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286、议论,言说帝者事

    “叶天帝!”

    嘶......

    听到这般话语,一众仙神们顿时深深吸了一口冷气,已然是按捺不住心中季动的情绪。

    虽然在先前种种的线索与脉络当中,他们已经是从李桐所讲述的故事里窥见一丝脉络,察觉到这大帝传的主人公叶黑和那威风凌凌的叶天帝有些关系。

    但在此时真的听闻李桐亲口说出二者就是一人的时候,心中那种激愤与见证历史的感慨却是几乎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呼!

    有人长呼出一口气,镇定几番,犹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问道:

    “敢问李先生,这叶天帝,可是当初以一己之力横压西方两位圣人的叶天帝?”

    此话一出,诸多大神通者、准圣大能,乃至于未曾显露于众人面前的四位圣人,都不禁在此时停下交谈,目光锁定李桐,等待着他的回答。

    即便他们心中早已是确定无比,但还是想听李桐再次承认一番,打消心中最后一丝怀疑。

    这般满是质疑的言语落入耳中,顿时就是让李桐面上升起一点疑惑神色,心里暗道是自己说的不够明白?

    还是,这些仙神们修行修的傻了,连人话都听不懂了。

    澹澹扫了一眼出言发问那人,有心懒得搭理他,但在无数人催促的目光当中,李桐带着几分随意说道:

    “难道,这世间可还有第二位叶天帝不曾?”

    话音一落,四下皆静。

    继而便恍若是炸了锅一般沸腾起来,无数听众交头接耳相互议论纷纷。

    而比那些只是知道听闻了些故事背景的凡俗人,知道的多得多的仙神们,此时更是颤栗不已,非是恐惧而是激动。

    他们其中不少人也是从李桐最开始说书时就一直追随的老人,在此时听闻李桐所说,更是感觉到了莫名的震撼。

    叶黑,那个在故事里不出挑的凡俗人,竟然就是日后的那位叶天帝!

    这,简直就是要惊诧他们一万年。

    他们这些人虽然知晓前文往事,但不少大神通者以及准圣大能显然是瞧不上当时故事当中那小打小闹的场面。

    只是因为李桐,也因为后来出现的荒天帝、叶天帝等等诸位异域强者,他们这才对于这个故事抱有很大的兴趣,才会欣然前来此地,听李桐说书。

    而对于在李桐口中一直着墨甚多的叶黑,他们其实是有些不大看得上眼的。

    然而此时间他们却是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那就是他们看差了,谁敢说在降临洪荒后以一敌二轻易打退准提、接引二圣的叶天帝没天资才情?

    那他们这二位,可就是有话说了啊。

    此刻看着摘星楼中一众听众们诧异莫名的样子,一些不知其中内情的后来者心中暗道着这些人没什么见识,大惊小怪。

    却又在明面上,四处打听着。

    “这位小兄弟,敢问那叶黑又是何许人也,怎么就和那叶天帝掺上了关系?”

    “敢问你们口中所谓的大帝之姿,又是个什么意思?”

    听着这样的问题出现,一旁从灌江口杨家村客栈便跟来的散仙用一副看土包子的眼神打量了他两下,然后带着几分骄傲的向他讲述起来。

    在这个时候,他们之间可没有什么上仙与不入流散仙的区别。

    即便这些在往日里在红尘当中苦苦挣扎的散仙们都是知晓,自家身边坐着的可能就是一位玄仙乃至于金仙大能。

    但是,此时的他们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意。

    摘星楼内不起刀兵,你以为这是李桐在和大家开玩笑嘛?

    君不见,强横如鸿钧道祖他老人家,不告而来的结果也是被李先生毫不客气的请了出去。

    玄仙?金仙?

    呵呵,好大的修为,摘星楼里可不是他们摆上仙架子的地方。

    不过好歹是看在眼前这位“上仙”态度还算不错,没有咄咄逼人的样子,他们略略带着几分炫耀的向其讲述了之前的故事脉络。

    以及所谓的大帝之姿态,和已经出现的几位古之大帝风采!

    早就知晓李桐实力恐怖的仙神们,根本不敢在他这摘星楼里端架子,此刻他们在这楼中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一名听众。

    当然,圣人除外。

    听着下方错漏百出外加自我理解的诠释,李桐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却是不能让他们在这般胡乱吹嘘下去了。

    搞的后面人人都以为这大帝传世界有多恐怖是的,一个个大帝就要脚踢太乙、拳打大罗了一般。

    女帝、荒天帝、叶天帝之流,可不能代表那个世界当中所有的大帝啊!

    这个得和他们说清楚了,免得到时候产生一些奇妙的误会。

    “咳咳!”

    李桐清清了嗓子,顺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继而在一片期待的眼神当中,他缓缓解释道:

    “可能大家对于古之大帝的说法有些误解,我便在正式讲述故事之前,再和大家分说一下。”

    “好!”

    “先生请说,不用管我们。”

    “只要是李先生您说的,我们都爱听。”

    待下方几道惹来众人怒视的拍马屁声音消弭之后,李桐缓缓开口:

    “在那方异域当中,所谓古之大帝,便是古往今来的成道者,他们的实力最低是大帝,却又不仅仅只是大帝。”

    “就像荒天帝一般,我们能用普通大帝级强者的眼光去看待他吗?”

    台下无数听众缓缓摇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他们傻了,才能做出这般不理智的事情。

    想当初,荒天帝初一在洪荒当中露面,便以一人之力敌大天尊、拒燃灯道人,这般实力起码都有准圣巅峰了,还不是一般的准圣巅峰。

    这能是一句普普通通的大帝就能概括的了的?

    比起他来,即便是同样在洪荒中出现的青帝都有很大的不如,就别说那些掩埋在岁月痕迹里普普通通的帝者了。

    看着他们渐渐了然的神清,李桐缓缓颔首:

    “这便是了,于荒天帝、叶天帝而言,大帝只是一种称呼,而非是实力的象征,他们的实力早已远远超过了大帝的范畴,更是远远地超越了大地这个境界。”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过往的大帝就什么也不是了,他们当中任何一人的故事单独放出来都可以撰写成一部伟大的书籍。”

    “因为能够证道成帝的人,他们的一生,总是波澜壮阔的。”

    “就好比,曾有帝名乱古,出道之后逢帝无胜,百败之后破茧重生,诞生魔胎,战败所有昔日对手,登临绝巅。

    也有着如斗战胜佛一般无可匹敌之辈,震慑九天十地,寿尽之时不愿苟活人间,欲以身化战仙,虽然未能攻成,但也是可歌可泣之辈。

    更有着被大道束缚,脱去本体之后,方才证道成圣的青帝,万古青天一株莲!

    有着盖世人杰举世皆敌,于那成仙路上抵挡着两个逆乱存在。

    仙路尽头谁成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

    众人观摩着伴随着言语一闪而逝去的种种光影,结合着评述,渐渐地对大帝传世界当中的修者实力有了些新的认知。

    或许眼下李桐口中所出现的人物,在类似玄都等一众准圣巅峰大神通者看来,尚且有些弱小。

    但不得不让他们承认的是,这些一闪而逝的人物身上,却都是有着一种鲜明到极点的个人特质,以及同样酷烈到极致的杀伐气机。

    这不禁让他们在心中暗暗比较起来,若是将自己放在和他们同样的修为境界时,孰强孰弱?

    继而,在一阵很是理智的推演当中,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所谓的大帝,于斗战杀伐一道上着实强横。

    而他们自家,不是对手!

    经果此番比较,外加叶天帝赫赫威名在上,此时此刻间在这摘星楼里的一众仙神再不敢轻视那方异域当中的修者。

    就连往日里自视甚高的阐教门徒,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垂下眉头来,正视对方。

    对了,要提一点的是。

    元始天尊虽然是发现了自家徒儿里出现了叛徒,气的几乎是七窍生烟,但也没有失去理智直接将他们打杀了去。

    而是在一番恨铁不成钢的注视当中,将他们尽数扫地出门,赶了出去,眼不见为静。

    文殊三人组无处可去,自是去投奔了西方,虽然没做成事,但求贤如渴的准提、接引二人也没有难为他们,原先答应他们的地位待遇没有变化。

    反倒是燃灯道人此刻非但没有和西方二圣接触的意思,反而近些时日一直徘回在朝歌城中,摆出一副铁了心要抱上李桐大腿的样子。

    此刻,正在感慨那大帝传世界当中修者杀伐狠厉的正是他和玉鼎道人。

    于这些心思各异仙神们的关注点所不同是,下方一熘的凡俗听众们,他们此时在意的却是在李桐的描述中找寻到他们所熟悉的存在。

    “那位...不是无始大帝吗!”

    “确实、确实,就是他没错了,这位曾今还出现在我们洪荒当中哩,就在那灌江口,老头我记得可很是清楚。”

    “没想到啊,他竟然也是李先生口中之人,不过他的实力,想来远远不止普通的大帝!”

    汪汪!

    算你们这些凡俗有眼光,本皇的主人又其是凡俗?

    打发了胖兔子,一路随着李桐进到楼中的黑皇,此时靠在三个女妖精的近处。

    听到这些凡俗人口中称赞无始大帝的话语,不由的昂起了头,一不小心母语都崩了出来。

    不过这点动静在广阔的摘星楼里自是没有泛起丁点水花,那些听众们依旧是在自顾的议论着。

    “谁说不是呢?不过比起这位先生早就讲述过的大帝,我此时倒是有些好奇那乱古大帝了,你看像其余帝者一生都是横推当世几无败绩,为何这位倒是反过来了?”

    “啧啧,不好说啊,不好说。不过这事又有什么好奇的,物极必反就是了,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

    “比起这位败帝来说,我倒是更觉得先生以往讲述过的那几位大帝的一生事迹,更为跌宕起伏一些。”

    “不知,你说的是?”

    “这还用说,自是那虚空大帝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印象了,这位虚空大帝一生不弱于人,为人族征战一生,最终血撒虚空。”

    “除了那些帝者外,像是大成圣体这般的人物,却也足以让人心生敬仰啊!”

    “谁说不是,我至今犹记先生当初那句,琴鼓响、铁戈鸣,寒光烁烁照星空!人族无大帝,九大圣体战苍穹。每每想起,便是不禁让人热血沸腾。”

    “与之相比,我倒是觉得那句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当中等你归来,更为让人感动与敬佩一些。”

    “是啊,你说那异域当中的故事,怎滴就比我们这洪荒世界精彩了无数倍呢?”

    此时,无人应答。

    却是忽然间有人想起来,他们随意评说别人无所谓,反正他们也到不了洪荒当中,但是那位可是不同啊!

    此时的她,可是正坐在这高楼当中,也是在静静等待着李先生说书呢!

    一想到这,无数本来跃跃欲试准备评说一番女帝如何如何的人,顿时闭上了嘴巴,噤若寒蝉。

    有仙神余光微扫间,看到那坐于众人极远处,清冷不似凡间人、高洁更比天上仙的女子,骤然浑身上下寒意一动,不敢再看。

    这位可是个敢硬撼天道之眸的横茬子,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编排的存在,小心祸从口出、飞来灾殃。

    此刻的摘星楼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当中,而就在此时,一直澹澹饮茶的女帝忽然抬眸看了高台上的李桐一眼。

    眼底里,有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清闪过。

    瞧着这般不对劲的气氛,以及女帝那个眼神,李桐后槽牙陡然一酸。

    好家伙,你们这些人胡言乱语惹下的祸事,却要我来还?

    想到过后自家那显然就要被打劫的库藏,李桐心中隐隐作痛。

    顿时就不在拖沓,赶忙步入了正题当中。

    “冬!”

    一声悠扬钟鸣。

    “书接上回,距离那叶黑安全走出紫山禁地之后有段时间。”

    “无始钟,再度敲响了!”

    82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