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五十六章 鼻尖氤氲

    叶芷绾看清了来人并不是萧煜,不由得将手快速收回。

萧晏低眸望了一眼。

他不等叶芷绾开口先她一步说道:

“阳歌的事我听说了,你别太着急,我已经让人出去散布消息找人了,先等等他们,这个期间咱们在这里找找线索。”

叶芷绾听了萧晏的话,丧气回道:

“我已经把这个屋子和阳歌的屋子都翻了个遍了,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也没有阳歌留下的什么信件,现在也只有等萧煜的消息了。”

“会没事的,也许是她心情烦闷出去转了转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嗯。”

叶芷绾点点头,眉头稍稍舒展开。

可能是现在身边多了个可以商量说话的人,她感觉自己没有刚才那般焦虑了。

不过萧晏嘴上虽然在尽全力的安慰叶芷绾,可他心中早就联想了一种最坏的可能,但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他不想给她制造多余的恐慌。

他坐下转动着眼眸仔细看着这屋里的墙壁以及布局摆设,并没有破坏挣扎的痕迹。

观察一圈下来后,就在萧晏也怀疑是自己想多了的时候,他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一直以来都遗漏掉了一个非常重要地方。

就在他抬眸去望房梁之时,发现刚才还坐在自己面前的叶芷绾突然一只脚踏上了自己面前的方桌。

看来两人想到了一处。

萧晏看她向上跃起的预备动作不是很顺滑的样子,便也起身踏上了木桌,打算自己带着她一同上去。

然而正在全神贯注准备往房梁上跃的叶芷绾却被身边突如其来的动静给吓了一跳。

木桌本就不大,萧晏如一股风一般就立了上来,那时的叶芷绾才刚刚站稳,忽地面前一个人影冲着自己就来了,由于先被吓到再加上他这股子冲劲,叶芷绾的身体重心瞬间失去平衡。

有基本功在身上的她双脚保持得还算平稳,不过上身就没这么幸运了。

她折腰大摆着双臂就要向后方摇摇倒去。

叶芷绾情急之下用尽全身力气,向前伸出一只手想要先抓住萧晏的衣袖。

萧晏见状也连忙伸手去拽她的胳膊,好在他的反应很快,一把就拉住了马上要倒下去的叶芷绾。

可是叶芷绾的重心已经是急速向下的趋势,所以萧晏在抓住她的那一刻自己的上身也有些随之向下的劲头。

为了不让两人摔倒萧晏又忙用另一只手紧紧揽住她的腰,随后猛地将她向自己这边拉。

叶芷绾被提了上去,萧晏也因着一边倒的力量被带着向前压了一下。

只在霎那间,两人就定格贴在了一起。

叶芷绾保持着微微向后折腰仰首的姿势被萧晏拥在怀里,萧晏则是低头向前弯着腰,一只手拉着她的小臂,另一只手正牢牢箍着叶芷绾的细软腰间。

这时,同样贴在一起的还有两人的鼻尖。

时间在此刻仿佛停止,萦绕在他们身边的只有两个人缓急的呼吸声。

双方温热的鼻息尽数喷洒到彼此的唇间,这股温热又好像绵绵蔓延至二人的心间,在上面悄然撩拨。

如此紧密的距离,叶芷绾看不到其他,她只能看到萧晏乌黑发亮的瞳孔。

这双幽幽墨瞳深不见底,望穿秋水,其中映照出来的全部都是自己。

叶芷绾轻眨一下眼眸,几根纤长的睫毛随着她的动作勾上了上面那人的黑睫。

那几根缠绕在一起的睫毛如同会痒人的羽毛撩拨在两人的眼底。

叶芷绾的心中萌生出一种异样,是种从未有过的冲动。

与萧晏近距离的接触有很多次,从前她的心中皆是坦荡,她也一直觉得自己对他是无法偿还的感激之情,唯有此次的这种冲动她说不清道不明,更不知从何处引起,这让她的心里有些蒙羞。

因着眼睑处的的阵阵痒意传来,叶芷绾借着这个时机晃了晃脑袋,并轻轻推了推还在不断加重手上力度的萧晏。

上方的萧晏察觉到怀中的动作才将手缓缓放开。

叶芷绾站稳之后,拢了拢发丝,她不自然的笑了两声,开口打破刚才那个奇怪的氛围:

“看来七皇子也是想上房梁检查一下啊,你看你也不说一声,吓了我一跳,还险些将你给带下去。”

萧晏喉结轻滚,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收回目光,“怪我,我看你有些没站稳就想直接上来把你给带上去的,没想到吓着你了。”

“没事,没事,事不宜迟,我们先上去吧。”

叶芷绾面上笑着应了他,心底其实无奈的不行,当时自己只是在找墙壁上的一个承力点,没有萧晏那一出自己早就登着墙上去了,哪还会形成那样尴尬的局面。

于是她想着怎么也要给他证明一下自己,只是还不等叶芷绾发力,她自己就先脚下一轻被萧晏拥着来到了房梁之上。

萧晏没有借别处使力气,而是只脚下发力踏着那个木桌就轻松上来了,并且怀中还带着叶芷绾。

......

叶芷绾心想在女子面前耍威风可能是北韩皇子除了相貌俊朗外必备的一项技能吧。

两人从房梁中心处分头向两边摸索探望,叶芷绾一边匐腰走着一边用手去试探瓦片的虚实,不过重华宫屋顶的瓦片都垒得十分整齐并且还很厚重,她一路摸到了边缘处也没发现什么不妥。

叶芷绾选了一个可以眺望到整个屋顶的角落坐下,她不知现在的情形自己该庆幸还是失望。

然而随着她的目光四处瞭望之下,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让自己瞬间紧张起来的地方。

因为在与她形成斜角的一处瓦片上,她看到了那里有一抹非常微弱的月光透了进来。

这个发现让叶芷绾迅速从原地起身,她弓着腰疾步走到那块瓦片附近。

那里距离房梁有约有两丈,是属于房梁和屋檐的正中位置,还处于背光之地,以至于刚才自己走过来的时候没有发现。

近距离的观察叶芷绾发现这里约莫有四五块瓦片的摆放和别处相比是有些杂乱歪曲的,像是被人移开又照着样子摆了回去。

尽管挪动瓦片的人已经在尽可能的还原此处,但是和全屋整齐划一的布局相比还是有细节上的遗漏。

这一发现让叶芷绾的心一下子燥虑起来,她飞快的从房梁上跳了下去,落地向前翻滚一圈后,没有耽搁片刻,又从屋外踏墙上了房顶。

叶芷绾在外面精准的找到了自己刚才发现的那几块瓦片。

果然,从这里一眼就能看出瓦片有过明显挪动的痕迹,她用手扒开这几块松动的瓦片,显现出来的空间是一个刚好可以通过一人的窟窿。

叶芷绾顺着这个窟窿向屋内张望,仿佛看到了阳歌失踪的最坏一种可能。

她望向刚刚赶来的萧晏,凝声道:“阳歌是被人掳走的。”

萧晏虽心中早已想好了最坏的打算,但被证实之后还是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他不敢相信有人居然敢在皇宫里堂而皇之的掳走一人。

他都不用思考就知道此事是谁所为,因为如此藐视皇权的人在北韩也找不出第二家了。

再结合今日宴会一人的缺席,萧晏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是宇文馨。”

叶芷绾先他一步开口。

她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一次绑架的幕后之人,阳歌来到北韩从未与人结仇,所以来人其实是冲着自己来的,和自己有仇的也就只有那个跋扈不讲理的清平郡主。

只是恰好阳歌昨日睡在了自己房中,才误被人绑走。

想到这里叶芷绾心中懊恼不已,她急问道:“宇文馨会把阳歌带到哪里?”

萧晏思索一会道:“我也不确定,大概率会在景王府吧。”

他脑海中想起宇文馨对下人用刑的场景,又上前拉住叶芷绾向下跃去,“现在宫门已落,等我拿上佩剑,咱们翻宫墙去景王府探一下。”

叶芷绾听到连萧晏都做出了如此仓皇的决定,登时心垂到了谷底。

宇文馨跋扈不讲理的样子她是领略过的,自己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了丑,如果被她抓住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然而阴差阳错之下歇在自己房间的阳歌成了替罪羊。

她不知宇文馨会不会因为发现自己抓错了人而就此罢休,不过从这么长的时间来看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心。

阳歌的安危,现在已经是不言而喻。

两人确定了决策后便匆匆上了路。

他们刚踏出重华宫就碰到了一路小跑过来的萧煜,果不其然,最后一线希望也从他那里破灭。

叶芷绾简单和他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萧煜不由分说就加入了两人的行动。

他们一行三人来到一个看守不严的宫墙边,萧晏先帮助两人翻过去后,自己再利落的翻过墙头。

好在景王府坐落在皇宫的不远处,再加上三人步履匆忙,他们很快就匍匐在了景王府院落一角的屋脊之上。

萧煜趴在两人中间不禁左右发难问道:“景王府这么大,咱们要怎么找啊?”

“宇文馨行事向来乖张大胆,做事不考虑其他,所以她不见得会找一个隐蔽的地方。”

萧晏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又向两人交代:“咱们分开找,着重看一下庖厨和堆放杂物的房间。”

“好!”

二人听后点头答应,就要扭头离去,这时又听萧晏把他们叫了回来:

“等一下。”

他望着叶芷绾又命令道:“记住你们两个人无论谁先发现了什么端倪,都不许独自行动!”

叶芷绾听出来他这话是说给自己一个人听的,她回眸用力的点点头,“知道了,放心吧。”

萧晏听了她的保证这才转身踏檐而去。

结果还没一会让他担心的事情就如期发生了。

只不过这次不是叶芷绾,而是正在被人拿刀对着脖子的萧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