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九头蛇,这个组织我似乎在哪听过。”托尼扶着下巴陷入思考。

王常年在神秘侧活动,对于普通世界的了解不多,他把目光投向托尼。

二战时期的事情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不过是书本上的一段文字、一张图片。

更别说之前的托尼还是个浪荡贵公子,晚上在哪睡觉都不知道的人。

他还没想出来,人工智能贾维斯先一步给出答案,不过也都是从网上搜来的“官方资料”。

拉克在后面接上,隐藏掉关键信息,把大部分真相说出来,主要集中在蛇盾局身上。

结果托尼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问,希尔是不是九头蛇?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对拉克挑眉,露出男人都懂的眼神。

……没救了。

拉克继续审问:“具体计划是什么?”

安东很干脆继续卖队友,反正它们,墨菲斯托的真正任务根本不是杀一个人这么简单。

相反,现在透露出所有信息,让他做足准备,到时候死的人越多越好。

“九头蛇准备兵分两路,同时进攻博览会和你的酒店,为此,他们把冻在罐子里的几个铁胳膊唤醒,还把半个月前从北极带回来的那个超凡人类也洗脑、控制。”

信息不对称,托尼和王只听懂了一半,两人面面相觑把目光放在拉克身上。

拉克双眼一眯,迅速捕捉到其中的关键字:铁胳膊、北极、超凡人类。

铁胳膊很好猜,除了冬兵还能有谁;至于北极和超凡人类,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大冰棍史蒂夫了。

但,他不应该躺在神盾局的老旧病房里吗,怎么跑到九头蛇基地去了?

九头蛇队长?

拉克顺手打开传送门,拉来三条小板凳,又拿来爆米花、可乐,准备听安东好好讲讲其中的故事。

结果安东两眼一瞪:表示我不知道。

“要你有何用。”

拉克气不过起身把手按在它脑袋上,心中默念吸收,安东连皮带骨和黑雾一点点分解,涌入手心。

刚才全盛时期,安东还能反抗一二,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本源连同这幅魔躯,被一点点吞噬。

「能量值+1500」

“还是恶魔值钱,相比之下那些神秘物品塞牙缝都不够。”

拉克美滋滋关掉面板,脑海中闪过数条关于恶魔的信息,这次事件过后让人查一下,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现在得知了敌人的计划,现在当然是想办法应对,坑对手一波。

不过,拉克还有个问题没搞清楚。

他重新坐回椅子,塞了颗爆米花,脚尖点点地面,问:“王,你觉得它们的真正目标是什么,我不相信地狱之王出动这么多恶魔,只为了杀我这个无名之辈。”

狡猾是恶魔的代名词……这是他从魔法书籍上看到的第一句话。

王闻言松了口气,他笑道:“呵呵,我刚才还有点担心,以为你就这样相信了它的话。”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快乐教育出来的废物。”

托尼冷不丁嘲讽:“呵呵,学渣。”

拉克直接回怼,说得太急爆米花碎不小心喷在托尼裤腿上:“笑个屁,当初是谁说要开博览会的,现在被人盯上了吧。”

托尼抖掉裤腿上的残渣,并以同样的方式报复回去后,端起小板凳挪到一旁,拿出手机,熟练切换账号开始刷小姐姐。

服了你们俩……王赶紧出来打圆场,敌人还没攻过来,别自己人先内讧了:

“我们还是先商量商量怎么办吧,据它所说,博览会那天除了九头蛇,还有很多恶魔,一旦处理不好,到时候估计得死很多人。”

“九头蛇好办,让温斯顿手下的人配合贾维斯,盯住最近来新泽西的人,有嫌疑的统统打上标记。”

拉克说着转身在托尼凳子上一踹:“另外,你这两天多打造几幅战甲,以备不时之需。”

“嗯哼。”

如果说九头蛇,拉克还需要费心思把他们找出来,毕竟都是人类,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相比之下找恶魔就是道送分题,闭着眼随便选都是满分的那种。

拉克喝了口可乐,自信道:“恶魔交给我,我自有办法把它们全找出来,你只需要多叫点人就行,毕竟除了我们俩,都是普通人。”

“行,就按你说的吧。”

王相信小师弟的实力,他把可乐一饮而尽,打开通往卡玛泰姬传送门,摇人去了,顺便把消息通知老师。

拉克眼睛一瞥,也打开传送门:“别装了,她胸前那颗痣就这么好看吗,四遍还不够。”

“咳咳,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托尼慌乱熄灭屏幕,起身跟在后面离开至圣所。

事关重大,拉克也不敢保证底下的人当中没有九头蛇的卧底,他单独打开传送门,把温斯顿和海尔森叫过来。

经过商议,决定以「为了保证博览会顺利进行」为由,把手底下的人派出去,同时贾维斯负责监视。

而托尼回到工厂,开足马力制造战甲,这次他特意给哈皮准备了副plus版本——加宽、加大、加核心。

当天晚上,王带回来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

坏消息是卡玛泰姬的法师都被古一派出去,执行任务了,短期内回不来;而好消息是他领到一堆法器,足够武装30人。

拉克当时的心情如过山车般波动,以至于他都忽略了这堆法器都是空的,需要他自己注入能量。

古一:我从不做亏本生意。

……

数日后,

深夜,

纽约神盾。

玛利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间,她关上门,两只脚踢掉鞋子,光着脚丫在卧室拿上衣服打开浴室的门。

水雾升腾,逐渐模糊了佳人的背影。

“哗啦啦啦!”

半小时后,她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米白色沙发上坐着一个很帅的男人。

“嗨!”

希尔没有惊慌,慢慢走到窗户检查一番,随后又看了下门锁,最后才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拉克指着飘动的窗帘,道:“我闻着佳人身上散发的芬芳乘风而来。”

希尔被坑了这么多次,已经不再相信他的鬼话,她走到墙边,手放在一个红色按钮上,威胁道:“有事说事,不然我叫人了。”

拉克呵呵一笑,翘起二郎腿:

“请!”

希尔皱眉,凝视许久放下手,走到沙发上坐下,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还以为你要按呢……拉克坐直身体,把修改过的版本告诉她,大概是这样的:

博览会即将开始,我深感自己手下力量不足,想请你帮忙守护外围,事后以集团、和斯塔克的名义祝你一臂之力。

弗瑞没有隐藏自己搬到布鲁克林港口的事,再加上有鹰眼这个“叛徒”,他猜出来很正常……希尔淡定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