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三章 你不要命了吗

    “对,陷害祖父一事她们二人应该也参与了,只是我还没有查清楚这其中的具体事宜,但我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陷害过我们叶家的人!”

叶芷绾不敢再多做停留,只让叶锦言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后便向窗口走去。

是的,她不能留在东宫,来见叶锦言前叶芷绾就已经想好了,她必须离开皇宫。

她杀了姜若明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皇宫,现在还没准备好证据的她只会罪加一等,皇宫里眼线这么多,李奕护不住她,她待在皇宫会更加危险。

而且她也不想再给任何人添麻烦。

在她推开窗户的同时,门口传来了陆霆的怒声和两人倒地的声音。

叶芷绾心中一惊,赶紧翻身跃过窗户向宫外跑去。

屋里两个人一个是太子,一个是皇后,陆霆不敢怎样的,只希望他追来的速度能慢一点……

陆霆当场解决了门口的两个废物,推门进来,只见窗户大开,留下了一个红袍背影,他刚想追过去,身子就被旁边一人制住。

他看向那人,不敢发火只能压低怒气道:“太子殿下,我在追杀要犯,请您放手!”

“哪有你说的什么要犯!这是母后的寝宫,你竟敢擅闯!你疯了吗?”

陆霆只低头不去看叶锦言的方向,又对李奕冷哼道:“今日有消息称太子偷偷从宫外带回来一个女子,又带她来了明德宫,那人就是祎安郡主吧,您知不知道她已是有罪之身还杀了端王府的小王爷!不要再包庇她了!”

“你胡说!来人,陆霆擅闯皇后寝殿,意图不轨,把他给我拖下去!”

门外此时应声赶来一队侍卫,陆霆则冷笑一声,对侍卫们使了个眼色,李奕就被侍卫们拉到了一边,动弹不得。

摆脱李奕之后陆霆赶紧朝窗户方向跑去,谁知刚走没两步,一道纤弱的身影就扑到了陆霆身前。

皇后叶锦言只身穿鹅黄色内衬,一头青丝全部散在腰间,过来时还有几缕抚过陆霆布满老茧的双手,眼中含泪,可怜楚楚的挡在他身前。

陆霆喉结不觉滚动一下:“皇后娘娘,请您让开……”

窗外寒风吹进,叶锦言的衣裳和发丝都被风撩动,萦绕在身边,她颤抖着身体对陆霆说:“除非你杀了我。”

陆霆把眼挪开,绕开叶锦言向前迈步。

叶锦言连忙从背后紧紧抱住陆霆,不让他再走一步。

后面的侍卫见到这一幕,也纷纷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办。

陆霆不敢挪动一下,只好作罢,对侍卫们下令:“你们先去追祎安郡主!”

侍卫们从门外追去,李奕想拦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跟在他们后面。

殿内剩下的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陆霆深吸一口气:“皇后娘娘,祎安郡主应该已经逃出去了,让我去给皇上复命吧。”

叶锦言这才慢慢放手,陆霆脱了控制便赶紧向叶芷绾逃跑的方向追去。

而陆霆此时并不知道背后的那个人已经变了眼神,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

叶芷绾这边一路跑到宫墙边,身后暂时没有禁军追来,想是李奕与姑母为她拖延了时间。

只是面前宫墙约有两丈高,这种高度对叶芷绾的轻功来说还是有些困难,她现在只后悔自己练功不够刻苦,不能像萧晏一样飞檐走壁。

叶芷绾只好退后几步,一段助跑之后抬脚蹬上宫墙借力向上,还好有基本功在身,很快就到达了最高点。

正当叶芷绾准备纵身跃下之时,突然胸口处传来一阵剧痛,身子瞬间软了下来,只见一支利箭从后而来穿过她的身体,正明晃晃的插在左肩上。

尽管那一箭飞来的力量让她差点失去重心,叶芷绾还是死死扒住了墙头,咬紧牙关迅速向外跳去。

只听扑通一声,她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不稳地落地牵扯到了伤口,痛感油然而来,刺激着叶芷绾的神经,而这时身后还有一列脚步声向这边赶来,叶芷绾顾不得那么多连忙站起捂着伤口向前方逃去。

长久的奔跑和肩膀上的阵痛让叶芷绾出了一身虚汗,在寒风肆虐下,那些汗又很快被吹干,冷热不断交替,她的头有些昏沉,渐渐失去了方向,已经不知何时跌跌撞撞地进入了一片漆黑的树林。

追兵一开始确实与她隔了很长一段距离的,可他们毕竟都是些训练有方的宫中侍卫,体能与中箭的叶芷绾相比不知强过多少,所以很快他们和叶芷绾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短。

叶芷绾知道再这样下去被追上是迟早的事情,她只好伸手握住箭头用力向前一拔,长箭瞬间离身,疼得她长吸一口寒气,全身颤栗,大脑立马清醒。

使着这股劲儿叶芷绾不顾其他只管埋头向前冲,好在又和他们隔开了些距离。

直到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回荡在树林里,叶芷绾再次感到危险,马蹄踏在地面上所产生的大地震动就像踩在她的心跳上。

前后夹击,叶芷绾一时僵在原地,惊悸不安,她迫使自己快速冷静下来,去观察周围地形有没有可以逃生的方向。

只是还没等叶芷绾有所行动,前方浩浩荡荡一队人马就已经到了她不远处,因着夜色浓烟,叶芷绾看不清是些什么人,而且其中一个人影还不等马停就飞快的冲她跑来,她赶紧拔腿向侧边逃去。

“郡主!”

叶芷绾猛的停住,回头去看:“昭行!”

叶昭行不等她再次开口,直接快速走到叶芷绾身边,双手把她紧紧拥在了怀中。

在那一瞬间,周围好像突然变得安静,一切定格,只能听到叶昭行惊慌急促的心跳声。

只短短月余,每一次他不在叶芷绾身边的时候,她都发生了意外,每一次他都后怕不已,倘若叶芷绾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自己活在这世上也就失去了任何意义。

所以在他看到叶芷绾的那一刻,叶昭行又怕又喜,只想紧紧抱住她,一点也不敢再让她离开自己半步。

叶芷绾感受到了他微微发抖的身体,抬手去拍了拍叶昭行的后背:“昭行,我没事……”

因为看到了熟悉的面孔,叶昭行又箍的太紧,叶芷绾左肩上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她不得不动了动身子,余光间撇到了一旁的马上之人,两人对上目光之后叶芷绾面色一怔,心跳莫名紧张起来。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在三年前,他的眼睛如同鹰视一般锐利回头望向了她,而现在叶芷绾又再一次感受到了。

萧晏注视着两人,眸底阴沉而又凌厉,他发现叶芷绾看到自己之后,冷脸将视线转向前方,眉宇间杀气迸发,纵马提剑带领身后众人冲向已经快要赶到的追兵。

叶芷绾赶紧对叶昭行说道:“昭行,你先放开我,后面的追兵过来了!”

叶昭行也察觉到了身后动静,松开叶芷绾准备前去帮忙,刚走出一步却又突然回身把叶芷绾扶到一颗大树旁边坐下:“郡主,你待在这里别动!我很快回来!”

叶芷绾对他笑了笑:“好,不动。”

在叶昭行转身的一刹那,叶芷绾的身体立马软了下来,她大口喘着气,用手牢牢捂在左肩防止伤口继续流血。

其实叶芷绾又怎想在这种时候坐在一边任由别人护在身前,更何况追兵都是冲她而来,可是现在她连站起来都很吃力,过去了也只是给他们徒增麻烦,只好先原地休息。

因为宫里追来的只是一支普通的队伍,而萧晏带领的是北韩骑兵,这些骑兵大都在北方草原的马背上长大,威猛骁勇,所以很快就分出了胜负。

那些侍卫见自己根本不敌来人便纷纷扭头逃跑,萧晏却像泄愤一样不给任何一个人从他眼前逃走的机会,大步追上已经跑远的几人将他们挨个精准斩杀。

而那些北韩的骑兵见到南靖的士兵本就忍不住大开杀戒,再加上主子都不给那群人留活路,又没有收到停手的命令便把这里当作了战场,只想要对方性命。

叶芷绾看了却有些忧心。

她曾经认为陆霆是御前侍卫可以为祖父的事情转圜一下,而且又是同胞,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对他们起杀心,但是从后来皇宫的步步紧逼来看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天真。

所以她现在并不是因为大内侍卫的死在忧心,现在最要紧的是萧晏不能再继续杀南靖皇宫里的人了。

上次她已经透露给了陆霆自己与北韩人相识的事情,如果永嘉帝信了并且重新调查很快便会有结果,可是现在皇宫还在继续追杀她就说明永嘉帝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甚至还会怀疑自己也和北韩暗中勾结。

现如今这种情况,如果这群侍卫因为追杀她而死在这里,永嘉帝追查起来就会很容易查到是北韩人所为,这样她证明祖父的清白会更加困难,而且两国也会交恶,战争只会在一触之间爆发。

她才亲眼看到那么多饱受战乱摧残的难民,只想天下能够太平,还百姓们一个安稳的家园,于是叶芷绾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想要去劝阻萧晏停手。

当她快要走到跟前的时候,只见远处皇宫的方向驶来了一匹快马,一路朝着正在举剑准备刺向倒地侍卫的萧晏方向而去。

伴随着马蹄的匆忙,来人高声大喊:“剑下留人!”

萧晏听了这话只偏头看了那人一眼,手上动作却没有停止,右手持剑向前微微用力,把剑推进了那个侍卫的胸膛。

来人已经行至萧晏跟前,他近距离看到地上那人很快没了动静死在眼前,又对上萧晏阴冷的目光,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萧晏则在拔出长剑的同时手腕轻轻转动,瞬间右臂一挥朝来人指去,可谁知这剑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停留在半空,而是刺进了一个人的胸前,尽管在他看清来人之时,已经在拼命收回手上力度,可长剑还是进去了半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