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翠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一百章 烦上加烦

    吴大宝的脸色几乎是一下子就变成了狰狞之状,他摇着头大喊:

“我不信......我不信,一定是你们严刑逼供逼他们这么说的!”

萧晏拿出他们一并带回的随身物品,一件一件抖给他看,“你看看这里面有给你准备的解药吗?”

吴大宝依旧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你给藏起来了!”

萧晏只抖到一半,忽地上前几步死死扣住他的脖颈,手上的青筋直爆:

“倘若真的有解药我还会在这里跟你白费功夫吗?我早就研究解药配方去拯救万民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每日有多少人是濒死之际,又有多少无辜百姓因你而死?我们又要如何费神费力的去救治?”

吴大宝的身子慢慢垂了下去,他还是不愿相信自己拼死回去的故土会对他痛下杀手。

可萧晏的话再次一句一句扎进他的心里。

“你这两日受尽苦楚还守口如瓶,一直坚守着你心中那个所谓的大义。”

“可是他们呢?他们根本没有解药,他们怕你带病回去。”

“南靖从来都是把你当成一颗棋子,一颗用完就丢掉的棋子!”

“你所忠于的家国正在对你赶尽杀绝你明白了吗!”

“你当真就一点都不恨吗?”

......

刺耳的言语终于结束,吴大宝彻底瘫了下去,他眼中的光亮消失不见,顽强的反抗变成自嘲。

悲哀的苦笑声极不顺畅的从他的沙哑口中传出:“可笑啊……可笑。”

萧晏顺平呼吸,端起自己带来的汤药,“这个可以救你的命,你若是想活就把你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

吴大宝抬起目光:“我要活。”

萧晏心底勾起一个笑容,他从吴大宝的眼中看到了仇恨,一种强烈的仇恨。他就是要让他看着自己为了坚守大义饱经种种磨难,之后再被人一举摧毁信念……

这一刻,所有的言语都会是最真诚的。

他命人找来纸笔,听着吴大宝缓声道来:

“南靖有个百鬼门,专门用来培养细作,平时的主要内容就是安排人手到各国查探消息。像我这种蛰伏这么多年的细作很少,应当只有八九个,但我们之间互不相识也不知道彼此的任务,只知道事成之后就可以回家。”

萧晏问:“瘟疫是怎么带来的?”

“......是我自己生食老鼠以及腐肉染上的。”

萧晏手上一顿,不由发笑:“你自己想办法在北韩染病,还指望南靖有药医你,真是天真。”

吴大宝扯起一个虚晃的笑,“别说了......”

萧晏摇摇头又问:“你的任务除了传染瘟疫还有什么?”

“探查云州军事布防。”

“选在这个时间传疫的原因是和隧道有关?”

“是。”

吴大宝又补充道:“他们不敢把隧道挖得离云州太近,怕被你们发现,遂只选择停在了三分之二处,然后再翻山突袭。”

萧晏指尖轻轻点着,“隧道挖了多久?”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来云州的时候还没有挖,是近几年和接头人通信时才知道的。”

萧晏拿来一张画像,“你的接头人是他吗?”

吴大宝愣住,这张面孔他怎能忘得掉,就是他护送自己踏上的远离故土之路,也是他一直在通信鼓慰自己。

这人虽行事严厉,但孤寂的童年中也只有他陪在身侧……

吴大宝丧气点点头:“是他。”

萧晏将那晚杨峥扮成他接头的情形复述了一遍,最后着重指出:

“也是他动的手。”

“嗯......”吴大宝黯淡了神情,随即一笑,“正常,他年轻时就是很厉害的细作,心狠手辣些很正常......”

“行吧,他已经死了。”

“嗯......”

萧晏摇摇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那你知不知道隧道的排兵布控?”

吴大宝想了会答:

“云州南城门常年禁闭,所以南靖对云州这边的防控不是很严,他们在完工后基本上是隔一阵时间巡查一次,主要是在等我这边的进展。”

“本来应该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但他们巡查时发现有一段隧道坍塌了,所以才迟迟没有动兵,而我看着大局已定,便先回了南靖。”

萧晏心底盘算了一下南靖得知事发的时间,问道:“你知不知道是谁着手此事?”

吴大宝摇头,“不知道,我很小就离开南靖了。”

“很小......”萧晏思量一会,“你是军中将士遗孤?”

吴大宝有些意外,“你......你怎么知道?”

“若不是将士遗孤谁会在幼时就有那么坚定的信念,还会无条件的信任服从。”

萧晏答完,顿了一会又问:“你父亲是哪只军队的?”

“长卫军。”

吴大宝在说出这三个字是语气中有着明显的骄傲。

萧晏手指摩挲一会,继续问:“百鬼门的位置在哪?”

吴大宝回忆很久,“我说不上来,我被带走的时候是蒙着头的,在里面训练也是封闭的环境,最后出来执行任务也没让看是在哪里。”

“行吧。”

萧晏忽地想起一个多情之事:“对了,你妻子死了。”

吴大宝瞳孔闪烁两下:

“嗯......”

“她离去的时候怀有身孕,五个月了。”

“嗯......”

“她临终还在记挂你。”

萧晏喋喋不休:“还有你母亲,我们在她遗物中发现了留给你的财产,虽然不多,应该也是她一辈子的积蓄了。还有一些她亲手缝制的婴儿衣物,应该都是给你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准备的.....”

“别再说了!”

吴大宝突然大声打断他,闭上了眼睛,“求你......别再说了。”

......

萧晏长吁一口气,回到正题仔细问清楚了他这些年递出去的云州军事情报。

然后清空帐篷,端上汤药来到吴大宝身边:

“喝了吧,能活命。”

吴大宝颤颤巍巍的喝下,吞吐道:“我......真的能活?”

复仇虽然占据了他的内心,但他还是清醒的,细作不可能在敌国活下来。

萧晏瞥眼看了一下外面,低声耳语:

“你做了此等恶行,其实我没打算让你活着着,但你要感谢你父亲。”

一炷香后,吴大宝及另两人的尸体被人抬出。

又一个时辰后,吴大宝诈尸而起,一路向北而去。

却在逃亡路上被暗中一支冷箭毙命。

......

给了生的希望,再一举击杀才是他这种人最终的归宿。

处理完吴大宝的事情,萧晏立马去找到杨峥重新布防了一下云州的军事,两人全部探讨完正逢宋与洲办事回来,他走来低声禀报:

“都办好了。”

“嗯。”

萧晏一看见他就想起下午他那副依依不舍的模样,现在多看两眼不免生烦,遂起身离开,还不忘回头警告:

“没什么事就好好歇着养身体,京都派了很多增援来,不用你一直跑来跑去的!”

“是......属下明白!”

萧晏心中冷哼一声拂袖离去,只是他没想到回到卫青宇的帐篷就碰见了一个让自己更烦心的事。

—叶昭行来了。

叶昭行此刻正眼中含着泪半跪在叶芷绾身边,握着她的手怎么也不松开。

萧晏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走过去,将他拎起,“你怎么来了?”

叶昭行回过神眼见身旁还有人在,便含糊其辞的答道:“是五皇子跟阳歌说妹妹她中箭了,阳歌告诉我之后就连夜赶来了。”

“你......”

萧晏也不能把正在煎药的卫青宇赶出去,便把叶昭行拉到了僻静角落,没好气的低声问他:

“她临行前不是把事情都交给你和九生了吗,你现在还是使团的人,过来就不怕被人发现?”

叶昭行眼角还挂着泪痕,“九生找到我的时候我就辞去了贴身侍卫的职务,我把事情处理好才过来的。而且我过来时很小心。”

“可......”萧晏想了想把所有的不妥罗列出来:“耶朔那个人不仅身份有疑,做事还那么小心谨慎,你在将人抢过来后就辞去职务,他能不起疑心吗?”

“还有九生,那小子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你把事情都交给他一人,他那里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包括阳歌,她现在的身份是叶芷绾的妹妹,你与她见面只会多事。”

叶昭行听完一一回答他的问题:

“耶朔那边就算我不辞去职务,他也整日变着法子赶我走。”

“再说九生,我与他共事几日,发现他处理事情很稳妥,才把事情都放心交给了他。”

“至于阳歌那里,都是九生去重华宫与他们联络,我没现身。”

......

萧晏见自己提出的所有不妥都被反驳,心里烦上加烦,他推叶昭行两下,“这里人多眼杂的,有细作有刺客,总之你在这里一点也不合适,还是赶紧回去吧。”

叶昭行不为所动,“我不走,我要等郡主醒来。”

“你......你怎么跟头倔驴一样啊?”

“反正我不会走,郡主不醒过来我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萧晏扶起额头,急色爬上眉梢:

“她来云州前将所有事情都托付给你,你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此行要面对什么她也是未知的,所以她相当于是把家中的所有重任都委托给你了,你竟然还抛下要事来看她!”

“我......”叶昭行愣了愣,许久才道:“那我就陪郡主待一个晚上,待完我就回去,要不然我放心不下。”

“不行,现在就走!”萧晏否决他。

叶昭行叹口气,“萧晏,郡主现在生死难料,你让我怎么能安心?”

“那万一一个晚上九生那边就出事了呢?”

“不会的。”叶昭行想起九生与自己的谈话,心间涌过些酸涩道:“他不是你收的徒弟吗,你对他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我那是随口答应的,对他也不甚了解,谁知会不会有事。反正你还是赶紧回去盯着点最好。”萧晏还是继续催促。

“可是,你否定他不就是在否定你自己的眼光吗?”

……

叶昭行问出此话,面前之人果然顿住,他凑着这个空隙绕过萧晏向帐篷走去。

“我真的就待一晚,天不亮我就走,我现在只想多看看郡主。”

萧晏堵着一口气追上他,“那这里可没闲处给你住。”

“不用,我守着郡主住。”

“......”

“可我还要在那里取药引。”

“我不耽误你们。”

“......”

“那你怎么和别人说你和她的身份?”

“远房表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