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五十六章 塞北军

    萧晏眯起眼睛,拿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她,“就算我想娶,她就想嫁了?”

他又冷哼一声,“就她那个脾性说不定哪天就把我捅死跑了。”

叶芷绾笑笑低头感慨:“阿晏,这世间身不由己的人实在太多了。”

萧晏蹭蹭她的脸颊,关窗把人带到床上,“别想了,等明天再与耶朔交涉一下。”

叶芷绾躺在床上辗转两下,生了一个念头,转头道:“阿晏,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觉得塞北军有用处了。”

......

一夜过去,清晨一到两人就开启了轮番与耶朔讲道理,谋王权的状态。

只可惜耶朔好像一字都未曾听进去,就呆愣愣的守着昏迷的耶曼。

两人从喋喋不休变成相望无言。

终于到第三日夜晚,叶昭行的到来打破了这个僵局,叶芷绾正低头给耶曼擦拭身子,转头过来他愣怔一下,目光望向榻上虚弱无比的耶曼,先声问道:“耶曼怎么样了?”

耶朔当即提起眉头戒备道:“你来做什么?”

只是还未有人回他这句话,床上的人就忽地睁眼醒了过来,“昭行哥哥!”

声音一出,耶朔忙把叶芷绾提起来自己坐去床边,惊喜道:“耶曼,你醒了!”

耶曼“嗯”了一声便想要抬手触碰一下耶朔长出的胡渣,却垂下猛地从腰底掏出一个簪子死死抵在喉骨前。

“哥哥别再逼我了——”

耶朔看着凭空出现的利器狠狠瞪了叶芷绾一眼,也得知自己被蒙骗三日,一瞬间气到头顶。可当下也只能转头先安抚耶曼。

“你别冲动,我和父王这样做是为你好。”

耶曼把簪子扎进肌肤里,泪水下涌,“我不懂......我不理解,为什么我决定不了自己的自由。”

“耶曼,我也会娶自己不爱的人......父王给你选的这条路已经是最好的了。”耶朔低声解释着,手上却猛然一个发力上去夺掉那支玉簪。

耶曼手上落个空用足全身力气踢向耶朔,而后想也不想的转身抽出叶昭行的佩刀狠狠向脖颈划去。

她跟叶昭行在一起的时日都在学武功,对这把刀再了解不过,一刀致死是她的目的。

“耶曼!”

叶昭行率先反应过来,快速打掉弯刀将人禁锢在怀里,可掉落在地的刀刃还是沾染上了一抹殷红。

耶朔扒开叶昭行急忙上前查看,捂住耶曼的脖子又急又心疼,“耶曼,你太不懂事!”

叶昭行阻拦的快,耶曼的伤口并不是很重,可她现在更悔恨为何没有一刀毙命。

她崩溃大喊一声,“我不愿意,我真的不愿意!”

耶朔颤抖着手,言语冰冷:“可我们又能怎么办。”

大颗泪珠滚到他的手背上,砸得他心间作痛,他何尝不想让妹妹幸福,但危机四伏之下谁有反抗的能力。

他把耶曼拉起来,态度强硬,“闹够了就给我乖乖听话。”

耶曼流着泪摇头,“哥哥求你,别逼我。”

“你一定要让父王寒心吗?”

耶朔将人甩回床上,怒其不争,“父王为了你的安稳一夜白头!与王庭那群人彻夜据争才换来如今的局面!”

耶曼攥起拳,目光明亮,“那就让我死,死了父王就不会再受胁迫。”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扇到她脸上,见此情景房间内的三人立马将耶朔拉去了一边。

耶朔被人拥着大喘粗气,怒到头脑发昏,无力道:“耶曼,你真的太不懂事,太让我失望了。”

萧晏将人推搡出去,“你先出去冷静会。”

房门关上,外面传来一声耶朔踹门的闷响。

一盏茶的功夫后,医官提药箱前来为耶曼包扎伤口。

耶曼默默掉着泪,脸上的指印还在泛红,医官在王庭多年看着公主这副情形心里不免跟着难受,他示意耶曼张嘴,洒了些药粉进去。

也是这个间隙,叶芷绾才知耶曼那口血是咬破了舌头所吐。

医官走后,她坐过去张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究竟是耶曼个人的感受重要还是身为父亲的爱与责任更令人感叹,她也是惘然。

“芷绾姐姐,你说我真的错了吗。”耶曼带着泪痕淡淡问道。

叶芷绾抚了抚她的额头,“追求自由,何错之有。”

“我好像没那个资格追求。”耶曼靠在床头扯出无力的笑,“唯有死才是解脱。”

叶芷绾低下眸子,“别这么想......你父王与你哥哥做这么多只是想让你安稳一生。”

耶曼眼眸瞥向一个身影,泪光闪烁两下,“如果一定要与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我宁愿更名改姓四处漂泊。”

被望到的人轻拭着刀尖血迹,眼神有一瞬的闪躲。

萧晏左右观望两眼把叶芷绾带了出去,两人出来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耶朔颓靠在一边。

整洁的发丝变得像鸡窝一样,羽毛王冠歪斜着,浑身上下找不出一丝精神,与前几日初见时的他有着天壤之别。

萧晏眉心动了动,给他提了提披肩,说出来的大实话却还是令其恼怒。

“看到了吗,就算耶曼到了北韩她也会变着法子寻死。”

“我总不能像你一样将她绑到老吧。”

“说不准哪天一个看不住人就‘没’了。”

“没”字被特意加重过,耶朔的精气神被他激起来,一腔烦闷挥到拳上,萧晏伸手包住他的拳头好心劝导他:“就像芷绾说的,你若是将心思用到与你妹妹一心上,也不至于这么烦恼。现在不是我想不想阻拦的问题——是耶曼宁愿死也不去北韩。”

耶朔低下头双手插进发缝,声音有些发哑,“那该如何,找人替嫁她又能去哪里。”

萧晏扶额,“就不能不嫁?”

“不嫁你去堵住王庭那群人的嘴。”

“我去就我去,顺便解决掉你那几个王舅。”

耶朔皱眉看他,似乎在说你有什么能力。

萧晏无奈回道:“现在的情况不就是耶曼不嫁北韩就会被迫嫁给作乱的首领吗,我替你们平了他们行不行。”

“得了吧,你想西域大乱?”

“我赠你父王一支军队。”

耶朔斜眼看他,“做太子之后口气是狂妄不少,虎符见过吗就赠军队。”

萧晏白他一眼,拿出狼头抹额给他看,“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总之平几个小国之乱还是没问题的,不过——你们要给他们一些此战的报酬。”

报酬之事是叶芷绾提出来的,塞北军强悍,但生于草原,生存环境艰苦落后。除天生优势外与中原两国相比少了许多精甲良马。

底层还有人穿戴兽皮,以木制长枪为兵器。

若是此番帮了鹘月以此索要一笔不菲的酬劳,能大大改善塞北的行军质量以及百姓生活。

还能让他这个塞北王赢得民心。

想到这里,萧晏看向叶芷绾,想亲亲她。

耶朔没在意他眼中的桃花,对报酬似乎也并不在意,而是半信半疑问他,“我怎么信你?还有你这两日为什么不早说?”

......

萧晏险些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怒气想抽他一耳光,合着他旁敲侧击两天这人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他保证道:“就凭关于你父王对我母妃的恩情我一定会还。”

又赶忙制住耶朔接下来的话,“别说以迎娶耶曼来还,我没那个本事保证她会不会自尽。”

耶朔思虑一会,推门进去,“待我给父王写过信再说。”

多日以来第一次听到耶朔松口,虽然令人生恼,但好在不晚。外面两人跟着松口气,安然进屋。

耶朔坐于四方桌前写信,耶曼与叶昭行在两边看着,小丫头见到事情有转机现下也不哭也不闹了,笑得比今日骄阳还灿烂,忙招呼着两人过去。

萧晏坐到最后一个空位上,目光流转两圈把正在找位置的叶芷绾拽到了怀里。

“坐这吧。”

叶芷绾就像坐了火板凳一样腾地起身,结果萧晏又将她死死按回去。

“现成的位置不坐,你是不是傻。”

叶芷绾眼含精光看向他,微声提醒,“你注意点行不行。”

“注意什么?”

“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萧晏漫不经心的问桌上另外几个人:“你们在意吗?”

耶朔忙着写信不理他,叶昭行看着不说话,只有耶曼笑眯眯的摇头连道三声不在意。

萧晏总结,“听到了吗,都不在意。”

......

叶芷绾不再跟他争论,向前挪挪坐到他一腿膝盖上,两手撑起下颌看着耶朔手中跳动的羽毛笔发呆,心中有种五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蒙骗两国君王的感觉......

——真是胆大包天。

突然,耶曼伸手蹭了蹭她的锁骨上面,“芷绾姐姐你这里怎么了?”

叶芷绾坐直低头向下看,却什么都没看到,不解反问:“什么怎么了,我看不到。”

耶曼起身扯扯她的衣襟不禁惊呼,“就是这里,怎么青紫了一片。”

“嗯?”

叶芷绾更加疑惑,将头扭成弯曲状好不容易看到一些,萧晏却将她往回拉拉,顺手给她提好衣衫。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鹘月民风开放,耶曼很快反应过来忍不住偷笑,而叶芷绾已经进入到了无地自容的状态,她笑笑试图解释,“我有只猫,它抓的......”

耶曼像模像样的点点头,突而眼光一转留下一句“等等我”便像阵风样快步跑出了屋子。

耶朔低头写信,只感到身边一阵疾风擦过,他扭头看了一眼空位,又看看另外三个人,目目相对间,手中的羽毛笔啪叽一扔扭头就追。

紧接着,属于叶昭行的第三道劲风也追了出去。

留在座位上的叶芷绾与萧晏对视一眼——耶曼逃了?就这么突然?

可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两人齐齐站起直奔木窗而去,打算从另一方向夹击。

就在叶芷绾一条腿翻到窗外时,耶曼被刚才追出去的那两人一边一个胳膊给架了回来。

她一副委屈又气恼的表情,怀中抱着一只金黄色长毛的鹘月土著猫。

时间静止,五人一猫默默对视,叶芷绾将腿从窗沿上拿下来,笑道:“耶曼去抱猫了啊。”

耶曼鼓着嘴左右扭动两下挣开束缚,坐回原来的位置把那只小猫向叶芷绾的位置挪了挪。

“芷绾姐姐,这是我养的猫生的小崽,父王都给我带上路了,送你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