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七章 强吻

    终于来到床榻边上,萧晏张开双臂一下子就倒身仰了下去,他望向上方的床帐,眼神带有一丝涣散,淡雅如雾。

只在片刻之后,他阖上了眼皮,呼吸也开始变得平稳。

叶芷绾给他脱去鞋袜外衣,扯来被子给他盖上,又去把手中巾帕加热了一下,轻轻给他擦拭脸庞。

萧晏光洁白皙的脸颊上只有眼角晕染了一抹赤红,连接到他深邃的眼窝,像是一朵娇艳的桃花,忍不住让人驻足欣赏。

叶芷绾换上另一只手慢慢向他的眼角探去,他的薄唇紧闭,高挺的鼻梁之下喷出来的热气尽数洒在叶芷绾的手心。

在叶芷绾的指尖还未完全触碰到他的眼角时,萧晏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

“说完宇文馨的事情之后,父皇向我要你了,要你做御前女官。”

叶芷绾倏地抽回手,他看到萧晏还是保持着紧闭双眼的姿态,她不确定这是梦话还是在和自己交流,便试探性的回了一句:

“那你怎么说?”

“我拒绝了。”萧晏答的很快。

叶芷绾愣住,“为什么要拒绝?”

“因为我不想让你去。”

“你为什么不想?”叶芷绾的声音明显在压抑她的不悦之意。

萧晏听到她的语气,突然睁开眼睛,“你很想去吗?”

此时他的眼神不似刚才那般浑浊,而是宛若冷峻的寒星。

叶芷绾往回坐了一下,认真答道:“是的,我想去。”

萧晏从床上坐起,身子向前逼近,“你知不知道这其中会有什么......”

他的话没说完,叶芷绾就堵上了他,“我知道,但我必须去。”

萧晏攥紧拳头,低声道:“你给我一个去的理由。”

叶芷绾知道关于这件事两人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一场交谈,她梳理了一下,道:

“其一,做了御前女官,会让宇文馨忌惮我的地位,从而减少阳歌被绑架这种事,其二,我可以接触到朝堂之事,不论是御史台还是军营,都有我要的东西。其三……其四……没了,就这些。”

第三点没有说出口,是因为还没有保障的事情她不想给萧晏虚无的幻想。

至于第四点,是她的私心。

萧晏听后冷笑一声,“所以你认为我没办法去帮你完成这些事是吗?”

叶芷绾侧头去看他,“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想再让你帮我。”

“可是我已经帮了你那么多,会差剩下的事吗?”萧晏直勾勾的看着她,语速很快。

“正是因为你帮了我那么多,我才应该及时止损,不再麻烦你才对!”

叶芷绾也在他话音落地之时就立马接上了话。

“及时止损?”

萧晏蹙起眉头,眼瞳好似化作一把锋利的刀刃,“你说不让我帮你是及时止损对吗?”

“我的意思是不想再让你为我涉险。”叶芷绾又道:“你可以不在乎,但我不能不明事理,一直白受你的恩惠,你懂吗?”

“所以你一定要同我要算的这么清,是吗?”

两人不断反问对方,仿佛一定要辩个输赢。

叶芷绾点头,“是,不然我心难安。”

“呵,好一个我心难安!”萧晏在轻笑两声之后贴到叶芷绾的耳边,

“那我问你,叶昭行去做这些事情,你心中会觉得对不起他吗?”

他的嗓音低沉,降到了冰点,眼瞳在此刻蓦地笼上霾色,意欲不明,让人分不清他究竟清醒过来没有。

叶芷绾郁烦爬上眉梢,“萧晏,我真的不知道你今日为什么一定要揪着昭行不放。”

接着她向后退了一些,与他拉开些距离又道:

“昭行与我都是将军府的人,我们身上本就有着同样的责任和使命,所以以我们的关系来说我为什么要感到对不起他?”

她说的很认真,却字字诛心。

萧晏眼睛直愣,快要失去理智,“那我呢,我们是什么关系?”

叶芷绾眸子闪烁一下。

“你是我的恩人。”

听了她的回答萧晏的眼角已经开始充血,他压抑着怒火字字道:

“叶芷绾,我和你说过了,我不图你的回报!”

看着已经是完全醉酒状态的萧晏,叶芷绾也开始烦躁,她不耐烦的轻吼:

“所以你这么做到底是图什么?”

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够乱了,现在居然还要跟一个醉酒之人据理力争。

叶芷绾略带愠色的望着面前之人,胸前止不住的起伏。

可此时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萧晏没心思与她多说,而是在她毫无防备之时忽地扑了过去,直接将她给压在了软塌上。

随后只在刹那之间,他的薄唇就重重的压在了叶芷绾的唇上。

浓郁的酒味和温热的呼吸瞬间在叶芷绾口中散开,萧晏猛烈的侵占到让她接不上气。

这个吻急促而又热烈,就如一场毫无征兆的狂风暴雨。

他把叶芷绾的双手高举在她的头顶上方束缚起来,双腿死死的压住她挣扎的动作,他不给叶芷绾任何反抗的机会,脑中只想告诉她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叶芷绾四肢用不上力气,她拼命的扭动自己的头部,希望可以躲过他的掠夺。

可萧晏察觉到她的抗拒,便将固定她手腕的双手换成了一只手,用空下来的那只手捏住她的下颌,顺到衣襟......

反抗无果的叶芷绾眼角在此刻划过一滴热泪。

其实她经过与阿依幕的交谈,已经觉得是自己多虑了,然而萧晏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在暗中标注好了价码。

萧晏慢慢注意到下面已经被泪水模糊的双眼,陡然清醒停下自己的动作,他慢慢离开软唇,声音发颤:

“芷绾......我,对不起......”

叶芷绾鼻尖泛起酸涩,哽咽去问:“你图的就是这个对吗?”

“我......不是,我,好像控制不了我自己。”萧晏语无伦次答道。

他想用手拂去她眼角的泪水,可叶芷绾抬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萧晏,你喜欢我吗?”

叶芷绾顺气之后问出这句话。

萧晏一愣,喉骨滚动一下,回答她:“是。”

“但这个喜欢是有代价的对吗?”

“什么?”萧晏有些不明。

叶芷绾闭上眼睛,又一滴泪落到锁骨,过了许久,她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睁眼道:

“如果这真是你从一开始想要的,我可以给你,但之后我们之间可以一笔勾销吗?”

萧晏听到她这么说,拧紧了眉头,他难以置信道:“叶芷绾,你......你在说什么?”

“人做好事总要图点什么吧,如果你是为了报北韩太子和家国之仇,也说不通,因为将军府,长卫军和我父亲都不在了。”

叶芷绾苦笑一声,“那不就只有我这个人了吗?还是说你是为了报仇才救我,然后就是为了有一天这样对我?”

这个念头是她很久前有过的一个小人之心,不过她从未信过,还骂了自己几句,但在这时她忍不住去想。

萧晏被她一连串的话语惊得久久说不出话,他没想到自己在她心里一直以来就是一个有所图谋的人。

有人在饮酒后没什么反应,而在遇到不高兴或者烦闷的事情时,就会急速进入醉酒的状态,恰好萧晏就是这样的人,

他原本已经清醒过来的脑子,在此刻开始混沌起来,他难过变成气愤,只记住了那句让自己最接受不了的话,他直着眼睛去问:

“你想和我一笔勾销?”

叶芷绾瞳孔微颤,“难道我按照你的想法来,这还不够吗?”

“叶芷绾!”萧晏咬紧牙关叫出她的名字,他不敢相信,她还是在这样误会自己。

萧晏感到现在头痛欲裂,脑子快要炸开,身边的一切都在天旋地转,只有下方的叶芷绾能入他的眼。

好,既然她这么想一笔勾销,那就如她的意。

萧晏双目泛红,两手并用粗暴的去解下方的衣襟。

叶芷绾感知到这个动作,心中布满了酸楚,她歪着头流泪,指甲嵌进肉里......

不过上方的动作只进行了须臾片刻,不知萧晏突然怎么了,竟慢慢从自己身上离开。

叶芷绾心底闪过一瞬惊喜,她忙坐起身子,以为萧晏今晚所做的一切只是酒后乱性。

不过在她看到萧晏手中之物时,就知道自己的猜想再一次被推翻。

他坐在床上,手中拿着一根沾染着血迹的长发,正冷冷的看向自己。

“这是什么?”

萧晏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哪里的东西,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久以来倾尽所有为她好的女子,一直对自己持有怀疑。

叶芷绾先从床上离开,她站在很远的地方,不知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现在萧晏的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她嘴唇翕动两下,“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想......”

“想什么?”

萧晏一腿盘坐在床榻上,一腿向上弓着,拿有发丝的手搭在弓起的膝盖上,神情低沉的就像要杀人一样。

叶芷绾心中一怵,怕他真的冲过来杀了自己,便狠心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我想多了解你一些!”

“你……你说什么?”

这次轮到萧晏发怔,他手心微缩,问道:“你为什么想了解我?”

“没有为什么,是我下意识的行为。”

叶芷绾也解释不了为什么,正如她如今对萧晏的情感变化也由不得自己的心。

萧晏因为她的那一句话,眼神泛起亮光,嘴角忍不住向上勾起。

他问道:“是你发自内心的?”

“是。”叶芷绾不假思索回道。

这个是让萧晏在心中考量了许久,最后他轻声道:“过来睡觉吧。”

“啊?”

叶芷绾看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换了两种极端的态度,觉得奇怪,她向后踌躇两步,警惕道:“一起?”

萧晏笑了笑,“你来这里睡,我去别的地方。”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叶芷绾摇头,“不了,我睡太师椅。”

她理解不了现在萧晏的所作所为,别人饮了酒耍酒疯,而他是真疯。

萧晏起身将手中发丝放在油灯上,让它蜷缩至燃尽,他走来叶芷绾身边,对着不断向后退的她一掌拍到颈后。

他顺手接住晕过去的叶芷绾,把她横身抱到了床榻上。

随后萧晏用巾帕为她擦拭了脸庞,为她盖好被褥,自己找来了纸笔,写下了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