来吗?”

叶芷绾拿着水草甩他一下,“你别给我动这些歪心思,倘若你落到了敌军手中你母亲就算有通天本领也不见得能带着你全身而退。”

“好吧。”九生垂下头颅,“见她一面可真是比登天还难。”

叶芷绾手中最后一个鬼草人完工掏出红磷粉涂在几个鬼草人血衣里面,若有所思道:“别想了,战事了了我和你师父一起帮你。下水吧。”

“嗯。”

两人一同潜入水下拖着几艘木筏缓缓向下流游去。

叶芷绾水性还算不错,水流也顺势,所以他们仅用了半个时辰就到了羽林军扎营的地方。

远处大营闪着盈盈火光,还有不少将士一队又一队的四处巡逻。

她观摩一会寻了一个士兵交替时的视线死角浮上山峰,躲在一块巨石之后拿出九生一并买好的竹笛,算好玄策军出兵时间后吹响起了一首南靖有关思乡的民谣。

随着悲凉悠扬的声音传出那几个鬼草人也开始前后左右的晃动。

这里是风口每日风向不定,在杂风的撩动下鬼草人身上的血衣水草都开始肆无忌惮的飘动。

黑沉沉的夜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时隐时现,再加以红磷粉散发出的幽幽暗光,将一重鬼影体现的渗人至极。

很快叶芷绾的民谣就吸引到了几个巡逻的士兵,他们顺着声音看过来不由得大惊失色。

那条支流上方竟漂浮着几个如尘烟般的朦胧鬼影以及随之传出的悲凉乡曲!

由于这景象实在太过诡异,他们几人一股血冲到头上,脑中开始嗡嗡作响,心好像要从胸膛飞出。全部不受控制的叫出声来。

几人撒腿狂奔回营嘴里大叫着:“鬼啊——有鬼啊!”

霎时整个羽林军军营乱作一团,有人仓皇的乱跑,有人不信邪过来看了再扭身乱跑。

叶芷绾则趁着这个时机吹得更加卖力,思乡民谣凄厉的混入杂乱的人声。

在临近岁除的日子,任谁听了乡音在这种情景下传出不会生惧。

一时间死去将士冤魂前来索命的说法传遍众人口中。他们纷纷叫嚷着要回家,不想死在万里黄沙中做个孤魂野鬼。

就在几个主将准备纵马过来查看时,西北方向的马蹄震动之声盖过所有将士的哭喊声卷土而来,势如破竹。

刚经历过诡异之事的羽林军顿时慌了阵脚,甚至有人开始丢盔弃甲想要临阵脱逃。

主将们掉转马头斩了几个逃兵,立马重振旗鼓迎接来敌。

然而已经军心大溃的羽林军根本没了那应敌的雄心,只一会功夫就被玄策军踏进了军营。

厮杀声与金戈交撞声响彻天地,刀光箭雨之下,鲜血染红了这片土地。

白狼尽情撕咬着一个又一个羽林军士兵,断臂残脚横飞。

一望无际的战场犹如人间地狱,空中凝起的血雾令人作呕。

叶芷绾静静的观望着这一切,冷酷的白狼面具之下流下了一滴清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