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3章 第三章

    “再说一遍。”

    医院里,林森和周文洲如实将明筝的话转述,听到这话,林森忍不住朝沙发上坐着的人看去。

    落地窗外是城市的黄昏,留下的橙色晚霞染红了半边天,瑰丽又浪漫。

    云憬背对着那片橙色晚霞,闲适的坐在沙发上浑身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慵懒高贵感,和平时活跃在网络上的形象不同,私下的他穿着简单,没有多余的配饰,却更加难以接近。

    他的冷是刻在骨子里的,和他身上的优雅一样。

    林森的心脏都收紧了,他敢在明筝面前放肆,却万万不敢在云憬面前大言不惭,顶级巨星的身份,显赫的家室,这些全是他的仰仗,也足够他被人仰望。

    “明筝,她说……说要跟你分手。”在明筝面前有多横的林森,此时就有多怂。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都凝固了,屋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林森看了云憬一眼,心里全然不复听到明筝说分手时的喜悦,只剩下惶恐。

    果然,只听云憬冷笑一声:“她甩我?”

    林森头都快被这低气压压到地上了,心里恨死明筝了,她肯定是故意的,知道云憬的脾气,还要他们来触这个霉头。

    “云憬。”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房间冷凝的气氛,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移到了病床上,厉糖微微皱着秀眉,不赞同地看着云憬。

    厉糖脸色苍白,只有嘴唇有一点血色,身形单薄、神情温和,说话时温声细语:“这次小筝过生日你没有去陪她,她生气也不是没有道理,估计跟你分手也是说的气话,你哄哄她就好了。”

    “哄她?”厉糖张了张嘴,不等她开口,云憬冷漠补充道:“下辈子吧。”

    “走了。”说完拿过沙发上的口罩墨镜,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云憬,拥有和他的出身家世一样的骄傲。

    门外等候多时的助理看见云憬出来赶紧跟上,看着这位大明星进电梯就要直奔地下停车场,用余光往旁边暼了一眼,再暼一眼,忍不住道:“云哥,咱们不去一下六楼吗?”

    不去看一下那个祖宗,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好一会儿没有等到回复,小刘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没开始感慨就听见云憬咬着牙冷嗤:“分手?”

    “想甩我,想都别想!”

    明筝就算再不好再配不上他,也只能由云憬甩掉她!

    “天师请,请坐。”几天没有接触一丝阳光的屋子看起来十分昏暗,孙珂一边拉窗一边回忆几分钟前邀请少女进来。

    当少女踏进这个屋子的那一刻,所到之处、阴气溃散,不过短短几十秒,这间屋子就再也感受不到一丝寒冷。

    孙珂搓搓手,神情拘谨的坐到少女对面:“天师啊,我能问一下我身边的东西已经全部没了吗?”

    虽然能够感觉到现在身边很安全,但问一问能更加放心一点,至于天师是怎么找到这里并正好救下他就是属于

    天机不可泄露了。

    孙珂很有觉悟,不该他问的,不该他知道的,绝对不多问!

    明筝左右打量这间屋子,判断应该说个什么价位比较合适,毕竟还有个十天之约,万一经纪人到时候不找她怎么办?

    唉。

    赚钱不易,筝筝叹气。

    “那以后还会有这种东西缠住我吗?”比起上一个问题这个显然是重中之重,孙珂可不想自己未来就要时不时过这种日子。

    连生命都没有办法保障,太恐怖了!

    明筝抬起头,认真解释:“说不好,人死后灵魂会在世间停留一段时间,等到执念消失就会归于地府重新转世投胎,但并不是每一个灵魂都能自然消散,更多的是执念过重,成了恶灵,恶灵以蚕食人类为生,但并不会无缘无故攻击人,基本上只要不作恶不作死,就不会出什么事。”

    听到“不作死”孙珂心神一荡,赶忙问:“那那该怎么办呢?”

    他去的那座宅子阴气比他屋子里的多几倍不止,若是再来一次,他这条命还要不要了!

    明筝笑了笑,似乎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似的,直截了当:“三百万,我帮你解决。”

    “多少?”孙珂差点没跳起来:“天师,不是,三百万也太多了吧?!”

    明筝皱了皱眉,不太耐烦这种讨价还价,作势要走。

    孙珂赶紧拉住明筝的袖子,一咬牙一跺脚,掷地有声地:“好!三百万就三百万!”

    明筝转过头,整张漂亮的脸都生动了起来,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语调轻快:“好的,合作愉快哦。”

    孙珂:“……合作愉快。”

    感觉被掏空的孙珂瘫在沙发上,精神放松下来,被刻意遗忘的饥饿就开始冒出来。

    问过明筝得到肯定的问答,孙珂马上给自己和天师点了几份外卖,等待外卖送来的途中孙珂忍不住偷偷观察少女。

    没办法,实在是太好奇了!

    长着这样一张脸却是一个天师?孙珂想起以前看过的各类奇幻小说,却见少女天师突然皱了皱眉:“有事吗?我在忙,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

    孙珂赶紧收回偷窥的视线,小心翼翼地问:“天师是在忙恶灵的事吗?”

    事可不是小事,虽然看天师解决的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但说不定她受了内伤忍着不说呢!

    “不是。”明筝欢快地打字:“忙着退出娱乐圈。”

    孙珂:“哦哦,退出娱乐圈啊……”

    孙珂:“嗯!!!???”

    发完退圈微博明筝转头看向一直想偷瞄又不太敢的雇主:“明早八点我来找你,带我去那座宅子,今天我先去外面找个酒店。”

    孙珂还没从“小天师竟然真的是明星但我怎么不认识她呢她到底有多糊”里回过神,一听这话就急了:“天师不能就留在这儿吗,我家有客房,就是需要打扫一下!”

    “不用,你放心好了,你家里现在没有鬼。”明筝顿了一下,认真说道:“就算真的有事,我也会赶过来的。”

    孙珂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天师言辞凿凿的保证,又想起她闲庭信步却瞬间移动到他面前的样子,心里稍稍放心了点。

    “那我送送你。”

    孙珂说着站起来,回头一看小天师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还以为小天师改变主意了,心下一喜。

    小天师眨眨眼睛:“你不是点了外卖吗?”

    孙珂:“?”

    小天师舔舔嫣红的唇瓣:“我胃口大,能多点一点吗?谢谢!”

    宅子在荒郊野外,距离市区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孙珂坐在出租车副驾驶带路,时不时看下手机。

    前两天孙珂心神不宁,也没空去看自己的粉丝群,现在事情多少有了点进度,赶紧在群里报平安。

    他一个冒泡群里立马被刷个屏,都在问他的安危,比起其他怀疑他是在故意作秀博眼球的,他的粉丝都还是愿意相信他。

    孙珂赶紧简单说明了下情况,又提到自己现在在带着天师去那座宅子的路上。

    [巧克力味的冰淇淋:珂珂还要去吗?那个天师靠不靠谱啊,现在骗子很多的,要不你再开个直播吧,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们也好帮你报警。]

    [巧克力糖:是啊是啊,开个直播吧!]

    [巧克力蛋糕:开直播+1。]

    巧克力是他的粉丝名。孙珂知道她们是在担心他,心里涌起一股暖流的同时,又猜测小天师估计不会同意,毕竟有很多高人都十分注重这方面的隐私。

    但孙珂的粉丝们也是真的关心他,就一会儿没看群的功夫,屏幕就被刷了屏,纷纷要求他等会儿开直播,孙珂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问后座看风景的少女:“小天师啊,一会儿到的时候能开直播吗?我粉丝很担心我,要是不行就当我没说!”

    明筝转过头来,孙珂不理解她这一路看风景的行为,在他眼里这些风景一成不变,城市空气也不好,雾霾严重。

    但少女看得很认真,侧脸面对着窗外时脸部线条柔和,嘴角还微微上翘。

    孙珂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了。

    谁知道少女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好啊。”

    孙珂还没来得及高兴,少女又说:“打赏五五分。”

    “没问题!”

    宅子在荒郊野外,出租车司机一把两人送到目的地,抬头一看,荒无人烟,赶紧脚底抹油的溜了。

    孙珂看着面前的宅子说不出话,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但在他眼里这里已经和他第一次来时完全不一样了。

    阴气化成了实质笼罩着整座宅子,仿佛一个深渊大洞,风声吼声交织在一起她甚至还听到了婴孩的哭声,孙珂咽了咽口水,嗓音发颤:“这,这是……”

    “地缚灵。”明筝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又道:“你现在能看到是因为你给那个女鬼开了门,把它们解决掉就看不见了。”

    不是,小天师你说的那么简单真的好吗!什么叫解决掉就看不见了,这真的能解决掉吗?

    明筝看他一脸崩溃,只好又解释道:“人死后活动范围被限制在一定区域,又因为怨气过重成了恶灵无□□回,你来这里探险之前没研究下这座宅子的背景吗?”

    “研究过。”孙珂有些心虚,把从百度上看到的一字不漏全说了:“据说这里原本住着一家三口,但男主人和孩子因为一场火灾死在了宅子里,女主人逃过一劫但也因为打击太大被送进了医院,没多久就在医院自杀了。”

    说完孙珂一下恍然大悟:“所以公寓门口的那个是女主人对吗?”因为死亡地点是医院所以没有受到限制。

    “嗯,开直播吧。”明筝点点头,朝宅子走去。

    孙珂看着小天师自信的背影,深呼出一口气,拖着发软的身体打开直播跟在小天师身后:“啊啊啊小天师你等等我啊!”

    等候已久的孙珂粉丝刚点进直播就听见孙珂这句连呼吸都好像在颤抖的话,以及一个侧脸。

    [天师?什么天师?(狗头)]

    [没有人注意到主播说的这个天师侧脸好像有点好看吗?]

    [正脸呢正脸呢正脸呢?艾可力你行不行!]

    [给你打赏了!快点拍正脸!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

    孙珂没时间看弹幕,所以也不知道小天师只靠着一个侧脸就把他粉丝的注意力全部带偏了。

    孙珂原以为进来会很难,至少会受到点阻拦。

    没想到的是明筝一靠近这座宅子那些围绕着的阴气就如活见鬼般四散奔逃,她走一步阴气就退一步。

    “噗嗤。”没忍住,孙珂笑了一声。

    弹幕一片问号,在她们的视角里就是主播走着走着突然笑出了声。

    不过等进门后孙珂就笑不出来了,宅子和上次看见的完全不一样,上次除了有些破旧家具什么的都被保存的很好,这次却完全是一副发生过火灾的样子。

    到处都是灰烬木屑,最恐怖的是客厅中间有两道一长一短的血迹,仿佛曾有人倒在血泊里也不忘将孩子护在怀里,拼尽全力一步一步往门口爬,却被掉下来的天花板砸在腿上,活活烧死。

    明筝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儿:“这座屋子已经成了阴宅,如果不净化的话会很麻烦。”

    [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一个侧脸和声音我就觉得她说得对!]

    [发出了我可以的声音]

    正在这时,一直安静的屋子忽然刮起了一阵风,孙珂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道阴风袭来,下一秒离他两米远的明筝瞬间出现在她身边,一拳将靠近他的黑雾击飞。

    孙珂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呼吸急促。

    那团黑雾明显比之前那团大一些,孙珂以为是黑雾是因为它冲过来也是裹挟着阴气,但它痛苦得蜷缩在地上时才发现那是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男人脸色青白、衰败,像灾难片里的丧尸。

    这个男人显然是故事里的男主人。

    那……那个小孩儿呢?

    孙珂咽了咽口水,发现自己的两条腿都在打颤。

    “咯咯咯。”的声音突然从斜后方发出来,几乎是贴着他耳朵,那种近在咫尺间的阴寒似乎要顺着耳膜钻进骨头缝里。

    “啊!”孙珂发出一声嚎叫,心脏紧缩。

    明筝回头,一手拎起孙珂把他丢到旁边,一手抓住他身后的鬼婴,鬼婴痛苦极了,不住的挣扎,明筝抓着它,嘴里念念有词。

    “!”

    阳光从破败的窗户投射进来,耀眼的金色光束在明筝身上跳跃。

    打斗带起的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在空中凌乱飞舞。

    鬼婴无比痛苦,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男鬼被这惨叫刺激得冲了过来,孙珂一声小心还没说出口,掐着鬼婴的那只手突然转过来朝着男鬼狠狠一掷。

    孙珂松了口气,得空瞄了眼弹幕,密密麻麻的弹幕数量比他以往每一次实时弹幕都多。

    他正疑惑呢,屏幕上突然落下一片流星雨,这是橘子直播的最高打赏,落下时整个直播间都是璀璨夺目的流星,一个就要好几万,就连他直播时也不常有,然而这场流星雨足足过了几分钟才停!

    孙珂不知道,橘子直播有个规定,所有最新开直播的都会在橘子直播首页待上一阵。

    恰好今天是休息日,而早上直播主播不多,所以除了提前知道的粉丝之外,所有在这个时间段登上橘子直播app的都看到了孙珂的直播,又不约而同被封面上的黑长直少女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