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偷梁换柱

    宇文钟圻微微回神看向来人,淡淡道:“是你啊。”

叶芷绾找了个结实的草垛坐到他对面,“你这样可不好。”

“不好......”宇文钟圻苦涩一笑,“我大义灭亲,你说我勇猛吗?”

叶芷绾接不上话,随意斩杀军中大将并非儿戏。

若不是郦王不染尘埃,宇文钟圻身有军功在军营里风评颇佳,身无罪名强行诛杀会引发将士议论言语,他们这一脉绝对活不下来。

所以北韩帝专门让他带兵剿杀亲族以表忠心,事后再晋升军位,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宇文将军,不要辜负皇上对你的期望。”

叶芷绾站起身,眼中意味深长,“皇上将此事交由你做,是信任你。你是军中将士,不该沉溺于过往。”

宇文钟圻顺着声音看过去,几缕阳光透过眼前人的发丝洒下来。

他眯起眼睛点头,“我知道了。”

叶芷绾还欲说些什么,最终咽回肚里告辞离去,在与北韩帝屈指可数的见面时间里,他曾问过自己一个问题。

“赵女官呆在军营的日子里认为谁在军中的威望最高?”

她回的是方正山,北韩帝不置可否。

同时,军中将士的话语回荡在她耳边。

“宇文将军人可好了,不会因为自己出身名门就看低我们,不作战时经常找我们喝酒言谈。”

“碰到谁家有事了,他第一个出银两。”

叶芷绾回味着所有对话,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关切。

“我哥他还好吗?”

叶芷绾顿住,未回头:“还好。”

她所言不虚,虎毒不食子,就算北韩帝没有那些可以服众的罪证也会血洗宇文家,但他从未将自己的儿子算进去。

......

雾气缭绕,雅致静谧的天子寝殿,雕龙矮桌上放着一盆清水。

滴答滴答——

两滴鲜血浸入其中,两抹嫣红霎时绽放开来,颜色渐渐变淡犹如四季海棠。

清水平静的像一面镜子,倒映出周边两人凝重的面孔,唯有血流没有规律的涌动延伸。

少顷之后,两处血色齐奔着最中方向汇合。

檀香烧尽,鲜血全部融合,将一盆清水染成淡粉色。

旁边一人发出一声轻叹,转身回塌,不想瞬息间风云突变,殿内景色骤变成青灰色调,狂风呼啸,帷幔飘摆。

那盆中清水倏然快速凝成暗红之色,无人操控之下,不停的翻涌旋转。

又听哗地一下,血水凭空打翻,大片猩红如潮水般席卷地面,散开的支流向一条蜿蜒前行的毒蛇冲向殿中那人脚底。

昏沉无光的殿中那不断流动的刺眼血红就像渗人的厉鬼,涌入那人瞳孔似要将人溺毙。

血水愈来愈多,愈来愈近,愈来愈快!

一声重喘,北韩帝猛然清醒。

窗外阳光明媚,视线落在熟悉的黄龙帷帐之上,从梦中脱离出来。

在帝位多年,这个噩梦未给他留下多少冷汗,从榻上起来,心间却突然一阵悸动。

北韩帝皱眉向外喊道:“徐江。”

殿外人很快进来,轻声恭敬道:“皇上,您醒了。”

“朕睡了多久?”

“不足一个时辰。”

徐江一边奉茶给天子一边汇报琐事,“鹘月王庭与南靖都分别送来一封信件,您在午憩,太子殿下先行处理了。”

北韩帝淡淡嗯了一声,饮下两口茶后心间还是像被什么东西揪着一般,就如同半月前的一幕始终充斥着他的梦境,生成梦魇。

他揉了揉眉骨,然后转头,“朕睡前你是不是同朕说了一件事?”

徐江颔首点点头,有些犯难道:“是四皇子的事,那时您在忙,没听完......”

“什么事?”

“四皇子跟守卫闹,说想要......皇后娘娘的遗物。”

北韩帝目光一沉,徐江立马意会不再多言,麻利的去收拾龙塌。

“给他吧。”

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天子言,徐江还未来得及应声,人已走出殿外。

待他整理好内殿便去了封闭半月之久的凤仪宫,推开已经落有一层薄灰的殿门,徐江轻讽一声,指挥几个宫人将宇文姮景生前之物装进一个铁箱。

一切收整完毕后,到了晚膳时辰,徐江看看天色向下人厉声道:“圣上口谕,送到旭华宫,办事麻利些,小心别出了纰漏。”

“是。”

......

半时辰后,旭华宫正殿大门被禁军打开,几个宫人将一口铁箱搁下无言离开。

殿门很快被关上,落锁的声音将久违的天色隔绝在外。

旭华宫主人一动不动,那张见谁都有情的面容上没有一点起伏,苍白无色。

咯吱咯吱——

突然,一个温婉俏丽的女子从铁箱中探出了头。

萧祁沉沉斜靠在交椅上,眯眼看向来人,眉间愁云忽而清扫干净。

“逃出来了?”

来人看到他的样子眉间一紧,“四皇子......”

萧祁挪动椅子面向来人,伸开手臂点点头,“来。”

那身影在原地停留片刻,倏尔快步走过去稳稳坐于萧祁腿上,手臂环上他的臂膀,语气带上心疼。

“四皇子,你瘦了。”

萧祁顺了顺颈间发丝,将炙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畔,“想你了。”

来人耳廓瞬间绯然一片,轻轻探回头眼睫挂着一层水意,她微微启唇却被萧祁用嘴堵住。

萧祁汲取着两片柔软,两手一用力将人抱起,脚下踢开交椅冲着床榻而去。

......

一阵缠绵过后,少女趴在布满狰狞疤瘌的胸膛上面轻轻吐息。

萧祁的铜手徘徊在少女身上,“如何,还要帮他隐藏秘密吗?”

少女呆了呆,“七皇子没什么秘密。”

萧祁自带多情的眸中映上阴冷,“他都那样对你了,你还要效忠于他?”

“......七皇子只是将我关起来限制我外出,没有对我不好。”

萧祁转身再度压到少女身上,一双桃花眼波光艳溢,“他限制你的自由。”

吻落到少女耳畔,语气低压诱惑,“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我,你不害怕吗?”

少女酥然迷离的点点头,“害怕......”

萧祁一边吻一边喃喃道:“那就都说出来。”

少女蓦地回神,“我不能再对不起他。”

萧祁眉眼骤然冰冷,“你认为他还会再信任你吗?”

“我......”少女避开目光,“不管他信不信我,我都不能再伤害他了。”

“你并没有伤害过他。”

“可我换了他的东西,还伤害了芷绾姐姐。”

萧祁挑起眼尾,“一样东西对他造不成危害,可你觉得你被关起来,是因为谁?”

“萧晏那么多年都未发现,为何她一来萧晏就对你起了疑心?”

少女愣住,萧祁继续轻声道:“她会和萧晏一起将我打入深渊,让我永远被困在宫中,甚至杀了我。”

“这样一来,我们要如何在一起。”

少女眸光流转,眼底带着一缕诧异,“四皇子,你愿意......”

“我愿意啊。”萧祁继续循循善诱道:“以前是你不听话,我才会那样对你。这些日子寻不到你,我才发现自己心中早就都是你了。”

少女心头涌上悸动,彻底沦陷,与之相拥悱恻。

良久之后,她道:“芷绾姐姐是南靖镇国将军府......”

-

这一日叶芷绾忙的紧,看望过叶昭行与教书先生已经到了日暮时分。

她趁着回宫前的最后几个时辰去了郊外树林。

夕阳西下,绿树荫中有一间竹屋吹起袅袅升烟,一少年腰间别着短刀对着锅灶忙活,一旁的白衣女子静坐于屋檐之下,眉目舒然,嘴边带笑。

叶芷绾看着这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晃了神,她有些不明白在此之前执意要走的赵九棠为何选择留下。

一声“师母”将她拉回。

“今日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她走过去问。

九生盛好一碗栗子粥一边向赵九棠走一边回道:“今日清淡,我娘嫌我做的菜不好吃,没有我行哥厉害。”

叶芷绾想起前几日焦黑的几道菜,不由浅笑,“确实,你这方面还真没有昭行有天赋。”

九生撇撇嘴,“行,都嫌弃我。”

叶芷绾摸摸他的脑袋还要再打趣几句,忽被赵九棠轻声打断,“你同我进来一下。”

九生眨眨眼想跟进去却被拦在外面,随着竹门关闭赵九棠拿出一支海棠花玉簪递给叶芷绾。

“还给你。”

见此物,叶芷绾回想起一段赴宴前的情形。她看出赵九棠很喜欢海棠花,便拿出自己及笄时母亲送的玉簪为她简单束了一个发髻。

而赵九棠见到玉簪却几乎是一瞬间定住,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是复杂。

可追问之下她只说是恰似旧物,一时认错,不肯再多言。

叶芷绾因为她与母亲同姓,又同生在南靖,自己怀疑过什么。可母亲那边的亲族她都见过,外祖父为探花入仕与外祖母恩爱到白头,没有外妾,家中也没有与赵九棠年纪相仿的亲戚,什么流落到民间的孤女,更是闻所未闻。

她看着玉簪想了想,忽而问道:“前辈,您是不是对驭马之术造诣颇高?”

赵九棠沉默一下,“还可以。”

叶芷绾稍稍黯下眸子,忆起战事心中挂上一抹哀伤,又问:“您纵横江湖多年可曾可驯服过一匹阿哈尔金马?”

赵九棠没有隐瞒,如实回道:“游历到西域时,确实驯过一匹。”

叶芷绾瞬间将所有事情连贯起来,在使团宴会上北韩帝一再确认是否是马哨声起了作用,经过验证才提出御前女官一事。

原来北韩帝对自己的青睐只是始于旧人的马哨。

但自己问赵九棠是否认识赵梓时,她为何要矢口否认呢。

叶芷绾想了想又道:“前辈实不相瞒,我自小与母亲学过一个马哨,应当与您驭马时吹的是一样的。”

说罢她轻轻吹了一声马哨,静待赵九棠的反应。

而赵九棠反应平平,只点头回道:“是我使的没错,可我这些年将此哨声都教给过不下百人了,男女老少皆有,你母亲应当只是其中一个,可惜我确实没有印象了。”

她又笑笑,“这么说我与你母亲也算是旧识,如今又与你相识,咱们缘分还真是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