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五章 芥蒂萌生

    这个人自然就是她早上刚收的徒弟—九生。

自己今日之后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耶朔与叶昭行的武功不相上下,被发现只会有危险,而九生的轻功她看在眼里,只要自己将首饰换成银两给他,那此事就有了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叶芷绾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昭行你这两日想办法赚些银两,后面可能会用到,关于跟踪耶朔我另有人选,让那个人去会更合适。”

叶昭行微愣,“郡主你打算让谁去做?”

叶芷绾将昨夜与他分开之后的事情简单告诉了他,只是把宇文馨的报复换成了九生抢劫未遂掳了阳歌做人质。

一番思考之后叶昭行同意了这个计划。

随后两人一直闲谈到日暮时分才走出小巷,在交谈过程中叶芷绾得知她在与萧晏第一次去酒楼时,叶昭行在那个时候就见到了她,只是萧晏一直没有告诉自己。

知道这个事情之后的叶芷绾,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现在正是临到晚膳的时间,街上比白日里的人还要多上一倍,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以及各个酒楼的招呼声交织在一起,人声鼎沸,热闹极了。

然而叶芷绾置身其中,无心去体会四周的烟火气息,只在思虑着萧晏是何想法。

她一路来到使团驿站门口,呆呆的站着外面等待萧晏,筹划着怎么开口问他这件事。

突然,她感到腰间一个吃痛。

这凭空而来的重击让叶芷绾重心不稳踉跄着向旁边倒去,好在叶昭行反应很快即时扶住了她。

就是两人都没站稳之时,接二连三的撞击就已经接踵而来,直接把他们都撞倒在了地上,紧接着就是一阵匆忙的马蹄声踏过二人的身边。

叶芷绾在倒地的那一刻是头先着地的,她依稀记得有人在喊:

“云州刺史入宫觐见,闲杂人等速速闪开!”

不过眼下更让她在意的还是自己上方的叶昭行,他在十几匹马纷涌而来的时候直接扑在了自己身上,并将自己护在身下。

他带动两人身体翻滚到一边,才躲过了后面的踩踏。

叶芷绾晃了晃头,忙去问:“昭行,你怎么样?”

“我……无事。”

叶昭行低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上方传来。

其实叶昭行在扑身倒地的那一刻就挨了一脚重重的马蹄,并且直踩腰间,他将护在叶芷绾头部的双手慢慢抽出来,打算用手上的力量先起来,可是起身毕竟少不了腰间发力。

他还是略微高估了自己的体格,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全不痛,他在昂首起身的那一刻终是不敌骨头碎裂的疼痛,又一下子俯卧了回去。

而叶芷绾正仰着头看他,这一个始料未及的动作,让两人来了一个无比亲密的接触。

叶昭行的唇缘先是碰到了她的嘴角脸颊,又很快因着重力落在了叶芷绾的耳后发间。

温唇隔着些许发丝,呼出一口粗气,叶芷绾赶紧向上推了推叶昭行,却发现现在的他神情痛苦,喘息也有些急促。

叶芷绾看他这样便知道一定是刚才受了伤,她反手扶住叶昭行的肩胛,一边手肘撑在地上,打算让自己先从他身下出来再去找个担架过来。

不过她的身子才刚出来一半,就正对眼的瞧见了萧晏。

他手中提着一个食盒,脸上冷的就像一潭千年的寒水,与周遭的热气腾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们在干什么?”

萧晏的嗓音仿佛三九天大雪之后屋檐上结成的冰棱,冰寒又带有攻击力。

在他的视角来看,叶昭行吻的是她的唇。

叶芷绾愣怔一下,后又急道:

“七皇子你先来帮我照看一下昭行,我去找个担架来,他刚刚被马踩到了,应该是伤到了骨头!”

说着她将自己的下身从叶昭行身上抽出,就要离开,然而叶昭行一把拉出了她,借着力慢慢站起身子。

“郡主……不用,我现在没事了。”

叶昭行起来之后,身子还是明显的往前倾斜,额间在寒冬时节浸出了一层薄薄的密汗。

叶芷绾忙用双手扶住他,“你别逞强了,疾跑的马儿踩到腰椎上必会骨裂,听话,在这等着,我找担架来抬你!”

叶昭行还想再拒绝,自己就已经被另外一个人给搀扶住了。

“别动。”

萧晏毫无感情的过来做着一个人形支柱,眼里全是已经跑远的叶芷绾。

叶昭行将全身的力量尽量撑在自己身上,他同样看着叶芷绾的背影道:

“萧晏,谢谢你。”

萧晏面无表情把他向自己这边拉了拉,“举手之劳而已。”

叶昭行轻笑,“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是她。”

看到叶芷绾和萧晏在一起十分开心的样子,叶昭行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欠他一个正式的感谢。

他又组织了一些话语,不过话刚到嘴边,就被萧晏冷声打了回去:

“要谢也用不着你来谢。”

他的语气充满了冰冷与不耐烦。

叶昭行的千言万语就这么重新咽回肚里。

-

叶芷绾在最近的医馆带回了郎中与担架,与萧晏一起将叶昭行抬回了房间。

通过郎中诊断,确定是腰椎骨骨裂,除用药后还需要卧床静养百天。

耶曼是在郎中诊治期间回来的,她自告奋勇照顾叶昭行,再加上离宵禁的时间已经很近了,叶芷绾才不放心的跟随萧晏离开。

她幼时也被马给踩过,当时的痛楚她是真真切切体会过的,而且临走之时她看到了门外的耶朔,他的态度显然不愿意让妹妹照顾叶昭行,只是自己已经被萧晏拉走,不能再说些什么。

回宫路上萧晏看出她的担忧,便道:

“叶昭行的身子骨最多七日就能完全恢复,不过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我允许你近几日住在使团驿站。”

叶芷绾闻言惊喜抬头,“真的吗?”

萧晏听到她信以为真的答复,舌头微微顶在面颊,冷笑一声,“你觉得呢?”

“我觉得......”叶芷绾看他这样,惊喜变成尴尬,“我觉得七皇子应该是在说笑。”

“你知道就好。”

萧晏此话过后,叶芷绾再也没有说话,沉沉的跟在他后面。

而萧晏走在前方,心中越来越不是个滋味,叶昭行吻到她的那一幕不断在他脑海中回涌,就算他知道那是一场意外,可碰到了就是碰到了,最重要的是在那种情况下叶芷绾的反应是一点都不抗拒的,那他们独处的一下午时间又会做些什么......

联想到这些,他体内邪火直撞,突然停住靠近叶芷绾,面色幽幽。

“怎么了,七皇子?”叶芷绾也随之停住,不知他要做什么。

只听萧晏阴郁的问话一句接着一句传来:

“你们二人就这么急不可耐吗?找不到隐蔽的地方吗?还是说一下午的时间不够你们亲密?”

说完这句话他不听叶芷绾的回答,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急不可耐?隐蔽的地方?

这几句话一直在叶芷绾的脑中重复着,不断刺激着她的大脑,错愕,震惊,羞耻,愤怒同时占据她的内心。

萧晏把自己和叶昭行当成什么了,偷情的浪荡男女吗?

他的这些话真的让叶芷绾喘不过来气,仅仅只是因为一个意外,就让他这样看轻了自己,关键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和叶昭行的关系。

难道自己在他心里就是这种随便的印象吗?

叶芷绾喘平呼吸后追上前面的人,开口问道:

“你是在因为昭行无意间压到我身上这件事生气对吗?”

“什么?”萧晏没想到她会问的这么直白,一时没去承认。

“那只是一个意外,你知道的。”

“我是知道,但你看起来很享受。”

叶芷绾完全惊呆了双眼,“我?很享受?”

“对。”

“那你觉得我该怎样做,推开他再踹两脚吗?”

“反正如果是寻常女子,不会在那样之后还反手搂住他,只可能......”说到这里他没再继续说话。

因为他不想亲口说出来,女子只有对倾心之人的亲密不会展现出抗拒。

叶芷绾听他用了寻常女子这个词语速开始加快,“我们哪样了?还有你告诉我你想说只可能什么?”

萧晏没有回答她的最后一个问题,反问道:“你说你们哪样了,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叶芷绾在脑中回忆了很多遍,也没觉得自己和叶昭行有哪里逾矩的行为,她气恼全部涌上眉头。

“我们自小就在一起练武,经常会摔到一处去,今日这样又怎么了?哪里不对了?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说我们?”

她像萧晏一样连着问了三个问题,萧晏看到她一脸无辜又恼怒,简直感到不可思议。

自己曾经问过她很多遍她是不是喜欢叶昭行,她都回答说自己对叶昭行根本没有男女之情。

可是现在又做出一副打小感情就浓厚的样子,这不禁让他想起一个很遥远的回忆,一个困扰了他从认识叶芷绾以来就在不断反复琢磨的回忆......

萧晏垂眼轻笑一声,“没什么,你觉得好就好。”

叶芷绾在他沉默的这段时间跟着静了一会,联想到一种可能,她淡漠的问出心中所想:

“是因为在你心里,你认为我这条命甚至我这个人都是你的,所以才不可以和别人有过近的接触是吗?”

萧晏面露疑惑,“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你的表现看起来就是这样。”

“我没有。”萧晏把头偏向一边。

“不,这可能是你自己内心都没发现的想法。”叶芷绾说的很肯定。

萧晏不理解叶芷绾的思想为什么会跳跃到了这里,他忍不住将头正回来,“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

“因为我欠你。”

萧晏听到她这句话,准备张嘴说些什么,可叶芷绾摇头堵住了他的话语:

“你不用说不需要我的回报,我相信你是真的这么想,我也知道在酒楼里你说的三件事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然而就是这样会让我的心里愈发难受,时间久了你就会看轻我,因为你我心中都很清楚,你一直是给与者,我是受恩者,也许你真正想要我做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