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一章 打情骂俏

    少年抬眸,“我要一万两黄金。”

“一万两黄金?”叶芷绾惊讶回道:“你还真敢张这个嘴,一万两黄金你干脆去抢国库得了。”

“那个男的不是皇子吗,连一万两黄金都没有吗?”少年不解回道。

“.......他有给了你不就变成穷光蛋了?”

叶芷绾也不知萧晏到底有多少身家,但万两黄金是肯定不会有的,不过她还是想在一个江湖人面前维系一下萧晏的尊严。

“那就免谈了吧,反正是你们求我,我也不怕一死。”

说完这话少年就把头靠在了枯树干上,闭上眼睛再不言语。

叶芷绾看他这副模样,双手抱在胸前静静思考着,不知他是真的想要黄金还是故意为难戏耍自己。

就在两人僵持时刻,叶芷绾后方传来了萧晏的声音:

“如果我给你黄金,你能保证你会全部说出来吗?”

少年听到这话忽地睁开双眼,眸中带有闪闪亮光,他问:“你当真给我?”

萧晏站于叶芷绾身边扫了她一眼后答道:“我可以给你,但我只会给你宇文馨事成之后给你的数量。”

少年眼色一凛,快速回道:“那个女人就是给我一万两黄金。”

萧晏勾唇一笑,

“你撒的这个谎太低级了,宇文馨虽然愚笨,但她还没蠢到花费黄金万两来皇宫里绑人。而且她自己也不会有挪动这么多银两的权力的。”

“她......”少年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谎言这么快被识破,他梗着脖子回道:“那她给得也不少。”

萧晏挑眉问他:“不少是多少?”

“一千两。”

“不可能。”

萧晏很快否定了他,他贴近少年,“宇文馨她最多给你五十两银子。”

少年脸上蒙上羞意,不等他出口,萧晏紧接着就给了他一个台阶:

“这样,我不问宇文馨到底承诺你多少,你只要将事情经过说出来,我给你一百两银子。”

萧晏背手等待着他的回答。

过了一会,少年开口:“成交。”

“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少年又补充道。

“什么事?”

“和我真真正正的比试一场!”

“可以。”萧晏答应了他,又继而说道:“那就等你伤养好之后吧。”

少年眸子微闪一下,“不用,我现在就可以和你打!”

“你现在这样,我和你比试是在欺负你。”

说完萧晏拉上叶芷绾就向正殿走去,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路上叶芷绾问他:“你真打算给他一百两啊?”

问这话时她默默将自己的手腕从萧晏的手掌中抽出来。

萧晏低头看了一眼,不冷不淡答道:“能给宇文馨定罪又有何不可。”

“那宇文馨会受到什么处罚?”

“据过往经验来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重的责罚。”

叶芷绾像是意料之中,但她还是问了一句“御史台也有宇文家的人吗?”

“有,就算没有也会有人保她的。”

萧晏一边说着一边褪下宫装,准备换一身便服。

叶芷绾看到他的动作,忙上前替他更换,她有些灰心道:“那我们这么做岂不是没什么意义,算了吧,你还是不要白白浪费银两了。”

“为什么没有意义?她无故过来招惹欺负你,让她受罚是应该的。”

萧晏张着的手臂突然落下,他盯着叶芷绾认真道:

“我现在虽不能以牙还牙,但也会如实上报给父皇和御史台,让她付出些代价,不会让你和阳歌白白受屈。”

叶芷绾的手停在他背后的腰间,不自觉收缩一下。

她知道宇文家的能力,本来撬这个少年绑匪的嘴就是想小小的回击一下宇文馨,让她知道自己也不是可以随便被欺凌的,再有一方面更重要的就是她想顺便再打探一下北韩的御史台是否是个公正清廉的地方。

而萧晏会为了自己去亲自趟这趟浑水,哪怕他在宫中过得也并不安稳。

就在这一刻,叶芷绾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太好了。

而且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自己以后都不会在遇到这样好的人了。

她感到既幸运又难过。

有一个无亲无故对你好的人,是人生之大幸。

而你不能确定这人会不会一直在你身边,是怅然的。

叶芷绾继续手上的活计,她想给自己寻些安慰,便闲聊道:

“宇文馨一定是听说了你带了两个青山女子回来,心中吃醋才过来给我寻事,照她这样行事的话,阿依幕她们之前也常受她的委屈吗?”

萧晏扶额思考一会,“有过几次,不过都没有像对你这样过,。”

叶芷绾噗嗤一笑,“那是因为我当众忤逆她,让她难堪,才不惜动用江湖人士来报复我吧。”

“那当然,能让她吃瘪的人,你还真是第一个。不过同是郡主,你这个郡主比她那个郡主要强多了。”

说着萧晏突然忽地凑近叶芷绾,提唇一笑,“真不愧是我救下来的人。”

突然的靠近,叶芷绾又将手停在了半空,她提着即将要穿好的衣领,脑子里联想到的全是梦中的最后一个画面。

她为自己做了一个那样的梦而感到羞耻,所以一股灼热从心中迅速蔓延到了耳廓。

萧晏注意到那一抹殷红,他又贴近几分,“昨夜梦到什么了?”

“啊?”

叶芷绾慌张后退几步,她瞬间涨红了脸,不知萧晏怎么突然问出这个问题,她心虚问道:

“我...你...你怎么知道我做梦了。”

萧晏将穿到一半的衣服自己整理好,一脸笑意道:“因为某人在睡梦中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吵的我都没有睡好。”

“什么?”

叶芷绾张大了嘴巴,随后嘴唇不断翕动着,她断断续续回道:

“我...那个,梦到你,在雪地里跑步,怕,怕你着凉,才叫你。”

萧晏却歪头表示对此有疑,“真的只是这样吗?”

“是...是啊。”叶芷绾的底气明显发虚,她怀疑自己不会除叫他名字外还说了什么虎狼之词吧。

正当她细细回忆着,萧晏的发问再一次传来:

“那以我的体格在雪中奔跑也不至于着凉吧?况且你叫我的话语可不像是关怀的语气。”

叶芷绾一下子愣住,难不成自己做春梦就罢了,还叫嚷出了声?

她小声问道:“我...我说什么了?”

然而叶芷绾问完就开始后悔了,如若自己真的说了什么虎狼之词,那以后该怎么面对萧晏。

她彻底羞红了脸,脚趾都快在地上抠出来了一个洞,想着他可千万不要回答这个问题啊。

不过还真如她所料,萧晏确实没有回答她,因为已经有一道亮眼的刀光直冲他飞了过来。

眼见萧晏敏捷后退一步,随后他拔起桌上的佩剑就朝已经冲进来的一个黑影杀去。

原来是那个绑匪不知何时挣脱了麻绳,向屋里杀了进来。

叶芷绾见状忙准备应敌,而萧晏却在两人打斗之时向她喊道:“你不必插手!”

她看萧晏已经借力翻到插着短刀的屏障边上,并拔出刀扔给了少年。

看来这是萧晏接了他的挑战,打算用男人间的方式来一场较量。

叶芷绾便不再插手,她一个翻身来到了屋外,又几步攀上了枯树的一支粗壮枝干上,在这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两人均被激起了兴致,他们从屋内打到屋外,又从屋外打到屋顶,最后又从屋顶打到树下。

叶芷绾看得很认真,萧晏一如既往地稳定,让她意外的是这个少年身负重伤竟然也能和萧晏打这么久。

两人虽打得有来有回,但终是少年不敌萧晏,他再一次被萧晏死死的控在了身下,并且双手双脚很快就被捆住。

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同的是,他这次被倒吊在了树干上。

少年喘着粗气,“我服了,不过你等着,有朝一日我必能让你成为我的手下败将!”

叶芷绾闻言蹦了下去,同时萧晏的胸口也因为长时间的打斗在起伏着,她匆匆瞥了一眼就很快看向少年,“你这小孩,全身上下就属嘴最硬。”

少年一哼,“人活着什么都能没有,但唯独志气不能没有。”

“好好好,你虽败犹荣行不行?”

叶芷绾哄着这少年,余光瞧见萧晏又倏地收回,因为他正在一脸阴霾的看着自己。

而后他同样阴霾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是我赢了好不好?”

叶芷绾扭头微笑,“我知道啊,七皇子当然更厉害了。”

萧晏没有接话,只见他手上握着吊起少年的绳索轻轻一松,树上那人瞬间往地上直直落去,直到少年的头颅在离地只有几寸之时,萧晏又重新握住,他冷冷道:

“这小孩招招置我于死地,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我要是跟他一样,他现在早是个死人了。”

叶芷绾的心跳随着少年的快速滑动也降了一拍,她忙奉承道:“所以说我们七皇子不仅赢了比赛,还赢了人品呢。”

“......那你还说他虽败犹荣。”

“我这是反讽啊,七皇子没听出来吗?”

“虽败犹荣听着怎么也是个夸人的词,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好吧。”

“怎么会呢,他居然对你出死招,我怎么可能会夸他啊。”

叶芷绾争着无辜的双眼给自己辩解,不过萧晏脸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她还想再说两句好听话,却被少年不耐烦的愤怒声音打断:

“你们两个说够了没?赶紧说正事给钱,小爷我还有事要走呢。”

“你给我闭嘴!”

叶芷绾和萧晏同时低头对他呵斥道。

少年被吼得一愣,他涨着脸撇撇嘴,“等会再说也行,不过你们两个打情骂俏离我远点行不行啊?最起码也别拿我开涮啊。”

“什么?”

叶芷绾蓦然望向少年,她嘴角抽动两下,“你别瞎说行不行,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打情骂俏了?”

“你应该这么问,你们哪里没在打情骂俏了。”

少年尽管处在很难受的境地,但也在此刻做出了一个他自认为看透了一切的表情。

叶芷绾翻个白眼,“你懂什么啊你。”

说完她没忍住斜眼去看萧晏,却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

叶芷绾赶紧挪开视线,上前解开少年身上的绳索道:“好了好了,赶紧去交代事情,别在这瞎放撅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