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五章 山中怪事

    萧煜经她一问也发现自己好像在无形中得罪了萧晏,他有些后怕道:

“因为他觉得当年在你面前丢面子,一直不想承认。你可一定要装作不知道啊,要不然他就打死我了。”

叶芷绾噗嗤一笑,“那有什么丢面子的,正常人不受伤攀那种光滑的土壁都攀不到一半,他已经很厉害了。”

“哎呀,老七他心里过不去啊,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子面前,让她知道自己曾经办过那么丢脸的事,多难堪啊。”

“不难堪。”叶芷绾笑着摇摇头,“我觉得他那么小就懂得保护女子,挺棒的。”

“呦呦呦,这就不难受啦,还开始帮他说话了。”

萧煜将双手掐在腰上,“哎,我可真是厉害坏了,帮了他这么大一件心事!”

叶芷绾现在看着萧煜犯贱的模样也只觉得好笑,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到这么舒心过了。

“你们在笑什么啊?”

九生突然蹦到两人中间。

叶芷绾瞧见九生出来,去打趣他:“你还知道出来啊,我还以为你要把房子搬走呢。”

九生有些费力的提了一下肩上的包裹,给叶芷绾送去一个眼神,“师母,你应该知道是什么。”

“......”

叶芷绾言语一停,原来是那一百两银子。

真是,萧晏也不说换成银票给他。

这一会背回解语堂得有多累啊。

----------

云州距离京都不远,萧晏在他离宫的当日就到达了云州,那日他换上素衣在云州城内打探了一天,发现城中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一片祥和,丝毫没有受瘟疫的影响。

他虽有一丝疑虑,但在看过每个医馆都在有条不紊的医治病人之后,就打消了疑虑。匆匆去了云州城的南城门。

这云州地处北韩的最西边,一共有三个城门,分别是东城门,西城门和南城门。

其向西就是鹘月境内,向东又通往北韩各州,所以西城门和东城门是云州最络绎不绝的两处城门。

而萧晏要去的则是罕无人烟,常年紧闭的南城门。

他轻松翻出城墙,看到眼前一切,还是不由得被自然界的鬼斧神工所震撼。

因为从这里出去是多座绵延不绝的陡峭高山和一条湍流的江河,这条江河以昆仑山为起源一路流至南靖境内。

起初它是北韩与南靖的分割线,但近几十年内,由于长卫军的出现,一点一点将这条江的下流变成了南靖的领地。并取名扬子江。

不过萧晏所处的这一段江河山川不属于任何地方,因为这里地势实在过于险峭,连人都走不过去,更不要说开辟城池住人了。

但这也恰好成就了云州城的繁荣,因为有着这道天然的屏障,北韩与南靖只会在东边的青山四周开战,战火从来牵涉不到这里。

萧晏望着看似就近在眼前的座座大山,握了握手中佩剑,义无反顾的走了过去。

他只要翻过座座高山,跨过那条江河,再一路向东南方向行个百里平原,就能到达南靖……

萧晏上路之后才发现这条路比他想象中的要好走一些,他本以为自己会一路斩着荆棘方能过去,可都走到了半山腰,路还是出奇的通畅不说,杂草中更有人踩踏过的痕迹。

如果说山脚下有路还说得通,兴许有胆大的百姓来这里冒险猎奇,但这山腰处的路还是这样好走就有些怪诞了,尤其又是在这种三国交界的不毛之地。

萧晏立马提剑警觉起来,他顺着这条后期形成的道路又走了一段扭转的路程。

直到一刻钟后,路线戛然而止,萧晏也随之停下,他着眼观察四周。

前方和是望不到头的及腰荆棘草丛,一边是险峻的山崖,一边是布满了密密麻麻藤蔓的山体,上面还生长着耐旱的侧柏,层层屹立在直入云间的巨石土壁之上。

萧晏先向山下忘了一眼发现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后,便使剑挑了挑身边似蛇的藤蔓。

剑刺过去,传递回来的力度时轻时重,这说明藤蔓后方不是巨石就是土壤。

他只好收回剑又观察一会,就在停留的片刻时间,剑锋所指的方向让萧晏发现到了一个可疑之处。

他眼睛一亮,蹲下拨开脚边看起来有些松散的藤蔓根部。

果然,这里的藤蔓后下方有个大约能通过一人的漆黑洞口,萧晏用剑向里试探一下,发现这是一个斜向下的山洞隧道口。

他起身砍断两截粗长的藤蔓,将它们拼在一起又固定在上方之后,顺着藤蔓一路向洞口滑行了下去。

这个隧道不长不短,萧晏砍断的藤蔓完全够用,直到他稳稳落到地面上,藤蔓还垂在地上很多。

由于光照不足,萧晏只能感觉到自己身处在一个十分宽阔的山洞里,气氛压抑且空气混浊,他从身上扯掉一块布蒙在口鼻之上,又闭眼适应一会才勉强看清这里的景象。

然而就是这一眼,让萧晏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在他身侧下方的周围,他看到有数不清的眼睛突然凭空出现,还泛着幽幽的暗光,全部紧盯着自己。

他一手提起剑一手牢牢抓住那根藤蔓,准备及时上去。

不过就在萧晏还没什么动作之时,一声类似婴儿的微弱啼哭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萧晏一愣,又竖起耳朵去听。

“呜......呜呜......”

这次还包含了老人以及女子的哭声。

萧晏手中没有照明之物,他紧抓着藤蔓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呜呜呜。”

他们像是只会哼哼,不会说话。

萧晏心想难不成这山中还有野人?

过了一会儿,他又推翻自己的想法,因为野人一般体型都十分高大,而自己身边人的眼眸视线都比自己低很多,最高的也只到自己的膝盖处。

他又问:“你们能听得懂我说话吗?”

回应他的还是一叠又一叠的呜咽声。

萧晏用剑指向身边最近的一双眼睛下方,想试探一下他们究竟是什么。

而那双眼睛察觉到自己的这个动作忙退后了几步,其他人看到他的动作也跟着后退。

萧晏在剑指到那人身上之时,他感觉得那是棉花的柔软,便说道:“如果你们听得懂我说话,就回我一声嗯。”

“嗯嗯......嗯!”

听到这个答复,萧晏心上一紧,继续道:

“你们口中是不是被人塞了什么东西才不能说话?”

“嗯嗯......嗯嗯!”

“那你们是云州百姓吗?”

“嗯嗯......嗯嗯嗯!”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激动。

萧晏松开藤蔓,向其中一人走去,“你们别害怕,我只是路过这里的,现在我先帮你们解开拿开嘴里的束缚。”

那些人听到这句话,更加激动起来,纷纷向他这边凑,却又不敢凑得太近。

萧晏依次拿出靠近自己这边几人的口中之物,还不等他开口问话,就听几声急促又带有慌怕的男子声音传来:

“求求您救救我们吧!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是啊,我们真的要熬不住了!”

“好心人,真的求求你了,我真的不想死啊!”

萧晏在洞中待得时间久了,便能逐渐看清一些事物,他看到刚才说话那几人全部跪在地上,身上皆被五花大绑,只能弯着膝盖活动。

他用剑挑开绳索,忙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人身上失去枷锁,但一时也虚弱的站不起来,只能瘫坐在地上捂住口鼻,悲声回道:

“我们都是感染了瘟疫的云州人,因为云州城中医馆不够救治,我们便没日没夜的在医馆外面排起长队,直到有五日前府衙来人说京都派了官员来接我们去临州救治,我们一时欣喜若狂,便急忙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说到这里说话那人忍不住的抽噎,待他平息过后才接上了话:

“可谁知到了府衙里面以后,突然就冲出了很多衙役将我们打倒在地不说,还给我们蒙上头绑成这样直接送来这里让我们自生自灭。我们里面有些身子强壮的男子想跟他们反抗,可结果就是被打的半死不活......”

说完,一个七尺男儿就这么哭了起来。

萧晏手中执剑的手已经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这里足有几百号人,里面包含着大量的老弱妇孺,她们由于吃不消五日的饥寒交迫,在遇到有人来拯救他们时都没力气向这边爬过来。

他走到后面的人群中,一一为他们解开身上的麻绳。

而那些人见到自己得救之后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连连向后退,他们一边退一边孱弱说道:“我们......有瘟疫,不要......不要传给你了。”

说这话的人有的还抱着刚出世的婴儿。

顺着他们后退的视线,萧晏看到角落里躺着很多人,他们紧闭着眼,脸型消瘦枯槁,穿着朴素,保持着被绑的姿势。

看到这一幕,萧晏的鼻尖泛起酸涩,他知道,那些人的生命就这样停留在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冰冷山洞里。

而现在回想起今日他见到的云州城里被救治的人,身上珠光宝气,一看就是些达官显贵。

他起身顺气,“你们放心,我定会让你们得到应有的救治。”

“可是我们就算出去了,让衙役们看到了也只会把我们重新打回来,说不定还会连累你啊。”

这些人欣喜过后,想到到是更为严重的现实问题。官府想让他们死,那他们就一定活不了。

萧晏去拉了拉藤蔓,凝声回道:“放心,有我在你们绝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先拉起一名怀抱婴儿的妇女就向上攀去。

有几个身子还算强壮的男子紧随其后。

萧晏与他们分拨交替将下面的人全部运上来之后天色已经到了第二日的清晨。

只是他们本就受病情影响,再加上困了五日,所以大部分人现在羸弱的连路都走不了。

萧晏为妥起见,他吩咐他们慢慢向南城门移动,自己先回去叫人。

而这些人看到萧晏要回云州城去找人,却吓得说什么都不肯留在原地,宁可拖着身子逃往邻州邻国也不肯回云州。

可以他们现在的身躯恐怕还没逃到一半,就会命丧在路途之中,当下只有先去往云州才能保住众人性命。

萧晏思量片刻,掏出了自己的狼图腾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