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51、待到阴阳逆乱时,以我魔血染青天

    听着李桐似是追忆缅怀般的一言,众人先生一愣,继而一惊。

    眼神陡变中,无数的凡俗不由的开始打量起似是普通人一般坐于那平平无奇桌椅旁的众多仙神。

    神墓?

    这又是在开何等的玩笑?

    神!

    仙神、仙神,在洪荒世界之中,仙神并立,其存在的地位可是并不会低到哪里去啊!

    似这般成神做祖的存在,  寿命几若无尽,怎还会有身死之时?

    而眼下,李桐不过轻轻开口一言,居然就脱口而出了神墓两个字。

    这让他们,如何能在片刻时间内反应过来。

    不过,他们好歹也是久经李桐惊言骇语折磨的老听众了,  初始惊诧过去之后,便是开始在心头小心的猜测起来。

    神墓?

    难倒是字如其意,就是埋葬神灵的墓地不曾!

    一时间,无数人眉头皱起,暗自思索。

    听着他的描述,那些仙神之流皆是有些不敢相信,神话大罗也就罢了,那等登临世界尽头的存在,确实是他们不可妄言之人。

    但是这神灵嘛,他们倒是觉得,自家还是有几分发言权的。

    正要和李桐辩驳一番,论证神即便死了,也大概率不会随便找个坑把自己埋下去的事实。

    最多也只会交代好友弟子亦或是圣人之后,便会转劫而去,  日后自有归来之时。

    但,便在此刻,  他们就听到李桐继续言说道:

    “话说在那天地开辟之后,万物诞生之前,混沌虚空尽头之处,有着那么一座神魔墓地。”

    “里面埋葬的皆是震铄古今的恐怖存在,他们在世之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弹指间万物生灭......”

    这般描述,将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如此强大的人物,竟也会死,怎么会死?

    又怎么能接受在死了之后,和无数人埋葬在一起?

    众多仙神听的是眉头大皱,脸生疑惑,便要开口让李桐好生解释一般,就见李桐连带笑意,缓缓摆手。

    “我知道你们对于这個世界有很多疑惑,但是这番我只是为了说那位存在于这方世界的人物罢了。”

    他眼含玩味笑容,说道:“却是,不会多费口舌解释这个世界的异样。”

    紧接着,也不管下凡有些人隐隐握起的拳头,和纠结的脸庞,自顾讲述:

    “千重劫,百世难,恒古匆匆,  弹指间!不死躯,不灭魂,  震古烁今,无人敌!”

    “诸位,我现在要和你们讲述的这位,足以在诸天万界无数强者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人物,便是为:魔主......”

    悠悠一言,忽然间似是想到了什么,扇柄在脑门上轻敲了一下,带着几分笑意道:

    “当然,也可以换个说法,人们常常唤他为大魔天王!”

    “什么!魔?”

    此语方方出了李桐口中,便是引来一阵惊呼。

    那些仙神之流,此时间更是面色骤变,带上了几分冷冽之意。

    轰隆!

    轰隆隆!

    晴天霹雳,无尽的雷云竟然在一次的凝聚在了天穹之外。

    不过是仅仅因为这么一个“魔”字,便是在片刻间再度风云变色,雷霆凝聚。

    洪荒世界,谈魔色变!

    自亘古之前,道魔大战之后,魔祖罗睺败退。

    名为魔的存在,便再也被允许出现在洪荒大地之上。

    即便是提及,亦是不许。

    而现在,李桐显然又是在不知不觉中,再度初犯了天道的禁忌。

    不过,他并不在乎,而此时间心神早已被吸引了的无数听众们,也不在乎。

    只有那些仙神,以及两位圣人眼眸中出现了几分别样的思绪,默默注视着李桐,等待着他继续的言说。

    不出所人预料的一般,李桐面对窗外再度席卷而来,比前番更为强盛的雷云,眼皮子都不曾动弹一下,只当它不存在一般。

    自顾讲说道:“魔主,魔之极致,杀亲杀己,可以说他是最为纯粹的魔!”

    “他冷酷、嗜杀、狂傲不可一世,他也亦同世界之中无数的强者一般,去战天!”

    “但是,他战天不是为了他眼中似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他是为了挑战而站天,挑战不灭的神话,彰显自身盖世魔威的荣光。”

    “什么?”

    众人还未从李桐提及的魔的信息中回转过来,便再度听到了让他们难以置信的言语。

    战天?

    为了自身的魔威,去战天!

    “好家伙,我开始觉得此人,是真正的魔了,而不是典籍流传里那些,只是屠戮弱小,黑暗一方的渣滓。”

    众人冷冷视线转过,死死顶着出声这人。

    只叫他心中发寒,连连道歉。

    而窗外的雷霆,在李桐一句战天之言过后,更是开始剧烈扭动起来,仿佛在其中正孕育着一个无比恐怖东西。

    将要给予对天不敬的这小小凡俗,最高待遇的惩戒。

    那些仙神,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桐,眼中闪烁着难言的神色。

    只在心中暗暗惊诧、奇异道:“这来历神秘的说书人,还真是百无禁忌!”

    “这般言论,竟也敢随意分说,小命不想要了?”

    但突兀间便是想起,似是前些时日鸿钧道祖亲临,都未曾能将此人怎滴了。

    心头上,便是不由的生出一丝苦涩之情,顿生明悟。

    这人啊,他是有恃无恐!

    众多听客神色怪异的听着李桐继续讲述,缓缓地了解到了,那名为魔主的异域之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魔主可以将其称之为那一方世界中的魔之本源,万魔之根!”

    “他的前身是为大魔天王,为了探究天之秘,他曾建立盛大一时的势力,推动远古强者厮杀。”

    “并且,试图以死去强者们的灵力挑战天,但却失败身死。”

    “转世之后,更名魔主,在太古一战中,他面临蜕变的关键时刻,正是积弱之时。”

    “但即便如此,却也拼的重死垂伤,将一个‘天’锁死,并且将其炼化。”

    轰隆!

    话音落下,一道雷霆直落而下,数十丈粗细的神雷蕴含无边杀伐之意,似要将此间众生一并抹去。

    咕嘟!

    这是无数听众吞咽口水的声音,但他们却不是因为天外落下的雷霆。

    而是因为李桐所言说的言语,实在是太令人恐怖了啊!

    试问世间,可曾听闻镇压“天”之说,炼化“天”之举?

    一时间,无数仙神心头惶惶,只觉发懵。

    要知在这洪荒之中,便是那位成道最先的道祖鸿钧,面对天道之时,都是只能追求何其合作,合于天道之中。

    而不是似李桐口中这般之人,镇压“天”,乃至更为骇然听闻的炼化“天”。

    说出这般大不敬言语,洪荒天道会有如此反应便也不足为其了吧。

    到了这时,他们打心底里开始相信那位异域的存在,是魔了,万古第一魔!

    这般猖獗,这般疯狂......

    如若他都不是魔,这时间还有什么可以被人称之为魔?

    无言,是此时客栈的基调,只剩天外雷霆的轰鸣声,响彻耳中。

    “聒噪!”

    便见李桐微微抬头,轻呵一声,将那落下雷霆一眼驱散的同时,竟然是让那庞大的雷云再也发不处一丝的动静。

    这般手段,无疑于是镇压天啊!

    这说书人,有大恐怖,招惹不得!

    不过弹指刹那间,那些仙神心中便是尽数流转着这么一个深刻念头,久久不散。

    “那位魔主,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

    李桐似有回忆的说道:“时至今日,每每回忆起来都让我心中震撼不已。”

    “你们,想不想听?”

    下方,那些已然有些麻木的听众们下意识的点头。

    便听:

    “千重劫,百世难,恒古匆匆,弹指间!”

    “不死躯,不灭魂,震古烁今,无人敌!”

    “待到阴阳逆乱时,以我魔血染青天!”

    李桐轻吸了一口气,眼中重瞳的五色光辉被一阵浓郁几近黑色的紫光掩去。

    那时天上无边的雷霆,倒映在李桐眼中,所散发出来的光芒。

    “亿万生灵为兵,百万神魔为将,拜将台出,众神慑服。镇魔石染圣者血,大封天下万魔,敢与天抗!”

    “嘶、嘶、嘶!”

    吸气之声连连在客栈中响起,几若连成了片。

    无数人揉搓着自家被震惊到麻木的脸庞,仍旧不忘发出惊讶到极致的声响。

    为这客栈之中,更添几分诡异气氛。

    那些仙神,此时间亦是心头咯噔一声,暗道此人果然不愧是魔之极致,大魔天王!

    待到阴阳逆乱时,以我魔血染青天!

    听听,这猖狂到了极致的话语,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

    这是对于天道有多大的恨意,方才能说出这般大不敬的言语。

    心中震惊不断的同时,他们在心头也是暗暗想着,那方异域之中究竟又是个何等情况。

    为何这般人物不好好的修行,偏偏要和那界的天道过不去,定要打个你死我活。

    抛却这魔主是个疯子的情况下,他们还从李桐的言语里知晓,似这般战天之举,在那方异域里不是个例?

    注视着客栈内里发生一切的仙神们,此时大起疑惑,好奇不已。

    但苦于李桐只是叙说人物,没有和他们讲述那方世界的意思,只能暗暗猜测。

    难道说,是因为:

    天情不同?

    前方角落里,和脸色有几分不对劲的女娲对视一眼,通天教主眼神中惊奇未去。

    “待到阴阳逆乱时,以我魔血染青天!”

    他默默嘀咕着这句话,越品便越觉其中杀性、癫狂之意深重非常。

    而且......

    心头一道:“说出这般言语,可就真的是于天道间再无回旋的空间了啊!”

    “那人,当真就一点也都不曾畏惧天道?”

    即便是在洪荒中率性而为,乖戾非常的教主,此时间都是犹觉此人之性,癫狂无比,不减他大魔天王之称的名头。

    教主自家虽然好斗了些,但却不会像是此人一般,疯狂至此。

    继而,摇头缓道:“当真......当真是.....”

    却又无一准确之词,可以用来形容此人。

    只能道上一声,果然不愧是诸天万界,无奇不有,无物不生。

    而他这李小友,也是古怪的紧,这般人物他都能了解知晓其事迹,当真是神秘的很。

    不过越是这般,就越是打消了他之前对于李桐身份的一些猜想。

    能知晓这么多异域强者生平事迹之人,岂又是会简单出身于其所描述的一方世界之中?

    不用脑袋想,都知道是不可能之事。

    这般思索着,忽然注意到天外久久不曾散去的天道雷罚,教主心头一念顿起。

    “虽然李小友不过只是转述了这般话语,但看这般情况,怕已是洪荒天道彻底开罪了啊。”

    “此番眼下劫难度之不难,但......”

    他眼中思索神色流转,注视向台上李桐,心中默默说道:

    “但若是我截教继续于之合作,只怕是要彻底走上一条不归路了。”

    教主脑海里难免产生了一点担忧思绪,作为此界圣人,他焉能不知晓天道的恐怖之处?

    得罪了天道,日后在这洪荒世界里,寸步难行!

    而今李桐的大名,毫无疑问的在天道上面挂了号,成了首要清除之人,这般情况不由的让他多想了几分。

    但很快的,教主便是心中一定,思绪坚定起来。

    “既然决定了要在大劫中保全我截教门人,走到最后注定会与诸圣为敌,那再多一个天道,又能如何?”

    “也罢,且看李小友过了此番劫难。”

    “若是无恙,吾便同他癫狂一场,又能如何?”

    如此心念坚定时,他的眸光却是看向了前方那身影。

    有女帝在,度不过这雷罚?

    呵呵,不可能的事。

    他通天,却是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了。

    惹急了他,说不得便要祭起诛仙剑阵,会一会这天道,看祂又有何般威势,强压他们这般圣人无数会元。

    说不得到时,就可仿这位魔主一般行径,做过一场了。

    要知圣人,亦也是会有怨气的啊!

    成圣、成圣!

    成了圣,可不是为了做你看门狗的!

    锃!

    李桐眉头一挑,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剑吟。

    但四处仔细寻找去,再为找到更多的线索,便也没放在心上,作罢。

    收拾好心情,方才下方听众脸上有些越演越烈的惊骇神色中,正式的抬头,望天。

    因为,外面的天穹上,睁开了一只眼眸!

    一只,天道之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