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69、师徒生怨,阐教众仙降罪来

    “道友见谅了,贫道贸然登门,却是只想询问一句,可曾见过我那调皮的弟子何去?”

    太乙真人一甩手中拂尘,眼露几分不可查的精光,对着面前石矶淡淡言说。

    言语生冷,不近人情。

    那般高高在上不将人放在眼中的姿态,  直叫面前石矶眉头皱起,心生不悦。

    但度量片刻间,她强忍下心头怒火,面带几分不愉,道:

    “你之弟子如何,怎还要向我这一外人来询?”

    “从不知晓,未曾见过。”

    一甩衣袖,石矶这般回他。

    却见那太乙真人渐渐眯缝起眼睛,  神色变得不善起来。

    “还望道友好生想想,之前吾那劣徒便是在此和你那童儿玩耍。”

    “此番走失,说不得便会路过此处。”

    “嗯?”

    石矶面色一变,迟疑片刻后,眉头紧皱着转身问道身边童子:

    “那人,你可曾有见过?”

    便见,她身边那童子垂着头颅,小声说道:

    “哪...哪吒,却是曾与小童在一起玩耍过些时日。”

    “嗯!”

    一见身前两人面色转变,他慌忙间赶紧补充到:

    “但那却是数日之前的事情了,自从他上次离开之后,便也再未来寻过我。”

    一番话落,石矶面上也是好看了几分,  带着几分几若不可察的讥讽,  轻道:

    “太乙道友,你也听到了我这童儿所说了吧!”

    “你那弟子却是未曾在我这白骨洞中,  还是在去别处转转,莫要在这里白瞎功夫了。”

    言语淡淡间,  已然是下了逐客令。

    “哦。”

    太乙真人不平不淡的应了一声,继而淡淡道:

    “既然如此,那贫道便也不多做打扰了,只是......”

    他眸中生光,似是不经意间瞥了石矶一眼,轻道:

    “只是希望道友好生闭门修行,莫要染了劫气,陨在这量劫之中。”

    “哼,我之修行事,自不需道友操心。”

    “哈哈。”

    太乙真人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此番大劫一切,都在他们阐教算计之中,而眼下此人,又如何能逃过?

    封神榜上,必有其名。

    不过此时尚且不急,且先让她在逍遥快活一阵。

    当下要紧之事,还是要快快寻到他那弟子哪吒的元神之身。

    事关阐教算计,亦也关切到自己的挡劫之物,由不得他不焦心。

    正思索着这小人还有何处可去,将要乘云离去之时,  遥遥远方传来一阵嬉闹呼唤之声:

    “碧云、碧云。”

    “快些出来玩耍,我此番去那说书人客栈里,学到了新本事,定是比你那弄云之术有趣!”

    转过头来,遥望而去。

    那远处地方脚踩火轮飞舞而来的小人,不是他苦心寻找的徒儿,又是何人?

    “哪吒!”

    他掉转身形,大呵一声。

    ......

    灌江口,客栈内里。

    鸿易的故事,李桐已然是讲述到了终点,败冠军侯,灭杨盘,杀鸿玄机。

    直到编撰万经之王《易经》,立下大宏愿,成就阳神。

    但也成也宏愿,败也宏愿。

    终被其所阻拦,不得彼岸,只能在苦海与彼岸间游荡,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关注一切。

    “这么说,鸿易便是到了最终,亦也没能登临彼岸,也没能将那粉碎真空的武道修为和阳神境界完完全全的合二为一?”

    下方,有听的极为认真之人摩挲着下巴,下意识的说出这般言论。

    “唔。”

    李桐呲溜一口茶水,将杯盏放下,回答他:

    “你这么说倒也是不错,不过啊这却都是不知多少纪元前的事了。”

    “鸿易现在如何,是否登临了彼岸,除了他自己谁又能知晓呢!”

    看着下方听众,李桐微微眨眼,如此解释。

    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必有其不完美之处。

    或许身为易子的鸿易被自家所立下的宏愿所桎梏,便是这個故事中的不完美之处吧。

    无伤大雅,还更有画龙点睛之效。

    他这般随意的想着,却见下方一众仙神面带思索,时不时的还会流转出几分心驰神往的表情。

    心头骤然一乐,想出了他们为什么会这样的原由。

    却是,他首次将一条有别于洪荒主流修持之道的法门,完完整整的展示在无数仙神的面前。

    纵然这般武道与神魂同修之法,亦也有所缺陷。

    但比起仙道法门来说,它的优点亦是显而易见。

    那便是,无需鸿蒙紫气啊!

    何况来说,光是听闻李桐言说那鸿易似是造物主一般的手段,便是足以让他们心中联想不断。

    更遑论,其上还有更为玄妙的彼岸之境。

    圣人?

    如果有的选,狗都不当!

    “呼......”

    听的极为认真,甚至于将一字一句都记在心头的孔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眸光闪烁间,心底暗暗思索着:

    “武道人仙之上,是为粉碎真空吗!”

    “还有那神魂修持之道,九次雷劫过后,还要立下宏愿,度几番劫难方能成就阳神之道。”

    “而在之后,还有彼岸!”

    这般想着,他非但没有因这般种种艰难困苦而心生退意。

    反而是越想,心中越是激奋起来。

    虽有艰难险阻,但至少而言,前路可见,不是吗?

    “有此言,吾道成矣!”

    脑海中这般念想一定,周身已然开辟而出的窍穴亮起氤氲光芒,神魂凝滞,屋外雷霆起。

    却似,将要度劫。

    可就是在这时,一股无边清光忽然间闪耀了起来,让无数大神通者心起惊疑,只觉有些莫名。

    纷纷转头朝天外望去,之间那原本是雷霆盘踞的天穹之上,已然被一片不知何时出现的庆云所占据。

    而那云头之上,则是高高站立着四位宽袍大袖,身姿各有不同,但却无一不是神清倨傲的仙人!

    目光微垂,俯瞰凡俗人间。

    李桐眉头皱起,心中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怪异。

    若说来人是西方那二位倒也还能说的过去,但眼下着四位,却是着实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与阐教之人,又是在何时起了争执?

    观外界天穹上那高高在上,不愿落下的四人,李桐便知他们定然是没有抱着几分善意而来。

    不然的话,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摆出这般姿态,又是给谁看呢!

    目光轻扫间,看了一眼下方那神情有几分异样的南极仙翁,李桐心中暗道:

    “莫不是,这南极仙翁寻来,找场子的?”

    “却也,不应该啊!”

    心头惊诧,暗暗怀疑。

    不过片刻后,他还是淡定下来,便是来者不善又如何。

    眼下的他,就算是那元始天尊亲临,他都不带有几分惧怕的。

    更论,这一个以后世封神中最坑弟子的太乙真人带队,三个二五仔相随的一行人。

    将他们打发了,还不是女帝抬抬手的事情?

    于是乎,他视线扫过下方有些不淡定的听客们,淡然说道:

    “看样子,这是有些不速之客寻上门来了。”

    “倒也无须惊慌,且看来者何意。”

    这话音方落,客栈之中众多听客便是心头忽起惊诧,继而目光中带着几分怪异的看向他。

    虽然按照他们所知,这说书人向来便是一副一视同仁的模样。

    不以你是大神通者就高看你一眼,也不以你是凡俗便轻践于你。

    但此时间,还是忍不住内心里的那份惊奇。

    这人,到底是还有多少未曾展露出来的秘密,又是什么给了他这般无所畏惧的勇气啊!

    竟然是将那天穹之上的四人比作是不速之客。

    要知晓,那四人可是太乙、文殊、普贤、慈航。

    阐教十二金仙到此有四,已然是出了全部三分之一,亲临这凡俗客栈。

    虽然说光看这四人的修为也就那般,几位太乙金仙的存在,有那位女帝在,定然也不会弱于他们。

    但你要知道,阐教一次性出动这般多的仙人,可是头一遭。

    这也就意味着,这四人必然是带着那位圣人:元始天尊的法令而来。

    而不是以他们四人的名义,简单的来寻李桐。

    但即便如此,面对着四位带着圣人法令到来的仙人,李桐竟然还是将其比作了不速之客,没有一丁点儿对于圣人应有的尊重。

    让他们不得不佩服,这说书人的胆气还是一如以往一般,不曾有半点改变。

    客栈一处,那位似是和那隐匿在洪荒世界已久的妖师鲲鹏有几分的干系的大妖,不由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回过身来,目光流转于那天上四人以及淡然的李桐身上,带着几分玩味道:

    “不愧是连天道都丝毫不放在眼中,随意挑衅的人物,就算是面对带着圣人法令所来者,也是如此的淡然。”

    “这下子,却是又有好戏看了哟!”

    此大妖心头惊奇中,却也是在不无未双方鼓劲一般,加油打气。

    “打起来,打起来。”

    他们妖族和除却截教外的两教,关系可是一点都不和善。

    难能可能会见这往日里高高在上,看不起这、瞧不起那的十二金仙吃瘪,他们可都是隐隐有所期待的。

    只盼望着,方才那大展神威的女帝一剑把这四个货色都给劈残了。

    当然,若是能劈死了那就是更好了,他们必然会拍手称快。

    至于会引来极其护短的元始天尊之事,那显然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甚至于,他们说不得还有些期待。

    展露了种种玄奇,又知晓这般多隐秘的神奇说书人。

    在真正直面到一位圣人存在的时候,又会是有何般表现?

    那,可是太让人期待了。

    且不提这些暗暗拱火的妖族,以及不乏一些寻常看不惯元始天尊行径的大神通者如何想。

    就见女娲娘娘哪里,有了动静。

    “这几个,来做什么?”

    眼中不由的闪过一分厌恶神色,看着太乙几人到来,她察觉到了几分异样的气机。

    “莫不是,我那位元始师兄,真的有什么法令要让他们传下吧!”

    心中一思付元始天尊往日所展现出来的性情,只觉这个可能分外之大。

    总不能是,像她一般真的是来听书的吧?

    对面的通天教主见这四人装腔作势的模样,不由的眉头一挑,脸生几分不快。

    明明知晓他此时身在这客栈中,不下来见过就罢了,还摆出那般姿态,是给谁看?

    而这般模样,又是谁授意的?

    教主脸色不由变了变,稍有阴沉。

    “师兄啊,我的好师兄!”

    心中如此一道,默默无言。

    众听客也是纷纷朝向外界天穹望了过去,看到了位于云端之上,神态各异的四位仙神。

    那些炼气士之流,在此时间也是认出了这四人身份。

    不由的在心底惊呼一声:

    “好大的阵仗,阐教十二金仙竟然出四,亲临这凡俗客栈!”

    “就也不知意欲何为啊!”

    “看那样子,恐怕是来者不善,就也不知李先生能不能挡的下了。”

    一时间,众人被这四人来头给吓住,开始为李桐担忧起来。

    不过有女帝在,他们担忧的却不是眼下这四人,而是他们背后的那个庞然大物,元始天尊!

    虽然说就在方才李桐讲述了神话大罗之事,言说了诸天万界强者无数的风光,让他们无限向往。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便已然是心生无限骄纵,已经到了看不起圣人的程度了。

    在这洪荒世界中,圣人始终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如何能失了对其之敬畏、恐惧!

    纵然洪荒之外尚有数不清的强者,或许圣人在其中亦是不起眼的存在。

    但在洪荒世界中,他们便是天,便是唯一,便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他们这些小小仙神,如何敢对圣人不敬,小瞧了其神通玄妙。

    眼下这四人不带善意而来,无数的听众提心吊胆,为李桐此时不以为意的态度担忧。

    生怕他将这四人给随手镇压了,然后引来元始天尊的降临。

    到了那时,这场面可就是万分不好收场了。

    正这般忧心着,就见天外清光大作,一道宏大声响响彻天地。

    “遵天尊法旨!”

    太乙真人手捧朦胧金光,向前一步朗然说道:

    “今有凡俗说书人蛊惑我阐教三代弟子、传授妖法、凝练邪躯,按令当永镇昆仑下,日日赎罪。”

    “但怜其修行不易,留出一线生机,只消其忏悔罪责,交出罪物,便可网开一面。”

    将那金光收起,太乙真人一甩拂尘,眼露神光,大呵道:

    “兀那说书人,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