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网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7章 第七章

    “我没看错吧?她超过林森了?”说话的那个富二代望着大屏幕不可置信地说。

    他周围的同伴同样脸色难看,原以为林森很轻松就能赢下比赛,结果看这架势,对方哪里不会玩?

    分明技术还不错!

    就刚才那个抢先过弯道,要是技术不好的很容易撞上护栏,刹不住车撞下悬崖也不是没有可能。

    大屏幕上的镜头对准林森的车内,只见他双眼锐利的望着前方曲折的道路,显然是要认真了。

    过了弯道就是相对平坦宽阔的道路,林森加大马力与明筝的车并驱,而看到前方的道路情况后嘴角下意识地勾起。

    他是这家俱乐部的常客了,对这条赛道别说几十遍,跑了十几遍总还是有的,论了解度明筝就不可能赢过他,而前方正是一个可以反超回来的小型弯道!

    比前一个弯道更难过弯,道路面积更窄,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行。

    大厅观看的众人同样从镜头里看到了远处的那个刁钻弯道,早就对这条赛道了如指掌的富二代们都露出了放松的笑。

    而林森果然加快了速度,赶在明筝之前先一步过弯,赛程已经过半,如果明筝这时失了先机,在赛车本身性能就不如自己的情况下,恐怕很难赢得这场比赛了——

    观看大屏的人倏地睁大眼睛,发出此起彼伏的嘶嘶声。

    碰——

    车身被猝不及防刮蹭了一下,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林森惊讶地去看后视镜,只见本应该等着他过弯后再上来的火红色车辆突然窜到了他旁边。

    车辆与车辆之间相撞,狭窄的弯道只有栏杆作为防护,林森的车身几乎要与栏杆相触,眼看明筝就要挤着他过弯,林森想也不想就朝着明筝的车辆撞去!

    林森控制了马力,想将火红色的车逼停,冲出弯道,赢下比赛。

    车辆冲明筝而来,不同于屏幕上看着的那样简单,真切感受到的除了可能翻车的危险,还有不断逼近的压迫力。

    车身与栏杆之间只隔了不到一米,底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危险!危险!

    身体的本能在不停叫嚣。

    明筝白皙纤细的手指攥紧了方向盘,漂亮的瞳孔里兴奋与激动交织,纠缠出一片迫人的光。

    恐怖世界没有能够放松的时刻,每天都在与死亡擦肩,和死神共舞,稍不注意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

    可是每一次危险,明筝都活下来了,不是每一次都能幸运,是无数次置之死地而后生。

    后面没有路,那就迎上去。

    林森被车辆撞击发出的巨大声响惊到,待他从看清眼前状况,瞳孔一缩,火红色的车非但没有被他撞开,反而油门直接踩到底,直接与他撞了过来!

    林森本能的想要退开,可身后就是万丈悬崖。

    不能退!

    “我靠,他们俩怎么在弯道上撞起来了?这弄不好两个人都会受伤的!”

    孙珂比那群富二代更紧张,林森好歹是玩过赛车的,小天师可没玩过赛车:“这要是被撞出栏杆怎么办——卧槽!”

    几个富二代被孙珂的这一声真情实感的卧槽拉回注意力。

    只见屏幕上本该撞个两败俱伤的赛车,随着火红色的赛车借着冲撞的那一瞬间加大油门直接冲到了林森车的头顶上!

    阳光下,火红色的赛车,像一道弧线,更像一团火。

    林森怔怔地看着远去的红色赛车,好半响才回过神,立刻加速在道路上疾驰,然而明筝始终牢牢挡在他前面,每一次过弯更是不给他丝毫机会。

    他做不到像明筝一样,就注定要输。

    终点线前,孙珂和那几个富二代早早就去等着了。

    虽然从大屏上已经看到了结果,但几个富二代还是心怀侥幸,然而那点侥幸在看到红色赛车“嗖”地一下冲过终点线后就碎得渣都不剩了。

    车门打开,露出一双肤若凝脂的手。

    少女从红色赛车上走下来,被头盔压的略有些凌乱的黑发随着脑袋轻轻的晃动在风中飞舞,少女明眸皓齿,一双杏眼微微弯起,阳光下,那张脸漂亮得惊人。

    孙珂怔怔地看着,连那几个对明筝如雷贯耳的富二代也有点移不开眼。

    比起往常明筝总是慵懒随性的气质,现在她的身上多了一种夺目的锋利,让她的美变得扎手,不像花瓶里的塑料花了,像在刀锋上翩翩起舞的玫瑰。

    这样的她,简直可以轻易勾起任何一个男人的征服欲。

    身后又传来一阵赛车急停的声音,林森足足比明筝晚了二十多秒才到终点,在与速度取胜的赛道上,差距这么大都够别人再跑半圈了。

    明筝弯起眼眸,心情很好:“我赢了。”

    林森重重地甩上车门,双眼冒火:“你不是说你不会玩赛车吗?”

    就明筝这个技术,怎么可能是初学者?!

    明筝不解地歪头,脸上带着一点无辜和茫然:“我们是什么值得彼此信任的好朋友吗?”

    林森想也不想反驳:“你倒是想,我怎么可能和你是朋友。”

    明筝露出一个明媚的笑:“那不就对了,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我说什么你都信,你说你是不是蠢。”

    林森:“……”tmd

    明筝笑眯眯地摊开手:“废话少说,给钱。”

    孙珂在旁边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辛苦,干脆将注意力转移到屏幕上,之前一直在关注变幻莫测的赛道,乍一看到屏幕冷不丁被弹幕数量吓了一跳。

    密密麻麻,都快要看不到人脸了。

    [漂亮姐姐看看我,斯哈斯哈,姐姐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捂住胸口)]

    [这就是花瓶吗?我第一次觉得花瓶是个赞美词!美成这样的花瓶也没谁了吧?]

    [理解到了男人为什么喜欢赛车和美女了,速度与激情结合简直绝了!]

    另一边,已经结束了拍摄坐在保姆车里的云憬,看着助理手里举着的手机。

    镜头里只有明筝一个人,拍摄者为了不让普通人上镜,偶尔误入的一个镜头都会快速划过,保证镜头里始终只有明筝一个人。

    也正因为这样,阳光下站着的美人宛如世界中心,被镜头偏爱。

    晨星娱乐公司,已经跟公司提交了和明筝解约的赵一亮,正悠哉悠哉地坐在办公椅上一张张划过屏幕上的照片。

    这些新人都是公司近期新签的艺人,他和明筝解约后手上就空了下来,公司就让他挑两个来带带,目光从一张张或清丽或帅气的面孔上划过。

    赵一亮略有点唏嘘,这些新人不能说不好看,但和明筝比起来还是差了点,带过了那样艳丽的玫瑰,再看这些百合花就有点不够吸引人眼球了。

    “唉,要我说还是老赵运气好,总算把那个明筝给甩掉了,有她在,粉丝路人们不光骂她,还要骂我们公司和公司艺人。”

    “可不是,一颗老鼠屎毁掉一锅汤!”

    旁边同事七嘴八舌谈论,赵一亮心想也是,长得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咸鱼粘锅底,想翻身都翻不起来么。

    电脑桌旁边专属楼上的座机响了起来,周围同事无不羡慕。

    “唉,又是刘副总的电话吧,还是老赵得刘副总看重啊。”

    赵一亮谦虚笑了两声:“哪里哪里,刘副总对大家都是一视同仁的。”

    周围同事脸上还挂着笑,心里却止不住的翻起了白眼,还一视同仁?呸,自己是因为什么被刘副总看重的心里没点数?以为刘副总是他姐夫的事公司的人不知道?

    赵一亮被同事不着痕迹的恭维了一番,心情大好,拿起座机接了起来:“喂——”

    话音未落,电话那头劈头盖脸一顿骂:“是谁让你跟明筝解约的?你自己看看热搜,明筝有多大价值你带了她那么久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赵一亮你是干什么吃的!”

    赵一亮懵了,还没反应过来,那头又丢下一句:“把明筝这件事弄好,弄不好新人你就别带了。”

    “喂,副总,喂?”赵一亮想解释两句,电话那头却已经挂断了。

    茫然无措的坐在办公椅上,怔怔地看着电脑上的照片,脑海里还不断盘旋着他姐夫骂他的话。

    明筝的价值?她一个倒贴的花瓶能有什么价值?

    还有热搜……

    想到这一茬,赵一亮不顾周围同事面面相觑的表情,从堆满东西的桌上翻出自己手机,解锁,直接点进微博热搜。

    热搜第一:明筝赛车

    热搜第六:明筝绝望系美人

    热搜第八:明筝250万

    赵一亮赶紧点进去看,发现一个惊讶的事实,这些热搜的博主并不是各家公司养的营销号,而是真正的路人。

    凭借毫无粉丝基础和金钱支撑的路人上的热搜,可想而知有多少人同时搜索了这条微博。

    而里面的内容更是出乎赵一亮意料,不仅没有以往铺天盖地的辱骂,还全是路人的好评。

    [明筝会玩赛车,还玩得这么好!!好绝一大美女,那个弯道超车看得我眼睛都不敢眨,小心脏怦怦跳,又惊险又刺激!]

    [不会吧?不会吧?还有人不知道明筝是绝望系美人吗?给你希望又给你绝望,最后独自一人美美数钱的美人。]

    [明筝做什么娱乐圈花瓶啊,以后给我住在赛车场不好吗!!!(震声)还有钱拿,一句话,就能让五个男人为她花了二百五十万。(狗头)]