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六章 不一样的萧晏

    “我想肯定是她替我疗伤又照顾我的,所以想谢谢她。”

“哦,不过这次是我照顾的你。”

“什么?!”

听到这句话叶芷绾笑容瞬间僵在脸上,慢慢的开口说道:“那个,谢谢你啊……不过我们孤男寡女的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萧晏则轻笑一下:“你都成那样了,还在乎什么男女?”

“那衣裳也是……”

“是我。”

“……”

萧晏又不紧不慢道:“眼光还不错吧,内衬没什么花样,我就随便找了套贴身舒适的给你换上了,不过这襦裙我可是照着你的喜好选的红色,对了,我还专门给你配了个白色狐狸毛披风呢。”

说到这里,萧晏开始络绎不绝:“是我部下前几日猎到的一只白狐,毛色很好,一半我用在你送我的帽子上了,另一半我给你用到披风上了,也算是回礼,一会儿给你拿过来试试看喜欢不喜欢。”

叶芷绾第一次听到萧晏除正事外跟她说这么多话,但她一点都不想回应。

现在的她脸上的红晕也早已经染到了耳朵,全脸就好像被蒸过一样火热。

萧晏看她这副模样没忍住笑出了声,便也不再逗她:“逗你玩儿的,都是阳歌给你换的。”

叶芷绾听到阳歌的名字心中有些疑惑,面上绯红褪去一点:“阳歌?她不是在寒山寺吗?”

“那天阿尘过来送信,我前去寻你,在端王府附近碰到了叶昭行,他说阳歌在寒山寺,萧煜就去找她了。”

叶芷绾眉毛轻轻一皱,嘴角抿起,觉得这两个人有问题,之前在这里他们就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是个大姑娘了,如果真的郎有情妾有意倒是桩好事,只是心中为她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为她感到忧心,萧煜可是北韩的皇子……

萧晏把手伸到叶芷绾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叶芷绾回过神来,看到萧晏正带着一脸坏笑看着她。

她想起自己之前在城中的西域酒楼里变着法子逗他笑了那么多天,萧晏都没给自己一个正经的笑脸,没想到头一回见他笑得这么开心居然是在嘲笑自己!

叶芷绾不禁又恼又气,忍不住伸手去打他,可萧晏就像玩心上来了一样,躲开了不说还一脸得意的看着她,叶芷绾见自己没能得手更是恼怒,气得上前一步再次伸手去打他,谁知又被他躲开了!

只见叶芷绾站在那里满脸涨得通红,把袖子撸了起来,一副势必要抓住他的样子,萧晏见状则连忙向别处跑去,像是释放了男人的天性,还冲着后面追他的人勾了勾手指。

叶芷绾奈何不了他,就只能去追在他的身后,可是当每次叶芷绾快要碰到萧晏的时候,却都能被他很轻松的躲避!

一开始叶芷绾追萧晏只是想出口气,但是被他溜了那么久,一次又一次,次次都摸不到他!叶芷绾真的快要被气死了,她现在只想把萧晏摁在地上暴打一顿!

不过照这样下去自己迟早被他耍的没有力气,更别提打他出气了。

想到这里,叶芷绾去坐到了床边,捂着伤口慢慢抽泣起来,两肩随着抽噎的动作轻轻耸动,模样甚是惹人可怜。还时不时的望向萧晏,略微撅起嘴唇,眼角含泪,楚楚动人。

萧晏看到叶芷绾哭的梨花带雨,赶紧收了玩心,不禁后悔瞧着逗她好玩就忘了伤口的事情,也不知该怎么哄被自己惹哭的女孩子,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满脸羞愧的朝着叶芷绾走了过去,一改往日高冷又傲娇的样子,站在她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是我不好,不该逗你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扯到伤口了吗?”

叶芷绾不去理他继续抹泪,只哭得更大声了。

萧晏以为是她疼得受不了了,就赶紧坐去叶芷绾身边,准备去检查一下她肩上的伤口,可谁知他刚把手伸过去,面前的叶芷绾就突然变了一幅面孔,只见她眼睛上还挂有泪痕,可嘴角却是藏不住的笑意,一脸得逞的表情看向自己。

当萧晏意识到自己上了她当的时候已经晚了,身子早就被叶芷绾一掌拍在胸前,然后顺势被推倒在了床榻上。

随后只见叶芷绾迅速的用膝盖压在他的大腿上,双手不停的打在萧晏胸前和肩膀处,口中还不停骂道:“叫你逗我!叫你气我!我要打死你!”

萧晏被她的膝盖压得腿都发麻了,但又自知理亏不敢反抗,一直拼命求饶,叶芷绾就跟听不见一样。

所以他只能伸手去够叶芷绾扬在半空中的双臂,希望能让她停一会儿,可叶芷绾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被抓住了也会立马抽开,只管狠狠宣泄心中的恼火。

萧晏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被她扇肿的,索性两眼一闭,把头一歪,装出一副被打晕的模样。

不过叶芷绾根本没吃他这一套,只把腿从萧晏身上移了下来,站到一边甩了甩已经酸掉的手腕,对着床上的萧晏说道:“别装了!不打了,我打累了,今日就暂且放你一马!”

而床上的萧晏却过了很久都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好像真的如同昏睡过去了一样,叶芷绾自然不信萧晏会这么轻易晕倒,于是去挠了挠他的腰间和肚子,又拍了拍他的脸,结果都没有任何反应。

叶芷绾这时才觉得有些心慌,忙去跪坐在萧晏身旁将手指缓缓放在他的鼻尖感受,心中不觉一惊,竟没有气息呼出。

她回想自己明明一直仔细着手上的力度,并没有使劲,可萧晏怎么突然会这样。

叶芷绾心中安慰自己呼吸是可以自己屏住的,只要心还在跳动就一定没事,所以她又赶紧趴到萧晏的胸口准备去听心跳声。

她把耳朵凑近萧晏胸前,在叶芷绾还没听到什么声音,正不断挪动脑袋去找准心脏的位置的时候,下面躺着的那人却突然一个翻身把她压到了身下,叶芷绾被吓了一跳,心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

当她反应过来想要去反抗的时候,萧晏就已经用一只手箍住了她没受伤的那只手腕,将她的那只手举过头顶,对着她浅浅一笑,眼神中带着侵略,又微微低头找到叶芷绾耳边,侧眼看着她,轻声道:“现在轮到我了。”

萧晏的气息就这么一直萦绕在叶芷绾的耳边,弄得她半边脸都有些酥麻,脸颊也不知为何开始发烫,只能把脸别到一边,恼声道:“你!你骗我!”

萧晏随着叶芷绾头部扭动的方向把脸凑了过去,挑眉道:“这是跟你学的呀。”

叶芷绾知道自己反被将了一军,心中懊恼不已,但是现在已经落入他的手中,腿也被他钳着,无法动弹,心想已经出过气便也认栽,把眼睛一闭,心一横,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亏我那么担心你,是我轻信了你!来吧!要杀要剐随便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

叶芷绾只眉头紧锁,梗着脖子等着挨打,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感觉到萧晏有所动静,她慢慢睁开眼睛只瞧见萧晏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两人四目相视,叶芷绾没有说话,萧晏也没有说话,各自怀有心事。

萧晏在叶芷绾阖上眼睛的那一刻,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想这样静静的看着她。

自从萧元和母妃死后,他便觉得自己就被束缚在了一个漆黑的空间里,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见一点光亮,也永远都是孑然一身。

直到遇到叶芷绾,萧晏看到了一个跟自己同样深陷困境的人,她用自己的遭遇来告诉他:你不孤单。

萧晏明白那种感觉有多痛苦,他绝不能让她和自己一样。

在他心里叶芷绾应如骄阳一般悬挂在苍穹之上,不该落入泥土之下与黑暗为伍。

所以,每当叶芷绾受伤闭上眼睛沉睡之时,萧晏真的很想很想把她永远留在身边照顾,不再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可是两人之间有着国家的阻碍,也根本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让他去做这件事……

叶芷绾正呆望着萧晏想事情,突然听到了一声萧晏细微的叹息。

她回过神来,发现此时面前的萧晏竟然和往日完全不一样了,是叶芷绾从未见过的。

以前萧晏的眼神大多是冰冷无情的,尤其自从叶芷绾知道他是那个白甲少年后,萧晏的目光就会偶尔让她感到恐惧。

而现在萧晏看向她的眼睛里面却布满了温柔。

它正毫不掩饰的展现着自己的情愫。

温情脉脉,柔情似水。

叶芷绾不禁被吸引了进去,她觉得萧晏的这双眼睛真的很有魔力,它狠戾的样子让她记了三年,而现在温情的样子却又让她一眼万年。

恰巧此时屋外的朝阳渐渐升起,温暖和煦的晨光穿过窗口,一点都不吝啬的全部映向萧晏的侧脸。

此情此景,萧晏就如同逆光而来,而她正在向阳而生。

叶芷绾有些沉醉在了这一刻。

“七皇子,该吃早饭了!”

不远处突然传来阳歌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平静。

叶芷绾猛的一惊,收回目光,怕被阳歌误会,想要挣扎着起来,可萧晏就跟没听见外面来人了一样,还压她身上。

只听门外的脚步越来越近,叶芷绾小声喊道:“萧晏,萧晏!”

“嗯?”

还不等萧晏反应过来,两人就听到了一声尖叫。

“啊!郡主七皇子你们!”

阳歌像是撞见了什么不可描述的场景一样,站在门边张大了嘴巴。

“阳歌,不是你想的那样!”叶芷绾艰难的从萧晏身下露出一个脑袋对着她解释。

“郡主,你不用解释!我什么都没看到!”说完阳歌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她本来只是来看望叶芷绾醒过来没有,谁知刚到门口就瞧见了萧晏把她家郡主给压在了身下!她得赶紧去找萧煜阿依幕和叶昭行,一定要给他们说说这么震撼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