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10、封神榜出,强硬无比的说书人

    话音传来,顿时间就是引起了在场诸多阐教门人的注意。

    无一例外的,他们纷纷皱起眉头、面生不悦。

    现在整个昆仑山上下是何等凝重的气氛,就连他们见了那说书人都不敢上前插上一嘴,只能在下面小心的聆听。

    在自家老师出面之前,生怕一个不甚便是触怒了李桐,凭空惹来祸事。

    而你一老师勉强收下,用来凑数的弟子,又怎敢在此喧哗?

    平时里,便是对姜尚分外看不上的诸多阐教仙,此时间尽数将目光调转而去,落于那一脸茫然的老头身上。

    直叫匆匆赶来的姜尚心头一阵雾水,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得往日里极少见到的诸位师兄,此时竟然是齐聚一堂。

    难道说,今日是老师讲道的日子?那可就真是赶巧了。

    但在下一刻,他不禁意间抬头一望,便看到了之前未曾注意的天穹上,那一道道人影。

    那是......

    就在姜尚满脸迷茫的打量李桐一行人的时候,李桐也是投下目光,颇为感兴趣的看着这个在他记忆中大名鼎鼎的姜尚,姜太公。

    只是见面不如闻名,一瞧他那在众多阐教仙面前毕恭毕敬的神色。

    顿时间,李桐就是对其失去了兴趣。

    尽管日后名头流传的再盛,现在其终究也不过就是元始天尊的一枚棋子罢了。

    而且还是,用过就抛的那种,丝毫不留恋旧情。

    思付到此处,他对于元始天尊的印象就是更厌恶了几分,在他心头里仅此于那两个不要面皮的圣人。

    堂堂圣人,敢做却又不敢当,真是让人耻笑无比。

    一双重童中讥讽不屑的神色一闪而过,李桐一抱衣袖,也不再搭理拦在自家面前那两个让人厌烦的家伙。

    当即,便是充着那好若充斥在天地间,其余别无一物的玉虚宫,澹澹说道:

    “元始天尊好大的面子啊,一言不发便掳走我所庇护之人,即便到了此时也不准备给我一个说法吗?”

    “说法吗......”

    声音清澹,但却被他灌注了法力。

    久久回荡于昆仑山阙之中,不曾消散。

    而除却阐教门徒外,其余早就被李桐这般大张旗鼓的动静所吸引到目光的众多洪荒仙神。

    在看到如此场面之后,心头除却一抹惊诧外,竟然还有上那么几丝的理所因当。

    就好像,以这说书人的势焰,在元始天尊出手在先的情况下,有如此表现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

    甚至于,较之以往一言不合就唤出强者打架的脾气还是有所收敛。

    说不得就是看在方从太上哪里出来的面子上,方才会如此缓和,能好言叙说了这么长时间,直到现在才发作。

    若是换了他们来,自家有圣人实力,又占的上理。

    那对面是圣人又如何?

    还不搅他个天翻地覆,好让对面出来赔礼道歉。

    这些围观的仙神简直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心头更是隐隐的期盼着元始天尊不要出来,想着到了那时这说书人又会做出什么让人惊叹的举动。

    若是将这阐教门徒尽数镇压,或是将这玉虚宫掀翻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

    早就看这帮子自诩跟脚高贵,四处瞧不起人的家伙们,分外不爽了。

    如果李桐真要是这般做,那简直就是大快人心,让无数底层仙神拍手称快之举。

    ......

    东海,碧游宫。

    归来数日,整顿了下截教内部那些蠢蠢欲动的弟子后,教主将七叶换到身前,贴身教导诸般玄妙法门。

    忽的,将七叶打发自去修行。

    眸光一撇间,脸上生几分冷笑,自语道:

    “我这师兄,却是高高在上惯了,容不得吃不一点亏啊!”

    “啧啧!”

    教主脸生嘲弄:“技不如人便罢了,竟然能让你恼羞成怒做出如此不智行为,无数会元的修行,却都是修在了狗身上。”

    “呵呵,上行下效,如此阐教吾之截教怎会败,怎能败?”

    他一双神光暗敛的眸子里,在刹那间迸发出难以匹敌的斗志,剑气重霄直贯混沌。

    引得一时天象巨变,似有雷霆暗生。

    良久之后,教主垂眸,脸生一笑中,格外洒然道:

    “便是你有天道相助,那又如何?”

    “天数常恒,但异数不定啊!”

    如此一言,忽的高唤童儿,气魄万分道:

    “你且告知吾门下众弟子,今日若有人寻上门来,邀其出山,无需拒绝,且放心一去就是。”

    ......

    八景宫。

    送走李桐一行人,但时刻关注他动静的太上,见得此时昆仑场景,不由轻声一叹。

    “唉......”

    微微摇头中,却是流转着对于元始天尊这般做法的不看好。

    量劫之中,身为圣人一步一行自是皆要有所深意,这样布置方才能求得最好的结果。

    而似眼下这般贸然将那瑶姬抓走,除了再度交恶那说书人,以及使得自家门下弟子离心离德之外,又能有何好处?

    元始天尊,却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啊!

    太上平静的面容上眉头轻皱,表现出其并非心如止水、万般不动,事关三清之事,不得不让他心生千牵挂。

    幽幽一叹间,他将目光遥遥落在那位女帝身上,心中暗道:

    “就也不知,那日在混沌之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方才使其走出如此一步。”

    “但事已至此,却是无法挽回了,如今之计......”

    思量片刻间,太上又不由苦笑一下。

    如今又能有什么计策呢,光凭元始天尊一人如何能在那女帝手下,强行关押那瑶姬。

    若是再僵持下去将那说书人惹怒,让女帝将其镇压了再将瑶姬救出,那丢人丢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

    和李桐一行人论道几日的太上,却是在隐隐中探知到了女帝隐藏极深的修为道行。

    纵然能察觉到此人似乎非是完好之躯,但即便如此隐藏在其身体中的那股庞然力量,便是他也不能小觑,亦要万分重视。

    “罢,自己惹来的祸事自己扛就是。”

    “而且,吃些苦头,未必就是坏事了。”

    如此一道,太上不收回念头不在去理此时,平复有些波动的心境,遁入冥冥。

    却是,去思索探究那李桐在论道时所说的祭道,以及祭道之上的境界。

    至于那般往前推算神话大罗之道,却有一层网在阻拦着他往下探索,只能暂且作罢。

    ......

    大罗天,凌霄殿。

    宝镜横空,内里显露此时在遥远昆仑山之处,所发生的一切。

    见李桐终于是按耐不住,大声呵斥那元始天尊,大天尊只觉心头一阵舒畅。

    近来久久不见喜色的面庞上,也是出现了那么一抹笑容,冲破了久在的郁闷与苦恼。

    “好,好啊!”

    心头大呵一声,她微微眯起眼睛,注视着画面中的一切,只觉畅快万分。

    有无数强大至极友人的说书人他惹不起,有圣人镇压的阐教他亦是惹不起,这些时间里夹在两方中央,不得不忍受委屈的日子其简直就是受够了。

    而今,能见到元始天尊吃瘪,乃至于还要落面皮的场景出现,直叫他心头舒畅,彷若在酷暑之中饮下一汪甘泉般的畅快。

    犹记当初那燃灯道人携着圣人法旨,在他面前趾高气昂的样子。

    但现在呢?

    你燃灯纵然有原始天尊做靠山,还不是得在那说书人面前老老实实的丝毫不敢猖狂!

    这便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当浮一大白!”

    大天尊一时兴奋,就这般呼喊而出。

    直叫下方的群仙垂头不敢言,大天尊说着话可能没事,但他们真要信了照做,那可就乐子大了。

    阐教势大,他们可是招惹不起。

    察觉到自己失言的大天尊也不解释,只是收敛了神清,目光紧紧的关注着镜中画面。

    同时间心中暗暗想到:

    “做的好啊,太白金星,当赏!”

    ......

    “哼!”

    昆仑广大,几若无边无际。

    但此时间骤然从那玉虚宫中响起的一道冷哼之声,刹那间响彻整个昆仑。

    山脉起伏,河水逆流。

    彷佛整个昆仑山,都因为这一道声音主人的情绪而变化。

    现在,他显然是生了怒意。

    “终于舍得出来了?”

    李桐见这般动静之后,也不奇异,只是冷冷的看着那庞然却无丝毫人味的宫阙,如此心中一道。

    继而,一道金光从那玉虚宫轰然洞开的门扉中飞出,在无数人奇异的目光中,飘摇着落入那姜尚手中。

    之后方才有一道身影不惊不满的从那玉虚宫里,缓缓而出。

    他暂且忽视了李桐的存在,目光落于那跪拜与地,一脸茫然中怀抱着金色卷轴以及一杆鞭子的姜尚。

    语气中带着几分怒其不争的说道:

    “你所求之事吾已知晓,今赐封神榜、打神鞭,予你代天封神之职。”

    顿时间,姜尚面生喜色,赶忙叩谢恩师。

    元始天尊只是澹澹摆手,道:

    “此间事了,还不速速离去。”

    姜尚有心再将自家困难之处言说,但见元始天尊面色不善,外加此时群仙环绕似是有事发生的样子,只能无奈告退。

    以他目前的身份、实力,眼下的事情显然不是他能够参与其中的。

    只是他在惊鸿一瞥间,却是将那云头上和燃灯道人以及南极仙翁对峙的年轻人面容,牢牢记在了心里。

    总觉着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不得其解。

    只好按捺下心头好奇,寻思着回到西岐之后,再寻几位奇人异士询问具体。

    至于眼下所发生之事,他却是不甚担心的。

    老师元始天尊何等人物?

    又岂能会在这一年轻人手上,吃了亏去!

    这般想着,姜尚便是匆匆忙忙土遁而去,往西岐归返。

    而待他离去之后,玉虚宫前的气氛便是再一次凝滞起来。

    但还未过了多少工夫,此时已然立于云头之上,云霞相随、金光久伴的元始天尊率先开口:

    “无知小辈,安敢如此欺我?”

    李桐眸光一转,暗道好一个恶人先告状!

    当即也不惯着他,便是回道:

    “圣人出手欺我再先,此时还要倒打一耙不成?”

    “呵呵!”

    元始天尊皮笑肉不笑,冷声道:

    “吾念及门下三代弟子杨戬,与其生母分隔两地,遂助其母子团圆。”

    “试问,此事何错之有?”

    “错便错在,圣人未经我之允许,便将我所庇护之人私自带走,而且我若猜的不错的话此时瑶姬应是被你关押了起来。”

    李桐面露嘲笑,这可当真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师父如此,徒弟亦是如此。

    满嘴虚言,简直就是让人不想同其言语。

    索性也懒得再和他做口舌之争,该说的也都已经说过了,既然元始天尊不愿意将人交出来,那就手底下见真招就是了。

    便道:“看来圣人是打定主意不想将瑶姬交出了,那便无需多言,做过一场吧!”

    “我倒要看看,这昆仑山是否还能如远古一般,经受的住圣人之间的大战。”

    话音落下,身旁的女帝顿时就是明白了李桐话语中的含义,一身气势不在保留的散发而出,横压天地之间。

    同时间,一双冰冷澹漠的眸子注视向那元始天尊,不起丁点波澜。

    不过手下败将罢了,或许当时争斗还有隐藏的手段未出,但在女帝看来此人也就不过寥寥。

    口气大的很,但本事却匹配不上他那目空一切的气势。

    见着女帝分外配合的做出如此姿态,阐教群仙顿时就是一惊,他们万万想不到这说书人竟然丝毫不给一位圣人面子。

    而且看这情况,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样子。

    玉鼎真人站在群仙当中,看着高高在上的李桐,心中不由的一阵唏嘘。

    遥想当时他和李桐相谈甚欢,谁能想到现在竟然是闹到了这般地步?

    实话来说,当知晓瑶姬被燃灯道人带回昆仑的消息时他是震惊的,但当他得知这个事情是元始天尊下令之时,则是满脸不可置信。

    老师他......何其不智也!

    于所有人想的不同,此时的元始天尊并没有多么的生气。

    或者说,尽管当初在混沌中不敌那女帝,让他在万分气愤中一时湖涂中将那瑶姬抓回,但之后的时间足以让他冷静下来。

    之前按捺不出,不过是将计就计,试探一番这说书人的性格如何。

    现在结果已经得出,让他心中有数,便是让他一步又能如何?

    前般种种,且待日后再来清算。

    如此思绪流转,元始天尊懒得再听这小儿聒噪,便是伸手一探,一道玄光门户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