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九十六章 三十人歼灭百人

    她所到的这个地方藤蔓杂草密布丛生,边上还有两块巨石立在一旁。

乍一看和山中结构并没有什么不同,但仔细去看就能看出些蹊跷,两块巨石明显有搬运的痕迹,藤蔓杂草也有人拨动过的迹象。

里面不时还有阵阵阴风传出。

叶芷绾闭上眼回忆了一下附近几座山群的方向,如果她没猜错这个隧道的终点就是当年和祖父到达的那座山。

叶苍找的东西也大概率是这个隧道,而且从他那日探索的行为神情来看,他对此事并不知情且持怀疑态度。

从南靖出发,穿过这片山向西是鹘月,向北是北韩,只可能是为了突袭两国做准备。

南靖不远千里修建一个这么大的隐秘工程,为什么要瞒着身为镇国将军的叶苍呢?

叶芷绾心中有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就像是有一阵疾风刮过心间,让她心悸不安。

然而下一瞬,这阵疾风霎时有了声音,她猛地睁开眼睛,仰身一倒,向后方大喊:

“低头!”

话音刚落,数支冷箭从隧道中嗖嗖射出,齐齐射到了另一头的山峰之内。

与此同时,一队轰鸣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箭矢不间断的射出。

叶芷绾提剑登上巨石,向众人喊道:

“雁形阵!”

众人反应过来纷纷找到掩体,架起弓箭,直望着隧道方向。

也只在须臾之间,隧道蜂拥出一队前锋,杨峥为首的几人瞄准时机,精准放箭。

但这队前锋在出来时就有了防护,尽数弓箭都射到了盾牌之上。

叶芷绾他们带的弓箭本就有数,这一下浪费了多半。

隧道中的人抵着盾牌全数上前,不一会隧道外面就站满了上百人,摆好阵型,时刻准备进攻。

叶芷绾认出羽林军的将服,她退至后方将自己隐藏起来。

只听一个为首之人提刀大笑:

“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十几个都没衣裳穿的北韩乞丐?真是白白浪费那么多的箭矢了!说吧,想怎么死?”

杨峥他们听了这话,气得就要起身争论,但叶芷绾在上方给他们打着军令,便耐着性子蹲了回去。

他尽量友好回喊道:“此地并非任何一国的属地,我们只是来这里采药的,不想与你们发生交锋!”

那将领听了此话笑得更为肆虐,“北韩军还真是软骨头啊,上来就求和,真不愧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他举起弓箭,瞄向杨峥,声音狂妄:

“告诉你们,这片群山都归南靖管辖,你们有胆量擅入就要把命留到这里!”

箭矢随着他的话语落地射了出去,杨峥闪身避过,他却也不生气缓缓抽出腰间佩刀,刀指向前:

“杀!”

后方的羽林军尽数冲过去,叶芷绾也几乎是在他们动身的那一刻就一跃向下,提剑抓着一个藤圈直冲那个将领而去。

“六花八卦阵!”

她道出军令的同时,藤圈已经套在那将领的身上,只是他反应很快,一个弯身就将叶芷绾的袭击给躲掉了,长剑也只在他身上划过一道伤口。

叶芷绾没有泄气,一边观察着杨峥那边以及山腰暗处的动静,一边持剑打量着面前人。

他看向叶芷绾时面上倒有一瞬惊讶闪过,但很快消逝,只笑道:

“北韩都窝囊到让一个女人带兵打仗了吗?你可别说我欺负你,不如趁早缴械投降,本将心情好还能留你做个军妓。”

叶芷绾冷笑,“咱们还不见得谁把谁变做军妓呢!”

此话无疑是在侮辱他,他眼中带上狠厉,把刀举起:

“真是好大的口气,本将军看你一会在胯下还能不能有此狂言!”

“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了。”

叶芷绾以笑应他,将剑横在眼前,不由分说先行刺了过去。

那人应招,只是几番交手下来,叶芷绾略占下风,身上多了几道血口。

她踏步登上山峰,那人紧随其后,显然对下面的局势很有把握,他嘴角勾起,言语充满轻蔑:

“怎么样,还不服吗?这样,我看你还有几分姿色,不如本将军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若现在投降,我可以只让你伺候我一人。”

叶芷绾看着下方众人已经聚到一起,啐他一口,“你若投降,我兴许也会免了你做脔宠的可能。”

“你!”

那人再次被嘲弄,只憋胀着脸,恼怒给到武器之上,直逼叶芷绾而去。

叶芷绾借着身子柔韧度鲤鱼打挺势用剑抵住刀刃,手上用力,假意仰地的同时,忽然一个扫堂腿蹬过。

那人精巧避开,再次砍来,叶芷绾起身换作匕首,也被他打掉,可她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个道不明的笑容:

“将军,做脔宠的时辰到了。”

那人还未回味过来此话的意思,只感觉腹中一道刺痛涌入。

他大喊一声用力顶开叶芷绾,踉跄着倒退两步,只见一个本该掉在地上的匕首现在全部插在自己体内,就连刀柄也要被她捅进去几寸!

叶芷绾早在匕首掉落至腰间的同时就换手偷偷接住了利刃,并使上全部力气刺进他的腹中。

声东击西过后叶芷绾凑着这个时机又将长剑穿过他的心间,然后狠狠拔出。

他用尽全身力气扑身向前,却也只挑掉她的面巾。

面巾掉落,他的大脑一片空鸣划过,眼睛瞪得狰狞:

“你!你是......”

他话还没说完,叶芷绾就上前抽出了匕首又猛然刺入他的口中。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输给我了。”

他痛苦张着嘴,血迹狂流不止,曈昽也被染上血红,却说不出任何一个字。

叶芷绾把他用藤蔓吊在树上,举起背上的弓箭,向下方大喊:“点火!”

下面听了她的命令,一直隐藏在半山腰暗处放箭的十几人纷纷用火把给箭矢点上火光,又随着她的一声令下,杨峥几人照着八卦阵的方向从中滚出。

上百羽林军身上彼时火光四溅,将这道山谷沟壑照映成红灿灿的一片。

群龙无首的众人放弃了战斗开始向隧道逃窜,叶芷绾一弓三箭,精准射在每一个逃亡的人身上。

杨峥赶在众人前面挡在隧道前,配合着叶芷绾击退他们。

眼见此路不通,那些人又换了个方向,纷纷向此隧道的对面跑去,但在山腰处埋伏的人全部跳下再一次挡住众人去向。

叶芷绾凑此时机几步跃至山谷,从一玄策军将士身上掏出一面旗,而后快步登上山峰,将旗挂至最到高点。

随后只听她高昂的声音传遍山间:

“尔等给我听好,这片群山现已归大韩所有!胆敢擅入者,杀无赦!”

所有人应声望去,一面刻画着白狼头的玄色军旗正在火光的映射下迎风飞舞,狼眼猩红,在眉毛下炯炯发光。

恶狼的凶狠暴戾在此刻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随风摆动,这一刻,它被赋予了生命。

向众人传递着踏平山河的无穷昂扬之力。

所有人从没觉得这面军旗有过如此振奋自豪的时刻。

他们赢了,他们以少胜多的赢了!

狼的子孙才是山河间的主宰!

这种激昂的情绪传至每一个人的内心,他们高举手中利器,浑身充满蛮力,忘记身上的伤痛。

从防守变成进攻,身着破布烂铁斩杀了一个又一个整装精良盔甲的羽林军,只觉得一人足矣斩杀五人。

......

一片杀喊声过后,众人的脸上衣服上被鲜血染成红色,还觉得不够尽兴。

叶芷绾吹着风冷眼观望着这一切,回到那名将领身边。

这人她认识,是端王的手下,在京城倚仗军威暴虐成性,无恶不作。甚至有人将他的状告到了叶苍那里。

但两军将领职责不同,叶苍又常年守在青山,无法过多插手其中。只能得空向永嘉帝上奏,但也只是小惩警戒。

对属下要求甚严的叶苍自然看不惯此人做派,遂收集好证据准备此次回京面圣亲自弹劾......

想到这里,叶芷绾呼一口气,今日也算是为祖父了却了一桩生前事。

她吩咐众人搬起多块山石滚至下方,砸灭了羽林军身上的火光。

也好在那里地势低洼,绿植生长的没有山峰上多,火点没有殃及到别处。

叶芷绾对着尚有一口气的将领,讥笑道: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他被倒吊着,全身血液倒流,目睹了刚刚的所有却说不出任何,只能从喉咙里挤出嘶吼声。

但这在众人看来还没有一条恶犬有气势,他们的嘲笑声淹没他的无能狂怒。

叶芷绾背手转身向下方走去,给他们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把他衣服给我扒了。”

“是!”

叶芷绾没去听后方的吵闹,踱步走至了起初的隧道,她站在隧道口,举起弓向里射了一箭。

闭眼凝声听着里面的回声,片刻之后她勾起一个笑容,叫几人先行带上吴大宝和那两个人回云州汇报此地情形,再叫上剩下的人进了隧道另一头采药。

隧道不长不远,恰巧是一座山的长度,照里面的壁道来看,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叶芷绾抬手触摸着,身边传来宋与洲的愤恨:

“这个隧道应该至少建成五年了,南靖真是居心叵测,倘若我们没有发现,哪日云州失守了都不知道!”

叶芷绾遥算着日子,只知他估算少了,她道:

“这招确实厉害,先是用细作传染瘟疫,再趁内乱之时一举攻入从未有过战事的云州,当真是一步好棋。”

“不过好在我们及时发现了,不然再过一阵,云州可就要乱了。”

她嘴上分析着时势,心中却在思谋着这一切的策划者。

有人道慈不掌兵,可叶苍一生行事公正,对百姓仁爱,从不虐俘,待兵如亲,与之背驰。

此等劳心诡计入不得他眼,不然他也不会感知到什么后来此地查看。

叶芷绾只道是说不尽心中苦楚,祖父因此受万民爱戴却也因此丧命于自己所守护的家国。

她倒情愿叶苍可以少些正直勇猛,多些谋算经营。那样他应该就能算到后来所发生的的一切了吧......

可惜人生没有回头路,有些人剖出一颗赤诚之心来奉献,换来的也只会是无情的践踏。

叶芷绾借着暗色抹去一滴酸泪,加快了行进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