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明都不如他

    北韩皇宫。

北韩帝在就寝前看着两封捷报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错,今日是除夕,前线的战士们为咱们大韩来年开了个好头,玄策军不仅争夺了南山还一路攻到了南靖边城,实在是可喜可贺!”

徐江一边伺候着天子更衣一边笑吟吟的接道:“皇上您英明神武,咱们军中将士自然也是不凡。”

北韩帝一笑转身坐到黄花梨心木的龙榻之上,“只是可惜了除夕之日万数将士不可与家人团聚。待他们荣归朕要好好封赏才是。”

徐江为他脱下脚上御舄回道:“陛下爱民如子,将士们得了封赏定将士气大增为大韩夺下更多江山。”

北韩帝伸手点了点徐江,“成天就会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糊弄朕。”

徐江慢慢放下金黄色龙纹帷幔陪笑,听天子又问。

“今日除夕宫宴一事办的怎么样了?”

“回陛下,一切都已准备妥当。”

北韩帝静躺在榻上想着除夕家宴,发出一声轻叹。转眸望见一支海棠花玉簪置在枕边。

他深着眸子看了半晌突然开口问道:“让你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吗?”

徐江抛去笑意正色回道:“回皇上,赵女官的身份应该不假。”

“经奴才调查得知那个村子中的确有一户赵姓人家,且育有两个女儿。只是他们很早就离开了村子,也无人得知他们去了哪里。”

北韩帝闭上眼眸:“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

夜入过半,战俘营中烛光昏昏沉沉的打在铁质牢笼之上,里面的人身上伤痕遍布,目光涣散。

叶芷绾拿药进去闻到一股令人极度生呕的血腥味,她看着只剩一人的俘虏心里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她走进那个主将的位置,“你叫什么名字?”

没成想此话一出就惊醒了那名主将,他一下冲到铁栏边上,双手被反绑,瞪着眼睛张开血嘴大吼,面部狰狞扭曲到了极点。完全是一副想要杀人的凶狠模样。

叶芷绾扭头向看守侍卫问道:“这两日谁来过?”

看守侍卫回忆起一个血腥的场景小声回道:“四皇子来过。”

“他做了什么?”

“四皇子他把俘虏都杀了。”

叶芷绾心感不对又问道:“怎么杀的?”

看守侍卫咽了下口水:“四皇子挑了些俘虏出来,找人锯他们的四肢,并且命令他们一边受刑一边说被锯掉四肢的感受,不说的就割喉......”

说到这里那守卫似乎也不愿再回忆,干脆总结道:“总之最后都喂狼了。”

叶芷绾吃了一惊,不禁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这何止是虐俘,根本就是非人的残虐。

她望了那主将一眼,眸子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看来策反劝降已然行不通,更别提从此人口中问出一些有关姜岱设局青山的事了。

她轻叹一口气,忽听外面传来一声急促的勒马之声。

只见一个前线的玄策军将士大步进营道:“报赵军师!南靖边城已主动献降!”

叶芷绾眉头蹙起,“什么时候的事?”

“是我们第三次攻打边城之后的事情。”

“这么快,才不出一日......”叶芷绾思量了一会道:“他们是怎么说的?”

将士回道:“他们送来了那座边城的大半粮仓宝物以及两名主将做人质,其中一人还是整个羽林军的副统领。”

叶芷绾心中升起莫名的不安,“那方将军同意他们的献降了吗?”

“起初是怀疑其中有诈。”将士回忆道:“但他们态度十分诚恳不惜以边城刺史的项上人头来表诚意,只求用自己的命换来城中一方百姓的安全。所以我来时方将军他们经过商议已经动身了。”

叶芷绾脑中顿时凝成了一个可怕的猜想,用两三主将和一刺史人头让玄策军放下警惕再进行反击,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姜岱不惜征用老年兵力也要搏上一博,便不会如此轻易献降。羽林军作为主力军第一场仗这么快投降,也绝不可能。

况且他连常年驻守边关大军的性命都不在乎,又怎会在乎区区主将和刺史之命。

她拿上武器拔腿就向外走。

“所有留守军营的将士立刻随我出征!”

......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南靖边城门前,方正山端坐于马上,身后是数万整齐的玄策军,庄严肃穆,全部以胜利者的姿态等着里面的献降之人。

随着沉重的城门缓缓拉开,城中是死一样的寂静。方正山眯起眼睛探去,只听远处传来一道焦急的女声。

“方将军,先撤!”

然方正山还未反应过来就见一支高速飞行的箭矢猛然向自己射了过来!

他迅速歪头偏身去躲这一袭击,可惜箭矢还是从他的肩处穿了过去,险些将他从马上带下来。

也只在瞬息之间,城中燃起熊熊烽火,排列整齐的弓箭手齐刷刷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们手中的利箭如暴雨般袭来,玄策军为首的几名副将互相掩护着后撤。

宇文钟圻怒骂一声,抬手就先去斩杀那几个人质。

可他还未挨到人质一分一毫就见地下破土而出无数黑甲人影,这些人如鬼魅般的破缝涌出击杀他们手边的玄策军。

彼时城中瞬间袭出数万羽林军杀喊过来。与那群地下的人一齐将玄策军尽数包围在了城前。

两侧身后都是虎视眈眈的埋伏军队,前方是那支除夕之战时节节败退的羽林军。当下在他们整个方阵的最外圈围满了数层埋伏。

所以他们被耍了,羽林军的精锐根本不在青山,而是全部埋伏在了地下!

南靖知道探子探不到这么远的地方,所以他们故意屡战屡败将玄策军引到了他们的领地,然后再一举击破。

南靖来了一招退避三舍。

玄策军有七万大军去了青山一时赶不到这里,经过两战之后整个玄策军在此地的也只剩了八万人马。

而羽林军除了起初撤退的那七万大败残军地下足足埋伏了六万精锐。

十三万对八万,又在此等伏击之下,玄策军就算全部到齐恐怕都会变为瓮中之鳖......

叶芷绾来时命人通知了留守青山的军队即刻进攻南靖,且通知七万大军速速返程,可依据路程来看他们最少也要半日才能赶来增援。

南靖青山无人,北韩至少能拿下两座城池。

可这半日,被困在这里的玄策军又能活多少......

这场对弈,她终究没有算到姜岱敢强征平民百姓来做替死鬼。

她带着营地的所有人登上大战过后停泊在岸边的战船,举箭吹响号角。

“撑住!我们很快会有援军赶来!”

船上的箭矢凛冽射出,弓箭射程内的羽林军被灭去一些,小数消灭了包围玄策军外圈的埋伏军,但他们距离相隔太远,此举根本解救不了远处被黑甲完全包围住的玄策军。

玄策军依旧处于困境之中。

见此景,叶芷绾立即携百人下船上马,以她为首排成大大的人字围成一个稀疏的外圈,直冲羽林军杀去。

马首被她高高扬起,以精准的箭术扫清方正山几人身边的麻烦,待到他们有了反击之力,她背上的弩箭袋却是一空。

她扔掉弯弓,抽刀而上,手中长刀斩掉一个又一个首级。伴随着阿哈尔金马的奔腾狂啸,她领兵向北杀出一条血路。

可她还未扫清所有障碍,就听一声凄厉的马鸣响破了旷野。只见数把长枪穿过铁甲插进金马的脖颈,鲜血飞升。

叶芷绾怒吼一声脚踏马首跃起举刀砍向持枪之人。

血雾溅至全身,金马在她身后倒下,无力的抽噎着。

她翻滚到地上又迅速站起,感觉不出来脸上是血水还是泪水,身边一波又一波的敌人冲过来,她杀红了眼,腰夹所有刺过来的长枪举力反击,只冲着一个方向前进。

大片的兵卒倒在横流的血泊之中,身后却又有人举刀而上。四野肃杀,满目都是敌人,身边就是尸山血海。

弥漫的硝烟在空中飘散,熊熊火光将天际照的一片通红。

殊死抵抗的士兵们满脸血污毫不畏惧,眼神里透露着决一死战的坚毅,手里不停挥舞着带血的刀刃。他们做着最后的拼搏,从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一双双血红的眼睛在狰狞的脸上迸发出仇恨的光芒。

叶芷绾血红的双眼凝视着包围在最外面的羽林军副统领,她每倒一次都会朝那人更近几步。

血雾迷蒙了双眼,心中信念不倒。可是赵启离她那么近又那么远,他们之间只有十几丈的距离,却隔了无数把刀枪剑戟。

叶芷绾被打倒跪在地上仰天嘶吼,浸透鲜血的战甲不停地往地上淌落血滴,她没能够到赵启,也不知自己还能撑多久。

将门血脉,她不惧战死沙场,可她心中还有太多挂念......

这短短的半个时辰之间,有太多熟知的面孔躺在地上死不瞑目。

守城军杨峥,采药将士,造船将士......

身边只有不屈的英魂回荡在九霄云外。

几声轰鸣的雷声滚滚而来,天空翻涌着卷卷乌云暗沉沉的聚拢在战场上方,煞白的雷电闪在红色大地上。

此刻,连神衹都没有降福于他们。

……

不知过了过多久,伴随随着雷声隆隆,南方突然出现了一阵更为振聋发聩的马蹄踏地之声,由远至近踏得大地都在轻轻颤动。

举目望去,只见旷野尽头出现了足以气逾霄汉的千军万马,鲜艳的白狼笙旗在苍穹下熠熠发光,明亮的铠甲闪着夺目的光芒,在扬起的滚滚尘土中以不可阻挡之势奔涌而来。

是援军——是援军赶来了!

玄策军本就不灭的斗志在看到希望的这一刻达到了顶峰,呐喊声盖过雷声,利刃狂挥,头颅四肢滚落在地。

援军从南靖边城侧边而来,只一会功夫就踏平了数半羽林军。

随着他们的深入,人群中响起了高昂的欢呼。

“七皇子,是七皇子!”

叶芷绾用刀撑着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在听到声音时猛地望向本不该在此时赶到的援军。

她于千军万马中一眼望到那个人—是他来了。

银鞍照烈马,飒沓如流星。

萧晏身骑黑马单手持缰绳,银色战甲上泛着凛冽的寒光,披肩肆意的高高扬起,全身散发着势不可挡的勃然雄姿,在烽火狼烟中踏着血路风驰而来。

于杀戮之中盛放,亦如黎明中的花朵。

眼神迸出狼一样的光芒,目标明确万分,在行至叶芷绾跟前时手中剑刃迅速调转方向,直接附身将人捞到身后。

他的腰间挂着一条长长的铁链,铁链的尽头有一个尖利的弯钩狠狠刺进羽林军副统领的肩胛骨中。

背叛叶苍的赵启狼狈的被拖拽在血泥之中。

叶芷绾一手抓紧身前坚硬的盔甲,忍不住轻唤。

“阿晏——”

萧晏挺拔的身姿直立几分,剑下又精准凌厉的斩杀几人。

“你受苦了。”

声音干净低沉,犹如冬日之暖阳,仿佛可以带人短暂逃离这片残忍的修罗场。

在这一刻,叶芷绾觉得神明降临都抵不过面前这个男人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