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189、残破宫阙,至宝横空

    段德用法力将自己浑身上下包裹,抵抗冰寒至极点的天河水。

    听着身后动静,便是笑着打趣:

    “咱两什么关系,何必计较这些呢!”

    “贫道这番帮你寻宝,二话都没说多说,也不见你曾感谢过我。”

    “怎么,现在宝贝地方找到了便要卸磨杀驴了。”

    “我呸,狗日的无良道士。”

    用着经典狗刨式泳姿,在往天河深处不断下潜的黑皇狠狠骂着。

    “你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这次若不是为了躲避李小子,你会好心到帮我寻这宝贝?”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不是。”

    ……

    一人一狗,在不断下潜寻找宝物踪迹时,还在不时的拌嘴吵架。

    直叫默默隐匿身形,悄然跟在他两后方的女帝嘴角勾勒起一抹浅笑,只觉颇为有趣。

    不过,也没有露出身形的打算。

    至阴至寒中,藏至阳至刚之物。

    这般天河中有宝物的端倪,早在她从那方异域世界来到洪荒之时,便有了发现。

    只是因为,这天河浩荡,席卷何止亿万里。

    即便是她,若是想要一寸一寸搜寻的话,所需要的时间恐怕也是难以计算。

    本就有着放出消息,让人为其搜寻的打算。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施展,就有了眼下的意外之喜。

    此时她站在岸边,看着天河水浪涛幽幽,心中亦是升起几分好奇来。

    这天河水底,埋藏的到底是个什么宝物?

    通过这些时日的了解,她已然是知晓了洪荒世界中诸多灵宝的划分。

    若只是一个后天灵宝或者后天至宝的话,那被女帝所感应到气机的同时,定然会被她发现所在何处。

    而不会像是站在这样,只是在隐隐之中流露出一点点气机,虽然被她所察觉,但也不能确定具体位置如何。

    “这般说来的话,或许那埋藏极深的东西,便是此界所谓的先天至宝了。”

    看着那一人一狗迫不及待的的往水中深处游去,片刻之后就消失不见。

    女帝心存疑惑,又站在天河边遥遥看了许久。

    最终倒也没有太过去深究,只是随手一挥,将浩荡的天河真水分开一条卷阔大道。

    缓步其中,循着段德他们探索出来的前路而去。

    “咦!”

    摘星楼里,女娲忽起一阵惊诧。

    随手布置下的一点小手段,竟然还真的是有了收获。

    冥冥中传来的画面里,让她不禁的皱了皱眉,那地方竟然让她生出几分莫名的熟悉感。

    “妖力,难道说?”

    感受着那似有似无的气机,女娲娘娘心里暗道:

    “这里有些微的妖气弥漫,也许这里曾是远古天庭时的一处重地,只是因为当年那场大战,方才导致天河改道,将其淹没。”

    画面变化,内里的一人一狗在天河深处,朝向一散发着悠悠光辉的地方快速而去。

    按道理来说,这完全是由太阴真水构成的天河内里,应当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才是。

    偏生的,那地方竟然是显露一片光明。

    画面里段德极其兴奋的朝向那地方飞速游过去,而随着视线渐渐拉近。

    女娲娘娘面容浮现一抹笑容,心中带着几分喜意道:

    “果然,这里便是他的陨落之地了。”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三界众多仙神寻找了无数会元的东西,竟然是隐藏在这大罗天的天河水底。”

    “难怪当年,没人能找到了。”

    这般想着,她的嘴脸不由的微微上扬。

    遥想当年,洪荒中无数仙神为了寻找这个宝贝,可谓是讲洪荒三界翻了个底朝天。

    但,可惜的是,无有一人能得知它的丁点线索。

    甚至于,就连它一丝一缕的气机,也从未有人能够抓的到。

    就彷佛,这般随它主人名声一样名震洪荒的混沌至宝,随着东皇的陨落亦也消散在天地间了一般。

    哪能想到,这件宝贝竟然是让这两个异域而来的存在,给直接寻到了!

    “这胖道士倒是有几分本事,不过嘛,却非正途。”

    她遥遥头,心中难免生起了几分奇异。

    当初使用招妖幡将那黑皇召来,给予了他一根金乌羽毛,让其去寻找失落的至宝。

    本就是她为了应对已然来临的量劫,随手做下的一番布置。

    本没报什么希望,只是用来迷惑他人。

    怎能想到,这段德挖宝的本事竟然如此奇异,一下子就让他给寻到了。

    “这番,洪荒世界怕是要彻底乱起来了。”

    心中悠悠一道,女娲此时颇有几分坐看风起云涌的超然心态。

    这即将再度面世的至宝,可谓是烫手山芋。

    别人去争去抢就是,她女娲却是没有几分兴趣和他们打做一团。

    “不过……”

    她目光深邃的看向此时正在讲述的李桐,颇有几分奇异的想到:

    “这般宝物,就也不知李小友可曾有几分兴趣?”

    此时,天河深处,一片幽寂里。

    黑皇、段德看着面前一片残破至极,但却又无时不刻散发着内敛至极恐怖气势的宫殿,面面相觑。

    “东皇殿!”

    相互对视一眼,一人一狗惊的合不拢嘴巴。

    他们猜测到这般宝贝不一般,但没想到竟然是这位洪荒中禁忌一般存在之人的宝物啊!

    “咕都,咕都。”

    吞咽口水的声音不断响起。

    “道…道士,怎么说?”

    向来胆大包天的黑皇现在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若是内里真有宝贝,那想来就肯定不会一般。

    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般宝贝他们二人恐怕是保不住啊!

    “干了!”

    段德满面潮红,额头留下豆大的汗水。

    “来都来了,总不能入宝山空手而归吧!大不了,我们就拿着宝贝送给李小子。”

    “以他的本事,想来保下这宝贝不难。”

    他两胆自心头起,相互对视一眼,便是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以无数会元已来,从未再有人踏足过的地方。

    同时间,段德脑海里回想起闲暇时分,从申公豹那里探听来的消息。

    其中之一,便有随着上古妖帝东皇太一陨落,而消失已久的东皇钟。

    东皇钟!

    它是这洪荒天地里,唯一一件集攻伐与防护一体的先天至宝。

    而在先天灵宝的范畴里,攻防一体的宝贝却是不少。

    但你若是放在先天灵宝里面,那可就是少之又少了。

    除了在那二位圣人手中演绎无数可能的盘古幡与太极图,试问世间哪一件宝贝可以和东皇钟相比较?

    哪怕是诛仙四剑,弑神枪这等宝物,也只是在杀伐方面拥有了无尽的威能。

    而东皇钟,乃是一件真正强悍到极致的攻防至宝!

    这宝贝原本的名字是为混沌钟,只是因为与那东皇太一伴生而出世。

    故而,方被世人常称为东皇钟。

    其拥有镇压“鸿蒙世界“之威、扭转“诸天时空“之力、演变“天道玄机“之功、炼化“地水火风“之能。

    整体呈混沌玄黄色,乃是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造物之际,东皇太一用以镇压鸿蒙世界的无上宝物。

    钟体外日月星辰、地水火风环绕其上、钟体内有山川大地、洪荒万族隐现其中。五色毫光照耀诸天,混沌圣威震慑寰宇。

    混沌钟玄妙无限、造化无穷。

    不仅可以禁锢时间、镇压空间。亦能够反弹任何宝物神兵的攻击和无视一切神通法术的伤害。

    哪怕便是诛仙四剑齐出、弑神枪显露全部威势,也难以破除它的防护。

    真正的做到了攻击防御一体具备,顶于头上先立不败。

    如果真是这般宝贝的话,那毫无疑问比他当初挖出来的罐子都是要珍贵万分。

    不过只消用脑子想想,这般宝物只要走漏了一点风声。

    那这洪荒世界无数的仙神,便会蜂拥而至,将身怀此般宝物的段德给撕扯成粉末!

    “嘶!”

    段德口中倒抽一口冷气,心中连连道:

    “宝贝虽好,但我拿不得,拿不得啊!”

    脸上似哭似笑,露出一种分外纠结与不舍的表情,让人见之欲笑。

    身后一路闲庭兴步,慢慢相随的女帝,见他这般表情,亦也是缓缓点头。

    心道:“但也尚有几分自知之明,难怪挖了那么多人的墓,还能安然活到现在。”

    正瞧的有趣间,面前宫阙中骤然生变。

    像是来人触动了那宫阙里最后残余的禁制,让其余韵尽数爆发开来。

    骤然间,一阵似是烈日大火一般的光辉从那残破宫阙正中心扶摇而起。

    无数的太阴真水在刹那间被蒸发殆尽,化作席卷整个天河上空的白雾。

    “完了,想我段德一生挖坟无往而不利,没想到今日竟然要折在这里!”

    “要死、要死,告非啊,李小子快来救我!”

    那般带着恐怖温度的大日金光,毫无顾忌的将段德与黑黑皇一人一狗笼罩在其中。

    不过是弹指刹那的功夫,段德就已然是闻到了一股火烧火燎的毛发焦湖味道。

    慌张间低头一瞧,就看到身旁在这般无意爆发中苦苦坚持的黑皇,原本一身毛光油亮的毛发。

    此时间,已然是焦湖一片。

    整个狗看上去,就像是癞皮狗一般,黑一块、焦一块,充满了喜感。

    “哈哈哈,死狗你也有今天!”

    知晓今日若无奇迹,大概是活不下来的段德放肆的大笑。

    “玛德,死胖子,本皇就算死也不让你好过。”

    嗷呜大吼一声,黑皇便是径直咬在了段德大腿上,死死不放。

    段德懒得搭理他,只想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光机,回想一些往日里的美好。

    许许多多过往的碎片浮光掠影一般在眼前划过,有小心翼翼的少女,开朗爱笑好吃兽奶的少年……

    一切一切,如梦似幻。

    然而,良久时间过去了。

    “咦?”

    我怎么还活着,段德回过神来,双手不断在自家完好无损的身体上摸索。

    “对啊,我怎么还活着?”

    黑皇也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异常,都囔了一句。

    在那般连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天河水都能飞速蒸发出一片空洞的恐怖金光下,他们有什么存活下来的理由?

    非是圣人,又不是仙帝。

    除非……

    段德后脖颈汗毛骤然一竖,飞快的扭头向身后看去。

    就见,一白衣,风华绝代的女子。

    此时间,站立于他们身后不远处,正昂首望向上空金光喷涌之处。

    身边无数带着法则之力的花瓣飞舞,碰到那些金色光辉时,两者相撞,溟灭而去。

    现在,他如何能不知是谁救了他们。

    当即就是分外老实恭敬的唤了一声:“大帝!”

    “嗯。”

    女帝轻轻应了一下,都没有垂眸来注视眼下二人,只是澹澹说道:

    “那东西,要出世了。”

    ……

    “是啊!”

    身在摘星楼,但早已心不在焉的女帝亦是喃喃自语一句:

    “要出世了!”

    “出世?”

    “什么出世?”

    “女娲师妹,可是察觉到了什么?”

    身旁正听李桐分说,那方异域还有一可以媲美荒天帝的绝强人物,心中正是战意勃发之时。

    冷不丁听女娲这么一言,直叫他诧异万分。

    然而,接下来响起在世人耳中的声响,以及天穹上浮现的画面。

    却是让他知晓了,在无数大神通者听李桐说书的过程里,洪荒世界中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件,足以将无数藏匿不出的老怪物从巢穴中炸出来的大事。

    当!

    当!

    当!

    东皇钟三响,震动世人。

    紧接着,一道道混沌之气冲天而起,直叫天上金光闪耀,照亮了整个洪荒世界。

    天河一瞬间动荡无比,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匆匆赶回来来的天蓬元帅,带着十万天河水军慌忙而至。

    看着眼前一幕,顿时间慌了神。

    只见,恐怖的混沌气息直冲九霄,在无数人的眼前衍化成一口巨大的铜钟。

    冬、冬、冬!

    又是三声钟响,三界众多大神通者在这一刻纷纷睁开眼睛,无比惊诧中向着异像发生之地看去。

    在他们眼中,幽暗无边的天河下,金光闪耀中,屹立着一座残破的宫阙。

    而那从异域而来的女帝,此时间便是站在门前。

    还未等他们疑惑此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便顿时察觉到了那残破宫阙的不凡。

    只见那门楼上方,三个大字展露无穷的光辉。

    赫然是为:东皇宫!

    四溢而出的混沌之气,涌向天外化作一道道掀起风云的恐怖气流。

    而在那无数的金光闪耀中,天穹上出现了一口巨大铜钟的虚影。

    刹那间,在无数不可置信眼神里,众多大神通者确定了一件事。

    失落已久的先天至宝混沌钟,出世了!

    而在无数蠢蠢欲动的目光中,忽的响起一阵压低声线,但却显得气急败坏的话语。

    “死狗,你要咬到什么时候,还不赶紧给道爷我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