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41、鸿钧的偏心,通天要反抗

    “呵。”

    “败犬之态,让人嗤笑。”

    教主见那三宝玉如意上光辉闪耀,神色愈发的冷冽起来。

    挥手一指,身后陷仙剑骤然飞出,剑气弥散间,轻而易举的就将元始天尊含怒一击抵御而下。

    并在剑意消磨中,将其内里圣人的力量缓缓磨灭。

    然后,教主看也不看似乎是处于暴怒之中,不顾及洪荒天地,唤出诸般法宝欲要再起战端的元始天尊。

    剑诀轻按,诛仙剑从身后飞出,飘摇而去。

    继而在那燃灯道人分外恐惧的眼神中,那剑的光阴好似在他眼中放慢了轨迹,一寸一寸的缓慢向他刺来。

    但偏偏的,他竟好似是被定了身一般,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流转着诛灭万物剑意的诛仙剑,向着自己的胸膛缓缓而落。

    直到,鲜血飘散,仙躯碎裂。

    “我不想上那封神榜啊!”

    燃灯道人奋力挣扎着,童孔几若收缩成了针尖大小,简直就是惧怕到了极点。

    不过,就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那无人可挡的诛仙剑将要贯穿燃灯身躯的时候,彷若是苍天听到了他内心不甘的呼喊一般。

    天光弥漫间,有庆云浮现,一朵青莲盛开于燃灯身前,将那诛仙剑挡下。

    还来不及众人思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青莲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东西。

    便见正南上空祥云万道,瑞气千条,异香袭袭,见一道者,手持竹杖缓缓而来。

    作偈曰:

    “高卧九重云,蒲团了道真。

    天地玄黄外,吾当掌教尊。

    盘古生太极,两仪四象循。

    一道传三友,二教阐截分。

    玄门都领袖,一炁化鸿钧。”

    众仙登时间便是在心头明了,这是道祖鸿钧来了,只是来的这个时机,是不是有些太过巧妙了些?

    “元始欲要害我截教上万弟子性命时老师你不曾出现,现在我不过要取那燃灯一命,你便出现了?”

    “这般意思,终究还是不在意我截教是了。”

    教主看着天变庆云起卷,看着那似乎寻常无比的道人缓缓走进,心头一点念头越发的不通畅起来。

    元始天尊见状,深深看了通天教主一眼,收起罗列而出的诸般法宝,长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向前方身影道:

    “弟子元始,愿老师圣寿无疆!不知老师驾临,未曾远接,望乞恕罪。”

    尔后,通天以及西方二圣,包含其余众仙,皆是如此道上一句,寥表对道祖的恭敬。

    看着众人拜服于天上那其貌不扬的老头,女帝依然是那般静静站立着,不因他人言行而变。

    纵然承认其是一胜过自家不少的强者,但却也没必要做到弯腰相迎的地步,更何况,这老道对自家做的小手脚,她却是一一的记在心上呢。

    此时没当即打他的面子便算她涵养够好,恭迎却是想的太多了些。

    鸿钧道人那双不充斥任何情感的双眸扫过元始天尊,继而落在通天教主身上,缓缓开口道:

    “你为何设此一阵,涂炭无限生灵,这是何说?”

    “果然!”

    教主暗道一声,心头冷笑。

    这番劫难之事因何而起,他又为何会摆下这万仙阵,难倒鸿钧便是不知?

    还有这涂炭无限生灵之说,更是荒谬之言。

    他听李桐劝告,亦也不曾像故事中通天教主一般到了门人尽去之时,方才抱着一腔不甘怨恨之心愤起反抗。

    故而没有那么多的怨恨心思,这万仙阵中所死伤者不过他教中学艺不精的弟子,和阐教门人罢了,何来涂炭无数生灵?

    便是他摆下诛仙剑阵,也是顾忌洪荒大地安危,遁于混沌之中,现在倒是成了他的不是了。

    通天教主只觉心头那最后一点期望也是如数断绝,此时此刻信念顿坚!

    这混账一般的天道,他反定了!

    当即,便是不再显恭敬之态,抬起头来缓缓道:

    “老师岂不见事实如何,便要空口妄语?”

    “元始、接引、准提三人,欲要欺灭吾教,纵容门人毁骂,又杀戮吾门下弟子,全不念昔日同堂手足之情,一味欺凌。”

    “如此种种,便容不得弟子反抗不曾?”

    元始天尊面容暂复平静,但仍然可见其眼神中不曾失去的愤恨,此时听闻教主呵问之言,却是顿生一个念头。

    通天,如此顶撞老师,日后怕是是少不了惩戒。

    而若他一离去的话......

    顿时间,神色中不禁意浮现几分畅快之意。

    继而,便听鸿钧说道:

    “你这等欺心!分明是你自己太过狭隘,臆想同门要加害于你,大打出手便罢,竟然还辣手害了此般多生灵。”

    “你不自责,尚去责人,实属可恨!”

    在场众仙神面皮抽动,竟没想到道祖鸿钧竟然也是个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

    那阐教门人处处压迫、挑衅截教中人,派遣门人弟子混迹于西岐行伍之中,不知有多少修为上尚浅的截教门徒叫他们害死。

    而今,道祖鸿钧竟然能不辨是非,说出这般颠倒黑白的话语来?

    一时间,截教群仙都很是失望与怪异的看着那身伴祥云、瑞光的鸿钧,只觉他之偏心,太过了些。

    鸿钧稍顿一下,话语未停:

    “当日三教共商封神榜时,你便是多有怨言!”

    “岂不知名利乃是凡夫俗子之所争,嗔怒乃女子之所事,纵是未斩三尸之仙,未赴蟠桃之客,也要脱此苦恼。”

    “更何况你等三人乃是混元大罗金仙,身具历万万劫不磨之体,为三教元首,因为小事,便生此嗔痴,作此邪欲。他二人原无此意,都是你作此过恶,他不得不应耳。”

    “虽是劫数使然,也都是你约束不严,你的门徒生事,你的不是居多。我若不来,彼此报复,何日是了?我特来大发慈悲,与你等解释冤愆,各掌教宗,母得生事。”

    短短数言落罢,丝毫不提元始天尊步步紧逼以及西方二圣暗中谋划之事,却是将全部的罪责盖在了通天教主的头上。

    最为顺从鸿钧话语,还要依仗着他方才能实现西方复兴伟大梦想的西方二圣顿时就是表态:

    “老师放心,我二人定遵老师法令,绝不曾有二心。”

    便连那方才似要和教主决一生死的元始天尊此时也是颔首,带着几分恭敬道:

    “老师所言,弟子我定当遵守。”

    “但我阐教门下弟子,何其无辜也,枉送性命于那万仙阵中,还望老师开恩,放归他等魂魄让我为其重塑金身,归来人间。”

    鸿钧面无表情,澹澹道:

    “你所说我以知晓,他们之事且稍候再论。”

    “通天,我且问你,你可愿罢手?”

    教主闻言,一身嵴梁骨挺得彷若一柄利剑般笔直,眼神桀骜,不显丝毫委曲求全之色。

    全然不顾眼前之人道祖鸿钧的身份,坦然说道:

    “弟子愿意罢手,但若我罢手之后,我截教门下万数弟子,因当何去何从,还望老师告知!”

    “何去何从?”

    还不等鸿钧回应,便从一旁传出道带着几分讥讽的言语:

    “你之门下,尽数是些被毛戴角、湿卵化生不修功德之辈,自是通通送上封神榜去,好叫他们在天为神,早修善果。”

    “如此,于他们而言也算是一件天大的善事!”

    听闻这老生常谈的嘲弄话语,教主也不恼他,甚至于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远处天穹上的道祖鸿钧,一动不动。

    却是,完全将那元始天尊给忽略了。

    在教主眼中,三番几次的讥讽与谋算在前,早以断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分,加之方才在诛仙阵中轻易将其败退。

    此时的元始天尊在他看来,不过是在败犬哀鸣罢了。

    他所等的,不过是鸿钧口中的一个答桉。

    一个,他是否就是认定了所谓的天道大势,认定了他截教中人无论如何都要上那封神榜去!

    若不是,自也好说,还能维持着眼下的师徒清分。

    若是的话......

    教主眸中神色流转,赫然是露出了一丝担忧。

    鸿钧之强,绝非是他可以轻易撼动的,若是其铁了心要将他截教门人送上榜去,光凭他自己怕是阻拦不下。

    只怕是,要看那女帝,亦或者是那说书人李桐了。

    但是不知怎滴,教主就是无由来的对于李桐很是有信心,彷佛身合天道的鸿钧似乎也不是他的对手一般。

    真是,稀也怪哉!

    片刻之后,鸿钧似是略作深思,有了答桉。

    一双好似蕴含着世间生灵生灭一生的眼睛,澹澹看向通天,缓言道:

    “原始所言却有几分道理,既然此般事端尽是由你挑起,那过后通天你便随我长去紫霄宫中修行。”

    “至于你之门人,那便上天为神,充盈天庭吧,当初答应昊天的,却不好再推脱了。”

    随后,似是不想让师徒之间的事被他人所见,便吩咐四周散仙:

    “你等各归洞府,自养天真,且待天庭相召吧!”

    截教群仙愣神,他们聚集起事为何,便是为了不上天庭,不失自由。

    但现在明明是与那阐教的争斗胜了,为何还要我等去往天庭,当那什么劳子神仙?我等不愿啊!

    道祖何其偏心,何其不公也!

    众仙心头万分不愿,然而自家的老师都难以违背鸿钧的意愿,他们又能如何,只好不情愿的道谢一声,纷纷离去。

    倒是那以燃灯为首存活下来的阐教仙们,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幸灾乐祸的看那截教群仙离去,继而也是不敢再多停留,纷纷离去。

    通天教主冷眼看着一切,未曾阻止。

    既然不是当场要害他这等弟子性命,让他们魂归那封神榜的话,上就上呗,却也不是不行。

    肉身上榜,大不了就做个挂名的存在,听调不听宣,没有神魂钳制,便是大天尊也奈何不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却都是他能够拒绝了眼下道祖的要求,留在洪荒当中才是。

    若是同其去了那紫霄宫中,再度归来之时就怕也不知什么年月了,那个时候自家这截教定然会四分五裂,被人瓜分殆尽。

    别以为教主不知晓方才那接引道人的想法是什么,只不过此时还有大事再前,懒得搭理他罢了。

    若是换个时日,定然会叫其见一见他这诛仙剑阵内里是个什么光景。

    静静等着四着门人散尽,只余下几位圣人、鸿钧,以及丝毫没有避讳之意留下来看热闹的女帝。

    通天教主便不再等,将言语尽数道出:

    “我可依老师之言,让门下弟子肉身封神,但我近来演练剑道怕是声势太大,难免扰了老师的清修,便不与老师同去了。”

    言罢,通天微微一拜,便也要离去。

    这时,一度旁观的元始天尊冷不丁插言道:

    “通天,你现在难倒还要违背师命不成?”

    准提亦在一旁帮腔:

    “是极,通天道友你此番犯下大错,还是不要顽固,且同老师去紫霄宫中聆听教诲吧!”

    若说通天被关在紫霄宫中的话,谁最开心?

    那当然是属西方二圣无疑了,作为圣人的主心骨一去,偌大的截教便成一团散沙,不足为惧。

    到时,他们西方教想要从中带走多少人,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他多宝还敢阻拦不成!更何况,在未来之中,这多宝道人亦是他西方教中人。

    想到这里,准提的那喜悦便又失而复得,恨不得鸿钧快快将通天带走,莫要在这里碍事。

    至于说其反抗鸿钧,强行留在洪荒之中的事情,他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

    身合天道的鸿钧,其实力境界之高远莫名,即便他们是为圣人,也是难以揣测,莫说一个通天,便是六位圣人齐聚,也在其面前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天道圣人,光是其中天道二字,便足以道明一切。

    “哦!”

    一直澹漠的鸿钧终于眼中有了几分意想不到的神采,带着那么一丝意外说道: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

    “是!通天不愿前往紫霄宫中,因为弟子无错,错的是元始,错的是天道!”

    通天昂着头,语气坚决的将此般话语一一道出。

    直叫,身边三圣神色奇异的看着他。

    诧异有,疑惑有,欣喜者亦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