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十四章 有我陪你

    苑可卿捂着被误伤的手臂寻机会去阻止萧晏还在自残的动作,可他眼里已经充满了混沌,只提着剑一会对着向前来阻挡之人,一会对向自己。

他的意识是迷惘的,但武力丝毫不减。

起初安排好的一队侍卫均被他不同程度打伤在地,几名太医被吓得蜷缩在角落里,场面一度混乱不已。仅有卫青宇和苑可卿在身前极力阻止着。

萧晏的身上多了很多道伤口,只有颈前还有几条暗红血管不断在抽动,像是要蓄势爆开一般,窒息的感觉也随之而来。

他一手掐上自己的脖颈,企图此举可以让自己好受一些。

但这种伴有湮塞的剧烈疼痛让他抓狂,天旋地转的景象他不知还要承受多久,此刻他只想结束这一切。

萧晏怒吼一声用力甩开身前两个人影,眼中只能看到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

他迷蒙着双眼顺手缓而举起长剑,架在肩侧一点一点向脖颈处凑去......

苑可卿被他甩到了很远,她见此情此景忙手脚并用的向萧晏爬去。

然而就在她刚刚起身之时,就见账外快速奔来一个身影,从她身边略过,来人几乎是像一只离了弦的箭一样擦过地上所有人,想也不想的直冲萧晏而去。

她在电光火石间打掉萧晏手中长剑后紧紧抱住了他。

这一幕让原本担忧惊慌的众人多了几分震惊。

刚才那个谁拦杀谁的七皇子竟在此刻静了下来。

叶芷绾的头贴在萧晏胸前,感受着他不平的呼吸,自己的气息也久久平复不下来。

她双手缠绕到后面十指交叉禁箍住他的双臂,上气不接下气道:

“萧晏,是我。”

她不敢想象萧晏此时会有多痛,也不知说些什么能让他好受一些,她只能希望用这种方式让他感受到一丝慰藉。

萧晏的目光从地上的青剑转到胸前的头顶上。

叶芷绾因着一路奔跑,头上的黑袍已经搭在肩上,墨丝随意盘起一个发髻,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肩膀上还有一道长剑划过的伤口在向下滴血。

她朱唇轻动:

“太疼了我们就躺下来休息一会,我陪着你好吗?”

萧晏垂着头大口喘息,只有面前这个人不随着周遭景象转动,他缥缈不定的残存理智告诉自己要推开这个人。

可他抬动手臂,却使不出力气。

他明明还有大把力气,对这人就是怎么也使不出来。

他在此刻确实有些贪恋这个怀抱。

萧晏把头深深抵在叶芷绾的头顶,双手轻轻揽上她的腰,痛苦呢喃:

“我好难受......”

叶芷绾回之更深的相拥。

她想告诉萧晏,你有多痛我就有多痛。

宋与洲比叶芷绾慢了一步进来,他静静望着叶芷绾将萧晏慢慢带到地上,再让其躺在自己腿上像哄孩子那般哄他。

这一刻,他第一次发现了七皇子的软肋......

“时间到了!”

卫青宇大呼一声惊醒众人,他在叶芷绾进来后就一直守在熏香旁,眼见香燃至最底急忙端来两碗汤药,先递到萧晏嘴边一碗。

“快喂他喝下去,先将裂影虫给逼出来!”

萧晏靠在叶芷绾怀中,神色痛苦,抬手就要去打翻身边的叠影。

叶芷绾连忙接过,把他伸起的手臂拽回,柔声道:“听话,喝了就不疼了。”

萧晏眼中含混回眸,叶芷绾面上带笑去轻抚他的额间。

然而下一瞬,叶芷绾便瞄准时机猛地持住他的嘴角,将汤药给他灌进去大半碗。

为了防止萧晏吐出,叶芷绾还顺带做了一个唬人的向前吹气动作,从而让他下意识的向后一缩,把药咽进肚中。

所有人看到她这个动作都被惊得不敢言语,就连意识不明的萧晏脸上都闪过一丝愕然。

叶芷绾顾不得那么多,又用着同样的办法喂他喝下去了剩下的一点。

汤药全部喝完,约有一盏茶的功夫,裂影虫就纷纷从萧晏的体内主动钻了出来。

因着他身上各处均有伤口,所以裂影虫在出来时都选择了就近的空隙。

但是它们全都是吃饱喝足了才出来,身子比刚放出来时都大了几倍,撑得萧晏的伤口血肉逐层翻滚在外,隐约能够看到白骨。

他痛得蜷起身子,完全卧在叶芷绾的身上,额前大汗淋漓,手上紧抓住她的衣角,不断发出痛苦的低吟。

叶芷绾看着那一道道骇目惊心的伤口,心里跟着作痛,犹如摧心剖肝,她把萧晏的头搂在胸前,声音哽咽:

“撑住,马上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如此惨烈景象的结束,萧晏也跟着晕了过去。

卫青宇清点过所有裂影虫后立马着人焚烧了它们,他端起第二碗汤药。

“快,别耽误时间!这是用来生血补气的,必不可少。”

叶芷绾接过一勺一勺喂下,可萧晏紧闭的薄唇,让药浪费了大半。

她心急火燎,去问:“卫太医,他喝不进去怎么办啊?”

卫青宇同样焦急却又无奈,“药我已经煎制了许多,不怕浪费,但也只能这样喂了。”

“这怎么行,岂不是会耽误他的身子吗?”

叶芷绾捧着面色惨白的萧晏,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眼见药碗到底,她低声对卫青宇道:

“卫太医麻烦你再端来几碗汤药,再让帐中的人全部离开这里,只留我一人在这里就好。”

“好!”

卫青宇听过很快办妥所有事情,他给叶芷绾带来了三碗汤药以及两床被褥。

就是他还未来得及讲述注意事项,叶芷绾就将汤药嘴对嘴的喂到了萧晏嘴里。

她用舌尖撬开萧晏的皓齿,让汤药能够完全流进他的喉管,几口之后再将他扶起顺气。

虽然这个法子也不能将汤药全部喂进去,但比只用羹勺要好很多。

这样几个来回之后,一碗汤药喂完,叶芷绾去问了卫青宇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

“他能醒过来的对吗?”

卫青宇手写着药方的手一顿,“我不能完全做这个保证。”

叶芷绾心间不由随着他的回答一沉,连着上身都跨了几分。

“不过......”卫青宇又接上话:

“不过七皇子他体格十分健硕,常人在裂影虫进入体内后就晕厥过去了,以他今日的反应来看,十有七八会没事。”

“十之七八?”叶芷绾反问:“那剩下的二三要怎么办?”

卫青宇停笔写完药方,起身去给叶芷绾包扎伤口,“剩下的二三可能就要麻烦赵女官了。”

他又将手中药方交给她,逐一交代:

“七皇子在接下来的几日会因为失血出现严重体寒之状,要准时每两个时辰喂一次补气益血之药,但又怕二者相冲,所以要在服药之后的半个时辰补一次中和之药,如果不出意外,三日就会醒来。”

“只是赵女官恐怕要休息不好了,你来到云州还未曾合过眼,刚才夺剑还受了伤,不如将此事交给他人来做......”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卫太医每日还要煎药,您也未曾歇过,早些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叶芷绾回绝了他的提议。

这个结果也在卫青宇的意料之中,他向前作揖,“好,那在下就先告退了,我会按时送来汤药。”

道完他就退出了帐篷,没有立刻回自己煎药的地方,而是抬头仰望了片刻天空。

天上有一颗很是明亮的星星,他对着那颗星星默念:

合妃娘娘,小殿下有人疼了。

......

叶芷绾在卫青宇走后将第一次喂药的时辰记了下来,她又让帐外守卫叫来宋与洲,将这几日的事务全部移交给他打理。

他走前递来一封信,是叶昭行的来信。

上面写着叶芷绾来云州前对九生的交代。

他们两人联手救出了耶朔囚禁的人,经叶昭行认过确实是那个教书先生无疑,不过他已经被吓成了痴傻之症,一问三不知,兴是受到了家人惨死眼前的刺激。

叶昭行写的很全面,他们问过郎中,有一半几率可以治好。

信的最后是照顾好自己。

叶芷绾看过提笔给他写了回信后,将两床被褥全部盖在了萧晏身上,他已经出现了体寒之症。

她握着萧晏的手来回搓着为他取暖。

听着呼啸风声,心中感慨万千。

这里位置偏远,又处山谷当中的背风之地,寒风卷过此地会留下犹如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她幼时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被吓得不敢睡觉,就算母亲告诉她那是风,她还是很害怕。后来是赵梓陪着她睡了几日才好。

如今听到风声虽不会害怕,却忍不住回忆那个有人爱护的自己。

她其实也担心自己此行会在这里出什么意外,不过在那种情形下,对萧晏置之不管她做不到。

而且除此之外,她还蕴藏着一个不可言说的私心,她需要在北韩朝堂上做出一个成绩,稳固自己的地位。

她来到云州凡事都会事必亲躬,让每一位病民以及官员都能无时无刻看到自己劳碌的身影。

她需要民心,需要像样的政绩。

因为她通过在北韩的这些日子已经逐渐参透了物极必反之理,也许将军府的冤情远远没有她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明冤之路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好走。

所以她更需要一个强大的后盾……

但这个私心叶芷绾不敢让萧晏知道。

她望着沉睡的萧晏,愧疚涌上心头。起身打来一盆热水,巾帕沾湿后敷在他的额间取暖。

指尖顺到下方,为他掩好被角。

目光之余,是他随手脱下的外袍。

叶芷绾起身拿过来叠好,叠到一半,一个略微坚硬的物件引起了她的注意。

掀开衣领去瞧,是一个绣着平安二字的红色符袋,她伸手拿起,衣袍却连着她的动作一同带了过来。

是平安符被牢牢缝在了衣袍里侧。

她帮萧晏更过几次衣,从没有见过这个自己亲手制作的平安符,还以为不知被他随便搁置在了哪里。

现在被他放在了心口处。

叶芷绾记得他是因为长命锁认出自己,她把平安符放在手中细细摩挲。

缘分是世间最奇妙的东西,正如她和萧晏一样,十年前在那个陷阱里,谁又会想到如今的种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