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48、十万天兵陈灌江

    大罗天,凌霄殿。

    一道身影从外驾云而来,上至近前,躬身拜道:“禀大天尊,律令已通禀周天星神,已有星君下界而去。”

    此人白发苍苍,面容慈祥,却是那诸天星神之一,太白金星。

    “哦,下界那星君为何?”

    大天尊颔首下问,不怒而威。

    “回大天尊,是为紫微垣众下天乙星君接下此等差事,愿往凡俗一去,看是何人扰乱天庭秩序。”

    太白金星自不敢说是这位天乙星君对于下界竟然有人敢说上古妖庭之事来了兴趣,静极思动之下,方才揽下这般差事。

    如若不然的话,光凭他这一张嘴,可是言说不动这些同他一般在远古之战斗时存活下来的古老星神。

    “还是希望,那封神之事快快启动,将那空闲的漫天星神之位填上了再说。”

    他心底里思绪流淌,外不表露。

    “大天尊,还有一事,不知......”

    太白金星见祂良久未有回应,思付着归途碰到的消息该不该说,但还是一咬牙试探的将其说了出来。

    “说说吧。”

    大天尊眸光垂下,内里威严落于太白金星身上。

    他只觉一阵宏大威严落下,重若五岳,压力大的几乎都让人抬步起头来。

    “这,看来大天尊已然是知晓了。”

    太白金星心中明悟,便也不藏着掖着,顿时说来:

    “回大天尊,小仙在回返天庭之时,得到下界天兵传讯,言说在那灌江口杨家村里,发现了瑶姬娘娘的踪迹。”

    “想来此时,已然是陈兵此处,准备将瑶姬娘娘接回天庭之中。”

    果不其然,这般消息说出之后,不见上首之人心绪有任何的波动。

    只是冷冷道:“吾的好妹妹啊!”

    “却是让这偌大的天庭,成了众神口中的笑料。”

    只见祂将桌面上昊天镜一推,哗啦一下这般法宝悬于太白金星面前。

    他定睛一望,不由的心生惊诧。

    “这......这是瑶姬娘娘,这是龙吉公主,那位......好像是广寒仙子。”

    太白金星越看越是心惊,本来大天尊听闻瑶姬下凡私通凡俗便是怒不可遏。

    现在这几位有掺和到其中,这不是火上添油,坏事呢嘛!

    “还有这位,咦,竟然是阐教的玉鼎真人,他又来凑什么热闹。”

    忽的注视到和瑶姬一行人坐在一起的那位道人,太白金星心中又是一阵诧异。

    这般人物,不在洞府里清修,怎么会来此凡俗小小客栈内里。

    恰逢听闻了一耳朵李桐说书的话语,心中有些疑惑闪过:

    “难倒这凡俗小子,真有不凡之处?”

    却是,升起了些许的好奇之心。

    便在他想继续看下去的时候,上首大天尊忽然沉身到:

    “既然你亦知晓此事,那便代吾走上一遭,将那罪人带回天庭等待审判,同时将那些凡俗打入幽冥无间之处,永世不得轮回!”

    太白金星骤然一惊,这般冷厉的话语落下,便是让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也不敢出言劝阻,赶忙应道:“小仙知晓。”

    “去吧。”

    便见祂轻挥衣袖,面带无穷冷色。

    想祂何等人物,作为自家的妹妹瑶姬不遵守天规条律也就罢了,还带头违背,私通凡人。

    这般名声传出去了,让那些本就等着看他笑话的洪荒诸多仙神如何看待?

    笑他昊天就是一童子之才,没有御下之能,即便身登高位,也始终逃不脱那位高居于混沌之上的鸿钧道祖?

    大天尊心底暗恨,却越发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手捏着龙椅扶手,发出嘎吱声响。

    ......

    灌江口,客栈内里。

    众人一阵茫然不解,看着窗外天穹之上,那恍若军队一般陈列于浮云之上的天兵天将。

    心生无尽的惶恐。

    这是天兵啊,是仙神啊!

    是往日里无论何等妖魔作乱、灾害频生都不会出现在凡俗的天兵啊!

    这小小灌江口杨家村,何德何能可以让这般一眼望不到头的天兵天将,陈兵于前。

    一时间,众人将头转向前方,看着似乎像是无事发生,一脸淡然的李桐。

    心道:“难道是昨日之祸?”

    “见雷罚奈何不了李桐,便派下天兵天将,亲自前来捉拿。”

    “唉,都让先生不要言说那般禁忌之事,这下好了吧,祸事来了。”

    “嘿,昨日也没见你少听一句,怎么到了这般时候埋怨起来。”

    有人争吵、呵斥,在那无数的天兵天将降临的一瞬间,客栈内里便乱做了一团。

    而这些凡俗如此,那些本就有案底在身的妖王之流,就更是惶恐不安了。

    生怕自己漏了原形,被人顺手给抓走了。

    而瑶姬则是坦然的和自己夫君对视一眼,便望着窗外天兵,知晓这命中逃不过的一天终究是到来了。

    宽慰一笑,继而在他们不舍的目光中,便要起身离去。

    外出客栈之中,随这些天兵天将离去,莫要让他们扰了李桐。

    看着她慢慢起身向外走去,杨婵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却被自己已经淌下泪珠的大哥死死抱住动弹不得。

    “唉,何苦呢。”

    李桐摇头叹息一句,不过路是别人自己选的,他却是无法干涉。

    他所能做的,便也只是遵守承诺,将剩下的四人保全。

    “哦,也许只是三人便可。”

    看一眼隐隐握拳,面露坚毅之色的杨戬,李桐心道一声。

    这位本就天资非凡的少年,又得了荒古圣体之助,在玉鼎真人调教之下,必然会以比原本更加夸张的速度成长起来。

    到那时,啧啧......

    李桐倒是一时间有些期待了,舅舅与侄子的争斗,还会如他记忆里的那样各退一步进行吗?

    思付间,瑶姬已然是走出了客栈。

    一步迈出,衣衫变换,云霞自来。

    却已然是在转瞬间,变回了原来仙女的装束。

    高立云头,和那茫茫不知数的天兵对峙而立,道:

    “我乃瑶姬,今日自愿与尔等离去,莫要伤我之家人。”

    当首那天将面露难色,不知该如何答应。

    正在这时,天边两道流光闪过。

    随之,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忽然是传了过来。

    顿时是让那客栈之中的无数听众,感受到了无穷的窒息之感!

    “妄言禁忌之语,开罪上天,惹得天罚降临!”

    “今日又大言不惭,言说虚无缥缈之事,触怒大天尊,还不速速领罪,与我同回天庭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