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三章 父子夺爱

    其实叶芷绾本意只想把事情顺水推舟到玄学之上,让北韩帝无从考证后全身而退。

结果突然冒出一个江南星,把自己给抬到了如此高的位置。

她心里发着毛,等着北韩帝接下来的话。

只听北韩帝悠悠的声音再次传来:

“朕瞧着你聪明灵敏又细心大胆,不如来朕身边做个御前女官吧。”

在这一刻,整个大殿都如同静止了一般。

萧晏与皇后几乎同时开口:

“父皇!”

“皇上!”

北韩帝抬手止住了他们接下来的话,他只看着叶芷绾,“你意下如何?”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叶芷绾身上。

叶芷绾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想遍了这件事的所有祸福。

祸是做皇帝身边的女官,必定要常伴在君身侧,人们都说伴君如伴虎,自己又是个不安稳的性子,如果哪天做错了什么事那脑袋离身岂不是迟早的事情。

福便是做成女官,那自己在北韩皇宫的地位就会直线上升,不仅可以陪同北韩帝处理公务还可以插手宫中大事小事,这对自己将来要做的事情都提供了非常大的便利。

经过一番考量,叶芷绾觉得福是远远大于祸的,她决定应下这个差事。

只是在她要开口时,她对上了萧晏的眸子,那双眼里是与自己不同的想法。

叶芷绾愣了愣,最终她选择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奴婢听皇上的安排。”

北韩帝面无波澜,他居高临下以不可抗拒的语气道:“那朕的意思就是命定你为御前女官!”

“......那奴婢便遵旨。”

叶芷绾说着就要下跪接旨,然而她还未来得及跪下去,臂弯就被一道力量死死牵制住,这道力量狠狠的拉住了她,让她无法继续接下来的动作。

她转头轻声道:“七皇子......你做什么,快松开我。”

萧晏没去看她,一声不响跪在了地上,他开口道:“父皇,儿臣想斗胆将她留在重华宫。”

北韩帝将萧晏所有的动作都尽收眼底,他不屑一笑:“留在重华宫继续做你的奴婢吗?”

“我......”

北韩帝见萧晏吞吐,继续说道:“晏儿可不能这么自私啊,赵芷绾本就有更适合她的去处。”

萧晏有些急促,“那为何一定是御前女官?”

“因为朕喜欢她。”

北韩帝回答得干净利落。

霎时间,殿中文武百官各个都瞪大了眼睛,屏紧了呼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互相传递着玄而又玄的眼神。

七皇子萧晏对这个青山来的女子有多重视大家都看在了眼里。

从不带女子侍从出席宴会的他第一次带了女子出席,为了她当重动粗,并宣称主权,又在她脱掉外衣制缰绳时立马将自己的外袍披在了她身上。

明眼人都能看出萧晏待她根本不是把她当作一个婢女那么简单的。

而如今,寡淡多年的北韩帝竟要横刀夺爱!

众人觉得今晚不枉此行,因为这场使团宴会所发生的一切都够回味一整年的了,简直是堪比戏本。

啊不,是比戏本还要精彩万分。

他们共同期待着这出父子夺爱的戏码又将如何进行。

然而还不等萧晏再继续争取,北韩帝身旁的皇后已经坐不住了。

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确认道:“陛下刚才是说喜欢这个赵芷绾?”

“是啊。”北韩帝云淡风轻的答道。

“那陛下是想将她纳入后宫?”

北韩帝皱了皱眉,“皇后误会了,朕不是已经说了命她为御前女官吗?”

皇后抓在凤椅上的玉手有些发抖,她强撑着仪态道:“陛下身边的徐公公是有什么行事不周,没照顾好陛下的地方吗?”

“徐江恪尽职守,尽职尽忠,没什么不好的。”

“那皇上为何一定要立一个可有可无的御前女官?”

“女子比男子心细,皇后你身为女子应当明白这一点啊。”

皇后面上依旧保持着端庄,“那臣妾可以代替御前女官伴在皇上身侧,臣妾定当努力为皇上解忧。”

北韩帝已经有些不耐烦,他斥责道:“皇后这是说的什么胡话,你自有六宫之事要处理,怎能来做这些琐事。”

“胡话?”

皇后已经逐渐失控,她咬牙道:“御前女官每日见到陛下的时间比后宫里的妃子还要多,这与纳入后宫又有何异?”

说到这里,她忽而转头望向叶芷绾,面带讽刺,“陛下是不知前朝御前女官做着做着就爬上龙床的那件事吗?”

“皇后!”

北韩帝的怒喝声与巴掌声一齐回荡在众人耳边。

“阿姐!”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景王看到皇后挨打,乍然冲到皇后身边,声音有些恼怒道:“皇上,你为何要打我阿姐!”

北韩帝余怒未消,他瞪向景王,高声喝道:“朕做何事也需要向景王报备吗!”

景王粗着脖子,终是畏惧天子发怒,不敢再言语。

皇后捂着脸,一行清泪从脸颊滑过,她昂起下颌,手掌向上擦过眼泪,后又欠身道:“皇上想封什么是皇上的自由,是臣妾多嘴了。”

北韩帝把身子扭到前面,手撑额头叹息一声,他望向蓝眼男子,“让使者见笑了,使者刚才说的事情朕现在决定不了,今日事情繁多,我们从后再议吧。”

他安抚好蓝眼男子后又将目光投到叶芷绾身上,萧晏却先他一步开口:

“父皇,儿臣认为您身体乏累,应当先回宫休息,这里的事情就先交给儿臣,其余的事情改日再说吧。”

北韩帝的话就这么被他堵在嘴边,只在原地沉思一会后起驾回了宫。

蓝眼男子见宴会不欢而散,留给萧晏一个恨其不争的眼神后就快速带着使团离开了,都没给叶芷绾找到一个和叶昭行说话的机会。

众人见这场宴会落得如此结局,便也匆匆和萧晏拜别各回各府去了。

只有萧祁不慌不忙的从座位上站起,他来到萧晏身边,嘴角微微上扬,“今天这宴会简直是七皇子一个人的主场啊。”

萧晏不用正眼瞧他,“你没话说就别说。”

“反正不知是谁心爱的美人要去御前伺候了。”

萧祁又用他的古铜色铁手拍了拍萧晏的肩膀,“不过看你今日被横刀夺爱的窘样子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

萧晏嫌弃的将肩膀上的手推开,萧祁眼中带着玩味气息看了叶芷绾一眼后扬长而去。

人走殿空,大门在寒风呼啸中发出轻微的拍打声,刚才宾客满堂的霖德殿在此刻变得十分冷清。

萧晏抬手把叶芷绾身上的外袍拢了拢,他斜眼看向一边:

“过来。”

叶芷绾才发现萧煜还一直坐在那里吃东西呢,她不禁一笑,“这些吃食都叫马儿踩过了,你还吃。”

萧煜往嘴里塞下最后一口东西,起身往他们这边走,他嘴里塞得鼓囊囊的,口齿不清道:“哎呀,我一口东西都没吃,一晚上光顾着看戏了,饿的我受不了了。”

“老七,你也一口东西都没吃,要不要来点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萧晏面前的时候还喷了一些食物残渣到萧晏脸上,叶芷绾看到笑得合不拢嘴。

萧晏闭上眼睛,从嘴里迸出两个字:“萧煜!”

“呦,对不住了老七,你看我这个牙还漏风!”

萧煜看清萧晏的脸又赶忙伸手去给他擦,结果他自己满手油,把萧晏的脸擦的更是一个脏,而且他说话的同时又没控制住喷了几口食物残渣。

萧晏气得一手握住萧煜的手腕就向反方向掰去,萧煜则是还没感觉到疼呢就先开始闭眼叫嚷。

不过这次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疼痛感居然迟迟没有传来,而且自己手腕上的力度竟然越来越轻。

萧煜不解的睁开眼睛去看,他看到一只纤纤细手正拿着手帕轻轻的蹭过萧晏的脸庞,他不禁大喊:

“你,你你你们在我面前打情骂俏!”

叶芷绾听到这话蓦地收回手帕,撇了撇嘴,“你说什么呢,你把他的脸弄得那么脏,我作为他的贴身侍女这不是应该做的吗。”

“贴身侍女?”萧煜张大了嘴巴。

他对着叶芷绾道:“侍女?”

他又把头转向萧晏:“还贴身?”

萧晏抽过叶芷绾手里的手帕继续擦拭自己的脸,他淡淡回道:“怎么了?”

“你小子行啊,那么多活计你不安排,你安排一个日日能与你如胶似漆的。”

叶芷绾受不了他这一副把人都想的那么下流的样子,她开口解释道:“这只是一个名讳而已,其实萧晏他都不需要我做什么的,而且我们也不总是在一起。”

“难道不同房居住吗?”

“不啊。”

萧晏听到叶芷绾这话,突然想起什么,他偏头去问:“你不是说自今日起要来和我同房居住吗?”

叶芷绾也想起了自己白天的承诺,忙捂住嘴巴,转了转眼眸,不再说话。

萧煜嘴角漾起一个看透一切的笑容,他还想继续打趣两人,萧晏却在这时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阳歌了?”

叶芷绾诧异的看了萧晏一眼,只听萧煜反驳的声音响起:

“谁装了?”

萧煜连忙把头偏到一边,“我当时就是一下子没想起来。”

萧晏把他的头掰回来,“我知道你是装的,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我想告诉你阳歌因为你生了重病,你必须对你的行为负责。”

“阳歌生病了?那我一会跟你们去看看她。”

叶芷绾看着萧煜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她开口道:

“不必了......”

只是她还未来得及讲清缘由,萧晏就下了决定:“那刚好你送叶芷绾回重华宫,顺便再给阳歌赔个不是,我出宫一趟有点事。”

“你要出宫?”叶芷绾还是更注意眼前的事。

“对。”萧晏答道:“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你先和萧煜一起回去。”

叶芷绾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感觉自己也没有多嘴的理由,便点头应道:“你注意安全,那这马......”

“你把它先牵回重华宫吧,在别处也不安全。”

萧晏起身刚行几步,又突然转头道:“对了,别忘了你白天说过的话。”

“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