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眼半生愁

    尽管这个猜想叶芷绾自己都认为十分荒谬,但当它涉及到萧晏母妃的清白,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就愈发强烈。

萧晏身为皇都尚且可以给自己和九生在北韩安排身份,那北韩帝作为一国之君伪造一个身份岂不更是简单。

而最有力的证据是九生的那把短刀被宇文家的人认出了——一把纵横江湖十余载的刀与皇城权贵是从哪里来的牵扯。

所以她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可以为萧晏母妃沉冤的女人求出来。

叶芷绾转着身子到处张望,最终她将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不知九生的母亲会在哪里,便没有疏忽掉任何一个方向。以膝盖为中心转着圈每挪一寸一叩首。

她从小到大跪过很多人,却都没像这次那样诚恳用力。

土上的沙砾有些硬,额头很快红肿起来,沙土混着丝丝血迹黏在额前。

眼见就要跪完一圈,有一双绣着海棠花的白靴出现在了叶芷绾的视线当中。

“你跪我做什么?”

上方传来的是一道清朗沉稳的女声。

叶芷绾猛地抬起头,入目是一个高挑飒爽的身影,她头戴幕篱遮面,身着一袭如雪白衣,衣决飘飘随风荡着,时起时落,墨发参杂着几根银丝如流云般倾斜而下,散落腰际,气质高雅出尘,似九天宫阙之上的谪仙。

她跪着上前两步,“前辈,求您给我一些时间,关于我朋友他母亲......”

“我根本不认识你们。”来人看着她手上被砸烂的红色浆果,向后退了一步,语气带上不耐烦,“你们故意伤害九生引我出来就是为了说一些奇怪的话?”

“赵九棠!”

叶芷绾还没来得及道出解释,九生就飞奔而来扑进了这人怀中,“我就知道你会来看我......”

赵九棠推开他,看着他满腹浆果碎汁,怒道:“够了,连你也在骗我。”

“我......”九生抓住她的衣袖不放,“不这样你就不会见我。”

“我说过了,我们缘分已经到此,没必要再见。”

“可是你明明还在关心我。”

赵九棠轻笑一声,“就算养条狗十年也会有感情的,更何况是人呢。”

九生噙着泪摇头,“你别走了,最后......这段日子让我跟着你......”

赵九棠没有理会这句话,望向了还跪在地上的叶芷绾,“你先起来说话。”

风吹动她头上的幕篱,被遮住的面容若隐若现,叶芷绾一边起身一边努力探究着其面貌。赵九棠察觉出她的心思,一把摘去了幕篱。

“想看我就让你看个够。”

叶芷绾大脑轰鸣一下,怔在原地。

赵九棠的逼问传来,“怎么样,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

叶芷绾根本不知该作何回答,关于九生母亲的长相她只见过九生的那张画像。

而此刻展露在她面前的竟是一张褶皱疤瘌爬遍全脸的面容,五官狰狞,肌肤紫红,从额前到下颌几乎没有一块好皮。

仅有一双历尽沧桑的瞳仁在传递着一眼半生愁的情绪。

赵九棠上前几步,“我在问你话。”

叶芷绾赶忙避开目光,“对不起前辈,我现在不能确定,还请您跟我去见一下我的朋友。”

赵九棠冷冷的回绝她,“我没那个义务。”

叶芷绾闻言立马又跪了下去,“前辈,您的身份关乎我朋友他母亲的清白,请您帮一下这个忙!”

赵九棠看了她一会,突然问道:“听九生说过你们,所以你朋友是北韩的七皇子?”

“对。”叶芷绾连忙应道。

“我是踏遍了五湖四海,各处山川,但唯独没有去过北韩皇宫,也根本不认识他的母亲。”赵九棠再一次回绝:“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们。”

叶芷绾心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萧晏现在有没有回去发现他们已经不在了。

她无奈之下左右环顾一圈大喊道:“萧晏!”

赵九棠深锁下眉,拔腿就走。叶芷绾跪爬两步跟上抱紧她的小腿,“前辈求您了,给他一些时间!”

“你这个人简直是不可理喻!”赵九棠用力踹开叶芷绾,声音怒不可遏,“若不是刚才见你可怜,我见都不会见你,况且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您就再可怜我一次。”叶芷绾爬起来捉住她的脚腕,头一遍一遍重重地磕在地上。

她斗胆说着自己所知的一切,“穆妲您忘了吗,她是合妃,她是您在宫中走动最多的人,你们情同姐妹,她为您调理了三年身子......”

叶芷绾话没说完胸膛再一次遭受重击被踢开了几丈远,她猛咳两声不顾身上疼痛向那个已经离去的身影跑去。

“前辈,穆妲死了!”

赵九棠的身影没有停下,叶芷绾锲而不舍的追着。

“她是因为被人诬陷谋害你而死!”

那道白影站定身子,不回头的道:“你说的人我不认识,再跟过来我不会手下留情。”

可当她再次动身,有一堵身影挡在了身前。

“求你,帮他们。”

九生定定的说着,眼神极度复杂。

他看着远处萧晏已经赶来的身影,屈膝跪了下去,“娘......”

赵九棠握紧的双拳颤抖一下,“就凭你们三个人是留不住我的。”

“我知道。”九生恳言,“他们都是好人,你留下来听一听好不好?就当是让我在最后的日子里多看你几眼。”

赵九棠深深的闭上眼眸终究转过了头。

“元皇后。”

同时,萧晏笃定的话语传入她的耳中。

赵九棠冷冷的望向他,凝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萧晏甩开衣袍跪了下去,“当年事发我还未出生,我只知您是抱病身亡,自您离去我母妃日日前去您的陵前祭拜悼念,十几年从未间断。”

他哽住声音,“可两年前......我母妃被人指认是她谋害了您。我虽不知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同我讲述你们二人情如姐妹从未有过隔阂,而且以我对我母妃的了解她根本不会做那种事情,她一生不争不抢,只求安稳度日,怎会因争权夺宠......”

“别说了。”赵九棠打断他,“我答应留下只是因为九生,对你们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你说的人我也一概不认识。”

“还有,也别再跪我了。今日什么都没做,让两个皇宫里的人为我下跪,还真有些受不住。”

见此景,缓缓跟在后面的叶芷绾上前拉起萧晏好声赔罪:“对不住前辈,是我们认错了。为了聊表歉意,您可否赏脸让我们为您煮杯清茶致歉?”

她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又马上接道:“我知道您不喜拘束,但九生也多久未见过您了,您就当陪他一日,我们绝对不再提那些事情。”

赵九棠望了九生一眼却摇摇头,“不必了,与你们说清楚就好。至于九生,见多了只会徒增他的忧伤。”

叶芷绾因为她踹的那两脚,到现在胸口还在痛。知道强留是留不住人的,她狠狠心捂着小腹就叫了起来。

“好痛......”

随着她的痛苦呢喃,身子也渐渐倒去了地上。

双腿之间竟流出来丝丝血迹。

萧晏连忙俯身将人抱起,神色慌张,“芷绾,你怎么了?”

叶芷绾暗暗压了一下刚刚拿匕首划开的腿部伤口,眼泪瞬间被激出来,她虚弱着回道:

“阿晏......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要没了。”

萧晏下意识的迟疑了一下,叶芷绾急忙抽泣着接道:

“就是两月前的事情......我还未来得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你。”

萧晏反应过来,一脸惊慌失措道:“怎么会这样,芷绾,你撑住,我去给你找郎中。”

叶芷绾揪住他的衣领,“你不要走......万一我出什么事了,你不在我该怎么办。”

萧晏焦急的抚着她的额头,看向了赵九棠,“前辈请您帮我照看一下她,我现在去找郎中。”

赵九棠看着血迹染满叶芷绾的双腿,愧疚涌上心头,将人接了过来,“你赶紧去,我来看着。”

萧晏道过谢后绝尘而去,九生连同赵九棠将叶芷绾一路带回了破庙。

九生看着大片血迹一副着急又束手无措的样子,“师母你怎么有孕了还上战场,这样多危险啊!”

叶芷绾将嘴唇咬的泛白,“我只是想帮你师父多做些事情。”

“你,唉......”

赵九棠把人推去了门外,“你别添乱了,先去将水烧成热的来。”

人走之后,赵九棠首先歉声道:“是我的错,那时不知你怀有身孕......”

叶芷绾心中此时比她还要内疚,但实属无奈之法,她缓缓弓起身子。

“只要能为阿晏做些事情,死也值了。”

赵九棠端详着这个女子,孱弱苍白的脸上全是坚毅,杏眸里闪动的微光让她记起了一个人......

她沉默许久问道:“你就这么喜欢他?还甘愿去死。”

叶芷绾扯出一个笑,“他是这世间最好的人,值得。”

“值得。”赵九棠回味着那两个字轻笑一声,“你这样对他,他能这样对你吗?”

叶芷绾回道:“是他先愿意为我赴死,我才会这样对他的。”

“可我怎么听说你只是他的一个侍女?”

“因为我是南靖人。”叶芷绾毫不避讳,能拉进些距离也是好的。

赵九棠顿住,“你是南靖哪里人?”

“京城。”

……

她没再问下去,破庙安静下来,叶芷绾暗暗盯着那张被烧过的脸,回想起九生见到吃惊却不询问的样子,再通过近距离的接触,她已经断定这是一张作假的容颜。

下定心思,只在电光火石间,她伸出手一把扯下了那张恐惧的面皮。

随之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令人畏步的神颜,岁月与沧桑没舍得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一颗泪痣将自然旷远的韵美点的恰到好处。

九生的那张画像画不出她一分的美貌。

“你找死!”

面皮下落,赵九棠面上浮上狠厉一举掐住了叶芷绾的脖颈,叶芷绾白皙的面容瞬间变成红色,她断断续续道:

“前辈......您真的想看着合妃在九泉之下背负骂名吗,您......知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是被火活活烧死的。连一座陵墓都没有......”

“她被人骂作毒妃,她的儿子......在宫里受尽闲言碎语。”

“我问过合妃的侍女,她们都说从前你们二人的关系最为要好......”

听着叶芷绾的话语,赵九棠手上的力度时重时轻,那双蕴含了半生愁绪的瞳孔开始不停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