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五章 夜半三更鬼敲门

    只听前面之物倏地发出了一句人声:

“夜半三更鬼敲门。”

叶芷绾本以为遭遇了凶兽,根本没想过在这荒郊野岭会冒出一句毛骨悚然的人言,她起身后退两步,向前方试探问道:

“什么?”

然而那人听到这句话,猛地起身就向反方向跑去。

叶芷绾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快追!”

此人逃跑的方向是山下,速度很快,在陡峻的山峰间不知跌撞了多少次,也丝毫不停下步伐。

叶芷绾来时将附近山势看了个大概,她跃到一处高高凸起的石头上,眯起眼睛全神贯注预判瞄准那人的位置。

与此同时,手上匕首霎时飞出,精准扎到他的后腿。

那人立马跌倒在地向前一个翻滚,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追击的宋与洲,咬牙起身继续奔跑。

但他刚行未多远,宋与洲便借助一旁山石偏身飞蹬两步,持剑立在了他身前,看到此人顿觉诧异无比,连手上的剑都抖了一下。

叶芷绾紧随其后,用藤蔓做了个圈绳,将还要准备逃窜的他一下禁锢在了藤圈里。

她借力大跨步来到这人跟前,又连捆他好几圈,只是看清他的面庞之后不由得震惊万分!

“吴大宝?”

吴大宝双臂被捆着,腿上的血还在不断往外流,他手上还紧紧握着一把砍刀,转着眼眸喘粗气,眼中皆是狠厉。

叶芷绾过去踹掉他的武器,又抽出自己的匕首横在他的脖颈:

“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吴大宝不回答她,只见张眉怒目之下的厚唇涌动两下,整个面部随之换成痛苦的神色。

叶芷绾立刻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一计肘击打在他的嘴角,又在这倏于间塞过去一个果子。

整个动作下来,除有丝丝血迹从他嘴边流出外,吴大宝本人并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叶芷绾松一口气,去扯开他胸前的衣领,见大片黑斑显露在眼前,她迅速蒙上面巾,鱼宋与洲一起拉着吴大宝回了营地。

她在回去的路上心中跳个不停,一个巨大的阴谋在她脑中形成。

吴大宝身上染疫出现在这里本就不可思议,再回想他说的那句“夜半三更鬼敲门”只更令人细思极恐......

她将吴大宝拍晕后吩咐两人留在山洞看着他,又临时制定一个计划,带上弓箭以及一行将士一路隐匿行踪来到了山脊上方。

叶芷绾凝神看着山下的每一寸风吹草动,听身旁宋与洲低声道:

“他刚才应该是在对暗号。”

“嗯。”

叶芷绾淡淡的回答他,不想在此刻过多深究这个问题。

山风将草木酿成千言万语,吹过旧人故里,却吹不平她此时心中的苦涩。

倘若一切得到证实,她只会感到万分耻辱。

-

但现实往往就是残酷不堪的,刚才两人遇见吴大宝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微弱的火光。

与吴大宝身型差不多的杨峥率先起身大步向下方走去,叶芷绾以及所有人悄悄潜伏在他身后停在火光不远处。

离近可以看清火把持有者共有三人,一个年长者两个年轻人,他们没有分散的太远,都在冲着杨峥的方向辨认着。

杨峥蒙好面巾微伏下身子,向前哑着声音道:

“半夜三更鬼敲门。”

“八家九数百鬼行?”

他的话很快得到回应,年长者匆匆上前。

“可是刀劳鬼?”

杨峥眸子转动半晌,将长刀藏在身后答:

“是我!”

空气凝固一会。

只见另外两人突然举步上前,语气很是友好:

“真是把我们一顿好找,你先下来,咱们休息一会再回去。”

杨峥却后退两步,扯了扯面罩,阻挡了他们的动作:

“我有瘟疫,还是先保持着距离为好。”

他这么说倒是让三人停了向前的动作,年长者忽地笑笑:

“无事,我们此行来接你已经将解药给带来了,你先下来喝口水,我们离你远些就好。”

解药?这两个字充斥在埋伏于草木间的将士耳中。

同时也让叶芷绾的心揪成了一团。

瘟疫的源头找到了。

始于南靖。

吴大宝于七八岁时被老妪收养,如今已过了不惑年纪,也就是说这是一场长达近二十年的阴谋。

再加上关键药材屡次出事,看来她已经窥探到了一场诡谲风波......

杨峥无法再推脱,握着刀慢慢下了山坡,靠近三人。他们向他扔来水囊与干粮,“先垫垫肚子再服解药,不然会有反噬之症。”

杨峥接过,撩开面巾喝了一口水。

此举却引起前面那人奇怪,“这样吃多不方便,把面巾扯下来吧,都是自己人。”

杨峥手上一顿,编着理由解释道:“这瘟疫传播太快,还是不要增加风险了。”

闻此言接头那人不敢相信的笑出了声,“二十年不见,长相不敢认了,脾性还是和当初一样敦厚和善啊!哈哈哈哈。”

杨峥不知回些什么,只能跟着干笑两声,应付过去后他试探着道:

“那咱们什么时候启程?这山间野兽毒蛇繁多,我们就四个人多待于此不甚安全。”

“怕什么,咱们后面还有一大队人呢,就是从这一路杀到北韩也不会有事的。”

杨峥心间一惊,只觉得大脑用在这种言语试探中一点都不够用,他嚼着干粮又问: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

他在问出这句话的同时已经将手放在了刀柄上。

那人却往地上一坐,皱着眉回:“哎,还不是前几日到了每月巡逻的日子,他们发现有一处隧道坍塌了,就派人过来修葺一番。”

说完他还示意杨峥过去坐下,“也辛苦你了,要不是隧道坍塌,以你这么多年的丰功伟绩早就回去领赏了。”

杨峥挪着脚步走动过去,选了一个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那咱们等他们吗?”

“等他们做什么,咱们跟他们就是两码事。”

“那......现在能吃解药了吗,我这两日确实累坏了,想早些回去。”

“行,你先等等,我这随行包裹太多,得找找。”

那人拿出两个包裹仔细翻找着,叶芷绾这边已经全部崩在了弦上,莫名的隧道先不说,他口中的一大队人马才是当下重中之重。

他们只有不到三十人,不知敌方会有多少人,也不知会在何时过来。

鸦衔草也不能不取,她低声向队伍传达了一个面对最坏可能的指令。

现下只有指望那人手中的解药,如果抢过来兴许可以免于一次奔波。

可当她目光再次对过去,眼眸瞬间放大数倍,只见那人根本没有拿出什么解药,而是掏出了一把短刀,正绕到杨峥身后准备砍下。

叶芷绾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高速飞出匕首,“杨峥,小心!”

杨峥听到声音的同时,一把匕首略过他的头颅直插到了那人心间,那人缓缓倒地,手上的砍刀却还在向杨峥身上划过,他遥见四方来敌,狠了狠牙在他们到来之前咬舌自尽。

而杨峥见此立马举刀警惕起来,二话不说就将剩下两人放倒在地。

叶芷绾携众人下去,道出要事:“问解药!”

那两人没料到附近埋伏了这么多人,再看所有人残破衣着上的陌生盔甲,将他们的身份猜了个大概,一时都有些惊慌,他们连忙跪在地上,哭喊求饶: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放过我们吧!”

“是啊是啊,我们就是跟着他来办事的,什么都不知道!”

叶芷绾蒙上面巾,命了两人去翻包裹,只是自己没敢走得太近,她用长剑指向跪在地上的两人:

“交代了解药的事就放你们走,不然此地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听了这话两人更是面露难色,“......解药我们也不知道在哪里。”

叶芷绾手上长剑用力一分,插进正在说话之人的膝盖上,“还不说是吗?”

那人痛呼一声,“解药......解药,我真的不知道......”

“嗯?”叶芷绾又将长剑在他体中拧了半圈,“想死?”

“啊-啊”那人痛喊两声,“我说我说!解药根本就没有!此行上头吩咐的任务就是在这里杀了刀劳鬼!”

“什么?”叶芷绾拔出剑望向翻找包裹的将士。

那两名将士将包裹里的东西全部都散落在外,摇了摇头。

地上尽是衣物,水囊与吃食。

叶芷绾烦恼爬到脸上,又去问那两人:“那刀劳鬼和隧道是怎么回事?”

“刀劳鬼,就......就是一个代号,我们只负责接应他,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他此行回南靖是完成了什么任务?”

“......这都是保密的,我们就更无从得知了。”

“不对!”叶芷绾又将长剑插进他的另一个膝盖,随着他的痛苦哭喊反驳道:“刚才那人还在说刀劳鬼这些年的丰功伟绩,你会不知?”

那人痛得快要说不出话,不知道叶芷绾为什么要逮着自己一个人折磨,他虚弱着回她:

“那个人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就是随行处理杂务的。”

“那你们隶属于哪里?”

“......百鬼门。”

“谁创办的?”

“......不知道。”

“百鬼门是做什么的?”

“......培养细作。”

“在北韩还有多少像刀劳鬼一样的细作?”

“......不知道。”

叶芷绾抽出长剑转头插进另外一人的膝盖里,“他不知道你知道吗?”

那人被猛不丁的袭击吓得尿了裤子,哆嗦着答:

“我,我也不知道。这种机密的事情,我们了解的真的不多,只听命办事就好了。我们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求您给我们一条生路啊!”

看到二人如此怕死的模样,叶芷绾知道关于细作一事也问不出什么更有用的信息,她又问道:

“那隧道呢?”

“隧道......”那人低下了头,“隧道就是在附近山中挖的,我们也不知道挖在哪里,做什么用的。”

叶芷绾捕捉到他说此话时的一个偷瞄的眼神,她顺着目光看过去,提起一个笑容,淡淡吩咐:

“先让他们睡会,随后带回云州。”

“是!”

杨峥应声打晕两人,都没给两人一个反应的时间。

叶芷绾去搜刮了一遍三人的随身物品,之后布防好战术,又着步去了那人刚刚望向的一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