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101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83、燃灯吹薪火,剑下救天尊

    遥远之处,非凡遁光骤停。

    一头戴金冠,容姿不凡的的女仙面露些许疑惑。

    看着身旁遥望极其远处那贯穿天阙一株草的身影,轻声问道:“老师,可曾有异?”

    通天道人轻笑着缓缓摇头,道:“非也非也,只是见猎心喜罢了。”

    “不过啊,徒儿你这飞遁挪移之法却是所学不精,日后还需多加打磨才是。”

    继而,轻点一句。

    金灵圣母面露羞色:“老师教诲的是,徒儿日后定然勤加修持。”

    “嗯。”

    通天缓缓点头:“也罢,今日还是吾来带你一程,不然到时去了,怕也是精彩已过,人群散去了。”

    “去休!”

    轻呼一声,骤然消散此中。

    此外,其余欲往那灌江口一心,各有心思的仙神大能,此时间亦是各施手段,飞度前往之中。

    ......

    此时,那带着斩尽日月星辰一切气势的草灭剑诀也早已酝酿完毕,朝大天尊直接斩去。

    荒天帝施展剑诀,毫不留情的一剑横空而去。

    使得大天尊目光微凝,眼中忌惮情绪越发兴盛。

    先前那随手斩破诸多星神布置下来的周天星辰大阵尚不见端倪,但此时全力而下,自然能得见其中凶厉。

    但,也仅仅如此罢了!

    若是只有这般的话,先前那般威势也就只是虚有其表罢了,不足畏惧。

    眸中神光一闪,大天尊冕服之下,左手微抬间一道光芒闪过,昊天镜化虹悬于其头顶上空之中。

    下一个刹那间,就见那昊天镜镜面上汇聚无量神光,骤然爆发开来。

    那般光芒,简直要比那般大日还要耀眼,在刹那间便是传遍诸天。

    而那带着斩灭一切剑意的一式剑诀轰然落在那昊天镜上,竟然没有掀起丁点的波澜,便被其消弭而去,不见威力。

    先天灵宝之威,可见一斑。

    “哦!”

    荒天帝见状,稍显诧异神色。

    先前的那些星神给了他一种错觉,让他误以为此界中的强者大多不善于斗战,是空有道行而无护道之功,虚有其表之人。

    但此时间,看其驾驭法宝的纯熟模样,显然是不能小觑。

    他提起了心绪,看着天穹之上那道面无表情的威严声音,淡淡说道:

    “我之剑诀有三,此一为草灭剑诀,还有两剑,希望你亦能安然接下。”

    “呵。”

    大天尊轻哼:“吾自诞生以来,历经无数劫,方证此功果,你有何本事施展来就是,吾自一一接下。”

    话虽如此说道,但祂却是禁不住眯缝了下眼睛。

    方才那一道剑诀,大天尊接的可没表面上那么轻松啊!

    而今看着荒天帝又要出剑的模样,心里也是不由自主的分外郑重起来,周身仙力运转,却是在全力催动着昊天镜。

    让其极力苏醒,一展威能所在。

    就见,下方那道身影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剑。

    此剑古朴无比,灰暗无光,一点也不起眼,但大天尊却在其上察觉到了无数的冤魂缠绕,鸣苦哀嚎。

    这,是一柄绝世凶剑。

    不由的,祂眉头皱起,顿生不安。

    下一刻,荒天帝举剑高挥,其上三道庞然的剑意缭绕,最终融为一体,轰然向天穹之上斩去。

    此一剑名为,荒芜剑诀,是为平乱诀、草字剑诀、仙劫剑诀,三剑诀融会贯通一起后被荒天帝推向绝巅,极尽升华而生。

    这一剑落,必要让那天穹之上的人垂落人间!

    荒天帝,有这个自信。

    轰!

    无边的剑意爆发开来,仿佛世间万物消融、不存生机的绝灭剑意轰然四散。

    与那先天灵宝昊天镜上神光撞击而上,产生的剧烈轰鸣与气浪上卷九层天阙,下入凡俗人间。

    荒天帝见状,手掌一挥有神光洒下,护持住灌江口安宁。

    尔后,轻声道:“第二剑,荒芜剑诀。”

    而那高立于天穹之上的大天尊此时间却是勉力支撑着那昊天镜不落,面色已然是略显苍白,这一剑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凶厉上无数分。

    看起来是将其安然接下,但祂内里决不好受。

    而这才是此人的第二剑,还有一剑尚未出。

    大天尊心里已经隐隐有了担忧,在这个时候却是幡然明了,先前的那般气势果然不是其弄虚作假,哄骗他人。

    而是,果真无虚的啊!

    心头烦闷四起,想不通有这般实力之人不应该都是避世苦修,参悟大道去了吗?

    又怎会再意这般天帝的一个名头,和祂征战不修。

    然而,祂却是在转头间便是忘却了,这诸多事端都是在其自己一时怒火之下,主动挑起,那荒天帝可是什么都不曾说。

    正当祂心头泛苦,思量着今日之事该要如何解决之时。

    便见,只见天穹之上竟然是缓缓凝聚出了一个孩童模样的虚影。

    同时间,在其怀中,竟然也是报着一柄和之前那柄剑一般无二的宝剑。

    “第三剑,抱剑杀!”

    下一刻,荒天帝一声暴呵传来。

    那孩童骤然间睁开双目,怀中宝剑出鞘。

    剑光闪过!

    这剑光像不属这片天地,无视时间空间的束缚。

    太快!

    转瞬间,就击穿无数层天穹,横渡而来。

    再细看的话,时光仿佛是在倒流,一切都像是逆溯。

    就那般,落于大天尊的头顶之上。

    此时此刻,祂终究是无法再度保持脸上的冷静,看着那惊人无比的剑光直落而来,心脏骤然间飞快跃动而起。

    “这一剑,昊天镜挡不住!”

    大天尊心里惊呼,随之不再顾忌形象,准圣的法力,以及独属于其自身的道与理交织而出,在天穹之上产生一张大网。

    试图,将那快到恍若是时光倒流一般的剑光,抵挡而下。

    然而却是徒劳。

    虽为准圣,业已日日修持,但终究还是比不过荒天帝一生征战,在血与火中磨练出来的无上神通。

    此剑若是斩实,祂不会死,但会受伤,亦会在洪荒无数人的注目下,颜面尽失。

    想到此处,大天尊顿时间又有一股气力自生,向外蔓延而去。

    但,依然无济于事。

    正当祂已经避无可避,觉得无解之时。

    天外,忽的一道无边火光蔓延而来。

    遥望三千里,尽数是连云!

    叮!

    一声清脆撞击之声,一盏古朴宫灯,现于众人之前。

    其内灯火如豆,但却显无边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