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七章 皇太后印

    直到阳歌走了很远,萧晏才从叶芷绾身上离开。

他站到床边整理了一下衣襟,撇了撇嘴:“她怎么这么能喊,嗓子里装了号角吗?把我的耳朵都快震聋了。”

“应该是她从未见过我与什么男子举止这么亲近过,所以才会那么惊讶吧。”叶芷绾坐起来尴尬一笑,随后准备起身去拿那封信纸。

萧晏立在原地不动想了一会,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和叶昭行举止不就比这还亲密吗?”

叶芷绾伸手的动作停在半空,回头露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们哪里举止亲密了?”

“你们那晚抱的很紧啊。”

“当时那种情况下他是太担心我了,再说了我们是家人,家人之间表达关心拥抱一下很正常啊!”

“我不理解。”

“……”

叶芷绾搞不明白萧晏的脑子里在不理解什么,家人之间表达情感的方式不就是这样的吗。

看着又恢复成冰块脸的萧晏,叶芷绾好像想明白了,自己是在充满宠爱与保护的环境里长大的,哪怕到了现在身边也还有叶昭行和阳歌陪着。

而萧晏他应该比自己更早的失去了亲人,又生在帝王家,一生的行动会被束缚,情感也会被限制。

也许是因为重要的亲人离去让他再也无法感受到爱,也可能是根本没有人像叶昭行那样对他表达过情感,所以他才无法理解叶昭行的行为。

叶芷绾印象中的萧晏是一个鲜衣怒马的白甲少年郎,他直挺的腰身跨坐在铁马之上,望向敌人无惧无畏,意气风发。

当时的萧晏有他心中的重重山海,万里波涛。

而现在他的身上却多了几分故作坚强。

想到这里,叶芷绾不禁满眼心疼的看向萧晏。

萧晏注意到了叶芷绾的眼神,感到奇怪:“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叶芷绾没有说话,打算用行动来回答他。

她上前几步走到萧晏身前,踮起脚尖,张开双臂,拥住了他。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萧晏怔住,心脏不自觉收缩,垂在腰间的双手微微攥了一下,喉结轻滚。

叶芷绾把脸贴在萧晏的胸口,感受着他胸前带有张力的脉搏,目光赤忱。

“萧晏,以后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关心与爱。”

萧晏低头去看,叶芷绾秀长的睫毛搭在眼上,在晨光中浓密如帘,风髻露鬓,眉眼含春。

而窗外此时正好吹进一阵凉风,撩动叶芷绾鬓角的碎发,随风摇曳,她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是命中注定。

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也覆水难收。

萧晏静静的看着怀里的人,嘴角轻轻上扬。

只是有一阵风也不识趣的撞破了当前的氛围。

叶芷绾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把手从萧晏身上放了下来,嗔声抱怨道:“今年可真冷啊,是不是你们北韩的大风都刮到南靖了。”

萧晏挪动了一下身子,挡住风出来的方向:“北韩比这里还要冷,你这个体重在塞外碰上风大的时候可以把你吹走。”

“这么夸张啊!”

“是。”萧晏顿了一下,又有些漫不经心道:“不过北韩发明了很多好用的防风御寒之物,在屋里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而且我们那里还有一座祁阴山,山顶积雪常年不化,你……想不想去看看?”

叶芷绾顿了一下,随后又摆了摆手:“还是算了吧,我天冷的时候最不愿意动弹了。”

萧晏眸子闪烁了一下没有接话,先去关了窗户,又顺手拾起被风吹落在地上的书信:“先来看看这封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吧。”

叶芷绾点点头,两人将信纸放在水中,静置了一会儿,纸上果然慢慢显出了颜色。

可奇怪的是映出来的并不是文字,而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笔画,叶芷绾不停变换着位置去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又等了一会儿,纸上内容全部呈现出来,画上中间是一棵苍天大树,只是遇到严冬,又碰巧狂风来袭,树上的分支都被吹成了干枯的树杈,枯黄的树叶掉了满地,看起来有一种非常凄凉的感觉。

叶芷绾看完有些一筹莫展,不知道太后送出的密信上画着一棵光秃秃的树到底有什么意思,她只好坐在桌前把手托在下巴上盯着水中之物思考。

萧晏站在那里俯视着这幅画,突然伸手指了指上面两处对叶芷绾说:“整棵树叶子都掉光了,还剩这两片。”

叶芷绾连忙顺着萧晏手指的方向去瞧,发现确实如此,其中有一片叶子微微泛黄挂在树枝上,但已经摇摇欲坠,照画上场景来看,很快就会落下。

而另一片叶子却根本不属于画上的季节,寒风刮过,它正迎风而长,绿的发亮,极具生命力。

整体看上去这棵大树已是枯株朽木,根本无力回春,而这片绿叶子就像这棵树的新生,代表了最后的一线生机。

叶芷绾指着这片绿叶上的一点红色对萧晏肯定说道:“太后在这片叶子上着重点了一个红点,看来这里是整幅画的重点。”

萧晏认同了叶芷绾的观点:“没错,一片绿叶虽小,但也足以让整棵树枯枝再春。”

随后他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我从这画上面能感觉出来你们太后并不是很想看到这样的场景,她似乎很介意这片存活下来的绿叶。”

“对,她希望这片绿叶也枯萎死掉。”

叶芷绾又小声喃喃道:“绿叶,黄叶,满地的枯叶……到底代表了什么呢?”

“叶!”

突然,她脑子抓住了一个惊人的想法。

萧晏也瞬间反应过来。

二人又是同时说出。

叶芷绾此时只感觉千言万语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尽管心中已经早有准备,可当她的想法一次被一次证实的时候还是那么无法接受。

整棵树就是代表了叶家,叶子则代表了叶家的每一个人,除了自己和姑母两人外剩下的全都凋零枯萎,姑母被困在宫中不足为惧,在太后眼里就是那片泛黄的叶子。

只有她还逃过一死,这个点着红点的绿叶就代表了她,而那个红点也代表了那个表面慈祥的太后心中必要除掉她的决心!

太后,自先帝去后就久居深宫不谙世事的太后,居然也参与了这一切!

叶芷绾呆呆的看着马上要溶于水的信纸,面颊发白,喘不上气。

萧晏上前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轻轻安抚。

过了良久叶芷绾调整好呼吸,眼中涌上了恨意,淡淡开口,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萧晏你知道吗?我父亲告诉我,祖父当年为了救还是皇子的先帝,亲眼看着他只有十岁的长子死在自己面前。”

说到这里叶芷绾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让寒风尽情的刮在自己脸上,声音开始哽咽:“后来祖母知道以后和祖父大闹了一场,祖父到家也只是一边抹泪一边说自己宁可舍弃自己的小家也不能愧对于南靖。如果不是父亲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伯父,你说祖父去救先帝无暇顾及他的时候他又在想什么呢?”

萧晏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把身上的外袍脱掉披在了叶芷绾身上,陪她一起吹着冷风。

又听她接着说道:“我起初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不管自己的至亲去救别人。后来我知道了,那叫责任,祖父穿上了战甲,他便一面刻着忠诚,一面刻着奉献……可是祖父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居功自傲,反而远离功利,一身扎在了青山,他的一生都是为了南靖而活。”

叶芷绾把头转向萧晏,已是泪眼婆娑:“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祖父他为了皇家,为了南靖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太后和端王为了一己私利就陷我们叶家于死地!”

萧晏不忍,伸手把泪如泉涌的叶芷绾揽在了怀里:“哭一会儿吧,有我在。”

叶芷绾也终于控制不住,放声哭喊起来。

“他们怎么可以,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萧晏看着叶芷绾哀痛欲绝的样子,心也跟着一起悲恸起来,叶苍如此大义凛然,一个赤胆忠心的大将军最后竟被自己人陷害而死,实在令人痛心。

他没有去制止叶芷绾的哭喊,他想让她放肆的宣泄,大声的哭个够总比把痛苦埋在心里要好。

当萧晏胸前的衣襟已经全部浸湿之时,叶芷绾慢慢缓和下来,伸手抹去面颊上的泪光。

她把窗户阖上,走到桌前坐下。

“萧晏,我要吃饭,我要提高武艺,我还要做好多好多事情。”

“好,我去给你盛饭,我教你练武,那些事情我也陪你做。”

叶芷绾眸子对上萧晏,欲言又止。

原来今年从北韩来到她身边的不只有刺骨的寒风。

还有萧晏。

如果不确定分别会发生在哪一天,那就珍惜好现在的每一刻吧。

叶昭行是在叶芷绾大口吃饭时回来的,叶芷绾没有立马询问他情况如何,只埋头喝粥告诉他等她吃完再说。

直至叶芷绾最后一口下肚,她抹了抹嘴:“怎么样,可有发现什么线索?”

“我上一次在院内院外就已经仔细找过了,都没有什么发现,而且现在那宅子被人清理过了,更是没有什么可查的了……”

叶芷绾先是一呆,后又点了点头,像是意料之中,也没做出什么丧气的反应:“辛苦你了,昭行,先吃点东西吧。”

叶昭行去坐到桌前,犹豫了半天,有一件小事怕说出来无用空欢喜一场,但最终还是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