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十九章 见字如“面”

    叶芷绾得到心中长久期盼的回答,忙跪下领旨后与宋与洲离了紫宸殿。

她趁着宋与洲交接公事之余回了一趟解语堂,找到九生跟他交代了余下事情。

事毕后早早骑上金马来到城门前等待。

-

一炷香的时间,宋与洲带着补给物资,几位官员以及一整只军队,快马袭来。

他认得城门前的那个人。

宋与舒回家后与自己讲了重华宫有一位宫女为她反抗清平郡主恶行的事情。

所以在调查宇文馨后续之事时,他专门事事亲为,就怕有人供出对此人不利的话语。

但事情的发展让他出乎意料,宋与舒与重华宫众侍女齐齐道了她并无逾矩之行。

这让他对面前这个祥瑞之星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夜里,云州南城墙的最上方,高挂着一排惨白的头颅。寒风无情卷来,头颅左右摇晃撞在一起,渗出骇人的景象。

在这之下,有一个临时搭起的帐篷,其中的人刚刚有机会坐下休息片刻。

整整两日,萧晏未合过眼。

搭建安济坊的守城军仅仅一日就变成了安济坊中的病民。

城内那些执着的百姓还在敲打城门,誓死要将亲人接回家中。

一墙之隔,两个喧闹的世界。

让他静不下来。

如果不是卫青宇过来给他闻了软筋香,他是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手中的活计,因为他怕自己一旦歇下,就再也起不来了。

苑可卿端着一碗热粥来到他身边,“七皇子,吃点东西吧。”

萧晏浑身无力,低着眼眸,“我没胃口。”

“没胃口也要吃些,宋大人已经回京请派支援了,相信很快就会到达云州,你可以歇会了。”

苑可卿持着羹勺向他嘴边凑。

萧晏使着力气抬起胳膊,“我自己来。”

直至他吃下半碗,苑可卿从怀中掏出两封书信,“七皇子,这是今早京都送来的两封信。”

萧晏瞥见书信,将碗搁到一边,“为何现在才给我?”

“当时你正忙,我便想等你歇下了再……”

她还没说完,萧晏就先接过了那两封信。

他着急的向前挪动身子,借着烛火去看第一封。

上面写着:

我已将此事全数报给皇上,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宋中丞应当也已经到了云州。

这句话后面有几滴浓墨晕染在一起......

再往后看:

你还好吗?照顾好自己。

见字如面。

赵芷绾。

萧晏手指摸上最后几字,有些发抖。

就在他琢磨最后几句话的意思之时,“见字如面”之意真真切切的展现在了他眼前。

他的目光穿过烛火流睇到了一道青绿色的亭亭身影,在淡弱的火光照影之下,她是那么的缥缈不定,似假似真。

萧晏不敢相信的抬眸去望,面罩之上的一双繁星杏眼,他再熟悉不过。

见字如面。

叶芷绾此刻就站在他眼前。

萧晏闭眼又睁开,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站起身来,“你来干什么?”

“我来帮你。”

“这里不用你,你给我回去!”

叶芷绾端起地上的粥,“想赶我走,也先养足了力气再赶。你看你现在连站起来都费劲。”

她在登上城墙之时,卫青宇就给她说明了萧晏的情况。

染疫无疑,只是他身子骨硬朗,才没有像别人一样表现出太多的症状。

她手持瓷碗走向萧晏,他向后退。

“别过来。”

叶芷绾没有停住脚步,“你吃完我就不向前走了。”

萧晏伸手接过,一口一口往嘴里送。

“你瞧你,长出的胡茬也没整理。”

叶芷绾端详着萧晏的面孔,几缕碎发扫过直挺的鼻梁,被风带起,略显沧桑。

他手上一顿,低下头,“太忙了,没时间。”

叶芷绾知道萧晏是个一丝不苟的人,再累也会让自己以清爽整洁的姿态示人。

她眼见粥到底,说道:“朝中来了很多官员可以帮你打理云州的事情,你累了两天该歇会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萧晏重新带上面罩,“不行,有很多事还没处理好,还有你根本不知这其中有多凶险。”

“我知道。”叶芷绾上前几步。

“来的路上宋中丞将这里的所有情况都告诉我了,我在刚才也已经和杨将军,卫太医都谈论过这里的事了。”

萧晏眼中只见到她不断上前的动作,他不禁连连后退,直到碰到城墙边上,他现在无力阻止她,也不敢接近她。

他轻声斥责:“你能不能别再过来了?”

“那你答应我先闭眼睡觉。”

叶芷绾手上蓄了一股力,没理会他的警告,继续向他靠近。

萧晏把手指放在鼻尖,不敢呼吸,偏过头无奈回她:“我不是不想睡觉,是根本睡不着。”

“睡不着?那我来帮你一把。”

叶芷绾趁着萧晏下望城墙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步来到他身边,一计肘击用力顶向他的后颈。

萧晏其实是反应过来了的,但他闻了软筋散,面对叶芷绾的偷袭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渐渐失去意识。

而叶芷绾起初也没想选择用肘击,但她怕自己的一掌力度对萧晏来说起不到作用,反而白白让他受罪。所以才选了更有力的肘击。

只是,刚才的力度好像真的有点大了,她的手肘到现在还有些微微作痛……

此时,几个上城墙禀报的官员被这一幕吓得不敢吱声。

他们一行官员从京都出发,全都秉着以宋与洲为长的理念议事。可一路走来,他们发现宋与洲事事都会与这个赵女官商议过后才下定论。

再加上有叶芷绾批阅有关宇文家奏折的事情在先,在官场混迹多年的他们自然很快反应过来这个道理,有龙恩在身,谁敢不从?

不过从她一到云州就下达的封闭东西城门和城中所有医馆、管理百姓人流活动、清洁城中环境水源以及彻查疫村源头等一系列命令来看。

这个赵女官好像又不是个摆设。

就是着实没想到她对皇子也敢下手,尤其是以冷酷无情出名的七皇子。

这得是多大的龙恩才敢行出此事啊!

他们几个快速汇报完叶芷绾交代过的事情过后就去给自己找了些活计做,生怕这个雷厉风行的女官在御前给自己告一状。

叶芷绾扶着萧晏听完众人汇报就准备把他往帐篷里送,由于晕厥过去的人会比平时更沉重,导致叶芷绾撑着他走路有些费力。

在一旁很久的苑可卿走上前来,“赵女官,我来帮你吧。”

她说着就要搀上萧晏的臂弯。

叶芷绾瞥到这个动作,一手快速搂到萧晏那边的胳膊上,不给她下手的地方,回绝了她:

“多谢可卿姑娘,我一个人可以。”

苑可卿的手停在半空,不再言语。

说着也怪,叶芷绾经她这么一说,身上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三两步就把萧晏带回了帐篷。

她给萧晏盖好被褥,不留一点露风的地方,又点了些卫青宇带来的艾草雄黄香,放在帐篷一侧。

做完这两件事,叶芷绾起身向城楼下方走去。

在她行至阶梯拐角处时停了下来,她望向一袭黑衣的苑可卿,“可卿姑娘,你应该也累了,早些歇着吧。”

现在的她不似在宫中时穿的那么娇艳,而是简单束起长发,着了一身利落的男子便服,像个高冷的公子。

苑可卿低身行礼,“我住在七皇子旁边的帐篷,赵女官去忙就好,我会在这里照顾他。”

叶芷绾微微攥起拳头,没再说话扭身去了城外。

朝中来的士兵接过了守城军的差事,照他们的速度来看,安济坊有望在明晚竣工。

叶芷绾拿出一垛垛雄黄艾草,来回到处熏着。

现在是夜里,百姓们多半都已睡去,只有几个固执的人一直扒着城门,与那头的亲人隔墙落泪。

待她将药草全部熏完,那些人还在那里。

叶芷绾中间过去劝过很多次,可都无果。

因着现下不宜造成慌乱,她最终隐下了想法,等着明早再说。

她去了太医院所在的帐篷,隔着帐篷相望,里面的人都在挑灯夜读,看着也是一副焦头烂额的景象。

叶芷绾不懂医术,不敢进去添乱,正当她提腿要走之时,一道温柔的声音叫住了她。

“赵女官请留步。”

她回头去瞧,向前作揖,“卫太医,怎么了?”

“七皇子他还好吗?”

“已经睡下了。”

卫青宇放心的点点头,“那就好,我劝了他许久也没能让他睡下,还是赵女官有办法。”

叶芷绾心虚一笑,“现在这种情形,他睡不下也是情理之中。”

得知萧晏已经歇下,卫青宇微微叹气,道出当下紧急之事:

“此次瘟疫日渐离奇不可控,有些人昨日还无大事,今日脉象就虚弱不平,也许没几日就会离世,可我到现在还没能寻到一点苗头……”

“卫太医别灰心,我已命人去找了最初那老妪的家人,也命人去了村子找线索。”

“可……我听说老妪死后她的家人都不见了,我怕多半也是……”

叶芷绾确实也怕这种情况发生,那名老妪与儿子儿媳在一起生活,生活拮据,但也充实。

据官员报来的消息得知,老妪生活简单,在染病之前并未有过什么特殊行踪,每日只有种地卖菜这两件事。

由于老妪年事已高,在染病三日后就去世了。

她的儿子将她下葬之后,就与妻子一起离开了云州。

叶芷绾觉得他们应该在逃往邻州的那一批人里,她去安慰卫青宇:

“我核对了邻近几州统计出来的病民名单,现在还没有老妪的亲人在里面,再等等,早上应该还会有更完整的名单传回来,咱们先不要将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

“好。”

卫青宇看着叶芷绾已经被烟熏黑的双手,不禁说道:“赵女官一日奔波,到了云州之后又交接那么多事务,还是早些去歇息吧。”

叶芷绾摇头:“马上就天亮了,我还有事情要做,还是卫太医要当心身体,现下你们才是百姓的希望。”

“行,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卫青宇翻着医书回去,叶芷绾去找到宋与洲向他交代了一下天亮之事,又投身进了安济坊巡视病民以求一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