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章 仇人上门

    叶芷绾下意识的把嘴巴张开,以为萧晏要喂自己吃饭,有些诧异之余,下一秒萧晏竟一手捏住她的脸颊两边,使她的嘴巴张成椭圆形,随后就把米粥就着碗一股脑的灌进了她的喉咙里。

叶芷绾口腔被米粥塞得满满的,一双杏圆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愠色瞪着萧晏。

又见萧晏抬手再一次朝她的脸伸来,叶芷绾以为又要来一回这么粗暴的喂食,赶紧把头转到一边,可是这一次萧晏的手并没有捏住她的脸颊,也没有把粥强喂进她的口中,而是轻轻蹭了一下叶芷绾的脸庞,把她嘴边的米粒擦掉了。

叶芷绾感受到了萧晏这一举动,有些不可思议,慢慢转头看向萧晏。

他下巴微微扬着,面无表情,锋利的剑眉下一双冷酷又带有些许魅惑的丹凤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眼神静若止水。

叶芷绾却透过他的眼眸看到了一个宁静的世界,像深处的湖水,像寒风中的山丘,被春风抚摸,是绝境中的温柔。

二人就这么静静望着,好像眼里只有彼此。

突然一声喧嚣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端王府办事,闲杂人等都给我让开,你们两个给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仔细着点!任何地方都不要错过!”

萧晏走到门前推开一点门缝向外看去,只见楼下人数众多,为首之人吊着胳膊正向楼上赶来,气势汹汹。

他回头抓起叶芷绾的手臂:“是刚才那个人,他带了很多人回来,咱们先离开这里!”

萧晏拽着叶芷绾的胳膊往窗边走去,拉开窗户对叶芷绾说:“我先下去,在下面接着你你再跳。”

随后萧晏翻身往下一跃,叶芷绾立在窗边,此时门被突然撞开,门口那个男人一脸得意:“小美人在这儿呢呀,害我好找。站在窗边干什么,不小心摔下去了我可是会心疼的。来人!给我抓住她!”

萧晏听到房中动静有些着急,站在地上举起手臂急忙对叶芷绾说:“快点!”

瞬时门口乌泱乌泱的冲进来不少人,直冲着叶芷绾奔来,叶芷绾赶紧抬腿向窗外翻去。

却不想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她因为腹部用力导致脚下一个打滑,瞬间失去重心,直直的就要朝萧晏旁边的地面摔去,叶芷绾赶紧双手护住头部祈祷自己不要摔到要害。

片刻之后,她并没有掉在预想中坚硬的路面上,而是落在了一个有力又有些熟悉的胸膛里,叶芷绾抬头去看,萧晏正结结实实的把她搂抱在怀里。

此时楼上传来骂声:“废物!给我追啊!那个男的直接杀了,把那个女的给我绑回来!”

萧晏把叶芷绾放在地上,拉住叶芷绾的手腕,“先跑!”

叶芷绾紧紧跟在萧晏身后,后面的数人穷追不舍,她只管莽着力气向前迈步。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已经跑到城郊的一片树林当中,长时间的奔跑让叶芷绾的腹部痛的越来越承受不住,体力也逐渐不支,脚步有些跟不上。但她还是强忍了下来。

后面的一人看迟迟追不上两人,便把砍刀向前扔去。

刀柄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叶芷绾的小腿处,她腿下一软伴随着一声轻呼崴到了一个挡路的石头上,

萧晏见状把她扶在一颗树前坐下:“你在这待着别动!”

随后便拔剑向那些人迎了过去。

萧晏速度极快,一个跨步来到了冲在最前方的几人身前,手腕一翻,手中长剑剑影飞动解决了前面几人,剩下的人把他包围在中间,萧晏不停扭身避开各方的突袭,他不断转动手腕,架着又快又狠的长剑,黑暗中只见长刃挥动,迸射处夺目的凶光,每一次利刃的光芒一闪,都有血珠喷洒。

激烈打斗之时,萧晏身后却悄悄摸过来一个人,提刀朝他砍过去,就在马上就要得手的时候,却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飞出的石子打到手背,他不禁痛哼一声。萧晏听到回头一剑,随着血花四溅,那人倒在地上。

萧晏冷眼扫视他们,剩下的人不敢再上前去,四下打量了一下,随后便扭头逃走。

萧晏看他们走远,回头去看叶芷绾:“刚才那个石子是你扔的?”

“对啊,我在这干看着着急,想着能帮你一点算一点。”

“扔的倒是挺准。”

叶芷绾挺了挺胸说:“我其实功夫也不差的,而且箭术飞镖都很精湛的。只不过现在身上有伤。等我痊愈就能和你一起作战了!”

萧晏借着夜色嘴角微微勾了一下。低头问她:“还能走吗?”

叶芷绾扭动了一下脚腕,感觉丝丝痛意传来,但她不想再拖累萧晏,就开口说道:“能。”

萧晏眼中都是质疑,抬起她的小腿,慢慢褪去白袜查看:“肿得跟个萝卜一样,你怎么走?”

“我就是不想给你再添麻烦了,你要是一个人早就走了。”

“上来。”萧晏蹲在叶芷绾身前,带着命令的语气。

夜晚的树林太过安静,呼啸的风声好似鬼魂哀嚎。

萧晏背着叶芷绾一步一步向前迈进,叶芷绾的双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抬头看着月亮,一枚新月像一朵白色的梨花,悬挂在深蓝色的天空中。

她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萧晏,如果当时没有遇见你,不知道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会是一具死了很久的尸体。”

叶芷绾心中刚酝酿好感激的话就这么被他堵在了嘴边,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说:“我觉得你对我挺好的,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咱们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这么帮我?”

“因为我要调查叶苍的事情,你能帮上忙。”

“以你的能力自己调查应该也不难吧,带着我不是更拖累你吗?”

萧晏很久都没有回话,只默默的往前走,叶芷绾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他却突然开口:“因为我做不到对一个和我有相同经历的人置之不管。”

“相同经历?”

“都是些往事了。”

“那你是因为同情我,才对我照顾有加,对吗?”

“对。”

叶芷绾不知道这个北韩七皇子的身上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是和自己有着相同的经历,必是一段伤心难忘的往事,她不忍过多的打听,让萧晏哀伤,只好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你说过的,活着的人终要向前走。”

萧晏不言,默默回想起母妃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两年的时间他已经不会哭了,悲伤也早已化成了前行的力量,一心只想为母妃的死讨一个公道,可是这一路上却无比艰难。

背上的这个女子比他失去的要多得多,那日萧晏起了怜悯之心,是因为他真真确确的感受到了叶芷绾的痛苦,那种撕心裂的痛苦,他比谁都要清楚。

如果可以,他想帮助她尽快调查清楚叶苍的事情,希望她能早日脱离苦海,希望她能活得开心一点,希望她能开始新的生活,不要和自己一样只能沉溺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二人来到一处破庙,萧晏把叶芷绾放在墙边靠着,查看了一下她脚踝处的伤势,又红又肿。不禁开口指责:“也不知道你刚才崴了一块多大的石头,就这还打算自己走?要是寻常女子早就哭了。”

叶芷绾也不知道萧晏这话是在夸自己还是骂自己蠢笨,就权当是赞赏自己了,便把手拥在胸前挑眉说道:“我自然不是寻常的女子了,我还上战场作过战呢!”

萧晏冷哼一声:“你去战场上扔石子吗?”

叶芷绾有些不服:“谁说的,几年前在青山,我还在百米之外射伤了一个北韩人呢!你怎么这么瞧不起我。”

萧晏听到这话突然愣了一下,叶芷绾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说给你听的,当时情况紧急,又是是在战场上。”

萧晏很快恢复正常:“无妨,在战场上,两方交战必有伤亡,我不会因为你伤了一个北韩人就趁机找你麻烦的,我要赢只会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赢。”

叶芷绾把头垂了下去,一头青丝笼罩住她略带沮丧的表情,小声开口:“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对我又这么好,如果可以,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可是我们中间永远都隔着一条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萧晏没有接话,叶芷绾又接着说:“等祖父的事情调查清楚了,你应该就回北韩了吧?”

“对,到那时你打算做些什么?”

叶芷绾叹了一口气,目光看向远方缓缓说道:“先去平反了我们镇国将军府的冤案,让祖父他们泉下有知,再将恶人绳之于法,剩下的我也没想过,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会如你所愿的。”

“嗯,那你回去以后要活得乐观点,我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那回,你虽然是蒙着面笑了一下,我还记着呢,很好看!”

萧晏突然觉得女子是和别人说得一样多愁善感,开口回她:“我还没回去呢,你怎么一副交代后事的样子。”

叶芷绾也感觉自己想远了,赶紧把思绪拉到当前。

她突然记起了一句话,赶紧和萧晏说:“端王府!那人说他是端王府的人,我想起来了,端王确实老来得一子,对他宠爱有加,那个小王爷被惯得无法无天,飞扬跋扈。经常有大臣们在朝廷上弹劾他,不过皇上碍于太后、端王和哲妃的面子一直没有怎么责罚他,我也是很多年前见过他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