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四章 我忍不了了

    “萧晏去了云州为什么不告诉我?”

“呃?”萧煜一呆,没想到叶芷绾的问题跨度如此之大,他吞吐回道:“我,那个,他说不让我告诉你。”

叶芷绾不解,“为什么?”

“因为......”萧煜答不上来,干脆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去问他呀,是他不让我说的。”

“你会不知道?”叶芷绾将手背在后面,一步一步走进他。

萧煜屏息连连后退几步,直到后背贴到硬实的砖墙上,他换上了哭腔。

“你们两个人吵架不要折磨我好不好啊!”

叶芷绾听了这话更加确定他是知情者,便摸出了匕首,在他眼前晃着,“你都知道我们吵架了,那他一定也跟你说了更多吧?”

匕首的刀刃在月光的衬托下,发出亮眼的光芒,显得更加锐利。

叶芷绾曾经杀人的模样萧煜是见过的,他吞咽一口口水,身子贴着砖墙向下滑了几寸。

“没有芷绾,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别的了,你小心点,刀剑可不长眼啊!”

说完他突然趁叶芷绾一个不注意从她臂弯下冲了出去,可他还没跑出两步远,脖子间就感到一阵窒息。

萧煜被迫停了下来,艰难说道:“芷绾,你......咳咳,你松开我。”

叶芷绾手上揪着萧煜后脖领间的衣领,反而又一用力,将他扯了回来。

“说!不然勒死你。”

萧煜向前扯着自己颈间的衣领,不知道叶芷绾哪来这么大力气,自己居然都扯不过她。

就算使蛮劲挣开了,估计也免不了一顿打。

他又环顾一圈发现院中没有一个人过来帮自己说情,便软声说道:

“我说我说,你先松开我,我......咳咳真的要死啦!”

叶芷绾这才把手放开,不过她很快就站到了萧煜身前,举起匕首挡住他。

“说吧。”

萧煜整理了一下衣襟,凑这会功夫他临时拼凑起一个理由。

“他说他惹你不高兴了,怕你一想起他就烦,然后就干脆和你一笔勾销,做陌生人好了。”

“他真是这么说?”叶芷绾手中匕首颤动两下。

“是......的。”

听了萧煜的回答,叶芷绾退去一边石凳之上坐下,“我知道了,你去和她们说话吧。”

萧煜慢慢靠近她,“能和我说说你们因为什么吵架吗?”

“因为......”叶芷绾话到嘴边又咽下,“没什么,就是些有的没的。”

过了一会儿,她反问:“他没告诉你吗?”

“说是因为御前女官的事。”

萧煜听到的也确实是这个原因,不过他觉得没这么简单,不然萧晏不会想冒险回南靖。

他想了一会,说道:

“根本不是因为这个对吧,跟我说说呗,你们两个的事有什么是我不清楚的,说不定我还可以从中调节一下呢。”

叶芷绾一笑,“可是他都说做陌生人一笔勾销了,还有什么可调节的呢。”

萧煜在脑中回忆了一下萧晏的所有话,他摇头肯定道:“不对,一笔勾销是你提的!”

“我......”

叶芷绾一时语塞,确实是她提的没错,可她那时以为萧晏要自己以身报答他,才说出了那样的话。

她揪起官服上的衣角攥在手中,局促道:“那是因为,也许是我理解错了他的意思,可是他又好像就是那个意思。”

萧煜听得迷迷糊糊,“什么意思啊?”

“就是你以前说过的一个意思。”

“我以前说过的?什么啊?”

“就是,就是咱们刚认识时你常说的。”

叶芷绾本来是不想说的,但她不想就这么不清不楚的与萧晏结束。

因为她已然动了心,而且这是她的第一次动心,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要搞个明白。

萧煜歪着脖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到底是什么,不过他从叶芷绾已经微微泛红的耳廓大概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不敢相信的试探问道:

“老七他非礼你了?”

“没有!”叶芷绾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忙解释道:“没有,他没非礼我,是我们吵架时我自己感觉出来的。”

“哦,我就说老七也不是那种人。”

萧煜收起好奇,反倒更不解,“那你是从哪里感觉出来他有那个意思了?”

叶芷绾只好把两人吵架的起因与过程给他说了一遍,除去萧晏饮酒失控的事情。

萧煜全部听完恍然大悟,“他那不就是明显的吃醋了吗?”

叶芷绾料到萧煜一定会这么说,她便一同道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怀疑:

“我知道,但是他的吃醋可能只是因为占有欲?或者是他对我有恩就把我当作了一只宠物的那种吃醋?”

萧煜听了她对萧晏的分析眉毛拧到了一处去,“怎么可能啊,他对你绝不会是你说的那种感情。”

“那他明明知道我和昭行只是因为一个意外才摔到一起去的,为什么还要那样说我们。”

叶芷绾提起这个就心烦,便气恼道:“就好像我们两个是不懂礼数不懂规矩的人一样!”

“那是因为他觉得你喜欢叶昭行,才会那么生气啊。”萧煜答道。

叶芷绾更不理解,“可我之前都跟他说过很多次了,我对昭行根本不是男女之情!他都不记得吗?”

“你说是这么说,万一你心里其实就是喜欢他呢,老七也不清楚你的内心到底怎么想的啊,对吧。”

“我要是真喜欢昭行我早就和他在一起了。”

叶芷绾不知道萧煜怎么也理解不了自己的想法,她又道:“再说了,如果我喜欢昭行,这也不是什么不能承认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在他面前遮遮掩掩呢?”

萧煜愣了愣,小声答道:

“可能是因为你碰到老七以后就移情别恋了,但叶昭行一回来你发现自己还是忘不了他,就索性两个都爱了......”

“萧煜!”

叶芷绾简直要被他气死,本来想跟他探讨一下萧晏的想法,结果把自己探讨成了这种三心二意的人。

她扬起匕首就朝着萧煜挥过去。

“我说过了,我对昭行没有男女之情!”

匕首从萧煜耳边擦过,他吓得腿都打哆嗦了,遂赶紧颤着声音道歉:“芷......绾别生气,我错了......”

叶芷绾绕开他从枯树上抽出匕首,恼道:“真是跟你白白浪费这么多口舌,什么也没说明白。”

说着她向九生房内喊道:“九生,快一点,我们要走啦!”

萧煜扶着石桌回味了一下叶芷绾说过的所有话,他才想明白一个早该看出来的真理,只是他一直以为是老七个人的单相思,自己才铆足了劲的撮合两人。

而现在她的反应就能证明,老七没有白白付出!

他鼓起勇气走向叶芷绾身边,“你喜欢老七。”

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而非疑问。

叶芷绾一怔,迟迟没有回答。

过了很久她答非所问,“可是在他心里,我是那种女子。”

萧煜的记性不是很好,他忘了萧晏说的到底是什么话让叶芷绾心生误会了,但他知道萧晏绝不是那个意思,而且此刻他只想大喊出来:

“我真的忍不了了!”

叶芷绾被他这一喊吓得都变了脸色,“你发什么神经?”

只见萧煜一把将她拉到了一个很是隐蔽的角落,他左右看了看后才开始说出自己已经憋了很久的话:

“芷绾我告诉你,其实你和老七在十年前就见过,当时他和你一起掉进了一个猎人布置的陷阱里,是你忍着腿疼照顾了他三天,从那以后老七就再也没忘记过你!在南靖时他一眼就认出了你的长命锁,所以才一直这么照顾你!”

说完萧煜长呼了一口气,感到舒服多了。

终于可以让叶芷绾不用再怀疑萧晏对她的感情了。

叶芷绾愣神许久,她的记忆回到十年前,那个跟她一样倒霉的小男孩,在自己摔下来以后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你放心,我肯定会把咱们两个给带出去。”

他说完这话就挣扎着起身去攀土壁,就在他攀到一半,叶芷绾也觉得他可以的时候,小男孩直直的重摔在了她面前......

这一次,他彻底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叶芷绾只好爬过去照看他,在这期间叶芷绾去问他为什么受伤了还要逞能。

他答:“因为我是男子,理应照顾女孩子。”

因为那时两人身高相仿,叶芷绾便回他:“咱们还不知道谁大呢,倘若我比你大,该是我去攀土壁才对。”

说完两人便探讨了年纪,发现是小男孩比她大了一岁,这个结果一出,他鲜少再言语。

因为到了后面的几天都是更小的叶芷绾去照顾他。

想到这里叶芷绾突然笑出了声,原来萧晏小时候竟这么要强。

萧煜见叶芷绾呆笑,便伸手去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知道老七对你的心思了吗?”

叶芷绾半回神,“什么心思?”

“喜欢你的心思啊。”

“那时我才八岁,他不过九岁,就懂情爱了吗。”叶芷绾感觉到了什么但她就是想去确认。

萧煜却撇了撇嘴,“怎么就不懂了,叶昭行把你们拉上去以后,你还跟老七说是你未来夫君来救你们了呢。”

叶芷绾一惊,心想自己还说过这话?

她诧异问道:“我何时说过?”

“怎么就没说过了,老七还能满嘴胡诌污蔑你吗?”

叶芷绾静下心开始回忆,自己为了不嫁进皇宫,吵闹着要嫁给叶昭行那几年好像还真是八九岁的年纪。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对一个陌生人也能说那样的话。

她无奈一笑,“我当时刚知道嫁给谁便要跟着谁住,而我不想嫁进皇宫里面,才逢人就说自己要嫁给昭行的。”

萧煜当下只后悔自己没有早些说这件事,他大彻大悟感叹道: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在你和叶昭行有亲密接触的时候,老七会那么生气了吧。”

“好像知道了。”叶芷绾小声答道,又嘟囔一句,“可是那么小的时候说的话他也当真啊。”

“正是因为那么小才会当真的啊,那个时候的喜欢可不就是一辈子吗。”

萧煜为她解释了原由,也顺便暗示了一下萧晏的心思。

叶芷绾想起自己这几日为了猜他心思所受的苦水,便问道:

“他为什么不早早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